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富梦,破碎!

2020-01-0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功夫财经    阅读:

经济问题,尤其是和市场相关的问题,不能全部依赖政府管制。 烧钱的风一停,不管你是风口的猪,还是风口的独角兽,都得摔下来。 市场规律不会变,回归本源、尊重市场规律或许不能带来暴富,却可以避开大部分雷区,保证生存的安全。 2019年的中国企业圈可谓雷

  经济问题,尤其是和市场相关的问题,不能全部依赖政府管制。

  烧钱的风一停,不管你是风口的猪,还是风口的独角兽,都得摔下来。

  市场规律不会变,回归本源、尊重市场规律或许不能带来暴富,却可以避开大部分雷区,保证生存的安全。

  2019年的中国企业圈可谓雷暴天气多发。从债市、股市的天雷,到新经济领域企业接连倒闭的大雷,再到长租房、教育机构的“贴近生活”的滚地雷,雷得人外焦里嫩、酥脆冒油。

  吃一堑、长一智,在2020年刚刚开启之际,我想每个人有必要备上一份雷区生存指南。

  1

  “穷人”求生:别贪便宜

  古人认为天雷就是群妖渡劫,躲得过“职称”上升,躲不过打回原形。在修真(财富)之路上刚成精(糊口)级别的也不要掉以轻心。财力有限的普通人,可能和投资无缘,却也不要小看了消费领域的滚地雷。几万块钱的预付款打了水漂也可以疼得人四肢麻木。

  2019年,有这种经历的朋友实在太多了。滚地雷遍地开花,没别的窍门,就是一句话:别贪便宜

  长租房预收一年房租,给你打个八折再配套个低息贷款。算算省了不少钱啊,心一动、手一快,白纸黑字,钱就不是你的了。住不了多久,你发现,房也没了。跳这种坑,多半出于贪便宜。深层次的原因是没能正确理解商业逻辑——企业如果亏到本里,作恶的可能性大幅提升。

  “利润是万恶之源”是愤世嫉俗的误解,并非市场真相。企业本无所谓善恶,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如果企业的商业模式当下不能盈利,又不存在长期的利润成长,她改慈善机构吗?不可能啊。那就得“富贵险中求”——在你的风险里求她的富贵,作恶也不奇怪。

  以长租房为例,众所周知中国房地产租售比长期偏低,四个一线城市的租金收益率分别为广州(1.9%)、北京(1.8%)、上海(1.8%)、深圳(1.6%),银行一年期定期利息上下。

  投资收益的基准就是那么低。

  大型房企用买地造楼的模式做长租,还可以讲讲资产增值的想象空间,还有融资成本的经营优势,甚至有搭配多元化业务的利润补充。

  而从散户房东收房源的中小长租房企业讲长租房故事就很虚了。资产升值和“二房东”没关系,但是经营风险可都是“二房东”担了。靠局部垄断提高出租价格,就算可行也会引发政策风险。而且,本来散户房东忽略不计的经营成本,到企业集中经营反而会在财务上集中体现。

  这一行的利润账始终算不平,这才有了五花八门的配套房租贷。可是这点金融服务费收入又能有多少呢?“长收短付”收割一把形成资金池,要么扩张业务继续收割,那就成了击鼓传花的游戏;要么挪作其他投资,这个市场环镜挪哪儿安全呢?这个资金池的风险系数有多高,一目了然,长期运营有多难,也是可想而知的了。

  那么加强管制能解消其中的风险吗?不乐观。最近六部委联合印发《关于整顿规范住房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要求住房租金贷款金额占比不得超过30%。这只能让企业爆雷时,你(看上去)不那么痛,但是不能改变这行利润空间狭窄的根本问题。

  经济问题,尤其是和市场相关的问题,不能全部依赖政府管制。“穷人”吃亏,与这种思维定式关系不小。

  像长租房这样“长收短付”的预付款销售在传统消费产业领域比较普遍,无论是教育连锁还是美容美发,面对预付费的销售方式一定要慎而又慎,折扣越大,其中的风险越大。

  经营越是困难,企业只顾眼前的现金流饥渴就会越严重。而这些传统消费产业又不是扩张性强的新经济,企业的服务能力成长是有限。预付费包含的打折促销等于透支未来利润,企业这么寅吃卯粮,你还指望它长期经营?因此,2020年对预付费的销售方式要慎而又慎。

  2

  中产求存:不要瞎得瑟

  中国的中产标准一直是个争议话题,这里不展开。模糊一点说,有房有车有点闲钱在股市里逛逛,姑且都算吧。按照这一标准,大部分其实都有点“惨”。因为中国家庭财产的结构不甚合理,房产占家庭财富的比例太高。

  经济日报的《中国家庭财富调查报告》显示,城镇居民家庭房产净值占家庭人均财富的71.35%,但是拥有两套及以上住房的家庭占比仅为3.82%。其实,仅一套房的家庭连房地产投资都算不上,不折不扣的不动产——真动不了。

  这种家庭财富结构的抗风险能力并不高。而且,中国各地的消费水平和房产价值有明显成正比,你在北上广生有间一千万的房产看上去挺风光,可是三口之家每月起码万把块钱的刚需成本也挺可怕。

  如果房贷还留个百万级的“尾巴”,失业风险严重。上有老下有小,还得考虑医疗等风险储备。这种中产,离中“惨”仅一两步之遥。即便有个两百多万金融资产,有一定投资能力,抗风险能力却严重不成比例。奉劝一句:别瞎得瑟。

  除高净值人群以外,中国家庭的金融投资渠道很少。对小中产而言,能接触到的渠道大都和A股有关。A股不是不好,就是雷多且魔幻。

  11月19日,市值275亿元的东旭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债券确认违约,被市场称为可能是“2019年最大的雷”。

  事发之前,这家公司的财务状况看上去还不错,账上始终趴着183亿现金,但是根据其公告一笔不到20亿的债券竟然违约了。看不懂吧?事发前后,什么该公司前董事长醉心王者荣耀、国服蔡文姬的花边消息都爆出来了——还被辟谣了,可是到底怎么会“有钱”不还的,至今也不明就里。

  东旭光电的雷还算有迹可循,存贷双高的财务状况算是预警的迹象。7月份的新城控股董事长涉嫌强奸幼女,才是意想不到的“雷外雷”,选股哪能看出这种风险?被新城雷到的比窦娥还冤,可这冤真没地方告。

  但是和獐子岛相比,新城控股又是小巫见大巫了。这家养殖“魔法扇贝”的企业,它应该在霍格沃茨上市,A股是太委屈它了。

  雷出天际、雷出人间的超现实企业存在还不能体现出A股的神奇,还有一群神奇的股民和机构与之匹配。摊上大事、举国共讨的长春长生“光荣”地成为A股首只重大违法强制退市股,居然在11月退市倒计时连连出现涨停。这是投资吗?这连投机也算不上了,而是投缳自尽——俗称上吊自杀。这种脑回路和人品,不被雷劈才冤。

  2020年的A股有机会也有难关,机会是中美休兵的概率很大,带来了企稳的信心。难关是上半年的还债高峰,无论企业债还是地方债,都会对A股有影响。

  还有一点是,谁都不愿看到A股这么魔幻下去,但是整顿引起的阵痛也不会轻。投不投,各人决定。但是要投资就不要瞎得瑟,不要成天活在不切实际的暴富大梦中,擦亮眼睛、慎而又慎,尤其不要在“长生退”这种货色上人品和财富双输。

  3

  高净值:游戏规则在变

  高净值是自信的、有能力的、有渠道的,到底玩什么,外人是看不透也看不懂的。真要说两句的话,还是要悠着点儿——游戏规则在变。试问有几位的净值能高过王思聪?2019年王校长的马失前蹄是个教训。这个教训就是:游戏规则多变,会生出很多雷。

  小王拿着老王给的五个亿练手,最成功时号称身价60亿以上。世人惊呼照此速度,王家再出个中国首富也是指日可待。但是,估值50亿的主力熊猫直播破产,只留下20亿债务,让小王的光环碎了一地。

  ▲熊猫直播办公地人去楼空

  处于行业头部的熊猫直播2017年5月初完成A+轮融资,时机已经晚了。当时视频平台的竞争已经白热化,熊猫没有先行优势。这个问题可能不是最致命的,毕竟王校长的人脉、人气和万达长期布局娱乐业的根基足以弥补。

  但是,产业政策转向就很难扛住 ,熊猫这类企业不仅不是鼓励的对象,而且因为内容审核的政策收紧导致风险增加。双重政策风险对熊猫完全不是利好。连连违规被处罚,更是严重影响了投资人的信心,这对熊猫的打击是致命的。

  中国市场受政策影响极强,政策转向,游戏规则就得改版。而近年来政策面的变化较为频繁,投资者的观望情绪浓厚,这对新经济企业的生死存亡尤为关键。

  中国的新经济企业历来是烧钱大户,这和市场条件有关。中国人口基数高,互联网基础建设领先,但是核心技术的发展还滞后,因此新经济偏重服务型方向。仗着人多、网络覆盖率高,哪个垂直领域都能讲出一堆市场前景大好的故事。

  一二线有强劲的消费能力,三四线可以数人头讲潜力,先行的成功者又不乏其人。成功的技术门槛又不高,补贴开道、烧钱获客的模式现成。投资市场的热钱一多,剧本像那么回事,投资就源源不断地进来。

  于是,你有拼多多,我有淘集集;你有河马生鲜,我就来个呆萝卜。可是,烧钱的风一停,不管你是风口的猪,还是风口的独角兽,都得摔下来。

  比起淘集集们,更令人扼腕的是暴风集团这样已经跨越风口的成功者,在2019年陨落。暴风之死,是活活被钱烧死的。 2015年,暴风集团登陆创业板,在40天里拉出36个涨停板,市值突破408亿元,暴风成“仙”。其中虽有炒作的成分,但总算是成功的资本运作。

  但是企业管理层的眼光能力与企业的暴力成长完全不能匹配,毫无章法的多元化经营、混乱不堪的内部管理埋下了巨大的隐患。市场环境变化后,问题一一暴露,无药可救。暴风就硬生生地死于拔苗助长了,对中国的投资界、新经济企业都是个警示。无视市场规律的硬炒,害人害己害企业。

  高净值人群是有机会参与一级市场股权投资的,甚至很多就是从事一级市场相关金融业务领域。“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还应该加一句风险也越大。

  “穷人”亏钱是伤自己,中产亏钱苦家庭,高净值投资决策失误的后果更为严重——企业受损,乃至至拖累行业都有可能。 那就不是单纯的私人财富问题了,某种程度上涉及到社会责任。岂能不慎?

  好消息是,2019年倒下的新经济企业比上一年度大幅下降了。据IT桔子的新经济“死亡”公司数据库显示,截止12月6日,2019年关闭公司327家。尽管其中知名企业的数量有所上升,但是数量大幅减少还是体现了新经济企业适应游戏规则变化的能力在增强。

  而且,新经济领域还年轻,淘汰率较高也不算意外。作为中国经济未来的希望,但愿2020年中国新经济的表现会更好、更快、更稳!

  总而言之,中国经济的“游戏规则”变化对所有社会成员都会产生影响。过去存在的问题纷纷暴露,过去没有的问题也会一一显现。2020年注定是不平凡的,过去的一些经验、思考方式会受到检验和挑战,长期存在的认识误区也会逐步显现负面的作用。

  但是,市场规律不会变,回归本源、尊重市场规律或许不能带来暴富,却可以避开大部分雷区,保证生存的安全。 而这也是大部分人都有能力做得到的。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