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2019-11-26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柳叶刀    阅读:

当地时间10月9日,据外媒USA Motor Jobs报道,德国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计划出售或上市其电梯业务部门,以填补资产负债表中的空白。与此同时,该集团将要进行大幅度裁员,并计划重组公司结构。 鼎鼎大名的蒂森克虏伯,曾与西门子、戴姆勒等德国

  当地时间10月9日,据外媒USA Motor Jobs报道,德国工业巨头蒂森克虏伯(Thyssenkrupp)计划出售或上市其电梯业务部门,以填补资产负债表中的空白。与此同时,该集团将要进行大幅度裁员,并计划重组公司结构。

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鼎鼎大名的蒂森克虏伯,曾与西门子、戴姆勒等德国巨头并驾齐驱,如今却面临严峻的经营困境。在2019年7月《财富》杂志发布的世界五百强企业名单中,蒂森克虏伯名列第215位。但是,根据该公司官方提供的数据,这家世界五百强企业正面临着严峻的财务困境。

  2018/2019上半财年,蒂森克虏伯销售额增长2%至204亿欧元,但调整后息税前利润从9.43亿欧元下滑至6.84亿欧元,而净利润仅为5900万欧元,和去年同期的3.43亿欧元净利润相比下滑幅度高达82.8%。

  相关数据显示,自2007年以来,蒂森克虏伯在错误的业务决策和不断上涨的成本的共同作用下,在过去几十年一直在烧钱,造成“入不敷出”境地。尽管德国经济在增长,但该公司净债务达50亿欧元,养老金赤字在2019年前九个月达到了7.43亿欧元,其信用评级也跌入“垃圾级”。

  蒂森克虏伯投资决策失误 面临巨大运营危机

  蒂森克虏伯是由蒂森(Thyssen)股份公司和克虏伯(Krupp)股份公司于1999年合并成立的。合并后的集团拥有分布于全球的600多家子公司,其主要业务除了钢铁生产,还涉及高速火车、电梯和造船等机械制造。

  蒂森和克虏伯均始建于上世纪初,是欧洲钢铁工业和机器制造业的代表性企业。在普鲁士和纳粹崛起的过程中,克虏伯是军工产品的主要生产商。而蒂森则一直为各国汽车工业提供零部件和其他技术。

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克虏伯在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为德国制造的420毫米榴弹炮

  实力如此强大的工业巨头,如今却要出售其电梯核心业务,还要重组公司结构,为何?实际上,蒂森克虏伯的许多伤口都是自伤的。过去15年间,该公司的对外投资的大部分处于失误状态,造成大量的资金亏损,外加其炼钢业务面临巨大的外来挑战,致使蒂森克虏伯甚至面临解体危险。

  2005年,蒂森克虏伯决定把钢铁业务扩展到美国,计划是在巴西生产低成本板坯,经过加工后出售到美国和欧洲。全球钢铁行业在2007年达到顶峰,当时蒂森克虏伯投下超过120亿欧元的巨资,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和巴西建造世界上最现代化的两座钢铁厂。但不幸的是2008年全球经济大萧条,建筑业大幅衰减,钢材需求急剧降低,新建的工厂只能以低于成本的价格出售钢铁。

  市场的低迷和巴西的成本超支致使蒂森克虏伯在美洲的投资难以维持下去。为了减少损失,蒂森克虏伯在2012年将其美国工厂的不锈钢业务卖给了芬兰的不锈钢公司奥托昆普(Outokumpu),之后其又将美国工厂的剩余部分以低价“贱卖”出售给安塞乐米塔尔(ArcelorMittal)和新日本制铁(Nippon

  Steel)。

  2017年2月,蒂森克虏伯又同意以15亿欧元的低价将其巴西的钢铁业务出售给特尔尼翁钢铁集团(Ternium)。蒂森克虏伯的一系列出售举动意味着该公司在美洲的钢铁业务投资宣告失败,其总损失超过80亿欧元。

  实际上,相关资料显示,随着中国钢铁生产商的快速崛起,大量出口物美价廉的钢材产品,备受欧洲和美国市场的青睐,获得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全球其他国家钢铁业务厂商,包括蒂森克虏伯、塔塔钢铁(印度)、新日铁柱金(日本)、纽柯(美国)等公司的全球钢材市场的份额不断缩水。

  出售核心电梯业务 填补债务资产空白

  由于过去十几年的决策失误,尤其是在美洲的巨大投资损失以及炼钢业务面临严重的外来挑战,蒂森克虏伯已经濒临解体危机。为了挽救颓势,其首席执行官在近几年内换了一任又一任。

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蒂森克虏伯近10年的股价对比,下跌趋势明显

  2018年9月,蒂森克虏伯计划将集团公司拆分为两家公司:蒂森克虏伯工业公司(Thyssenkrupp

  Industrials)和蒂森克虏伯材料公司(Thyssenkrupp

  Materials),前者将负责电梯、汽车用品和工厂建设等几大核心业务,后者将负责材料贸易、钢铁加工等业务。与此同时,蒂森克虏伯同意与印度塔塔钢铁(Tata)合并旗下的欧洲钢铁业务,合并后的“蒂森克虏伯塔塔钢铁公司”将成为欧洲的第二大钢铁业者,两家集团各持合并后的公司一半股份。

  但是与塔塔钢铁的合并并没有通过欧盟委员会的审核,2019年5月,欧盟否决了两家集团的钢铁业务合并。由于合并计划失败,蒂森克虏伯也放弃将本集团一分为二的计划,改为将电梯核心业务拆分上市或出售。

  蒂森克虏伯的电梯技术公司,作为全球第四大电梯制造公司,去年的销售额为75.54亿欧元,因为赶上了全球城市化,电梯技术公司成为了蒂森克虏伯最赚钱的部门,可谓是其“掌上明珠”。该电梯业务部门雇佣了53000名员工,在集团员工总数中占据很大比例。

  数月以来蒂森克虏伯内部就如何处理电梯业务,一直在“出售”和“拆分上市”两套方案间犹豫不决。今年9月份,自成立以来一直属于德国DAX指数(德国的重要股票指数)构成企业的蒂森克虏伯由于低迷的股价也被“踢出”核心企业队伍。因为电梯业务分拆单独上市的计划越来越遥不可期,集团已经在仔细考虑和权衡潜在的买家,出售电梯核心业务。

  知情人士表示,该集团内部对于是否出售其最赚钱资产的多数股权存在分歧。蒂森克虏伯管理层和劳工领袖更倾向于出售电梯业务的少数股权,以筹集资金来填补净债务和养老金债务。

  德国金属产业工会(德国最大的工会)负责人告诉路透社记者,没有公平的协议,没有对员工明确的承诺,工会不会批准出售行为,无论竞购方是谁。他表示,大幅度裁员将遭到激烈反对。

  但是集团第二大股东Cevian认为,出售多数股权将会获得更高的价格和更大的收益。业内人士表示,蒂森克虏伯出售股份规模最终将取决于竞购方提供的价格、对员工工作的承诺以及交易完成的确定性。

  中资与外资竞相介入收购 谁将接手巨头核心业务

  蒂森克虏伯出售电梯核心业务的消息一出,各方资本都在“摩拳擦掌”。潜在的买家不仅可能来自制造业领域,还有可能来自大型财团,包括奥的斯(Otis)、通力(Kone)、日立(Hitachi)、黑石集团(Blackstone

  Group)、凯雷集团(The Carlyle Group)、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等。

  全球电梯业务市场份额排名第三的芬兰电梯制造商通力,目前正在积极评估其竞购机会。同时,与母公司联合技术公司(UTC)分离的全球电梯业务“老大”奥的斯(Otis)也对蒂森克虏伯的核心业务出售表达出了兴趣。

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全球电梯业务市场份额,各大公司占比排名

  路透社9月10日报道,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芬兰电梯制造商通力已聘请德国Hengeler Mueller律师事务所作为顾问,为该公司对蒂森克虏伯电梯部门的收购提供咨询服务。

  据悉,蒂森克虏伯电梯业务的市值至少150亿欧元,对于通力的收购计划,高通、摩根大通、德意志银行将会为其提供财务建议。而得到美国银行咨询支持的通力被视为蒂森克虏伯电梯业务最有可能的战略竞争对手。

  除了大量外资紧盯此次收购,具有中方背景身影的资本也出现在其中。据彭博社11月18日报道,高瓴资本也加入了对蒂森克虏伯电梯部门的竞购。可能因为看到作为欧盟内部企业的通力竞购获胜的概率更大,高瓴资本似乎非常有兴趣和芬兰电梯厂商通力合作,并可以为通力在中国市场拓展业务提供帮助,但是后者没有表达出合作的意愿。对此,高瓴资本、蒂森克虏伯、通力都没有给予置评。

  高瓴资本创立于2005年,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的投资基金之一。2019年11月16日,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活跃投资机构百强榜》,高瓴资本排名第15位。其投资的中国企业包括了百度、腾讯、京东、携程、摩拜单车等行业巨头。

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胡润研究院发布《2019年胡润全球独角兽活跃投资机构百强榜》排名前20的机构

  德国政府忌惮中资 中企接手巨头电梯核心业务前景不明

  据德国《经济周刊》今年3月份报道,德国经济部公布的数据显示,德国2018年对外国收购德国企业的审查案例数量中,中国和美国排名第一、第二。而2018年,中资收购德企数量大幅下降。

  安永国际会计事务所去年12月公布“2018年德企被收购”的数据,截至2018年11月中旬,德国确认并宣布的海外企业和投资人的收购项目为732个。其中,排名前三的分别是美国、英国、瑞士,收购企业数量依次为129个、94个、86个,中资仅34项收购被批准。

德国工业巨头濒临解体 核心业务中资能否接手?

  德国总理默克尔领导的政府开始收紧对外国投资的控制,2018年中国企业对德国企业的投资大幅减少

  尽管中资被审查的最多,但德国经济部辩称,德国政府并没有使用否决权,因此2018年没有一个收购案被德国政府取消。不过德国政府利用其它手段拒绝中资收购德企,如银行控股、事先放风等。

  去年8月,德国总理默克尔的内阁首次亲自出动,阻止中国烟台台海集团收购莱菲尔德金属旋压机制造公司。拥有约200名员工的莱菲尔德专门生产用于航天和核工业的高强度材料。据德新社(DPA)报道,在对这项交易进行调查后,德国政府部长得出结论认为,交易可能会“危及德国的公共秩序与安全”。

  就在去年的同一时间,一家德国国有银行还代表政府出面,替代了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收购了50Hertz Transmission

  GmbH公司的20%的股份。50Hertz Transmission

  GmbH作为德国四大输电运营商之一,在德国东部和北部运营电网里程达1万公里,为1800万居民供应电力。德国前经济副部长马赫尼就曾表示,必须弄清楚外国政府在背后操控的战略性并购意图,并在必要时阻止这样的收购。

  结束语

  如今中国资本的境遇与之前日本东芝公司宁愿将自己芯片业务低价出售给由贝恩资本牵头的日美韩联盟而不愿卖给出价最高的鸿海集团有相似之处。电梯与芯片一样,都是中国所需的高端工业项目,但由于近年来德国政府对中方资本收购德企的审查力度越来越严格,所以此次中国企业能否被允许加入对蒂森克虏伯电梯核心业务的竞购,有待进一步观察。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