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拉美国家乱了,这个拥有6.5亿人口的地区到底怎么了?

2019-11-2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环球    阅读:

当地时间11月21日,哥伦比亚多个城市举行罢工游行,最终演变成骚乱。在首都波哥大,示威者袭击了国会大厦和市政厅等多个公共建筑,成千上万名示威者聚集在玻利瓦尔广场,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报道称,民众游行的原因包括不满政府的劳工改革提案,如下调年轻

  当地时间11月21日,哥伦比亚多个城市举行罢工游行,最终演变成骚乱。在首都波哥大,示威者袭击了国会大厦和市政厅等多个公共建筑,成千上万名示威者聚集在玻利瓦尔广场,与防暴警察发生冲突。报道称,民众游行的原因包括不满政府的劳工改革提案,如下调年轻人最低工资标准以及消除养老金中的公共承担部分。

  有评论称,这是哥伦比亚近年来最大规模抗议活动之一。哥伦比亚总统杜克决定从当地时间24日开始,举行全国对话,充分听取各方意见,共谋国家发展。

又一个拉美国家乱了,这个拥有6.5亿人口的地区到底怎么了?

  哥伦比亚多地举行罢工游行 图自国际在线

  近几个月来,因经济停滞、腐败、社会不平等和其他问题引发民众不满,秘鲁、厄瓜多尔、智利和玻利维亚等拉丁美洲国家相继爆发抗议活动。路透社称,其中,智利正遭遇自1990年来最大危机,民众对交通费上涨的反感“滚雪球”般演变为对社会不平等的愤怒;玻利维亚同样不容乐观,自前总统莫拉莱斯辞职以来,政治极化不断加剧,致命冲突持续多日……

  对拥有6.5亿人口的拉美而言,2019年的这个季节颇不平静。

  拉美为何承压

  引发南美多国国内冲突的具体原因各不相同:既有政府实施财政紧缩计划引发的抗议活动,如智利和厄瓜多尔;也有选举结果引发的政治危机,如玻利维亚;还有府院之争导致的宪法危机,如秘鲁。

  不过,这些国家及其他拉美国家在近期出现的抗议活动虽有着不同的诱因,却也有一个共同的背景因素——经济增长的困境。在大宗商品繁荣周期结束之后,拉美经济发展陷入长时间的停滞状态。

又一个拉美国家乱了,这个拥有6.5亿人口的地区到底怎么了?

  10月24日,在玻利维亚拉瓜迪亚,前总统梅萨的支持者参加抗议活动。新华社/法新

  联合国拉美经委会预测,该地区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仅为0.1%,2020年增长率为1.4%。这就意味着,拉美将连续7年(2014~2020年)处于低增长状态。按照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分析,拉美2019年经济增长率在全球主要地区中垫底。

  另一个共同的背景因素,是拉美国家社会结构变化带来的新挑战。相较于以往,拉美在21世纪初经历的经济繁荣使中间阶层的规模急速扩张,从2003年的1.03亿人增至2009年的1.52亿人,相当于地区总人口的30%。有分析人员认为,拉美各国的中间阶层成员有较强烈的政治参与意识,对腐败丑闻容忍度低,有可能被组织起来向政府施压。

  一些拉美国家的总统陷入这样一种困境:一方面,实行经济政策调整迫在眉睫;另一方面,公共舆论不支持市场化的改革议程和削减财政支出的做法。

  拉美中下层民众在2004年至2014年经济繁荣时期形成美好的生活预期,却因为当前的经济下行和政策不确定性而产生严重的受挫感。与此同时,经济发展不平衡、腐败丑闻和恶劣的公共治安状况加剧了受挫感。在这种背景下,微小的经济政策调整或价格上涨(如厄瓜多尔和智利的情况)就可能引发社会动荡。

  拉美在此前已出现过一轮抗议浪潮。2013年6月,巴西爆发了近20年来最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民众强烈抗议政府调高公共交通票价的做法;同月,智利民众在圣地亚哥发起大规模游行,要求政府放弃教育私有化政策;8月,哥伦比亚出现全国范围的抗议和罢工活动,反对政府的农业和贸易政策。当前的抗议浪潮在很大程度上是这一轮抗议浪潮的延伸,但有更高的烈度和更大的动能。

又一个拉美国家乱了,这个拥有6.5亿人口的地区到底怎么了?

  10月26日,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抗议者参加抗议活动

  选举周期里的变局

  目前,拉美正处于一个重要的选举周期。从2017年11月至2019年11月,该地区14个国家举行大选或总统选举,其中包括在2017年举行选举的智利和洪都拉斯,在2018年举行选举的哥斯达黎加、巴拉圭、委内瑞拉、哥伦比亚、墨西哥和巴西,在2019年举行选举的玻利维亚、阿根廷、乌拉圭、萨尔瓦多、巴拿马和危地马拉。

  2018年成为这个选举周期的“超级选举年”。在拉美,总统6年任期国家(如墨西哥和委内瑞拉)与总统4年任期国家(如巴西、哥伦比亚和哥斯达黎加)的选举周期大规模重合曾在2006年出现。

  当时,时任巴西总统卢拉、时任哥伦比亚总统乌里韦和时任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均轻松获胜,执政的国家行动党也赢得墨西哥总统选举;2018年,巴西右翼政党社会自由党候选人博索纳罗当选总统,墨西哥左派候选人奥夫拉多尔在第三次参加总统选举之际终于获胜,他们的当选都被视为对本国现行政治格局的冲击。

  在2019年,在萨尔瓦多总统选举中,布克莱的获胜打破马蒂阵线和民族主义共和联盟长期轮流执政的选举格局;在危地马拉,5个不同的政党自2000年以来相继执政,贾马特的当选意味着该国迎来一个全新的执政党;在阿根廷,总统马克里先是在初选中败选,继而又在10月27日的正式投票中告负;玻利维亚则以剧烈方式实现总统人选的更迭。

  在这个选举周期,拉美再次出现导致选民投下“愤怒票”的整体环境,一连串挑战传统政党、主流政党的选举结果业已出现。经济复苏乏力、政策调整带来冲击、减贫工作停滞不前和腐败丑闻迭爆等都在加剧选民的不满情绪。

  近年来,拉美各国持续追查和打击腐败行径,腐败丑闻在最近一段时期集中爆发,部分来自主流政党的重要政治人物被牵扯其中。2016年,危地马拉总统佩雷斯因遭受弹劾而被迫下台;2017年,巴西总统特梅尔成为该国历史上首位被刑事起诉的在职总统;乌拉圭副总统森迪克因涉嫌腐败在2017年辞职;两任智利总统巴切莱特因其家人的违法行为而沾染腐败丑闻。民调机构“美洲晴雨表”的调查结果显示,仅有不到30%的拉美民众表示信任国会、政府、司法机构和选举机构,对政党的信任度已经降至2000年以来的最低值(13%)。

  在这种情况下,选民把更多的选票投给非传统政治人物,“反对在任者”成为多数拉美国家总统选举的共同特点。执政党虽然在哥斯达黎加、厄瓜多尔、巴拉圭、洪都拉斯和委内瑞拉实现连续执政,但都是在极为激烈的竞争中艰难获胜。

  2017年选举结果表明,智利政党体系正在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该国政党体系被视为拉美制度化水平最高的政党体系之一。自恢复民主体制以来,智利总统选举一直是左右两大政党联盟之间的较量,独立候选人和第三党候选人往往只能重在参与。在当年的智利总统选举中,“完全的局外人”比阿特丽斯·桑切斯以20%的得票率在首轮投票中位居第三。桑切斯所在的“广泛阵线”的崛起意味着智利出现传统两大阵营之外的第三党政治势力。

又一个拉美国家乱了,这个拥有6.5亿人口的地区到底怎么了?

  10月19日,在智利圣地亚哥,军方在街头警戒

  重大改革将至?

  20世纪70年代末以来,拉美经历了自身历史上范围最广和持续时间最长的民主化浪潮。不过,这一轮民主化进程具有浓厚的保守色彩。一些拉美国家的民主转型是以自上而下的方式进行,政治精英发挥主导作用,形成一种“通过交易达成的转型”,这就使一些拉美国家的现行体制具有相当程度的“先天不足”。

  20世纪90年代末以来,拉美出现一波左翼政党执政的大潮,有力地推动了弱势群体和边缘化群体的政治参与,对解决政治、经济不平等问题形成积极影响。但是,拉美国家的现行体制不能充分满足大众对于增强社会凝聚、获得更好公共服务和享有更多发展机遇的需求,还不足以带来治理模式的转型或经济-社会结构的深层转变。

  智利之所以在这一波抗议浪潮中备受关注,是因为该国在过去30年间是最稳定、最繁荣的拉美国家之一,抗议画面与人们往日印象形成强烈反差。在这个1800万人口的国家,据称有100多万人在10月25日上街示威,其成因应该是结构性的。有研究显示,智利存在的一些不平等问题在近十几年间逐步政治化,成为引发社会抗议活动的主要原因。在美国政治学家西德尼·塔罗看来,抗争性集体行动的本质就是政治代表性的缺失。如何提高政治体制对中下层民众的代表能力,或将是智利未来改革的核心关切。

  无论是恢复政局稳定,还是顺应阶层变动带来的新需求,或是破解社会存在的不平等问题,都需要拉美国家实施重大改革。(作者系中国社科院拉丁美洲研究所发展和战略研究室主任)

  来源:国际在线、2019年11月27日出版的《环球》杂志 第24期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