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这一项进步,美国会哭!

2019-06-1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吴鹏飞    阅读:

美国在国际上妖魔化中国,一个很重要的借口,就是指责中国不民主,是民主国家的对立面。他们大肆打压华为,声称与华为合作危及西方国家的战略安全,也暗含了这样的责难。 国内一些美国文化的羡慕者,也多在民主这个概念上做文章。我看过不少慷慨激昂地宣传民

  美国在国际上妖魔化中国,一个很重要的借口,就是指责中国不民主,是民主国家的对立面。他们大肆打压华为,声称与华为合作危及西方国家的战略安全,也暗含了这样的责难。

  国内一些美国文化的羡慕者,也多在民主这个概念上做文章。我看过不少慷慨激昂地宣传民主的讲话,也看过一些反驳的文章。我惊讶地发现,真正把民主这两个字讲清楚的人,极少。

  我一直希望就此做一点基础性的澄清工作,还原一下民主的基本层面的意义。民主,并不像有些人以为的那样,似乎任何一个人,只要把它挂在嘴上,就可以获得某种道义的正当性。

  最近的可笑的例子,是委内瑞拉的瓜伊多,这个人站在广场上空喊几声民主,在西方国家的支持下,就一下子占据了舆论领袖地位,甚至差一点获得了治国理政的权力。

  由于见过太多这样令人啼笑皆非的实例,多少丑类假民主之名问鼎政坛,多少丑事假民主之名盛行当时。所以我愿以微薄之力,写点文章,致力于防止在中国出现类似的悲剧。

  请允许我先从陆地与大海谈起。

  人类的先祖来自大海,人类这次迁徙的重要意义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们一直生活海水中,除下不停地游动、吃鱼和偶尔交配之外,我们几乎什么也做不成。

  可生活在空气中,情况就完全不同了。在这个由硅化物形成的地壳上,我们除了繁衍之外,还可以从事生产、生活、科研、教育、艺术、休闲、旅游等活动,比泡在海水里丰富一万倍。

  陆地,是一切陆生动物生存的第一和唯一的前提,是一个种族繁衍子孙万代的依托。如果陆地是无限的,各种动物就都会变成天使,无须争夺生存空间,可惜不是这样。

  陆权,决定着某个动物种群的存续,对人类也是如此。从人类以爬行动物的面貌登陆以来,争夺陆权的厮杀就没停止过。直到今天,人们还在为领土之争大打出手,寸土不让。

  一部人类的文明史,其实就是各种文明势力范围的边界变化史。从古至今这些边界一直在变化,从来没有停止过,这说明,征服、兼并、侵吞一秒钟也没有真正停歇过。

  就是二战后最为稳定的这70多年,放眼望去,国家边界的变化也一直没有停止过。很多人看不到这残酷的本质,被假象迷惑,误以为当今世界的主题,只是和平与发展。

  动物们没读什么书,可是它们凭直觉就感到了陆权的重要,因为建造巢穴,哺育幼子显然需要一个坚硬的地方。最先,是大型动物实际上瓜分了整个地球的表面。

  后来是一种类人的动物更为聪明,逐渐灭绝了三分之二以上的大型动物,再后来,则是一种叫人类的更聪明的动物,灭绝了其他所有的类人动物和绝大多数大型动物。

  在对付了大型动物和类人动物后,人类的不同种群又开始了相互屠杀,目的就是一个,抢夺陆权,保障生存,因为没有一个人类的族群,可以知道自己的无限生殖需要多少陆地。

  因此极限的想法,就是征服全世界的陆地。人类已经多次出现了亚历山大、成吉思汗、拿破仑、希特勒这样的狂人,根源的道理就在于此。

  人类当然不会想到去灭绝蚂蚁等小的动物,因为后者不构成生存竞争,就像今天中国与美国、俄罗斯构成竞争,但这三者与新加坡这样的跳蚤型国家不构成竞争。

  同等级竞争的失败者,全部具有一个特征,就是攻击力太弱。人类用石、铜、铁的箭雨,超越了一切动物;西方列强则是用坚船利炮将人类带入热兵器时代,并征服了全世界。

  美国呢,则是用核武器、航母、一小时全球打击能力,当起了今日世界的霸主,支持纸黄金在全球掠夺财富。如果谁要挑战美元帝国,那就要问一问自己的攻击力够不够应对美国的青面獠牙。

  今天中国幸运地建立了同一个等级的攻击能力。有了自己的核武器、导弹家族、航母、全球导航定位系统、超高音速战斗机、全球领先的预警机等等。

  如果中国没有这样的打击能力,每一寸土地都不会安全,九州之大可能放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篝火在,狼群很安静,如果熄灭了火焰,比如解放军刀枪入库,狼群百分之百会扑向你的喉管,这一点不容怀疑。

  人类的陆权意识已有几千年历史。但海权意识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才全面成熟。在人类没有掌握深海下潜、深海钻探、深海捕捞技术之前,大海对人类的意义确实不算很大。

  海在过去,顶多就是一个传统渔场、盐场和交通水道而已。对海域争端,海洋国家主权意识强一些,大陆国家有时会提出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建议,但对于陆地争端,从无这样的先例。

  人类从海里爬出来时,不过是一种柔弱的、在滩涂泥浆里勉强开始靠肺部呼吸的爬行动物,最后战胜一切强敌,成为地球王者,靠的竟是很多公知一提起来就咬牙切齿的专制和独裁。

  神权、王权和世袭为特征的专制制度,比民主制度历史更长,现代民主制才几百年,专制制度却有几千年。古希腊虽然有过民主城邦,但事实证明,它们抵御不了专制的洪水猛兽,很快就灭亡了。

  专制制度,有利于将全体被统治者组织成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人整齐划一的准军事生产集体。人类因此战胜了所有一对一、十对十、百对百我们都不能占上风的动物。

  只有人类,可以让几百万人效忠一个领袖,团结起来疯狂地共同作战,而且以死为荣。专制这种制度很好地发展了人类。用今天的民主价值,批判辉煌的专制历史,是荒唐的。

  事实上,所有成功的民族,历史上都有过令人骄傲的庞大帝国时期。大多数帝国为全体子民提供了整体安全和荣耀感,融合了不同的文化,建立了相同的宗教,发展了生产力。

  帝国压制个人精神自由,往往替代为子民肉体的欲望和人丁的兴旺。子民的增多,需要提供广泛的文化娱乐,需要更多的官僚和精英参与治国。

  而这一切,需要发展各种教育。教育,是专制制度的真正掘墓人。教育使人们开始悬疑和思想。宗教学说,君权神授第一次受到质疑,有人怀疑帝王将相宁有种乎,等等。

  同时,文艺复兴、科学进步、工业革命,不可避免地造就了一种叫资本家的人类新贵。他们非贵族出身,但拥有不亚于贵族的巨大财富,他们对社会、公众甚至军队拥有极大影响力。

  在专制的体制下,他们没有安全感,财富随时可能被剥夺,生产随时可能被阻断,人身随时可能被威胁。因此他们希望利用自己的影响力,把君王权力限制到对自己绝对安全的程度。

  简单地说,他们希望把权力的老虎杀死,或者永远关进笼子里。资产阶级在这时候,迫切需要一种理论,为他们推翻君王制造根据。君权神授还是主权在民?资本家的回答是后者。

  这就是现代民主政治的发端,也是资产阶级政党轮替执政的来由。民主概念的产生,比起少数人以愚民的方式,剥夺个人政治与言论权力的专制统治,当然是一个巨大进步。

  但是资本家登场后,民主并没有带来民生的改善,情况甚至更为恶化。专制统治懂得保障民生以维护统治。但新生的资产阶级,则完全不顾工人死活,疯狂圈地生产,实现原始积累。

  人民确实有了比专制时期更多的人身自由和政治权利,但家庭经济陷入绝境。社会贫富的差距远远超出了专制时代“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级别。

  资本这个怪兽,一方面在一百多年的时间,创造了超过人类几千年创造的财富的总和,一方面可谓罪恶累累血泪斑斑。在货币社会,思想、灵魂、肉体、情感等均可以进行肮脏的买卖。

  人民的悲惨遭遇,深深刺痛了人类伟大的良知。马克思,是对资本的丑恶一面和资产阶级民主的虚伪性,看得最清楚的一个人。他创立了一种伟大学说,叫共产主义理论。

  在人类历史上,专制制度是为帝王利益服务的,民主制度是为资本家利益服务的,而马克思的政治学说和制度设想,却是破天荒第一次为大多数人考虑的。

  理论上讲,这才是更为彻底的一种民主思想,更为美好的人类理想。社会主义思想,对资本主义的民主国家产生了极大冲击,工人运动风起云涌,引起了资产阶级的极大恐慌和反省。

  他们开始意识到,过度压榨劳动者是自取灭亡之道。于是它们在人民分享社会财富方面,做出了重大让步并形成国家基本制度,人民的政治经济权利,得到了基本保障。

  也就是说,今天的西方国家实际是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混合体制,民主和民生逐渐得到了制度性保障。人民固然得到的仍然是较少的利益,但基本政治权利和基本生活质量可以接受。

  而社会主义国家,过于美好的理想和崇高的目标,使得它们选择了一党专政长期指导社会变革的模式。多数社会主义国家,赶走资本以消灭剥削,这种因噎废食的做法并不可取。

  人类创造财富,是资本(货币化劳动)、智力(无形劳动)、体力(有形劳动)的有机统一运动过程,缺一不可。人类要解决的,只是增值部分的利益如何合理分配的问题。

  驱赶资本的结果是生产力低下,劳动效率不高,产品质量粗糙、生产资料浪费。绝大多数社会主义国家因此失败。只有中国,在党的领导下,实现了社会主义制度下的经济市场化。

  西方国家是资本主义加社会主义,东方大国是社会主义加资本主义,西方是先民主后民生,中国是先民生后民主,其实是殊途同归。看看中国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就再明白不过。

  东方大国的国家目标,在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完全是世界共同价值。我们从不同的门进去,最终会建立相同或相似的以民为本的现代民主法治国家。

  当然,双方都要有不断改革的精神。东西方这两个相反的、资本主义与社会主义的融合过程,都会出现问题,中国因为实践短、法治急,问题相对会更多、更复杂、更尖锐一些。

  中国的走势是如此清晰明了。治大国如烹小鲜,不能动不动推倒重来,一些人非要中国拐回去,重走西方的老路,真是愚不可及,迂腐可笑,是不明大势的糊涂主张。

  一个中等城市改个名,光换章子和标牌,就得花一个亿。如果东方大国改弦易辙,仅仅现在的所有法律和各种制度全部修改一遍,就够全国所有的法律专家,撅着屁股改三十年。

  这个精神物质成本该有多高?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公知,只图嘴快活,哪里管国家兴亡人民福祸?他们是真的不明白这个道理吗,非也?他们为什么不遗余力鼓吹西式民主呢?

  有一个原因他们没明说。那就是,如果按照现行制度和领导人产生机制,他们这些人永远过不了统治东方大国的瘾。只有搞西式选举,这些业余政客才有可能蒙蔽人民,借以登堂入室。

  各位读者,经过以上的铺垫之后,现在,我才能明白地告诉大家,我们嘴里说的这个民主二字,实际上包含四层意义。

  第一层叫民主伦理,第二层叫民主国体,第三层叫民主制度,第四层叫民主决策。在这四个层面上,中国式的民主和西方式的民主,到底有哪些不同呢,且容我一一道来。

  

  什么是民主伦理? 前面说过,资本主义的兴起,推翻了封建独裁专制政体的伦理基础。国家不是帝王的,而是人民的,这个肯定判断,已经成为全体人民的政治常识。

  资本主义时代的公民,比专制时代的子民,有了更多的政治权利的诉求和政治参与的积极性。他们政治上的觉醒表现在,渴望表达对法律、政策制定的意见,以维护自己的利益。

  孙中山用“天下为公”四个字,最为凝练地表达了上述意思。中国的政治思想现代化,是从中山先生的启蒙开始的。辛亥革命之后,只有张勋复辟和袁世凯称帝这两个很短的封建闹剧。

  之后,中华大地上,再也没有任何政治家敢于搞世袭制和家天下。连树大根深的蒋家,也只是传了二代。从民主伦理上来说,中国,已经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具有民主伦理意识的国家了。

  什么是民主国体? 这是建立在民主伦理上的,区别于专制时代主要为统治者个人、家族、集团服务的政体。这包括以宪法为最高纲领,规定下来的为人民服务的国家基本性质。

  在民主国体中,国家权力的性质是属于全体人民的,国家法治的基本任务是保证人民实现法定权利;国家军政的根本目的,是保障国家战略安全和全体人民的、长远的集体安全。

  而国家行政的基本职责,是发展国民经济、保障社会稳定和使人民安居乐业。共和国的缔造者用“为人民服务”五个字,高度概括了这种国体的宗旨。

  中国,本质上是一个民主政体国家。只有一点,很多人会质疑军队归党指挥的问题。其实对于民主国体而言,国家军队的主要职能,是保障国家战略安全和人民集体安全。

  至于军队是听从国家元首的、还是行政领导的、抑或是执政党领袖的指挥,这是一个历史沿革问题,不同国家有不同安排,只要军队能很好履行上述职责,就不能擅改机制自我生乱。

  什么是民主制度? 这是在以上两者的基础上,如何让人民行使两种权力,一种是产生国家领导人,一种是监督公权力的系统制度设计。我认为,东方大国领导人的产生机制优于西方。

  而西方的监督机制优于中国。任何民主制度,不管如何设计,在本质上都是要打破世袭制,以便形成自己的制度,选择精英集团和领导人,以任期制的方式,管理国家事务。

  这里,我要强调两点:

  第一, 全体选民投票选择领导人,和一个职业政治家团队推选领导人,后者要靠谱得多。靠巡回演讲和媒体广告,让公众来了解一个人,往往会出差错。

  要了解一个人,最好是去问他的老乡、老同学、老同事,还有他经过的地方的人们。这实际上是民意支持率的长期持续采集过程,比一锤子买卖的大呼隆选举,要科学很多倍。

  东方大国形成的从村镇逐级培养 、从省部级干部中协商选择领导人的模式,显然更为科学。如果人民只能从两个被统治集团圈定的人中间选择,有可能总是选择二流、三流政客。

  第二, 当今的治国理政,非职业政治家不可为。中国从职业政治家中与美国从业余人员中选择国家领导人的做法,高下立判。中国蓝图的百年不移与美国的政策多变,形成鲜明对照。

  不可否认,中国的民主在监督公权力上尚未形成有效制约。西方的政党轮替运作几百年,已经形成完善监督体系,使得西方民主在防范滥用公权力和以权谋私方面,显得更为有效。

  中国如果在人民代表选择的优良化、选举的实质化、任职的专业化、监督的制度化方面向前走一步,把人民当家做主这件事夯实,就一定会出现连美国都羡慕嫉妒的美好局面。

  把人民选举代表,代表监督政府在法律的轨道上有序推动起来,完全可以在一党执政的情况下,通过制度建设,防止腐败与劣政,使中国更加充满活力,人民更加幸福快乐。

  什么是民主决策? 这是指国家的决策方式。中国采取的方式,是从基层大量调研、收集社会或试点经验、智谋机构提出方案、社会各界广泛协商、决策团队讨论决定,人大表决批准。

  这个过程将争议前置,而不是交给立法机关辩论和否决,将决策的中心环节交给最高决策团队。这样的决策很少被立法机构否决,似乎没有议会票决常常否决议案过瘾。

  可是这样的决策质量更高、更为有效、推动发展速度更快。它赋予决策层极大的决策权,体现了用人不疑的制度思想,让每一届的决策者具有足够权力,按照自己的理念施政。

  这比跛脚政府被议会掣肘好得多。有人会说,这样的决策可能会犯错误,我想说,通过票决做出的错误决定一点也不少。英国脱欧、苏联解体、德国开战等,不都是票决的结果吗?

  如果不抱偏见地观察思考,我们会得出结论,中国在民主伦理、民主国体、民主制度、民主决策等方面都符合基本要求,是一个正在进步的、以民为本的现代民主国家。

  所谓现代民主,定义是八个字:人民为主,人民做主。前四个字是本质,后四个字是形式。中国前四字做得好,美国后四个字做得好。中美应该互相学习,美国没有指手画脚的道理。

  如果认为只有一人一票、政党轮替才算民主,把西方民主制度当成民主本身,不仅大错特错,也会妖魔化自己的国家,产生对自己国家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奇怪的不自信。

  实际上,中国只要在人民监督公权力使用方面再迈一步,就会体现出中国式民主的巨大优越性,就可能在国家治理上超过美国,并由此推动国家长期稳定发展,必将引起世界的羡慕。

  中国这一项进步,可能比其他科学技术的超前,还要让美国嫉妒。你信不信?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