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20万亿!这意味着什么?

2019-07-0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今天(7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了一个重磅新闻:Wind数据显示,6月末地方政府债券余额首次突破20万亿,达到了20.1万亿! 20万亿,这不仅是一个整数关口,而且还是一个天量数字。 这将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评价、分析之前,首先需要确认新闻事实

  今天(7月2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布了一个重磅新闻:Wind数据显示,6月末地方政府债券余额首次突破20万亿,达到了20.1万亿!

突破20万亿!这意味着什么?

  20万亿,这不仅是一个“整数关口”,而且还是一个“天量数字”。

  这将对中国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评价、分析之前,首先需要确认新闻事实。“Wind”是商业数据,虽然比较准确,但仍然需要验证。

  最准确的地方债数据,每月由财政部公布。截至6月末的最新数据,尚未正式发布。但财政部告诉大家,截至2019年5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98953亿元(见下图):

突破20万亿!这意味着什么?

  按照目前地方债发行速度,在6月下旬突破20万亿,是完全有可能的。

  根据全国人大的批准,截至2019末的地方债发行限额是240774.3亿元。所以,即便6月末突破了20万亿,2019年的额度仍然非常宽松,很大几率是用不完的。

  地方债和国债一样,都是政府负债。负债的原因,是为了刺激经济,创造就业。自凯恩斯经济理论主流化以来,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是这样玩的。

  下图是截至2017年末,主要经济体的“杠杆率”,也就是“负债率”。它是用“总负债÷当年GDP”计算出来的。

  一个国家的负债率,一般分为“非金融企业”、“政府”和“居民”三个部门来考察。

突破20万亿!这意味着什么?

  上面柱状图的绿色部分,是“企业杠杆率”,可以看出中国的这部分杠杆率在主要经济体里,是最高的。去年的“去杠杆”,主要就是针对这个部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等部门的数据显示,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从2017年末的158.19%下降至2018年末的153.55%,2018年共下降了4.6个百分点。但到了2019年一季度,“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率”上升至156.88%,上升了3.3个百分点。这是稳经济背景下的无奈之举,也是国家急于启动股市的根本原因。

  中国居民家庭的杠杆率,略低于发达国家,但已经显著高于新兴经济体(见上图)。事实上,过去两三年中国经济增长主要靠“给居民家庭加杠杆”来实现的,大概是每个季度提高1个百分点。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的数据显示,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49.36%升至2018年末的53.20%,全年上升了3.8个百分点。2019年一季度末,居民部门杠杆率升至54.28%,上升了1.1个百分点。很显然,居民家庭杠杆率有“加速上升”的迹象,这也是为什么近期郭树清对楼市发出警告的重要原因。

  中国“政府部门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36.44%微升至2018年末的36.95%,全年共上升0.5个百分点;到2019年一季度末,政府部门杠杆率上升至37.67%,上升0.7个百分点。也就是说,2019年一个季度的杠杆率上升,就超过了2018年全面。

  为什么进入2019年,政府杠杆率上升较快?因为政府正在“减税降费”,收入降低。这时候为了稳增长,必须增加地方债发行规模。

  如果拿“增加地方债、国债”跟“印钞放水”相比,前者是更好的选择,因为资金投向更精准一些。

  地方债发行规模不断上涨,会带来什么影响?地方政府会不会“还不起”?

  1、地方政府一直有债务,之前是隐性的,很难监管的。2015年之后,这些债务被规范,通过发行地方债显性化。只要地方债务放在阳光下,风险就可以控制。

  2、地方债发行权在省级政府或者计划单列市手中,地级市、县级市、县,都没有发行权。而且发债还要向财政部申报、备案,接受监督。所以,地方债不是想发就能发的,会充分考虑偿付能力。

  3、从长远看,地方债是滚动发行的,每期债券要偿付,但整体上是滚雪球的(可以“发新换旧”)美国的国债也是这样玩的,或者说“实质上是不用偿还的”。 但政府债务的规模、增长速度需要控制,太快了会造成货币贬值,也会影响国家信用评级。

  4、政府债务不断膨胀,是一个世界性的问题 ,日本、美国、欧洲都是如此。在这种情况下,通缩就更加难以发生。因为当通缩出现的时候,政府债务负担会显著增加。所以,各国央行都有“通胀目标”。比如日本和美国,都力求达到2%的通胀率,达不到就降息,甚至不惜零利率。

  5、不断增加的政府债务,倒逼出通胀。而通胀的存在,必然会让资产价格不断上升。 尤其是中国地方政府的收入,高度依赖土地、房屋。所以,稳房价、稳地价是必然的。涨得太快老百姓承受不了,长期不涨则地方政府承受不了。

  6、事实上,一线城市和强二线城市,更有能力淡化土地财政。而普通的三四五线城市,将越来越离不开土地财政。 因为在“城市群+都市圈”的吸引下,普通中小城市未来很难吸引到增量企业、增量人口。最近一段时间,河南省多个普通地级市连续出现地王,而郑州却波澜不惊,就是这个原因。从长远看,地方债的规模和房价呈“正相关”。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