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破天价封锁,这回,我们成功了!

2019-12-0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蒋校长    阅读:

12月7日,第 61 届美国血液学协会年会上,中国首款原研抗癌药、治疗套细胞淋巴癌的靶向药物泽布替尼,将在大会上公布两组临床实验数据。 ▲ 美国血液协会是全球最大的关于血液疾病病因及治疗的专业协会,其官方期刊《血液》是血液学同行评议出版物中被引用得

  12月7日,第 61 届美国血液学协会年会上,中国首款原研抗癌药、治疗套细胞淋巴癌的靶向药物泽布替尼,将在大会上公布两组临床实验数据。

  ▲ 美国血液协会是全球最大的关于血液疾病病因及治疗的专业协会,其官方期刊《血液》是血液学同行评议出版物中被引用得最多的医学期刊

  早在上个月,这款由百济神州研制的泽布替尼,便在美国获得FDA(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颁布的上市许可。同时,国家药监局已经启动对泽布替尼的上市的优先评审程序,有望在明年正式进行商业化生产并纳入医保体系。

  长期依靠高价进口产品的抗癌药,我们第一次实现了“零的突破”。

  抗癌药这个领域对14亿国人而言,究竟有多重要?

  一、“钱就是命,命就是钱”

  2018年2月4的世界癌症日,国家癌症中心公布了一个数据:我国年新发癌症病例为429万人(数据为2015年数据)。

  ▲ 我国癌症人口增速显著加快

  年内新增429万人癌症患者,这是什么概念?

  每一天增加1.2万人,每一分钟增长8个人,在你读完这篇文章的十几分钟里,又有超过100人被确诊罹患癌症。他们当中能活过五年的人,不超过30%。

  而在欧美发达国家,五年存活率这个数字是70%-80%。

  除了先进的医疗技术之外,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能够吃得起靶向抗癌药。

  从手术、到化疗和放疗,再到现在的靶向治疗。靶向治疗被外界看作最有希望治愈癌症的革命性治疗方法。

  癌症本质上是细胞的恶性无限增殖,最终形成肿瘤,而细胞恶性增殖的主要原因则是体内某些细胞的基因(部分片段)变异。

  ▲ 慢粒白血病的根本病因是9号染色体和22号染色体部分发生交换

  换言之,治疗癌症最“治本”的办法就是从变异的基因入手,控制其出现“错误的表征”。

  所以大多数的癌症,只要发现较早并检查出致癌位点,就能应用靶向药将癌细胞杀死而不会影响正常细胞,从而将癌症变为一种“慢性疾病”。

  但是这种疗法有一个最显著的“缺点”。

  太贵。

  以《我不是药神》中治疗慢粒白血病的神药格列卫为例,其售价为23000-25800元一盒,用量为每个月一盒。

  一年要吃掉三十万。

  即便纳入了医保,由于医保药品存在定额和报销限制,所以需要自费的部分对于普通百姓而言,仍然是一笔巨大的负担。

  钱就是命,命就是钱。

  花钱续命,花不起钱,就要在绝望中死去。

  二、抗癌药,为什么这么贵?

  高价的抗癌药,压得无数癌症患者们家破人亡。绝望中的病人和家属们,开始将渴求生命的目光投向另外的对象——相对便宜的仿制药。

  严格意义上讲,可以称这些药为“假药”,但是这些药又和人们所认知的“假烟假酒山寨机”并不一样,这些“假药”和正品药的唯一的区别仅仅在于,这些药没有专利权。

  这些药,是根据正版药成分的分子结构所生产制造的,疗效与正版药完全一样,但是价格仅为正版药的十分之一甚至更低。

  这些仿制药就如同一把锋利的双刃剑,一边是万千癌症患者的福音与希望,另一边则是正版制药公司深恶痛绝的对象。

  ▲ 坚决要求制裁“假药”的正牌公司,

  打擦边球制造“假药”的厂家,

  依靠“假药”续命的癌症患者,

  坚持法大于情的执法机关,

  .....

  明明每个人都没有做错什么,可生命却被推向绝望的深渊。

  这才是最让人悲哀而窒息的事情。

  一切矛盾与冲突的根源,全部都指向正版药的高售价。可定价高昂的正版药厂家,他们又真的是向患者索命的“吸血鬼”么?

  一款成熟的靶向抗癌药背后,是将近半个世纪的漫长研究和巨额成本。

  从1960年诺威和亨格福特发现慢粒白血病是因为22号染色体“有问题”,一直到1990年确认是酪氨基酸异常活化产生突变蛋白。学界耗费了整整三十年的时间,才彻底摸清了慢粒性白血病的根本病因。

  ▲ 揪出慢粒白血病真凶的珍妮特荣获总统自由勋章

  但这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而已,如何才能找到药物治疗,医学界始终一筹莫展。

  一直到1992年,靶向治疗药物的研究才提上日程。美国医学家布莱恩联合瑞士的诺华公司,经过7年的研发和3年的临床试验之后,终于研制出了针对慢粒性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卫。

  ▲ 来源:虎嗅网

  整整十年的时间,诺华公司在格列卫的研发上砸掉了50亿美金。若再算上之前的学者们付出的时间和精力,格列卫的研发成本更是难以计算。

  ▲ 福布斯公布:2016年药企研发新药成本数据

  格列卫的研发,只是药品研发高昂费用的一个缩影而已。罕见病用药需求数量少,根本无法用规模化量产来分担研发成本,所以就只能提高售价“开张吃三年”。

  ▲ 这里要说一下《我不是药神》,慢粒白血病发病率约为0.4/10万,以上海市2003年1768万人口计算,整个上海市的慢粒白血病患者在那一年也不过是60-70人左右。所以片中动辄上百人排队取药,患者坐满整个剧院买药的情况,是经过高度夸张和艺术加工的。

  ▲ 因为患者数量少,很多靶向药临床试验开展都很困难,周期和成本更是大大增加

  所以如果药企不能在20年的专利保护期内拿回研发成本,就只有破产一条路,而为了做大做强,就必须以更高的售价积累更多的“本钱”,投入到下一款药物的研发中。

  如果不定成天价,下场就是破产,或者是资金不足无法投入到下一款药的研发,越是大规模药企越甚。

  三、没有捷径可走

  仿制药和正版药一样,都是能治病的好药,为什么印度能仿,为什么我们不能仿?

  最重要的原因是,WTO成员国需要遵守一项规定——保护药品的专利权,也就是说,在专利保护期内我们不能随便仿制原研药。

  印度政府却坚持认为“正版抗癌药实在太贵,要让更多的人治疗癌症,只有仿制药这一条路”。

  为什么中国不能学印度?为什么西方不制裁印度公然违反知识产权保护的行为?

  因为印度是西方药企最大的新药实验场,印度政府的不作为甚至默许,让西方药企把老百姓当“小白鼠”,西方药企能节约巨大的临床试验成本,以及规避高昂的法律、人道方面的风险,所以西方对印度山寨没有穷追猛打。当然,每年的侵权诉讼还是不少的。

  但我们不能这么做。我们不会把百姓的生命、健康当筹码去交换某种默契。

  另一方面,“言必行,行必果”,是一个世界大国守信重诺的担当与责任,在加入WTO时我们既然接受了这一规定,就不能现在单方面肆意违约。

  如果所有国家全都像印度一样,那全世界的医药体系都会彻底崩溃。

  一个国家内仿制药泛滥,正版药的生存环境势必被挤压,药企就有可能选择不再该国上市新药甚至是撤出,其它病的患者都会受到波及。

  既然研发出来的专利权不受保护,而仿制企业又过得很“滋润”,那还有谁愿意花十几亿十几年,担着风险做原研药?

  一面是重病垂危的癌症患者,一面是法律秩序与国家尊严。

  失去天平的哪一端,都是不可承受之重。

  我们只能用尽全力托起天平。

  四、艰难的“治标”

  为了降低抗癌药的价格,国家一直在多方面的努力着。

  ▲ 中国市场的巨大需求,就是向药企“砍价”的最大底气。

  一是把抗癌药纳入医保并大幅降价。2018年10月,医保一次性纳入了17种抗癌药,进入医保目录以后,药品售价与之前零售价相比,降幅达到56.7%。

  以治疗乳腺癌的靶向药赫赛汀为例,原价在24000元左右,纳入医保并降价后,个人负担部分仅为7600元左右。

  ▲ 但纳入医保也只能尽量做到低价,却不能大幅提高报销比例和金融。在庞大的人口基数下,医保资金一直都十分紧张,报销过多倾斜到抗癌药上,其它病症的报销比例就会受到挤压。所以即便纳入医保,对于低收入群体而言,负担仍然巨大。

  二是降低增值税和免收关税。从2018年5月1日起,进口抗癌药增值税降至3%(此前为17%),同时实施零关税(此前为5%),进口抗癌药的成本将直接降低19%。

  三是“有限制的”开放强制许可。2018年3月21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改革完善仿制药供应保障及使用政策的意见》发布,《意见》中明确指出:依法分类实施药品专利强制许可,提高药品可及性。

  这意味着国家将针对药品类别有选择的实施”强制许可”。

  有限制,保护药企的专利;有选择,守护国人的生命。

  在生命与法理的两难与重压之下,拼尽全力的做着兼顾与平衡,是如此的举步维艰。

  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尽管这条路无比艰难,却也只能“治标”。

  ▲ 癌症不是病,穷才是病

  因为靶向抗癌药的专利权和定价权都在外企手中,我们只能被动的讨价还价,或者是从医保的牙缝中挤出一口降价的空间。

  可这又何其难也。

  要想彻底把抗癌药的价格降下来,让所有癌症患者都用得起抗癌药,“治本”的路只有一条。

  那就是我们自己做原研药。

  五、打破高价进口药的封锁

  这就是泽布替尼的意义。

  从2012年年初立项,到2019年年底通过FDA审核获准上市,属于泽布替尼的八年,九死一生。

  团队最早瞄准的对象本来是多靶点的伊布替尼,但是做着做着,大家开始萌生出一个更加远大的理想——为什么不做一个单一靶点作用的新药呢?

  ▲ 很多靶向药都可以在多靶点结合发挥药效,所以存在精准度和吸收率不高的问题,这也是百济神州团队最早想要解决的两个问题

  创始人王晓东最终拍板:跳出伊布替尼的框框,做一款新药!

  就这样,整个项目从修修补补,变成了另起炉灶。

  团队需要从15000多种先导化合物中,试验筛选出有机会成为靶向药的物质(注意,仅仅是有机会成为)。

  ▲ 国家新药筛选中心有超过220万个化合物样品,筛选出可制为靶向药的样品难度犹如大海捞针

  这背后是巨大的风险和成本,一旦研发失败或是研发周期过长,整个百济神州都会被拖垮。

  但百济神州还是坚持下来了。项目立项两年零两个月后,泽布替尼在澳大利亚完成了首名患者的给药。

  2015年年底,美国血液年会上,澳大利亚的研究者公布了泽布替尼部分一期临床数据,所有到场嘉宾都为之一振。

  “那一刻,我就知道我们做出了世界上最好的BTK抑制剂!”

  王晓东就坐在台下和几百号嘉宾一起鼓掌,然后泪水潸然的想起自己11岁时就罹患癌症离开他的母亲。

  这泪水背后,释放了几十年里无处安放的思念,更洗刷了这些年里一刻未停的辛酸与压抑。

  2013年最困难的时候,公司账上只有几十万人民币,连下个月的工资都开不出来。

  四处拉投资的PPT,先后改了40多版,欧洲的投资人却带着傲慢与偏见不停地质疑:高端靶向抗癌药也可以“Made in China”?

  在后期的数据申报环节,FDA一直揪着“一期澳大利亚+二期中国”的临床试验不放,用数据安全性和有效性不够,卡了泽布替尼两年多。

  ▲ 泽布替尼的临床数据将陆续在各大学术会议上公布出来/来源:美国血液协会第61届年度会议会议议程

  空白的研究领域、捉襟见肘的资金、源源不断的傲慢与偏见,欧美国家的苛责与针对.....

  这一切,都没能挡住百济神州攻下抗癌药的壁垒。

  凡是杀不死你的,都必将使你更加强大。 终于,我们有了一款“泽布替尼”。

  有了原研药,我们就能把定价权牢牢地抓在自己手中,从根本上杜绝天价药品。

  有了原研药,我们就能把医保的补贴返还给企业,投入到下一阶段的研究中。

  有了原研药,我们就能借助巨大的人口基数,均摊研发成本做到薄利多销

  泽布替尼,这是百济神州的一小步,却是中国原研抗癌药迈出的一大步。

  绝望的生命经不起等待。是他们,点亮了生命的光芒与希望。

  程勇不是药神,他们才是真正的药神。他们,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药神。

  参考资料:

  《中国人为什么吃不起抗癌神药?》微信公众号:拾遗

  《如何花 10 亿美元研发一款有效的抗癌药》 作者:回形针PaperClip

  腾讯新闻《印度15万人成西方药企“小白鼠” 4年死1730人》

  大江周刊(焦点) 2011年12期 《印度人被西方药企当试药“白鼠”》

  界面新闻《首个国产抗癌药出海内幕:历经七年,九死一生》 记者:谢欣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