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一大毒瘤,史上最凶狠收割机!70万人蒸发600亿,怎么破?

2019-08-0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猫哥

今年的大股东们有些忙, 刚半年多过去,已经有十几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实控人)被抓,雷爆得防不胜防: 为什么大股东容易被抓? 除了王振华这种猥亵儿童的,都是为了钱。 大股东是上市公司背后一只看不见的手,对上市公司的经营、决策和人事任免都有控制权,

  今年的大股东们有些忙,刚半年多过去,已经有十几家上市公司大股东(实控人)被抓,雷爆得防不胜防:

  

  为什么大股东容易被抓?除了王振华这种猥亵儿童的,都是为了钱。

  大股东是上市公司背后一只看不见的手,对上市公司的经营、决策和人事任免都有控制权,所有的消息也是第一手知道的,甚至自己可以决定。所以说大股东在背后搞点小动作非常容易, 往往要出了事之后外界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大股东手握重权,为了追求更大的利益,他们最常用的办法不是让企业增值,用更好的业绩获得市场的认可,让股价不断上涨,而是会想方设法从上市公司获取不正当利益,股民和上市公司自己都防不胜防。这些套路在资本市场上越来越常见,大股东们为此费尽了心思,实在是A股最大毒瘤。

  今天,猫哥就来和大家聊聊,大股东为了从上市公司获利,到底有多少种招数。

  01

  第一招: 关联交易

  代表选手: 被暂停上市的*ST凯迪

  今年年初,*ST凯迪发布的2018年年报中,有越南项目、中薪油化工项目等关联交易,报表对涉及大股东的巨额资金占用事项进行了调账销账。

  这波操作按照规定需要经过董事会关联交易议案审议,但在实控人陈义龙的操控下,没有进行董事会审议就强行推进了。

  在2017年年报中,*ST凯迪的大股东及其附属企业2018年初往来资金余额为24.82亿元,2018年度偿还额为28.02亿元,2018年末往来资金余额为-1.9亿元。

  就是说,2017年底的时候,阳光凯迪集团、凯迪工程、凯迪环保等还占用上市公司24.82亿元,到2018年底不但不欠钱,还让上市公司倒欠1.9亿元。

  可是钱呢?

  这二十几个亿里面,中薪油化工通过松原项目占用上市公司的5.63亿元,工程公司越南升龙项目占用上市公司11.5亿元等交易的消除占用方式,竟然都是“仲裁”。

  大股东左手倒右手,就把中小股东的钱弄给了自己手下的公司。目前,凯迪处于证监会立案调查阶段,隔几天都要公告一下退市风险。

  02

  第二招: 挪用资金

  代表选手: 康得新

  挪用资金,财务做账造假,这样的操作可以隐瞒一段时间,却藏不了一辈子。

  康得新主要靠吹~

  2010年上市,头三年吹自己的产品预涂膜,所有印刷产品,书刊包装卡证都要加层膜,甚至可以用在汽车上,未来还要扩产计划。

  2012年,第二张膜上台,光学膜,收购了台湾的设备和研发团队,客户有京东方、创维、TCL、天马、长虹等37家,需求总量4.8亿平米,国产替代成功就是一片大市场。

  光学膜吹啊吹,到了2015年,康得新出了新花样,从刚火起来几年的石墨烯概念中获得灵感,整出来一个给新能源汽车专用的高性能碳纤维。

  故事讲得生动,但大家要注意康得新最厉害的点,不是吹自己美,是财报跟着做得前凸后翘的:

  可能是业绩“增长”的太性感了吧,分析师们也看上了她。

  2010年到2017年之间,分析师们发布了关于康得新的研报超过250份,标题当中有很多“新兴材料小巨人”、 “爆发式增长”、 “周期景气+优质成长”、“公司进入高速发展快车道”等字眼,给的评级也是“强烈推荐”和“买入”居多。

  于是股价一路高涨,大股东钟玉不断增持,让股价拉得更高,然后质押换现金,加上挪用了康得新的资金,套出来一大笔钱,其中相当部分拿去投了抱财网,今年资金链断炸雷了, 现在康得新成了*ST康得,15.55万股民夜不能寐。

  03

  第三招: 让上市公司给大股东贷款作担保。

  代表选手: ST银河

  今年上半年,ST银河与其控股股东银河集团被证监会调查,前前后后查下来发现,它的控股股东以上市公司名义对外借款并占用导致上市公司涉诉合计金额6900万元。

  监管先从年报里面发现了问题:

  除了银河集团以ST银河名义对外借款外,ST银河还违规对银河集团及关联方提供担保, 2018年底担保金额合计达14.17亿元, 比2018年末的净资产还多。

  问询函回复的时候,银河集团及关联方仅向债权人归还借款不到2000万元。于是债权人找上门来,ST银河的控股股东还不出钱,部分限售股股权已经被司法划转,挂在拍卖平台上卖了。

  现在ST银河股价跌至2元,股东户数截止三月末还有11.5万, 这波没少亏。

  04

  第四招: 过度分红

  代表选手: 国光电器

  正常的上市公司分红,是赚了钱之后拿出来一部分给大家分分,但是国光电器的操作骚啊,挣钱的时候分,亏钱的时候也分。

  国光电器2016年和2017年的期末未分配利润分别为3.15亿元和3.52亿元,两年都分了0.33亿元。

  到2018年的年报,国光电器亏损2.19亿,这次不分钱了吧?不,继续分,而且要分更多,分红预案为0.37亿。

  这样一来,转入下一年度的剩余未分配利润仅为0.41亿元,不知道是坚定相信自己以后要扭亏为盈,还是觉得既然都开始亏钱了,不如早点把钱分了。

  历史上还出现过一些公司,股东在高比例分红之后减持套现,这种做法不得不防,所以分红的方案需要谨慎看待。

  05

  第五招: 资产转让

  这一招有两种玩法哟~

  第一招是可以把资产卖个高价给上市公司,代表选手: 鑫茂科技

  去年,鑫茂科技公告称:

  拟以现金方式购买公司实际控制人(富通科技)控制的企业杭州富通通信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富通通信)持有的富通光纤光缆(成都)有限公司(富通成都)100%股权,交易对价为人民币8.3亿元。

  也就是说上市公司8.3亿买大股东富通科技手底下的公司富通成都。

  二股东怒了,明确反对。为什么呢?8.3亿远远高出了富通成都的净资产额。富通成都的资产总计9.37亿元,负债总额约7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为2.36亿元。

  8.3亿买2.36亿的资产,太不划算了。

  最后,鑫茂科技的股东大会否定了这次收购。

  第二招是可以让上市公司把资产便宜卖给大股东,代表选手: 五矿资本

  2017年9月,五矿资本宣布拟以14.66亿元的价格,处置旗下新材料事业部本部及6家子公司相关资产及负债。

  其中,有一个资产叫做贵州松桃金瑞锰业有限责任公司,之前亏了不少年,2014年亏损985.07万元,2015年亏损9463.88万元。但是从2016年开始扭亏为盈,当年净利润65.04万元,到了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达到了990.93万元,形势向好。

  不过这个公司的评估价值却只有-639.85万元,被标价1元,卖给大股东关联方长沙矿冶院。

  1元钱甩卖背后的猫腻,是评估方法的选择。

  评估报告显示,收益法评估后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639.85万元,资产基础法评估后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295.36万元,两者相差935.21万元,而最终结论采用的却是价格最低的收益法。

  电解锰片价格2016年已经开始复苏,正是逐渐盈利的好时机,这时候1块钱甩卖,谁买到谁赚钱啊。

  06

  第六招: 对外投资预付款转移资产。

  代表选手: 黑芝麻

  这个黑芝麻其实大家应该不陌生,他原来叫南方食品,就是小时候常吃的南方黑芝麻,冲调芝麻糊~(暴露年龄了!)

  虽然公司挺努力,但是挡不住冲调饮品下滑的趋势,后来不管是楼宇电梯广告、电视频道,还是网络视频里都极少见到他家的广告。

  但是财报不是这么说的,他家打广告的,还花了大价钱。

  从2014年开始,每年向“独立第三方”广告公司预付巨额广告款,而接活儿的广告商前五名里面有三家特殊:南宁盛代、同行同路、脉络文化。给这三家的每次都是大几千万甚至上亿的预付款。

  给了钱咋没怎么见到广告呢?

  这三家广告商有一些共同点:

  ❶ 注册资本都不高,有的仅有10万元;

  ❷ 都是刚刚成立便获得黑芝麻的大单;

  ❸ 法人或者股东和控股股东黑五类有密切联系。

  像脉络文化,刚注册就拿预付款,而现在已经注销,这个套路真是厉害。黑芝麻这几年业绩扑街,唯独对广告商是真爱,预付款贴着脸去打款,股民倒霉了。

  07

  有时候上市公司还会遭遇大股东二股东组合杀。

  代表选手: 中珠医疗

  中珠医疗跟大股东资金往来密切。

  2017年12月份以来,中珠医疗通过购买信托产品、提供融资租赁、支付保证金、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等方式,向控股股东珠海中珠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其相关方提供资金。

  不仅是输送资金,中珠医疗还向控股股东中珠集团支付现金收购了包括房产、股权在内的三项资产。

  二股东也没闲着,2018年1月份以来,中珠医疗向第二大股东的相关债务提供银行存款质押担保,导致中珠医疗资金受限。

  湖北证监局看不下去,发了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要求把这些问题处理掉。

  目前,大股东中珠集团及关联方已通过现金偿付 3.8亿元,资金欠款剩余 5.07亿元未偿还。  

  二股东这边也是只解决了一部分,它有一笔质押保证金1.859亿元释放给了中珠医疗,但还有一笔2亿元的保证金继续处于被占用的状态。

  这么多招数,上市公司们就这样被大股东掏空了身体,被割惨了的小韭菜们真是欲哭无泪。

  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依靠监管,另一方面也应该给中小股东更多的武器,比如建立“股东派生诉讼”制度,让中小股东代替公司直接起诉大股东,该被抓的,还是早点被抓比较好。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