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历史永远的罪人:末任港督彭定康!

2019-07-0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天涯补刀    阅读:

每当看到当今世界的各种动乱的时候,我就对欧美一些国家感到深深的厌恶,尤其是英国和美国! 当今的世界并不平静,战争、动乱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这些动乱和战争的根源主要来自于两个国家:曾经的世界霸主大英帝国和现今的世界霸主美国。 英国为了实施大陆均

  每当看到当今世界的各种动乱的时候,我就对欧美一些国家感到深深的厌恶,尤其是英国和美国!

  当今的世界并不平静,战争、动乱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而这些动乱和战争的根源主要来自于两个国家:曾经的世界霸主大英帝国和现今的世界霸主美国。

  英国为了实施大陆均势政策在世界各地到处“埋雷”,美国为了自己的利益有针对性的对一些国家“宣扬”并不切实际的“民主”。

  英国曾经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国,鼎盛时在除南极洲以外的各大洲都有殖民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的实力急剧下降,再加上人类文明的不断发展,殖民体系不再符合历史潮流,世界各国民族独立大潮不断的发生。于是,英国陆续的从殖民地国家撤出!

  然后,英国并不甘心就这样退出!

  为了以后在这些曾经殖民过的国家继续施加影响力,在退出之前,它在众多的殖民地埋下了很多“地雷”。

  比如,以前我们在地缘政治中给大家分析过的几个典型:

  第一个是以色列。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前,英国为了制衡阿拉伯国家,强行把犹太人塞到中东,不断的支持犹太人吞并巴勒斯坦的领土,从而导致整个中东地区动乱不止。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国从霸主地位跌落,美国又从英国手中接过以色列,继续实施所谓的“大陆均势政策”,导致五次中东战争的发生。

  目前,以色列和阿拉伯国家之间的战争还在不断的发生,远远的看不到尽头。

  第二个是伊拉克。

  伊拉克曾是英国的殖民地,是一个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是中东地区少有的几个什叶派占多数的国家之一。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伊拉克独立。

  然而,英国为了以后继续在伊拉克施加影响力,却支持了人数占少数的逊尼派控制了国家政权——由于逊尼派人数少于什叶派,逊尼派想要保证政权的稳定就要去找扶植自己的英国,那样英国就能在伊拉克持续保持影响力。

  伊拉克的什叶派占多数,但是政权却被逊尼派控制,不断的打压什叶派。于是伊拉克的什叶派就寻求同是什叶派的伊朗的支持。

  伊朗不断的向伊拉克输出革命。在英美的支持下,伊拉克发动了对伊朗的战争,也被称为“两伊战争”。

  这场战争给伊朗和伊拉克带来深重的灾难,共造成50万人死亡(伊朗35万,伊拉克18万),百万人受伤(伊朗70万,伊拉克25万)。

  两伊战争以后,萨达姆逐渐脱离了英美的控制,于是英美又以“独裁”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推翻了萨达姆的政权。

  而臭名昭著的IS就是由萨达姆的革命卫队(全部是逊尼派人)和失意的逊尼派低级军官共同组成的,在整个中东地区制造了巨大的灾难,这其中就包括叙利亚战争。

  第三个是克什米尔地区。

  1858年到1947年,英国在印度次大陆建立的殖民统治区,叫做“英属印度”。它包括今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缅甸。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帝国主义迫于印度民族解放运动的强大压力,1947年6月英国驻印度最后一任总督路易斯·蒙巴顿提出“分而治之”的方案,也被称为“蒙巴顿方案”——按照宗教信仰 将英属印度分为印度和巴基斯坦两个国家。

  就在这个过程中,英国在印度次大陆也埋下了一颗“大地雷”——克什米尔地区。

  由于英属印度以前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由无数个邦组成的,所以“蒙巴顿方案”设计了两个原则:

  第一,如果一个邦信仰伊斯兰教的人数较多,那么就并入巴基斯坦;如果信仰印度教的人数较多,那么就并入印度。

  第二,土邦并入哪个国家需要该邦的王公(相当于族长或小国的国王)决定,同时要考虑地理因素。比如,在印度中部有一个很小的邦,那么即使该邦的王公想要并入巴基斯坦也是不可以的。

  当时,克什米尔地区70%的人口是信奉伊斯兰教穆斯林,20%的人口是信奉印度教的教徒,按照道理克什米尔地区信仰伊斯兰教是主体,所以应该归巴基斯坦,但是由于当时克什米尔地区统治者却是印度教徒,自然不愿意加入穆斯林的大本营巴基斯坦,反而倾向于印度。

  于是“蒙巴顿方案”中的两个原则出现了冲突:克什米尔地区信仰伊斯兰教的占多数,但是王公却是想要加入印度,而克什米尔正好处于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中间,所以地理因素也不起作用了。

  就这样,印度和巴基斯坦为了争夺克什米尔地区,发动了多次战争,最终各自获得一部分的领土。但是问题并没有得到彻底的解决,直到现在印度和巴基斯坦还在因为克什米尔的归属问题不断的发生战争。

  由此可见,英国是有多么的恶心!

  香港被英国殖民了99年,英国怎么可能不在香港埋下无数的“地雷”?

  而在香港埋下地雷的人就是末任港督彭定康!

  想要知道彭定康在香港到底埋下什么雷,我们首先必须让大家明白一个让人向往而又极其恶心的词:民主。

  从表面上来看,“民主”是一个好东西,它赋予了人民的权利,但是民主并不是在什么情况下都可以适用的:在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使用,那么它不但不是什么好东西,而是致命毒药。

  关于这个问题,新加坡开国元首李光耀在1992年怼彭定康的时候就曾一针见血的说道:我从不认为民主能够带来进步,我认为民主只会带来退步。英国在统治殖民地的时候从不推行一人一票。

  其实,这个问题一点都不难理解。

  当一个国家或地区人民生活水平比较差、文化水平普遍比较低的时候,所谓的“民主”就是祸乱的最大根源,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民主,也不知道怎么使用民主!

  不信如果你在农村采取一人一票的方式选举村长试试?

  肯定是谁承诺的好处多,谁就能获得最终的选票,而村民是不会管这种承诺到底是合理不合理的。

  比如,现在大家来投票:是否要取消所有的税收?

  我相信绝大部分人会同意取消税收,因为在他们的理解中,只要取消税收了,那么我就不用交那么多税了,我的生活水平就会变好了。

  他们不会想到:没有税收,政府就没有钱建设国防力量,别国就可能会入侵我们,奴役我们,你还如何生活好?

  他们不会想到:没有税收,政府就没有钱设立警察局维护社会秩序,那样黑社会就会横行,你还如何生活好?

  他们不会想到:没有税收,政府就没有钱建设公路、铁路等设施,就算你生产了大量的商品你也运输不出去,你还如何生活好?

  他们不会想到:没有税收,政府就无法在教育、医疗、养老等方面投入,你还如何生活好?

  ……

  事实上,不要说在农村,就算一些所谓高学历的“精英”也同样是糊涂蛋!

  比如,我以前所在的公司,当时我所在的部门有100多人,全部是大学本科学历,一半以上都是研究生学历,但是还不够达到中产阶级的标准,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也都是糊涂蛋——在实行民主选举干部的时候,选出了多少资质平平的老好人?那些有能力的、干实事,容易得罪人的却大多没有被选上!

  所以,实施民主必须要具有两个条件:

  第一,人民的生活水平比较高。

  只有人民的生活水平比较高了,才不会因为一些眼前的小利而胡乱的投出自己的票。

  第二,人民的教育水平比较高。

  只有教育水平比较高,他才有可能分辨出哪些承诺是符合国家、民族的利益,而不是为了眼前的利益而“饮鸩止渴”。

  我相信大家也看到:现在欧美那些资本主义国家的“民主”道路已经走进死胡同里了,它们为了选票不断的允诺各种不切实际的高福利,养了大量的懒人,不断的消耗国家的财富!

  国家财富不断的被消耗,无法支撑高福利的社会后出现什么情况?

  只有两个办法:加大税收和大量借债。

  加大税收不就等于以前给你发了多少福利现在再收回来?

  大量借债难道是不用还的吗?

  如何还?

  最终,还不是得加大税收?还不是得从老百姓头上获取?

  2017年,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地区为什么要进行独立公投?

  还不是因为西班牙长期高福利,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财政出现问题,不得不加大富有的地区的税收,这才引起了独立公投。

  2018年,法国为什么仅仅提高几美分的燃油税就爆发规模庞大的“黄马甲运动”?

  ……

  这些都是“民主”带来的恶果!

  关于这点,李光耀曾说的非常的清楚:一个国家只有拥有大批受过高等教育的中产阶级才能支撑维系起一个民主社会。 当你有六七成的民众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们知道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那时一人一票才是有意义的。

  当民众的教育水平比较低的时候,根本不知道什么可行,什么不可行的时候,那么就不能实行完全的民主。

  关于这点,我认为中国做的是相对比较好的,采取的是人民代表大会制 ——让受过良好教育、能够判断是非的人代表人民去参加投票。

  然而,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在网络上有那么多受过高等教育的所谓“精英”也在鼓吹欧美那套民主制度?难道他们书读多了,读傻了?不知道中国的国情吗?

  欧美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高达五成以上,现在都出现众多的恶果,难道中国就行了?

  现在,中国的中产阶级人数只有2亿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仅有几千万。既受过高等教育又是中产阶级的人,更少。

  试问:这样给国情能实行“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吗?

  如果实行了,那就是作死!

  看看欧美国家以“民主”为由在一些国家发动的“颜色革命”,有几个没有发生动乱的?

  格鲁吉亚的玫瑰革命导致了格鲁吉亚战争;乌克兰橙色革命导致了乌克兰的分裂;伊拉克的紫色革命导致了伊拉克战争……

  上面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让大家更加深入的了解英国到底在香港埋下了什么样的“地雷”?

  对!

  就是“民主”这个大地雷!

  在香港回归之前,中国和英国在经历两年22轮谈判后,于1984年12月19日,在北京签订《中英联合声明》:双方约定1997年7月1日,英国归还香港,在一国两制的前提下,香港本身的资本主义制度和民主制度可以维持50年不变。

  其中,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内容:在1984-1997这段过渡期里,英国负责香港的行政管理 ,维护和保持香港的经济繁荣和社会稳定,中国政府予以配合。

  就在这段时间内,英国在香港埋下了“民主”这个“大雷”。

  事实上,在英国统治香港的时候,香港从来没有什么民主!

  香港的港督从来不是香港人民选举出来,一直都是英国直接任命的;为了便于统治,香港的行政、司法、立法大权全部集于港督一人之身;香港人民也没有自由示威的权利,想要游行示威必须要通过香港警察局同意才行……

  但是,在1992年的时候,英国任命彭定康作为香港末任总督的时候,他突然就“觉醒”了,把所有的权利都给了香港人民:把行政权分给了政务司,把“立法局”变成独立于政府的“立法会”;修改了《香港公关秩序条例》,游行示威不再需要通过警察局的同意……

  明眼人都知道,彭定康是要搞乱香港!

  在彭定康做出这些修改以后,中国内陆发起了强烈的抗议,然而彭定康的做法并不违背《中英联合声明》,所以当时中国内陆也没有办法。

  1992年彭定康在香港回归前提出政改方案的时候,时任港澳办主任鲁平就预料到香港的未来会发生什么,立刻批评彭定康为香港的“千古罪人”。

  2015年5月3日,鲁平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医院逝世。

  在逝世之前,他多次表示:如果不是彭定康的话,香港过渡的情况会更平稳。他从不后悔批评彭定康为“千古罪人”。

  香港回归后,为什么时不时就乱?

  主要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是诱因,经济问题。

  1997年香港回归,回归后经济增长就一直比较差,所以一些无脑的香港人把原因归结到回归上。

  关于这点,我们前几天在《香港,千万不要怪错人》在这篇文中已经描述的很详细了:2001年中国加入了WTO,融入了世界,香港不再是中国和西方接触的唯一窗口,香港过度的依赖转口贸易导致自己错过了发展工业的机会,从而导致香港的经济增长乏力。

  如果仅仅是经济出现问题的话,那么也不会导致香港时不时的出现动乱,毕竟这个世界上贫穷的地区多了去了,更何况现在的香港还没有到民不聊生的地步。

  所以,第二个原因就是:彭定康埋下了的这个“民主”的“大雷”!

  彭定康在离开香港之前,将权利大量的分散,给了那些无脑的香港人很多权利,从而为敌对势力、分裂势力和外部势力在香港“兴风作浪”提供了“法律基础”——没有那些无脑的香港人被鼓动起来,那些小丑也折腾不出来什么浪花。

  当然了,网络上也有很多其它的分析,比如说“香港贫富两极分化”“资本控制香港”“建国后敌对分子逃到香港”等等。

  这些都是原因,但是皆非根本原因,根本原因就是我们上面所说的那两点。

  当然,香港不是没有明白人。

  6月30日,大批香港市民参与“撑警队,保治安,护安宁”民间声援集会,支持警察执法。大会公布有超过16.5万人参与集会。

  希望香港的老百姓能够看清问题的根源所在,不要再被人给利用了!

  最后,我想说的是:在香港回归之前,中国内陆对香港的动乱早有预料,也有应对的策略了。

  小平同志明确指出香港有三怕:“ 一个是怕变,一个是怕干预,还怕什么?有人说怕乱。乱就得干预,不只中央政府要干预,香港人也要干预。

  他还说:“我讲过中国有权在香港驻军。我说,除了在香港驻军外,中国还有什么能够体现对香港行使主权呢?在香港驻军还有一个作用,可以防止动乱。 那些想搞动乱的人,知道香港有中国军队,他就要考虑。即使有了动乱,也能及时解决。”

  如果真要到了那一步,我相信那些制造动乱的敌对势力、外部势力和一些受到挑拨参与违法活动的老百姓全部都逃不过法律的严惩!

  希望香港人能明白这个道理!

  中国政府已经把话的很明白了,香港的非法游行是“有组织的暴动”。

  所谓:良言不劝该死鬼,慈悲不渡自绝人!

  该说的,我们已经说了,如果还不收手,非要找死的话,那么我们一定会成全的!

  好自为之!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