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空?

2020-09-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这个周末,大事不断。 最大事件,并不是美国对TikTok和WeChat每隔几小时换一个说法,而是 中国货币政策的走向可能生变。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9月19日表示,预计今年四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将恢复到6%左右,

  这个周末,大事不断。

  最大事件,并不是美国对TikTok和WeChat“每隔几小时换一个说法”,而是中国货币政策的走向可能生变。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金融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马骏9月19日表示,预计今年四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将恢复到6%左右,经济复苏的任务或将在明年一季度基本完成,宏观政策也将在那时开始回归常态。

  原银监会主席刘明康也在9月19日表示:全球央行通过史无前例的货币宽松政策,造成资产价格通货膨胀,估计目前资产通胀阶段已完成75%-80%,宽松的货币政策有望维持到2020年底。

  马骏不是一般的经济学家,他曾在2014年到2017年担任央行的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曾被媒体称为“央行在宏观经济研究领域对外发言人之一”。虽然目前在大学任职,离开了央行,但仍然是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对中国货币政策走向非常了解,对决策也有影响。

  刘明康曾担任8年中国银监会主席,对金融、货币政策显然也非常熟悉。

  他们这是以“半官方、半学界”的身份,发出试探信号吗?

  或许吧。

  下面谈谈我的看法:

  我之前预测,中国比较宽松的货币政策,在2021年二季度结束之前都不太可能改变。 理由是,2020年是“十三五”收官之年,2021年是“十四五”的开局之年。增长速度对中国很重要,此前高层领导曾表示,要把2020年因为疫情对经济的影响“夺回来”。

  如果“夺回来”的表态仍然有效,那么2021年保持一段时间的高速增长(比如9%左右)就在情理之中。但高增速有可能“拉高通胀”,刺激资产价格。

  如果担心负面影响,那么超发的货币就要提前、逐步收回。按照马骏的预测,2021年一季度经济增长就可以全面恢复,到那时“货币政策就可以开始回归常态”,这比我预测的提前了一个季度。

  如果从一季度就开始回归常态,那么上证指数还有可能上4000点吗?

  之前我的判断是:美国大选抑制了A股的走势,从美国大选前1周或者半个月开始,市场会走强。并在11月3日投票日结束之后,出现一波显著上涨。由于上证指数编制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再加上蓝筹股的估值修复,那么A股有可能在2020年底到2021年一季度创出新高,甚至上摸4000点。

  若中国的货币政策提前“开始回归常态”,那么留给A股充分发挥的空间就变小了,重上4000点的难度会增加。

  周五市场刚刚恢复一点元气,周六马骏出来喊话,这是巧合吗?

  说不好。但高层希望股市走慢牛,是一贯的想法。

  其实很多事情不是可以计划的。 2020年就是一个“高度不可计划”的年份,疫情会不会在秋冬时节出现第二波,就是一个大问题。

  或许有人会说,中国管控力度大,疫情方面基本上没有问题。但中国不是孤立存在的,如果全球疫情在秋冬再次爆发,会严重影响中国的对外出口和进口,最终会影响到中国的经济。

  所以,中国的货币政策能否从2021年一季度“开始回归常态”是很难说的。

  其实按照央行的说法,我们一直维持在常态,因为我们一直是“稳健的货币政策”。尤其是4月20日以后,央行就没有降息、也没有降准。广义货币M2同比增速维持了3个月的11.1%之后,连续两个月是下滑的,最新数据是10.4%。

  通过上表可以看出,中国的货币总量甚至在2020年7月出现了单月的下滑,这难道不是在“悄悄收紧”吗?

  所以,如果说回归常态,央行已经开始在做了。关键是明年上半年的力度有多大,步子有多急。 比如,会不会加息、提高存准率,也就是会不会“敲锣打鼓”地做。

  至于刘明康说,全球央行“宽松的货币政策有望维持到2020年底”,也有点偏乐观了。至少美联储透露的信息是,2023年之前都不会加息。

  真正有效的疫苗很难在2020年研制出来,甚至在2021年上半年之前都比较困难,全球疫情和经济其实并不乐观。至于这一轮宽松造成的资产价格上涨,是否如刘明康说的那样“已完成75%-80%”有待观察,市场的确会打提前量的。

  中国货币政策的走向,会对A股产生直接、严重的影响,这是毋庸置疑的。 散户或许不敏感,但机构会非常在意。因为机构的持仓量大,跑起来不容易。

  那么问题来了:2021年央行会加息吗?会提高存款准备金率吗?

  我个人觉得,至少在2021年上半年之前,都不太可能。

  原因很简单:中国这一轮经济下行压力,不是疫情造成的,而是国际国内大环境造成的。其实在疫情之前,经济就压力巨大,国家早就开始减税降费。

  至于全国人大授权国务院提前下达地方债发行额度,从2018年12月就开始了,那时可没有疫情吧。

  中国经济深层次的问题是:人口红利结束、人民币内贬外升、民企扩大投资欲望不强、逆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中美战略博弈的影响等。 至于疫情,是今年的突发情况而已,疫情可以结束,但其他几个原因会长期存在。

  再加上目前存在的隐形失业和就业不足(农民工返乡未计入失业,应届大学毕业生就业率有虚报),适度宽松的货币政策退出必将是漫长的过程,如果太急一定会有问题。

  未来货币政策会怎样演变,本栏目将密切关注,随时做分析。

  关于TikTok,今天一大早也传来了好消息:

  当地时间9月19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他批准了甲骨文与TikTok的合作协议。“在概念上”同意抖音海外版TikTok与甲骨文的协议提案,并对协议议案表达了自己的“祝福”。

  这意味着,字节跳动守住了TikTok的控股权,但需要引进甲骨文和沃尔玛为股东,其中甲骨文将成为TikTok在数据安全合规方面的合作伙伴,也就是替TikTok看管数据。此外,TikTok将继续把美国作为总部,在美国新增2.5万个工作岗位,投资建立总额为50亿美元的全球教育基金会等。

  应该说,这比把控制权卖出、或者关闭要好很多,这意味着TikTok不仅在美国发展业务的障碍被扫除了,在其他五眼联盟国家,以及全球发展业务的障碍,也将基本上不存在。

  这个方案之所以可以成功闯关,关键点是TikTok引进了特朗普的大金主甲骨文,同时解决了数据安全的问题,还拿出了50亿美元的“捐款”。而特朗普也比较看重新增就业岗位,以及TikTok美国用户手里的大选投票权,不敢冒险强行关闭TikTok。

  这也反过来证明,中美未来在很多领域仍然可以合作,关键是找到一个平衡点。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