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上海、深圳和香港是什么关系?

2019-08-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刘晓博

一、2019,3大城市发生重要位移 2019年,中国顶级城市的格局,出现了微妙的新变化。 在北、上、港、深、广五大一线城市里, 北京和广州比较稳定,而上海、香港和深圳,则出现了较大的位移。 香港的乱局仍在继续。特区政府8月16日公布,今年第二季度本地生产

  一、2019,3大城市发生重要“位移”

  2019年,中国“顶级城市”的格局,出现了微妙的新变化。

  在北、上、港、深、广五大一线城市里,北京和广州比较稳定,而上海、香港和深圳,则出现了较大的“位移”。

  香港的乱局仍在继续。特区政府8月16日公布,今年第二季度本地生产总值按年仅轻微增长0.5%,为2009年以来最差,按季则下跌0.4%。

  香港财政司司长陈茂波在15日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香港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正在显著上升,将2019年经济实质增长率预测由此前的2%-3%,下调至0%-1%。

  2018年,香港GDP只比广州高5%,而广州上半年增长率为7.1%,名义增速达到了10.35%。所以,今年广州经济总量超过香港,已经成为定局。

  香港经济总量在“中国五大一线城市”里,将首次排到倒数第一。

  而在1990年,香港GDP总量相当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3.36倍。

  跟香港的衰退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期上海和深圳都迎来了较大利好,城市发展呈现蒸蒸日盛的态势。

  上海先在2018年11月获得了“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承办权、并主办了首届博览会,这意味着上海的“中国经济门户地位”有了显著上升。

  7月22日,科创板在上海推出,将给中国证券市场带来巨大变化的“注册制改革”也率先在科创板上试行,这意味着上海金融中心的地位进一步强化。

  8月6日,国务院印发《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标志着临港新片区正式设立。这意味着上海正式进入了“自由港时代”!

  在上海不断迎来大利好的时候,一度在“大湾区”规划里“失落”的深圳,突然获得了更高的定位。

  8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深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的意见”正式印发,给深圳确定了如下的目标:

  抓住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重要机遇,增强核心引擎功能,朝着建设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 的方向前行,努力创建 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2025年,深圳经济实力、发展质量跻身全球城市前列,研发投入强度、产业创新能力世界一流,文化软实力大幅提升,公共服务水平和生态环境质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创新型城市。 2035年,深圳高质量发展成为全国典范,城市综合经济竞争力世界领先,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创新创业创意之都,成为我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 到本世纪中叶,深圳以 更加昂扬的姿态 屹立于世界先进城市之林, 成为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这份规格极高的文件,不仅把深圳的目标确定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城市范例”,还确定了短期、中期、长期三大目标。

  其中仅短期目标,就要求深圳在6年之后“发展质量跻身全球城市前列,研发投入强度、产业创新能力世界一流”。至于30年目标,则确定为更为激动人心的“竞争力、创新力、影响力卓著的全球标杆城市”。

  而在今年2月印发的“大湾区规划”里,关于深圳的目标定位是:

  发挥作为经济特区、全国性经济中心城市和国家创新型城市的引领作用,加快建成现代化国际化城市,努力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创新创意之都。

  深圳的目标定位在6个月时间里,发生了一次飞跃。

  8月18日,关于深圳的“意见”印发后,广东省委常委会马上学习贯彻相关精神,在新闻通稿里有这样的表述:

未来,上海、深圳和香港是什么关系?

  由此可见这一文件的重要性。

  很显然,未来上海和深圳将在国家战略中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国家在批复上海2035版总体规划的时候,给上海的定位是极高的“国际5大中心”——国际经济、金融、贸易、航运、科技创新中心。

  深圳由于历史较短,在之前的发展中一直小心避让着广州、香港、上海。因此,深圳在历史上的定位一直偏低,国际知名度不高。在中央新发布的“意见”里,国家显然要全面给深圳补短板,让深圳真正成为国际一流的核心城市,其中包括:

  1、强化深圳金融中心、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 ,以及大湾区“核心引擎”的地位。 2、推动更多国际组织和机构落户深圳。 3、支持深圳举办国际大型体育赛事和文化交流活动。 4、承办重大主场外交活动。 5、支持深圳加快建设全球海洋中心城市 ,组建海洋大学和国家深海科考中心,设立国际海洋开发银行。 6、加快创建一流大学和一流学科。 7、支持深圳建设创新创意设计学院,设立面向全球的创意设计大奖,打造一批国际性的中国文化品牌。 8、推动国际邮轮港建设, 进一步增加国际班轮航线。

  总之,深圳将从功能相对单一的科技中心、经济中心,迅速提升为中国面向全球的、新的“综合性门户枢纽城市”。

  而之前,只有北京、上海、香港拥有这种超级地位。现在,深圳将成为第四个拥有这一地位的中国城市。至于深圳发展空间不足的问题,我相信未来中央、广东省也会给予考虑。

  二、上海、深圳会取代香港吗?

  近日,坊间出现了一种说法:上海、深圳终将取代暮气沉沉的香港。

  真的会这样吗?我的看法是,因为没有必要,所以也不太可能。

  上海、深圳未来和香港发挥的作用不同,上海深圳将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推动力量,是核心引擎,是未来的“大块头”。香港将逐步变成一个小而美的城市 (GDP排名会退出前10),很难、也没有必要去追求规模、增长速度,但可以继续充当中国内地跟外部世界的“超级联络人”。

  香港近日发生的事情,肯定会让高层从战略角度重新审视全国的城市布局,尤其是参与国际竞争的,发挥国家门户枢纽功能的城市。

  以中国的经济之大、人口之多,需要多个面向世界的金融、航运、商贸、科技和经济中心。上海和深圳地位、功能的提升,对香港未必一定是坏事。适度的竞争,反而可以激发城市的创造力、内生动力。

  至于香港,由于法律体系、社会制度跟内地不同,未来仍然有足够的空间,扮演“中国内地经济和外部世界之间”的“超级联络人”角色。而事实上,在过去几十年里,香港就是靠这个身份“安身立命”的。

  下面给大家看一组数据。它来自商务部官网,是2009年以来,香港对内地投资占内地实际利用外资的比重:

  香港对内地投资占比

年份

实际利用外资(亿美元)

香港投资(亿美元)

占比

2009

900

540

60.0%

2010

1057

675

63.9%

2011

1160

770

66.4%

2012

1117

713

63.8%

2013

1176

783

66.6%

2014

1196

857

71.7%

2015

1263

927

73.4%

2016

1260

872

69.2%

2017

1310

989

75.5%

2018

1350

960

71.1%

20191-6

707

501

70.9%

  上述表格清晰地告诉我们,境外资金投资中国内地,主要是通过香港来进行的。而且在过去10年,这个比例还在趋势性上涨,今年上半年比2009年全年上升了10个百分点。

  虽然内地经济发展很快,体量越来越大,对外开放程度不断提升,但香港的“超级联络人”角色不仅没有淡化,反而不断加强。

  此外,商务部的还有一组数据也值得我们关注:

  截至2018年末,中国内地对外的“非金融类投资”存量达到了11818亿美元,其中对香港的投资占了52.7% 2018年当年,中国内地对外投资为1205亿美元,其中对香港投资为701亿美元,占比上升到了58.1%

  这说明:不仅外部世界对中国内地的投资,主要通过香港进行;中国内地对外部世界的投资,也主要是通过香港进行的。

  正因为拥有内地经济“超级联络人”的身份,香港才获得了全球第三大金融中心的地位,成为全球重要的航运中心、商贸中心。

  如果强行拿走香港的“超级联络人”地位,首先获益的一定不是上海和深圳,而是新加坡,甚至东京和曼谷。

  因为中国太大了,不仅面积大、经济体量大,人口还非常多。外资在进入中国内地之前,习惯了找一个地方“缓冲”一下。在历史,澳门、上海、天津都扮演过这种角色,现在轮到了香港,而香港在这一点上的“备份”是新加坡,而不是上海和深圳。

  即便我们希望备份城市是上海、深圳,但境外投资者还是会习惯地选择跟自己法律体系、社会制度更接近的地方。香港、新加坡都是英美法系,而全球金融霸权目前仍然掌握在英美法系的国家手中。

  其他城市在发展中需要“避让香港”的时代或许已经结束了。 改革开放初期,连上海都“让着”香港。后来上海获得了充分的发展空间,但深圳还要“让着”香港,包括港口、机场,甚至城市规模等,都一度受到限制。

  以香港700万人和1100平方公里的体量,它已经带不动全国,甚至无法带动大湾区。

  深圳和广州的实际生活人口,目前都达到了香港的3倍,就连东莞、佛山实际生活人口也超过了香港。随着香港“四大家族”投资热点从内地、香港转向欧美,香港对内地的经济外溢能力越来越弱。

  如果扣除过境香港的资金,内地对香港的投资,或许已经超过香港对内地的投资。

  事实上,目前在粤港澳大湾区有显著外溢能力的城市是深圳,而不是香港。在这样的时代,适当调整全国乃至大湾区的城市布局,是必然的。

  未来的香港,将无法在体量上跟北上广深相比,甚至会陆续被天津、重庆、成都、武汉、杭州等很多城市超过。香港能做的,是走差异化之路,充分发挥“一国两制”的优势,继续充当内地高质量的“对外联络人”。就如同澳门,是内地跟葡语国家之间的“联络人”一样。

  香港未来仍是全球的东方之珠,中国的掌上明珠。它不仅对于大湾区非常重要,对于全国也非常重要,只是主要不体现在“经济总量”和“带动能力”上。

  正如港交所总裁李小加说的那样:中国已很富强,她并不需要再多一个上海、深圳或广州,她需要一个与众不同的香港。

  当然,“与众不同”的前提是:这个香港是有利于祖国的香港,是懂得“一国两制”真正内涵的香港。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