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和香港还有救吗?

2019-06-2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斯郎

我们这一代人 一定要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 台湾和香港,是我们当代中国人的心头病,这两个地方有点像,都曾长期经受过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殖民统治和思想奴化教育,即便是到如今,名义上摆脱了殖民主义的侵害, 可精神殖民的遗毒、媚外反智思维的加害以及外部敌对

  我们这一代人

  一定要实现祖国的和平统一

  台湾和香港,是我们当代中国人的“心头病”,这两个地方有点像,都曾长期经受过帝国主义侵略者的殖民统治和思想奴化教育,即便是到如今,名义上摆脱了殖民主义的侵害,可精神殖民的遗毒、媚外反智思维的加害以及外部敌对势力的渗透却不见消停 ,甚至有种“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感觉,这些负面势力总能搅动点乱事,时不时恶心众人一下。

  这些年来,来自这两个地方的小丑,可以说是此起彼伏地“作”出新高度,而且情节类似,画面雷同,尤其是年轻一代在“反智言论”的带领下越跑越偏的样子,竟出奇得一致。倘若有心旁观,你便会发现,在跑偏的道路上越喊越有撒泼气质的这群人,除了带头的几个是真坏之外,绝大多数人是真傻,傻得为人所用而不自知。这也不禁让我们这些看客倍感疑惑:台湾和香港,真的还有救吗?

  (一)无脑地去中国文化

  在血脉中蕴藏着优秀的中华文化,这应该是一件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能够和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的中华文化融为一体,这是世界上无数人可望而不可得的。这几年在海外,笔者深刻感受到,随着祖国实力的逐渐复苏,身披中华文化的外衣往往能让自己“自带光环”,甚至会因此得到很多人艳羡的目光。

  然而,在台湾和香港,却有一群特立独行,走极端的精神洋人和台毒、港毒人士一起,在自我无脑地“去中国文化”的同时,到处鼓吹、拉拢他人排斥血脉中的中国元素,坏的人在上面带头喊,而傻的人在下面跟风。 于是,一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

  2018年1月,香港浸会大学学生会受人鼓动,组织多名连基础汉语考试都未能达标的学生“占领”学校办公室,并当场对教师进行恐吓和羞辱,他们要求浸会大学取消普通话毕业要求。而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群学生和学生会代表,居然认为自己的行为是“民主抗议”,是为了“保障人权”。

  随后,香港《明报》刊文评论称:发生在浸会大学的“占领”活动,根本不是什么民主思想,而是关乎考试不及格的无理取闹事件。

  除了部分香港学生每隔一段时间的“作”,台湾方面在文化层面的“作”可能更上一层楼。2018年春节,以“亲日”为内部思想基调的台湾执政党民进党,开启了令“人神共愤”的一系列操作,其中,台湾新竹市政府就斥巨资印刷了数万本年历,可这些年历不管从封面,还是其内部印刷的内容来看,都是妥妥的“精日”宣传,好好的中国文化不宣扬,却做起了“认贼作父”的勾当。

  新竹市长主导的年历图:

  而这还不算过分,更过分的是,台民进党当局和此前历任独派高层,还通过多年的洗脑、思想渗透,以及将中国史划归到“东亚史”等修改课纲的多种手段,对台湾年轻一代实行了一轮相对彻底的“去中国化的改造”,

  按理说,从历史上“割断”已经是罪大恶极的了,可当“恶人”遇上“蠢人”,真的什么伤智商的想法都能想出来。2017年,被台毒势力掌控的台湾“内政部”对台湾各相关部门发了一封信函,其内容大致就是:要推进台湾人姓氏的字母化。也就是说,这群蛀虫想“灭汉字姓氏”,并用西方的拉丁字母代替。

  ······

  可以说,这样的例子还很多,不管是在香港,还是在台湾,当道的小丑高举“去中国文化”的牌子招摇过市,早已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而也正是曾经的一次次纵容,才使得这股势力不断渗透,祸害了一代的青年。

  (二)盲目追随西方制度

  我曾羡慕过台湾省和香港市的居民,因为他们实行的是西方的那一套资本主义民主制度,我当时觉得他们过得“很体面”。可后来我发现,好像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我社交媒体上看见台湾立法院里的高层领导在庄严的场合大打出手,香港的港毒议员当众恶语相向,吓得我不知所言,内心嘀咕着:这是脑子进水了吗?难道民主就是连没素质的人都能领导社会?

  我非常不解港台地区的民主为什么越跑越偏,觉得这和公知“理论上”的民主出入太大,甚至有点儿戏。后来,我替他们“寻根溯源”,到民主指数最高的西欧各国逛了一圈,瞬间就明白了台湾和香港越走越偏的症结在哪:理论和实践存在着差距,但他们坚信理论的正确性,却不愿意根据实际情况做出积极的改变。 说白了就是——迷信西方民主的人一根筋,加上普通群众盲目的跟风,让神圣的民主变成了儿戏,趋于形式,少了进步的意义,并逐渐走向极端的民粹。

  其实从今天欧洲各国的兴衰之中,我们便可预见香港和台湾继续这么玩弄下去的结局。笔者并不是否定民主制度的积极一面,只是不加甄别地一头往里扎,必然会重走欧洲国家的老路: 不可逆转地走向衰败。

  我曾在《为什么西方走向衰弱,而中国却越来越强大》一文中详细谈及了西方民主制度在发展效率、制度改革、社会稳定等多方面的弊端性,而我们如今把西方社会出现的这些问题,套到香港社会和台湾社会中,居然也能基本“匹配”上。

  就比如,法国有黄衫军,意大利有大罢工,英国有高校大罢课,而香港有各种“占领”骚乱,台湾有“太阳花运动”以及各种伤智商的游行。这一切看起来轰轰烈烈,可你要真在现场,就跟看小孩瞎闹一个样,而且大多数参与者还都是年轻的学生,你去问他们什么政策方针,什么国际局势,绝大多数人都不懂,很多人就是觉得好玩跟着去闹一闹,闹完了也不用负责。 神圣的民主变成了撒泼,民粹主义被包装成了民主精神,毒害着年轻人,也阻碍着社会的发展。

  对此,笔者不得不再次苦口婆心地劝一劝港台同胞:与其深陷形式民主的泥潭,不如想想如何才能前进,实事求是好过纸上谈兵,脚踏实地好过虚伪的空中楼阁。

  (三)故步自封自娱自乐

  以前很多人说大陆的人“眼界窄”,因为中国大陆有“过滤屏障”,我当时觉得这话没错。可后来我发现,这眼界跟“过滤屏障”这个东西没多大关系,主要还是在于你看到的高度和所处的环境。

  而令我感到很诧异的是,相对于大陆民众对外界的熟悉程度,台湾和香港的民众,尤其是年轻人,其认知的高度和广度都相当局限 ,有时候甚至会让你觉得他们活在许多年前,一点都没有时代发展的意识,而且有些言论,真的是让人啼笑皆非。

  我曾在法国遇到过一个香港男子,他二十七八的样子,是个商人,也是境外某民主组织的成员之一。在朋友的推介下他看了我的文章,笑我“太年轻”,说是让我去香港住上一段时间,就会改变我现在的思想,可我没有领情,我回他说:这么多个所谓的西方民主国家都待过了,我心里有数。

  可他还是振振有词,好像非要证明中国社会的各种“不合理性”才能满足,他甚至指责我是“被洗脑了”。一开始我以为他这人是故意使“坏”,把自己的同胞和国家给抹黑得一无是处。后来深入交谈之后,我才知道他是得到错误信息之后不去甄别,以西方人的视角去看陌生的中国,说白了就是——他根本不愿意去求实一些事情的真伪。他和我说:香港在英国统治时期是民主繁荣的,回归之后香港人过得不民主,发展也越来越不行,很怀念英统的日子,又民主,发展又好。

  结果我问他:你去大陆生活过吗?你见证了英统时期的民主了吗?没有的话,你都是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呢?他哑口无言,只是一直支支吾吾地强调“西方才是主流”,并试图说明“中国是异类”。

  我当时真的很震惊,因为英统时期香港人根本就没有应有的人权,是妥妥的下等公民,就连港督都是英国方面直接指派的,与今日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而且,英统末期,香港经济的腾飞,其背后的根本因素是中国大陆的改革开放,香港作为前沿的国际跳板,赶上这样一个发展的好时代,再之后香港发展的靠山也都是中国大陆了,所以那些高谈“英统好过回归中国”的谬论者中,带头的几个是别有用心的“坏”,下面跟风的是“真傻”,但他们好像叫不醒,就这么傻乎乎的自我欺骗,偶尔还要出去抗议一下,巴不得回去再当英国人的“奴仆”。

  部分香港“毒瘤”信息:

  台湾的很多年轻人其实也半斤八两,基本社会常识弱到令人费解,除了对历史的无知外,对社会的基本常识也相当有限,哪怕是一个在读的高校学生,对世界现状的认知,也和大陆年轻人相差甚远,你甚至可以感觉到,大家似乎“不在一个时代”。

  我学校和我住处附近有不少台湾的留学生,在几次的旅途中,我也认识了几个台湾的学生。可令我诧异的是,拿着高学历的他们,居然对大陆知之甚少,甚至比外国人了解的还少。 最震惊的是,当听到我说“西方衰弱得太严重”之后,他们以疑惑的眼神看着我,语气略带调侃色彩,又怕冒犯我一样问我:你们大陆有像这样的电动公交车吗?你们那乡下能上网吗?

  可以说,这样的问题真的让人又好气又好笑,但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是受身边社会环境影响才会形成这样的思维和认知高度的。

  但话又说回来,不管是台湾,还是香港,其越年轻的群体,自带的“盲目优越感”就越强,这不是一种好的现象。说得好听点这叫“自信过头”,说得难听点这叫“自负”。

  说再多也没用,其实也就一句话:格局小了,是发展不起来的。

  (四)挑战宪法为所欲为

  民主的真正敌人其实不是“专治”,而是非常容易被人混淆的“民粹主义”。今天西方民主社会的各种乱象,其根源就是民粹主义的兴起。

  要理清这一切,那么我们就要谈宪法和民主之间的关系。事实上,任何一个拥有主权的国家,其民主都是相对的,而不是毫无原则的绝对的。简单地说就是“要有规矩”,而这个规矩就是宪法,在宪法的框架内,依照社会的规章制度,依法有序地进行民主活动。

  可是,在民粹主义被点燃的背景下,这样的原则总是一次次被打破,也让“民主”两个字显得黯然失色。前不久发生在香港的暴力骚乱事件,就是很典型的例子,维稳的警察被打伤,挑拨生事的人唯恐天下不乱,这不是民主,而是暴徒在假借民主的名义为所欲为。

  不管是在法国,还是在德国;不管在意大利,还是在英国,其实不管是在哪个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国家,其各种活动所遵循的也都是国家宪法的规定, 民众要举办抗议活动,那就得依法登记并获得批准,否则就是违法的;而如果你暴力袭击警察,在很多国家警察是可以直接击毙你的,就算不冲你开枪,那你基本也不会逃脱法律的制裁(你可以在美国大胆地袭警看看,结果往往很感人)。

  这是在英国:

  这是在美国:

  这样的例子特别多,法国黄衫军违宪打砸抢烧,最后被武力镇压了;英国北爱尔兰伦敦德里爆发独立运动,最后被武力镇压了;德国反难民游行演变成骚乱,最后也被武力镇压了;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爆发独立浪潮,独立运动发起者被全球通缉了······不管是哪一次,挑战本国宪法的人,都受到各国相应的法律制裁。也就是说:民主是个好东西,但不管在哪个国家,都不是你为所欲为的遮羞布和挡箭牌。

  可在台湾和香港,台毒和港毒是很狡猾的,虽然说本质上他们是“又蠢又坏”,但蠢人也有狡猾的一面,就比如他们非常喜欢把“为所欲为”等同于“民主权益” ,具有很强的蛊惑性。不过这也确实挺好用的,你一说它“不能这样”,它马上咬你一口:不民主!

  某些香港青年嘘国歌,侮辱国旗其实都是违法的,发起骚乱甚至是暴力袭击,影响社会正常秩序,也是应该受到法律制裁的。而从一个更严重层面来说,不管是港毒,还是台毒,其要分裂国家、破坏国家的和平统一的行为,更是严重的违宪行为,罪不可赦。尤其是台湾的台毒群体,不管是中国大陆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还是中国台湾当局使用的《中华民国宪法》,其内容中均强调了“中国是统一的国家”。可这群毒瘤就是敢这么胆大妄为,藐视宪法大搞“分裂运动”。

  它们大概因为这样折腾会受外国人尊敬,可殊不知早已被人视若臭虫。笔者倒觉得,什么时候火候到了,也该收拾收拾这群臭虫了,不能老纵容它们。

  (五)反智言行大张旗鼓

  笔者的读者里,有不少都是来自港台的。笔者也曾与他们中的一些人交流过。在交流过程中,有港台的同胞表示,自己最担心的就是现在“反智言论到处传播”,根本就不加约束。

  这一点上,作为世界金融中心的香港可能还好,可台湾就严重了,上到高层,下到高校学生,弱智言论一片连着一片,让人匪夷所思。

  这几年最火的“弱智言论”大概就是“用爱发电”了。台湾是典型的能源紧缺地区,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电力供应不足都成为了燃眉之急,尤其是到了夏天,大面积的断电让台湾民众大呼吃不消。于是,有人提出建一个核电站缓解危机,可立刻有人反对了,说是不安全,于是吵啊吵,闹啊闹,也没个实际结果。

  其实这些都还能理解,就是后来的画风有点迥异:直接高举“用爱发电”的牌子走上了街头。说真的,这“脑洞”实在是有点大,大得让笔者查遍全球文献,也没找到“用爱发电”的出处,估计真是这群“反智者”首创的。

  除了“用爱发电”,台民进党当局的“弱智言论”还出现在“新南向政策”上。众所周知,为了和中国大陆“划清界限”,一直以“反智”著称的民进党和台毒群体,这两年来都在极尽抹黑大陆的各种举措,尤其是“一带一路”和“惠台政策”,它们甚至极力阻碍台湾企业和台湾学生和大陆往来。

  而结果也显而易见,大陆的游客不来台湾了,台湾人的生意也不好做了,经济一直走下坡路。可以说,它们真的是蠢得连给自己喘气的机会都不给,一味为了反对而反对。最后,这群蠢货还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自创了个非主流的“新南向政策”,意思是要面对东南亚,让台湾再次腾飞,结果人家东南亚国家根本就瞧不上,民进党碰了一鼻子灰不说,还砸钱请人家来,弄得好难堪。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可以说,台湾走到今天这一步,从GDP相当于大陆的50%,到如今逐渐朝着各省市排名的10名开外继续暴跌,除了大陆的发展迅猛的外部因素外,还真得“感谢”这群台毒从内部腐蚀,硬生生把台湾带进了沟里。

  台湾政论节目《夜问打权》中曾多次质疑、批评民进党当局:为什么全世界都在求着和中国大陆合作的时候,台湾却在有着这么好的条件的情况下,把自己踢出去?

  我想,答案应该并不复杂,还是那句话:带头的是坏,跟班的是傻,又傻又坏,能干啥好事?

  台湾和香港还有救吗?

  反智横行,民粹起哄,故步自封,愚昧招摇,这是今日港台社会的另一面,而西方的衰退和各种乱象,似乎也逐渐在这两个地方上演,虽不能说是“等同”,但至少有了混乱与衰败的“迹象”。

  一个社会要坏,那往往是从思想开始的。所以,不管是台湾,还是香港,问题都出在了两个地方:教育渗透和舆论渗透。

  因此,如果要想拯救香港和台湾,绝对不能单纯地以“大陆的经济扶持”为主要途径,最主要的还是立足于教育风气的“端正”以及舆论场合的“睿智”,因为教育坏了,根基也就坏了,舆论坏了,路线也就坏了。

  当然,最终要想拯救走向迷途的台湾和香港,那就必须实现祖国真正的“和平统一”,有时候软的不行,硬的就得上,我们应对横行的小丑和外部敌对势力做出应有的处置,中国人只有抱团才有希望,只有团结才有未来。

  我们这一代人,任重道远!

  作者:刘斯郎,有态度的95后独立撰稿人,立足于海内外不同视角看问题的情怀作者。曾创下个人全年全网矩阵阅读3亿次的纪录。代表作品《超级中国》系列文、《真实的中国与世界》系列文等。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