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6日,为什么是“中国制造日”?

2019-12-2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平原公子    阅读:

因为这一天是教员的生日,教员这个人,一生不喜欢依赖外力,不喜欢依靠他人。 所以,他一直被人称作本土派,本土派的意思,就是从本土的实际情况出发,研究适合本土发展的方法和策略。本土派,沾了一个土字,难免会被那些留洋归来的人瞧不起,认为他不够摩登

  因为这一天是教员的生日,教员这个人,一生不喜欢依赖外力,不喜欢依靠他人。

  所以,他一直被人称作“本土派”,本土派的意思,就是从本土的实际情况出发,研究适合本土发展的方法和策略。“本土派”,沾了一个土字,难免会被那些留洋归来的人瞧不起,认为他不够摩登,不够布尔什维克。

  今天,中国成为了世界工厂,“中国制造”远销世界,都因为我们有一个正确的开端,我们现在世界上最完备的工业体系,是当年中国在科技人员不足5万人,核心技术被全面封锁的情况下,由他推动起来的。

  他从一开始,就不愿意受制于人,独立自主、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理念,伴随了他的一生。

  在瑞金的时候,他就号召大家自己生产,自己建设,红军有自己的兵工厂、自己生产的弹药、甚至还有自己制造的农业工具、自己发行的货币。官田中央兵工厂,是当时所有根据地红军最大的兵工厂,修配了步枪4万多支、迫击跑100多门、山炮两门、机关枪2000多挺,翻造子弹40多万发,制造手榴弹6万多枚、地雷5000多个。当年兵工厂生产的弹药、修配的枪支在战争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车间生产新的手榴弹,从战场找回子弹壳,重新装上火药和铅头,铅用完了,就用木制弹头 。”

  在延安的时候,他号召大家开展大生产运动,自己种地,自己纺纱织布,八路军的兵工厂,已经可以生产枪支弹药和火炮了。抗战期间,山西的黄崖洞兵工厂,从1942年4月至1944年3月,共生产50毫米炮弹76000多发,82毫米迫击炮弹5800多发,炮弹产量占整个太行军事工业同类产品的90%以上,为抗日战争期间全部产量的35%。陕北根据地不但开展军工业,甚至还开始了采煤、采油、炼焦、炼钢等工业上的探索和实践。

  到了抗战后期,八路军的武器生产,越发的突飞猛进。根据地的兵工厂,每月可以生产炮弹三万多发。在抗战的后半段,八路军更生产了掷弹筒四千五百多个,迫击炮近千门,手榴弹450万枚,子弹780万发。

  当时各个根据地,都在想办法自己解决军工问题,1939年6月,蓬黄(蓬莱、黄县)战区兵器厂就试制了6门迫击炮、4支榴弹枪。到1942年底,仅第一兵工厂即可月产炮弹1000余发,复装枪弹6万发,制造手榴弹1万余枚,地雷1000余枚,捷克式轻机枪10余挺,单双基无烟火药近1吨,生产能力非常可观。1943年,先后研制出烈性甘油炸药和苦味酸炸药。胶东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专门要求兵工厂生产掷弹筒,射程要比日制的远50m。经过努力,第一兵工厂研制生产出射程远、威力大的掷弹筒和掷榴弹装备部队。

  1944年第二兵工厂以火车轮轴为炮筒材料试制出一门平射炮,外形仿日军“九二式”步兵炮,口径为80mm,大于日军的70mm,炮弹完全自产,并实现了多样化。

  有一段时间,老蒋提议要给八路军换成全部美式装备,教员拒绝了,他说,美式装备好是好,万一老蒋只给枪,不给弹药,我们可不是被卡了脖子么?武器土就土点,差就差点,自己能造,造了能用,各种弹药都能用得上,那就能生存下去。

  这个“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思想,贯彻了他的一生,甚至就连建国后,斯大林吃过中国的菠萝,提议在中国建一个菠萝罐头加工厂的时候,教员都说:“你把生产线和技术人员送过来就行,教会我们,我们自己建造加工,不用派人来开厂,耽误不了你吃菠萝罐头”。

  教员曾经有一段名言:“现在我们能造什么? 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 ”。

  “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那时候,他的心情是急迫的,他希望建设一个强大的、先进的、工业化的中国,提高生产力,让人民的生产生活便利,让公路铁路穿越广袤的国土,让农业机械、大型水利服务于农业,让大炮、飞机、导弹守护整个国家的安全。不能成为一个制造业大国,则不能养活六亿人民,不能守护来之不易的人民胜利。所以,中国开始了工业化之路。

  工业化,可以借助国际同志的力量,但却不能长久依赖于外部力量,苏联专家们和我们有着阶级友谊,但终究要让步于国家利益。工业化更不能寄希望于买和租,买来的,租来的,只能服务于小部分,而且终究不是自己的,别人不给,你的所有成果都会灰飞烟灭。

  教员一开始就看得很透,很明白,这个世界,终究是靠靠自己的,不能寄希望于他人的无私和友善。

  很多人并不了解,在教员去世的那一年,中国已经是世界上第六大工业国了 ,1952年,中国工业占国民生产总值的30%,农业产值占64%;而到1975年,这个比率颠倒过来了,工业占国家经济生产的72%,农业则仅占28%了。

  钢铁产量从140万吨增长到了3180万吨,煤炭产量从6600万吨增长到了61700万吨,水泥产量从300万吨增长到了6500万吨,木材产量从1100万吨增长到了5100万吨,电力从70亿千瓦/小时增长到了2560千瓦/小时,原油产量从根本的空白变成了10400万吨,化肥产量从3.9万吨上升到了869.3万吨。那三十年,全国工业总产值增长了30多倍,其中重工业总产值增长了90倍。

  在七十年代,我们能够造喷气式飞机,能够制造汽车、火车、轮船、能够人工合成牛胰岛素,能够研制计算机,能够造原子弹和氢弹,能够发射导弹和人造卫星,我们还能够生产化肥——几年之后,让我们的粮食产量突飞猛进。那个时代,我们可能过的艰苦了一点,但我们奠定了后来第一工业国的基础,如果没有教员开辟的那条道路,后来的大江大河,经济腾飞,就是无源之水。

  更重要的是——重工业、军事工业、核工业、两弹一星,守护了我们的和平,建立了我们的战略威慑,有了这个基础,我们才能安安心心搞建设,谋发展。

  “原子弹就是这么大的东西,没有那个东西,人家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我看有十年工夫完全可能。”

  “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今天,你再回顾那段历史,回顾他说的那些话,才会发现,什么叫高瞻远瞩,什么叫为万世开太平。

  吃第六个包子的时候,我们吃饱了,但我们不能说前面六个包子毫无用处,摩天大楼盖到了100层,我们不能说前面的99层不需要存在,如果彻底否定教员之前的努力,我们不但没有良心,还没有脑子。

  我们沿着他的道路走到了今天,中途虽有曲折,但终究是努力向前,今天,我们不只是能造桌子椅子、茶杯茶碗了,我们能造高铁、飞机、军舰航母、我们能造世界上最大的桥梁,能造大型机械,能造芯片,我们发电量世界第一,我们钢铁产量世界第一,我们工业总产值是美国、日本、德国之和,我们是世界第一工业国。

  独立自主的种子,汲取了本土的力量,开出了坚强的制造业之花。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