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攻顶上甘岭:重压之下,硬核激荡

2020-07-2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华商韬略    阅读:

与对手在塔尖上拼刺刀! 19天闪电过会,A股10年来最大IPO 资本市场追捧中芯国际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历经数十年的迭代升级后,即将打响的上甘岭战役。 就在中芯国际成功过会一周后,美国国务院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 The Free World Must Unite Against Hu

  与对手在塔尖上拼刺刀!  

  19天闪电过会,A股10年来最大IPO……

  资本市场追捧中芯国际的背后,是中国经济历经数十年的迭代升级后,即将打响的上甘岭战役。

  就在中芯国际成功过会一周后,美国国务院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

  The Free World Must Unite Against Huawei

  76岁的任正非,对于这样的累卵之势,早有心理准备。2004年,内忧外患中的华为差点以100亿美金卖身摩托罗拉。

  彼时,留给华为的路只有两条:

  一是向西方“投诚”,戴一顶美国“牛仔帽”;二是硬杠,跟对手拼刺刀。

  任正非本来都准备好,卖掉华为后,去做一家拖拉机厂。但阴差阳错之下,华为还是走上了华山一条道。

  十年后,对手早已手持利刃,等在山头。

  禁售、实体清单、长臂管辖……疾风骤雨般的重拳,将华为一步步逼向墙角。

  被狙击的不单是华为,更是中国经济向上迭代升级的雄心。 中兴、华为、福建晋华……短短一年多,近200家中国企业被列入实体清单。

  作为国内最先进的半导体代工企业,中芯国际在华为遭禁后,被视为“全村人的希望”。

  但突围之路,异常艰难。过去一年多,向ASML订购的EUV光刻机,一再被延迟。追赶三星、台积电的步伐,不得不放慢。

  华为、中芯之痛,也是几十年来,决策层的切肤之痛。

  从908、909工程到01、02专项,中国半导体产业政策扶植不断,但追赶世界的步履却始终蹒跚。

  直到2014年,国家大基金的推出,才开始加速。

  五年,1300亿,这在中国半导体产业史上,可谓空前。 由此撬动的地方及社会资金,更是高达5100亿元。

  包括中芯国际在内,70多家嗷嗷待哺的企业,获得大基金的垂青。

  资本市场更是对此报以狂热的回应。2019年底以来,A股半导体板块迎来一轮气势如虹的牛市,半年飙升100%!

  同时,涌现出韦尔股份、闻泰科技、中微公司、兆易创新、汇顶科技等一大批市值超千亿的行业隐形冠军。

  以上海为中心,从西安到南京,从合肥到武汉……地方政府对半导体产业的投资热情,史无前例。

  就在几年前,这还是一个鲜有资本问津的行业。

  毕竟,这属于国民经济中的塔尖行业,不但技术门槛高,投资更是动辄数百亿,没有国家力量的介入,胜算极低。

  三十多年前,经济实力坐二望一的日本,差一点就把美国半导体产业干死,但强硬的罗纳德·里根绝不允许这样牛B的日本存在。

  在一场兵临城下的谈判中,日本人缴械投降。

  今天的中国,面临比当时日本人更凶险的境遇,选择却不多,甚至只剩下最后一条道:冲到最上游,掌控全产业链!

  六年前,大基金一期主要把钱撒在了IC设计、制造端;如今刚启动的二期,将重点投向上游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领域。

  那是日、美两个半导体强国最后的堡垒,一场上甘岭战役即将打响。

  半导体产业遭遇的硬仗,只是中国经济向上突围的祭祀礼。

  1957年,第一届广交会召开时,展厅里陈列的大多是农副产品和工艺品。

  到了上世纪90年代,改革开放后的中国,承接世界产能大转移,开启了“8亿衬衫换一架大飞机”的劳动密集型时代。

  进入21世纪,以组装、代工为特征的大家电、ICT产业,在惨烈的竞争中,带领中国迈向资本密集型时代。

  最近十年,以高铁、5G、互联网为代表,中国企业开始在技术创新上,崭露头角。

  尤其互联网行业,在人口红利的推动下,逐渐摆脱早期的跟风、模仿,并以共享单车、移动支付等引领世界。

  在此过程中,崛起了以阿里、腾讯为代表的一批世界巨头,推动中国经济强劲增长。

  但这种基于商业模式和应用场景的创新,基础并不牢靠。缺乏底层技术的中国,在国际产业分工体系中,依旧被动。

  中兴、华为被禁后,马化腾在一份人大提案中,忧心忡忡写道:

  “没有基础的核心技术,即使你应用建得再多,也是沙滩上的高楼,根基不稳,很有可能一推就倒。”

  在人类数千年文明史上,底层技术一直是推动人类进步的关键力量。

  1927年,在第五届索尔维会议上,以爱因斯坦、玻尔为代表的一大批天才,奠定了量子力学的基础。

  数十年后,这个在当时鲜有人关注的会议,永久改变了人类历史,激光、半导体、核电等行业由此得以催生。

  也因此,国家实力的较量,从某种意义上讲,拼的是底层技术。

  1894年,美国经济第一次问鼎全球,但直到半个世纪之后,全球科技中心从欧洲转移至美国,它才开始领导世界。

  在中国,任正非无疑是最早认识到底层技术重要性的企业家之一。

  1993年,他赴美考察,目睹了牛B闪闪的硅谷,也见证了王安电脑的轰然坍塌,随后在内刊上警示:

  “不拼命发展技术,最终会丢失全部市场!”

  彼时的任正非,言谈中的技术主要还在应用层面。但随后,真正让华为腾飞的,是更底层的东西。

  2007年,土耳其教授Erdal Arikan发明Polar码,华为在其他厂商尚在观望时,投入“范弗里特弹药量”,孵化这一技术。

  十年后,华为已执5G之牛耳。

  支撑这一切的,是背后的数学、物理等基础科学。

  今天,华为投入15000多名专家,夜以继日地从事基础研究。这其中,至少有700多名数学家、800多名物理学家和120多名化学家。

  同样分享了信息时代巨大红利的腾讯和阿里,也正走出应用创新的狭小天地,奔向广袤的基础研究无人区。

  腾讯的AI Lab、阿里的达摩院……无不剑指更底层、更基础的AI和芯片技术。

  在它们身后,是更多不甘心在国际产业分工中,只做组装和应用的中国企业,正努力向上攀爬,欲与对手在塔尖上拼刺刀。

  历史经验表明,那些影响人类的底层技术,更可能诞生在一个庞大的国家。

  18、19世纪,英、法、德等老牌帝国,在全球各地建立殖民地,由此开辟出一个广袤的世界大市场。

  这个市场,反过来哺育了欧洲这个全球科技中心。

  二战后,拥有更大市场的美国,取代欧洲,成为新的全球科技中心。

  今天,中国本土,以及“一带一路”战略,正孕育出一个与美国等量齐观的大市场。

  34年前的那个初秋,日本人因为太依赖美国市场,被迫与后者签下半导体产业城下之盟的遗憾,大概率不会在中国上演。

  以这个市场为支点,中国正撬动全球力量。

  资金,一度是横在国内半导体产业面前的“死亡巨峰”乔戈里。当三星、台积电以每年数百亿甚至上千亿的规模撒钱时,中芯国际只能苦涩一笑。

  也因此,从908、909到01、02专项,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政策扶植,虽然层出不穷,却总是不痛不痒。

  直到国家大基金一期和二期的推出,扭转了格局。

  更重要的制度创新和支撑,是2019年挂牌的科创板。那些空有一技之长,却因为盈利指标长期被挡在资本市场外的科技企业,迎来了春天。

  几年前,类似中芯国际这样的企业,在创业初期,只能选择在香港和纽约上市。

  如今,科创板为它们提供了更大的舞台。

  新上市的中芯国际,募集资金532亿,不但创下A股十年来最大IPO纪录,更逼近2019年中国半导体企业总的融资额。

  首日最高7000亿的市值,更是超出市场最乐观的预测。

  而2004年,其在香港上市时,仅募集到27.7亿港币,不及今天的十分之一。

  那些不久前,还门庭冷落的半导体设备和材料企业,也迎来史上最好的时代,2000亿的大基金二期,已枕戈待旦。

  朋友圈里,从业者们齐声欢呼,感谢对岸“大统领”的神助攻!

  大时代的召唤下,从美国硅谷到日本九州,从中国台湾新竹到韩国京畿道,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半导体人才,正涌向中国大陆。

  20年前,当踌躇满志的张汝京,站在上海张江的一片滩涂上时,他还形单影孤。但今天,从中芯国际到长江存储,从合肥长鑫到福建晋华,已到处是韩国和中国台湾面孔。

  就连日本半导体传奇人物、尔必达原社长坂本幸雄,也加盟了紫光集团,为中国半导体事业添砖加瓦。

  在国内人才选拔的主战场——高考中,曾经很冷门的微电子专业,如今已变得炙手可热。

  根据工信部的估计,未来将需要70万人投入到该产业中来。

  市场、资金、政策、人才……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对于半导体产业,乃至整个中国经济而言,现在需要的,只是决心。

  决心和意志,决定输赢。

  1952年10月,美国联军司令范弗里特预感,中国正取得地面作战的主动权。为扭转局势,他决定孤注一掷。

  此后,美军调集6万兵力、300余门大炮、3000多架次飞机,对一个叫上甘岭的高地狂轰滥炸。

  190余万发炮弹,被倾泻于此,炮火密度超二战最高水平,山头被削低两米!

  但志愿军战士誓死捍卫阵地。最困难时,用石头砸,用牙咬,抱着敌人拉响手榴弹。

  整整43天,联军除了一个历史名词,别无所获,最终败下阵来。

  68年后的今天,随着中芯国际上市,一场科技领域的上甘岭战役,再次打响。

  与前辈相比,今天中国科技产业界所面临的困难并不少。尽管有资金、政策和人才,但历史欠账太多,基础还很薄弱。

  不久前,一份各学科世界前十名高校归属国排名流传于坊间。

  在这份排名上,中国凭借多年的制造业经验,在工学许多领域,已跟美国旗鼓相当。但更基础的理学领域,后者依旧独霸天下。

  包括半导体、AI在内,许多更底层的技术,恰恰依赖于这些基础学科。

  可以预计的是,对于中国这等体量的国家,想要攻占国际产业分工体系的塔尖,对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30多年前,面对咄咄逼人的日本人,美国政府集结占全国半导体产值80%的14家企业,组建了Sematech。

  国家半导体公司总裁查尔斯·斯波克为此不惜放弃管理自己的公司,全身心倾注于此。

  10年后,美国人成功守住阵地,并将半导体设备和EDA这两枚制胜棋子紧攥手心,而Sematech则悄然淡出。

  对日本尚且如此,对中国就更不用心存幻想。

  对手的狙击还不是最难翻越的高山。对于数十年来,已习惯跟踪、模仿的中国企业而言,更大的挑战在于:

  再往上,即将进入茫茫的无人区!

  2016年,任正非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忧心忡忡:

  “华为尚停留在工程数学、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随着香农定理、摩尔定律逼近极限,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找不到方向。

  但中国经济要想继续向上迭代,勇闯无人区,便是无法回避的华山一条道。

  几百年前,为了打通地理大通道,无数商船沉没在从欧洲到亚洲的航道上。那些沉在海底的人,为欧洲摘得了世界圣杯。

  二战后,美国政府秘密启动“回形针行动”,超过1600名德国科学家被带到美国。

  这些人,连同二战期间为躲避战争,逃到美国的爱因斯坦、玻尔、泡利等科学巨匠,在20世纪50年代后,共同书写了人类科技史上最辉煌的篇章。

  群星璀璨的美国,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开创了核能、半导体、空间、生物医药等新兴产业。

  美国从此摘掉以应用科学见长的帽子,取代欧洲,成为人类科技的新灯塔。

  与美国一样,今天的中国,要实现大国崛起,就不可能一直站在巨人身后,只做应用层面上的创新。

  而即将打响的这场上甘岭战役,或成为检验中国经济成色的试金石。

  在这个过程中,必将诞生更多的世界级企业!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