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吗?

2020-09-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管清友发在头条上的这段话,今天刷屏了: 好几个人转给我,希望我谈谈看法。 这不是管博士在9月第一次刷屏了,9月15日的时候,他发的下面这条微头条也曾在朋友圈俯拾皆是: 这大概是9月里,投资圈里最个性化、容易被记住的真话。 先说说管博士其人。 跟管博

  管清友发在“头条”上的这段话,今天刷屏了:

  好几个人转给我,希望我谈谈看法。

  这不是管博士在9月第一次刷屏了,9月15日的时候,他发的下面这条“微头条”也曾在朋友圈俯拾皆是:

  这大概是9月里,投资圈里最个性化、容易被记住的真话。

  先说说管博士其人。

  跟管博士不熟,只能算朋友圈里“陌生的朋友”,偶尔点一下赞或者互动一下,次数很少。

  他是社科院的经济学博士,清华的博士后,曾担任过中海油宏观处处长,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后来下海,目前是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如是资本创始合伙人。是一个典型的从“体制内”走向市场的经济学家。

  再看他昨天发的这个“微头条”。

  他说的是事实,的确有一批赚了大钱的机构和个人,准备套现跑路。 这些机构和个人,分以下几种情况:原始股东或者初创时期股东,或者是上市时获得配售的机构等,如果概念比较符合今年市场的口味,往往涨幅巨大。

  有了巨大的盈利,当然要兑现,不跑的是傻子。

  正因为如此,我一直反对用“政策牛市”来对接“注册制改革”。因为后者必然导致A股估值走低,最后“政策牛市”一定会以断崖的方式结束。

  上面截屏,是我2015年6月的一篇文章。在那前前后后,我写过多篇文章反对“国家牛市”和“杠杆牛市”,提醒风险。

  想想看:很多上市公司的原始股东经过这么多年的分红,持股成本早已经是零。如果市场再给几十百、几百倍的市盈率,暴利诱惑之下,很少有人可以抗拒。虽然有各种限制减持的政策,但也有很多跑路的技巧。

  当一个企业的核心团队决定跑的时候,你是拦不住他们的。

  上图:2020年IPO规模创10年新高。

  有人会问:跑了,拿着现金做什么?

  其实人家有很多选择。比如再重新注册一家公司,利用原来的概念、技术、客户,重新包装上市,大不了找人代为持股,再到股市上割一把。

  再比如,去买有估值修复可能的绩优股、投资房产;或者干脆拿着现金,等政策明朗、找到新的机会。

  在中国,低估值的资产还是有的,只要你有钱。用自有资金,就可以有更大耐心,可以等。

  

  李嘉诚为什么在投资上屡屡得手?主要原因是钱多,等得起。

  再看管博士9月15日的那个“微头条”,相信绝大多数中国人会有同感。 原来以为,百年不遇的大疫情之后,一定会有大放水,资产价格会飙升。

  的确也涨了,比如科创板和创业板的部分股票,还比如茅台什么的,还有深圳局部的房产也不错。但能抓住这类优质资产的人不多,何况还有赚钱不走,最后亏回去的。

  所以,2020年全年投资不赚钱的人,恐怕超过60%。至于能跑赢M2增速的(11%以上),就会更少一些。

  但反过来,你不能不说这是一种幸运,因为中国没有像2009年那样印钞,也没有像美国今年这样大幅印钞。“赚钱难”的另外一面,是真实通胀也没有很高。

  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上,到底该不该跑?部分机构和原始股东的跑路,将对市场构成什么影响?A股行情结束了吗?

  我的看法是,前期涨幅比较大的很多板块,比如军工、半导体、医药等,虽然后市仍然会反复活跃,但多数个股想创新高难度极大,机构主要是从这些板块撤离。

  至于主板上的绩优股、低估值的板块,未来还会有机会。

  目前困扰A股的其实是三大问题。

  第一,是美国大选。   

  大选投票是11月3日,第一次辩论是北京时间9月30日上午。拜登口头表达能力远不如特朗普,弄不好这场辩论将成为支持率的转折点。

  现在市场比较担心,特朗普在辩论中突然宣布某个针对中国的大招,带来市场波动。另外一种可能是,特朗普并没有在辩论中占据上风,导致他必须在10月抛出大招。当然还有一种可能,特朗普占据了明显优势,让他出大招的概率降低。

  所以,我一直说:谁当选对股市不重要,重要的是赶快结束大选。因为大选带来巨大不确定性。而拜登或者特朗普当选,对中国的基本政策不会有较大变化。

  第二,是中国货币政策走向。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马骏曾在9月20日表示:预计今年四季度中国GDP同比增速恢复到6%左右,明年一季度,经济复苏的任务应该基本完成,宏观政策应该开始回归常态。

  事实上,央行自4月20日以来一直没有再降息。中国的广义货币M2还一度出现了萎缩。如果真的在明年一季度“宏观政策开始回归常态”,对股市是利空,会制约大选后市场的高度。

  我之前预测明年一季度有可能见到4000点,这要看到时候宏观政策的走向。但我个人觉得,2021年LPR加息可能性不大。

  第三,疫情会不会有第二波。

  如果疫情有第二波,哪怕只影响境外,也会对中国的经济带来拖累,让宏观政策难以回归正常。

  目前我仍然维持之前的看法:   

  10月最后一周之前,市场有高度不确定性,主要是特朗普为了刺激选票,可能出台新的针对中国的大招。   

  3200点可能在黄金周之前失守,但未来跌幅有多大,要看政策面。   

  10月最后一周开始,市场可能开始走强。然后在11月、12月到1月创出新高,如果一季度宏观政策没有变化,则或许能挑战4000点。如果宏观政策有变,就不好说了。

  由于楼市调控一直紧绷,股市不缺资金,所以市场很难变冷。

  另外,从今天(9月28日)晚上央行公布的“第三季度例会”的新闻通稿看,虽然二季度的“逆周期”变成了三季度的“跨周期”,但通稿里提及让贷款利率继续下降的次数,从二季度的2次增加到了3次。

  比如:“着力打通货币传导的多种堵点,继续释放改革促进降低贷款利率的潜力,综合施策推动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再比如“深化利率市场化改革,引导贷款利率继续下行”。

  所以至少在年内,货币政策还是会比较给力的,这对于股市是好消息。

  但说实话,不建议散户炒股,因为变数太多,不如买“有显著人口增量的、高级别城市的优质不动产”省心。

  未来的投资,建议以防御为主,进攻风险是比较大的。即便你在股市上有所斩获,但未必能全身而退。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