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更激烈的斗争开始了!

2020-09-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牛弹琴    阅读:

(一)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一场更激烈的斗争开始了。 美国最高法院87岁大法官金斯伯格女士去世了,要知道,她临终前曾对孙女这样说: 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不会在新总统就职之前被人取代。 特朗普很难过,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 他第一时间赞扬金斯伯格:

  (一)

  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一场更激烈的斗争开始了。

  美国最高法院87岁大法官金斯伯格女士去世了,要知道,她临终前曾对孙女这样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不会在新总统就职之前被人取代。”

  特朗普很难过,至少在公开场合是这样。

  他第一时间赞扬金斯伯格:“今天,我们国家为失去一位法律巨匠而哀悼。”

  更早之前,在一场集会后被询问时,他还似乎不大相信,反问:“刚刚去世的?”

  但特朗普很快晃过神来,补充说:“不管你同意与否,她是位了不起的女性,度过了了不起一生。听到这个消息我真的很难过。”

  白宫在黑夜中立刻降半旗。

  但这却是金斯伯格最不想看到的场景。

  要知道,金斯伯格属于自由派法官,1993年被克林顿提名进入最高法院。

  在美国,最高法官没有任期年限,只有去世、退休、辞职或者遭到国会弹劾时才会离职,理论上说,可以工作到生命最后一刻。

  但最高法院非常重要,别忘了,当年的小布什和戈尔的选举纠纷,最终基本就是最高法院裁定给小布什的。围绕着特朗普政府的很多诉讼,最后都诉到了最高法院。

  因此,最高法官的倾向和判决,对美国的政治生态,也对特朗普的个人命运,都带来深远的影响。

  特朗普上台时,最高法院剩下的8名法官中,基本维持了保守派和自由派的简单平衡。

  但特朗普上台后,平衡被打破了。他立刻提名保守派大法官戈萨奇进入最高法院,接替前一年去世的斯卡利亚大法官。

  “听到这个消息的那晚,是我的参议员职业生涯中最快乐的夜晚之一。” 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这样评价。

  接下来,81岁高龄的安东尼·肯尼迪出人意料宣布退休,又给了特朗普机会。经过各种激烈斗争,他最后提名了年轻的卡瓦诺。

  最高法院,保守派对阵自由派,现在已经是5:4了。

  金斯伯格去世后,如果特朗普再提名一个保守派,那就是6:3了。

  特朗普一直盼望着这一天早日到来。要知道,金斯伯格和他关系一直很糟糕,曾痛骂特朗普是一个骗子,以至于特朗普公开要求,你早点辞职算了。

  但金斯伯格必须熬下去。私下里,她曾向朋友透露,如果是希拉里当选,自己早几年就宣布退休了。

  毕竟,已经80多岁了,身体很不好,而且前年还摔断了3根肋骨。

  但她必须熬到特朗普下台,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在美国大选白热化的时候,她还是满怀遗憾走了。

  (二)

  美国人很伤心。金斯伯格为美国的女性权益作出了无法磨灭的巨大贡献。她去世后,大批民众在最高法院门前聚集,点亮蜡烛,送上鲜花。

  很多人泪水涟涟,但一些政客已经开始摩拳擦掌。

  因为重大的机会来了。又是麦康奈尔站出来了,公开表示,将立刻安排参议院对特朗普提出的任何不缺进行表决。

  现在毕竟共和党还控制着参议院,特朗普,你可要抓住机会啊。

  民主党很生气,金斯伯格尸骨未寒,你们就这样迫不及待了。

  而且,麦康奈尔,你这是在打自己脸啊。

  当年奥巴马执政末期,斯卡利亚大法官去世,是麦康奈尔你自己说的:

  在选择下一位最高法院大法官时,美国人民应该有发言权。因此,这个空缺必须等新总统上任后再定。

  奥巴马遵守了决定,所以新法官是特朗普执政后任命的;现在,同样情况发生了,你们就这样自食其言了。

  但“难过的”特朗普表示,他很赞成麦康奈尔。

  他是这样说的:

  我们被置于这个权力的地位,为如此自豪地选出我们的人民做决定是重要的工作。而最重要的工作长期以来被认为是挑选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我们有这个义务,而且不得拖延!

  看到了,挑选新的大法官,成了特朗普最重要的工作。

  而且,这是义务,不得拖延!

  奥巴马,你就没有履行好崇高的义务。

  其实,特朗普早就筹谋在先了。他最近曾公布了20名最高法院大法官潜在人选清单,排名靠前的有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撒帕尔(Amul Thapar)和哈迪曼(Thomas Hardiman)等人。

  如果要女性取代金斯伯格,那巴雷特是最可能人选,她今年只有48岁。

  要知道,美国大法官理论上可干到去世,与动辄七八十岁的其他大法官比,巴雷特48岁,特朗普之前任命的卡瓦诺,也就50出头。

  他们可以继续干个几十年,哪怕换了民主党的总统,但最高法院,未来一二十年,仍是保守派的天下。

  所以,接下来。

  第一,美国更激烈的斗争开始了。

  这想都不用多想。当年特朗普提名卡瓦诺为大法官,为阻止卡瓦诺,各种咪兔之类的丑闻层出不穷。关键时刻的新提名,激烈程度可能都不是当年拉锯战能比的。按照一些美国媒体的说法,这正在改变2020年美国的大选议程。

  第二,双方已经开始紧急动员。

  金斯伯格尸骨未寒,双方却已经紧锣密鼓。麦康奈尔给共和党参议员们发信息,意味深长地要求他们:不要作出以后后悔的决定。有媒体就评论,共和党参议员将面临对特朗普忠诚度的终极考验。毕竟,一些参议员也有小算盘,如果支持特朗普,万一激怒选民,那他们自己的选举就可能翻盘。

  第三,金斯伯格死不瞑目啊。

  主动权现在掌握在特朗普手中。一旦他突破民主党的阻拦,真的任命三位保守派大法官,无疑会给美国政治带来非常深远的影响,甚至可能成为特朗普执政的最大政治遗产。有的时候,再怎么努力,真不如幸运来得重要啊。

  只是,金斯伯格真是死不瞑目啊,别忘了她的那句遗言:“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我不会在新总统就职之前被人取代。”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