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往事,戴笠的暗杀人生!

2019-08-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九边

我们上篇文章《军统往事,戴老板的逆袭》,讲了军统的起源和戴老板的崛起以后,反响非常好,所以咱们再开一篇,继续讲军统。 我们先讲一个戴季陶经常讲的故事。 戴季陶是蒋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戴季陶跟日本女人的野儿子蒋纬国就是蒋的二奶姚冶城给养大的,而

  我们上篇文章《军统往事,戴老板的逆袭》,讲了军统的起源和戴老板的崛起以后,反响非常好,所以咱们再开一篇,继续讲军统。

  我们先讲一个戴季陶经常讲的故事。

  戴季陶是蒋异父异母的亲兄弟,戴季陶跟日本女人的野儿子蒋纬国就是蒋的二奶姚冶城给养大的,而且蒋对蒋纬国也视如己出,戴季陶一直陪着蒋,1949年看着烂摊子没法收拾,干脆自杀了,这是国府内部少数几个真“殉国”的人。

  他说你进了庙,首先看到的事弥勒佛笑呵呵地在那里坐着,但是你再往近走点,就能看到他身后站着拿着各种武器张牙舞爪的十八罗汉,所以说吧,坐在高堂上乐呵呵的人,背后都是暗藏兵器,不然他也坐不住那个位置,他能笑得起来,就是因为他随时可以修理别人。而戴笠,就是弥勒佛背后的罗汉。

  我们先回顾下戴笠,接着往下讲。

  戴笠三十岁之前的人生就是loser的写照,进了黄埔也没改变他的境遇,直到他的小伙伴胡宗南把他介绍给蒋,去蒋那里当保安,然后在当保安期间偷摸业余发展情报业务,才被委员长看上,结合马云的创业经历,大家就知道工作之余搞副业是多么的重要。

  随后国府成立法西斯性质的蓝衣社,戴笠进入蓝衣社,充当“特务处”主任,正式加盟“蓝衣社十三太保”,人生从此走上了开挂之路。我们今天接着讲。

  戴笠能迅速上升,跟蒋的一个心病有关。

  蒋太依赖陈氏兄弟。二陈是蒋的拜把子兄弟陈其美的侄子,陈其美当初把蒋介绍给了孙中山,然后就死了,蒋对陈感情非常深。所以后来把陈的两个侄子一直留在身边,当成自己的侄子,陈氏兄弟能力也非常强,慢慢成了左右手。

  这事本身没问题,但是随着蒋的地位越来越高,陈氏兄弟的位置也越来越尴尬。

  一方面蒋非常信任二陈,有啥重要的事,都让二陈去做,而且江湖上也形成了一个惯例,大家看到陈氏兄弟中的任何一个,就知道“如蒋亲临”,很多关键外交谈判都是二陈在做,然后向蒋汇报,这种信任一直持续到蒋彻底败退大陆。

  另一方面蒋又恐惧二陈,因为让二陈干的事越多,二陈的位置也就越高,到了三十年代,二陈的触角开始渗透到党政军财各界,而且由于他们位置高,自然大量的投机青年蜂拥而至,表示愿意加入小组织。

  所以这就成了一个悖论,如果不信任二陈,就没法开展工作,蒋在大陆的职业生涯一直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如果因为不信任造成内耗,这也是没法接受的。但如果太信任,就相当于不断地给二陈赋权,这俩人越来越不像话。由二陈组建起来支持蒋委员长的“中央俱乐部”,也称“CC系”,后来几乎成了二陈的私人班底,下边的这张图简直就是二陈的日常。

  并且发生了著名的“杨永泰事件”,杨永泰是蒋在1928年之后那几年最关键的谋士,一度给蒋出主意让蒋风生水起,“三分军事,七分政治”,“攘外必先安内”等蒋委员长经常说的话都是他教的,在平定中原大战,围剿红军,清理军阀过程中都起了关键作用,被称为蒋的“卧龙”,但是他本人的存在挑战了二陈,在1936年,杨永泰被蒋提拔为湖南省主席,刚一到任就被一颗美国造的狙击步枪子弹给带走了,他死后,蒋再没出过一次奇谋,决策越来越平庸,而且很快发生了西安事变,到后来感觉各种策略越来越蠢。

  杨永泰怎么死的?现在主流观点认为就是“CC系”杀手给杀的,蒋明显猜到了,所以杨永泰死后,他一方面痛苦不堪,痛失臂膀,但另一方面却按住不让调查,他自己也知道,如果调查出来是侄子干的好事,可能会在党内再掀起一次清算潮,如果死了杨永泰,残了CC系,得不偿失。

  这个背景下,蒋开始思考限制二陈权力,一系列操作中,最关键的一步就是提拔戴笠。

  1937年蓝衣社解体,整个组织一分为二,第一处成了后来的“中统”,由陈立夫做领导。

  关键是分出来的另一个组织,军统,大家一看就知道什么意思。军统居然没有局长,只有个副局长,就是戴笠。因为正局长是由蒋介石侍从室直接担任,蒋的侍从室不是负责收发邮件发会议通知的秘书处,而是类似一个“尚书省”或者“军机处”的一个玩意,权力大的不得了。

  蒋这么干的用意几乎所有人都懂,如果连这点政治敏感都没,拿在国府混个啥?蒋的用意当然是要重点提拔戴笠,但是戴笠资历太浅,黄埔六期还没毕业,搁军队里就是一连长,何德何能竟然出任党国最关键部门领导,所以蒋亲自担任领导,戴笠负责实际工作,一下子名正言顺,这也是为啥军统里的人从一开始就称呼戴笠为戴老板,因为戴笠很长一段时间都不是局长,称呼戴副局长太拗口又显得不专业。军统的局长平时也不来,只有每年4月1日军统成立纪念日才到场发表不重要讲话,其他时候根本不去军统,军统从一开始就是戴笠的队伍。

  而蒋急吼吼提拔一个完全没有资历背景的人,直接干到和陈立夫平级,啥心思大家都知道。

  戴笠也是个明白人,对军统的定位,很多人一直也没明白,以为它是个间谍部门,其实军统的“局歌”里唱的就很清楚,“维护我们领袖的安全,保卫国家领土和主权”,这歌本来是军统的一个训练班里的人艺术细胞大爆发,随便写出来当班歌的,但是戴笠看到后立刻把这首歌当成了局歌。因为歌词里他找到了自己对这个组织的定位,先“保卫领袖”,然后才是“保家卫国”,对,领袖是第一位的,这是戴笠能快速上升,军统能拿到大笔经费搞发展的原因。

  军统从一开始就私人性非常强,戴笠从来也没忘记自己为啥能起来,也知道一旦失去蒋的支持,自己啥都不是。这也是为啥军统解密的文件里几乎都有“奉谕照办”。

  这就让军统的工作范围非常大,反共自然是理所当然的,最早成立他们这个组织的关键任务就是反共,同时针对其他军阀的刺探和刺杀从来没停止过,也就是说,蒋的问题就是军统的问题,军统一直是个私人组织。

  关于军统,最奇怪的一个问题莫过于他们到底有多少人,大家无论是查资料还是上网找自媒体们写的那些到处抄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都能发现,军统的编制非常奇怪,有的说他们有几万人,有的竟然说是有几十万人,乖乖,悬殊怎么能这么大。

  其实主要是因为大家都没仔细去研究军统到底怎么运转的。军统核心是两个部门,一个是搞情报打听消息的,这个部门的核心是从共产党那里叛变过来的地下党,大家看过《色戒》吧,那里边梁朝伟那个角色,丁默邨,他之前就是地下党,后来叛变到了蓝衣社。

  另一个是负责行动的,比如著名的军统刺客白世维,沈醉,赵理君,他们都是干那种破门而入,直接抓人,或者潜入什么地方搞暗杀的。

  一般行动队的人就那些,但是搞情报的每个人几乎都有几十个兼职工作人员做辅助,比如书店老班或者拉洋车车夫什么的,这些人平时不领工资,在军统没有编制,只有需要的时候特务们可能会花几个大洋打听下消息。

  这就出现了我们刚才说的那个问题,军统最高峰时期,应该不到十万人,但是如果加上这类外围工作人员,数目大了去了,可能一下子就膨胀了好几倍。

  而关于军统的刑讯,也并不是大家在电视上经常看到的,一般不搞钉竹签什么的,几乎所有的医生都告诉你,那操作风险极大,得装备了心电图监控设施才能操作,据军统特务回忆,把人拴住两个大拇指挂起来,一会儿就疼晕过去了,用水泼醒后继续,几乎没人能经得住这酷刑,如果能经得住这玩意,其他刑具意义也不大。

  这是军统从德国人那里学来的,据德国人说英国情报部门就这样对他们德国战俘。如果不招供,就玩电刑,这在当时是个高科技,也是从德国进口相关技术和设备。而且危险性较低,毕竟万一打死了,就没法继续获取情报了。

  刑讯人员也承担着KPI,平时工作压力很大,一方面要保证情报能抽取出来,另一方面不能出人命。而且军统最擅长的另一个工作就是假装某个人在什么地方,然后设置陷阱,等着被营救或者锄奸,到时候一拥而上。

  最著名的一个案例是在1935年,当时还是复兴社特务处,戴笠他们找到了一个地下党,一系列威逼利诱,竟然成功策反,策反成功没几天,这人就被人打暗枪快死了,明显是被锄奸队给干掉了,眼瞅扛不住了。

  特务们一看觉得白瞎了,上报给戴笠后,戴笠不动神色,让人把这个人送医院,大夫们觉得浪费时间,但是戴笠还是要求他们装作正在治疗,随后在报纸上发了个消息,说是强烈谴责暗杀,这个人病好了要继续追查,当时地下党以为是真的,半夜去行刺,尽管对着尸体开了几枪,并且一度逃脱了军统的抓捕,但是眼瞅已经风平浪静的时候,一个特务无意中看到刺客非常镇静地在路上慢慢走着,原来他们刚才以为刺客肯定是跑路的,所以没注意漫步走的人。这个地下党刺客被抓后,牵扯出来了共产党上海地下党著名“打狗团”,专门清理内部门户的那个组织,后来全被枪毙了。

  大家不知道看过电影《风声》没,那个电影说的是地下党去刺杀汉奸和日本人,其实设定明显有问题,熟悉那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地下党很少搞刺杀,周同志本人最反感刺杀和美人计,觉得刺杀会导致组织精英流失,美人计到后来八九不离十会腐蚀组织内部。我党的暗杀操作,一般都是针对叛徒的,嗯,革命不是请客吃饭,千万不要说类似“怎么能这样?”之类的蠢话。

  那问题来了,谁平时热爱玩这些?对,军统,军统在情报方面一直不太行,主要依赖共产党里的叛徒,但是搞暗杀和美人计溜得一逼,而且果然如周同志所言,美人计对国府内部腐蚀特别严重。

  戴笠经常把军统训练好的女特务送给关键部门首长当二奶,比如他的兄弟胡宗南,胡宗南的媳妇叶霞翟,就是著名军统特务,以前是戴笠情妇,后来送给了胡宗南,胡宗南最后还跟这个女人结了婚。老胡也悲催,媳妇是个军统特务,秘书熊向晖是共产党地下党,这生活。。。。。平淡而刺激。

  至于刺杀的事,那太多太多了,基本就是军统的日常,谁都杀,共产党自不必说,也杀汉奸,黑社会头目。

  当时“中统”在CC系手里,中统的负责人最早是徐恩曾,这人是二陈的外甥,上海交大毕业,美国读了电器工程师,工程师讲究的就是专业,认为干特务是技术活,他极端鄙视戴笠,经常说戴笠他们军统就是一伙不识字文盲组成的黑社会,除了打打杀杀啥也不会,不像中统,长期坚持研究各种高科技,很少搞暗杀。不过蒋非常喜欢军统,认为军统很符合蒋的气质和脾气。

  最让人无语的是国府经常暗杀政治对手,各国一般都有惯例,政治上意见不一致不能随便下手,这个会破坏整个大环境,人人自危,然后迟早危及自己。

  但是国党从一开始就是个暗杀党,对,你没看错,这在近代史研究领域是共识,最早同盟会就三番五次执行暗杀清廷大员,最高峰时期汪精卫去刺杀摄政王,刺杀倒是没成功,换做早几年汪精卫妥妥喜提一次满门抄斩,外搭他自己三千多刀的鱼鳞剐,不过清廷也想做一些自己很open mind很与时俱进的姿势,就把他给放了。这件事一举成就了汪精卫此后几十年的政治资本。

  而蒋本人关键投名状也是替孙中山暗杀了光复会领袖陶成章,拜托,光复会跟他们同盟会是一伙的啊,也就是秋瑾徐锡麟那个组织,暗杀到自己人头上了。

  到了后来,干脆把宋教仁杀了,宋教仁被刺案以前大家都说是袁世凯干的,其实主流学术界普遍认为是他们党内自己干的,因为宋教仁后来的行为已经严重背离了他们组织的意志,所以被清理门户了。

  随后这种暗杀制度化,规范化,比如刺杀杨杏佛,杨杏佛是个自由知识分子,跟宋庆龄一起天天反蒋,蒋不敢动宋庆龄,还不敢动你杨杏佛?

  当时宋庆龄和杨杏佛都在租界里住着,按理说在租界里杀人很不保险,因为洋人巡捕很容易抓到刺客,事情容易败露。所以戴笠给蒋打报告,说能不能不在租界内解决?蒋直接给否了,说不在租界内怎么震慑宋庆龄?

  那次暗杀基本相当于公开处刑,1933年6越18日,军统杀手头目赵理君带了几个兄弟,躲在杨杏佛必经之路上,等杨杏佛开车路过时上去一顿乱枪,据说杨杏佛中了十枪,火力太猛,特务自己人被打伤了一个,随后被捕,不过没多久也被灭口了。

  大家注意下那个赵理君,他是公开的军统四大杀手,也是军统最杰出的刺客,前后杀人无数,人生的巅峰是斧劈唐绍仪。

  唐绍仪这人不得了,身上的光环一大堆,清廷大员,山东大学创办人,民国第一任总理,后来日本情报部门去拉拢他的时候,老头未置可否,既没说可以也没说不行。

  为了防止唐绍仪这样的重量级人物当汉奸,蒋签发了对他的清理令,这事也是戴笠派赵理君亲自去干的,冒充古董商给唐绍仪送去一个古董碗,趁着唐绍仪端详碗的时候拿出斧子将唐绍仪劈死,然后快速溜走,可怜唐绍仪一辈子牛逼哄哄,到头来享受到了“先知”托洛茨基的同等待遇。

  这个赵理君后来倒卖鸦片,我们上篇文章讲了,戴笠自己就一直和杜月笙从事鸦片贸易,但是戴笠严禁手底下的人私自干这事,赵理君的事被民国监察部门盯上后,他竟然干掉了监察官员,随后事情败露,正好落在了陈立夫手里,我们刚聊了陈氏兄弟和戴笠的关系,果然,陈立夫带着CC系大佬一起去找蒋,尽管戴笠力保赵理君,赵理君还是被蒋给枪毙了。

  不过宋庆龄并没有被吓住,继续闹,后来蒋又签发了一次汽车事故吓唬宋庆龄的任务,戴笠派沈醉他们一伙积极筹备,正准备操作的时候,任务取消,据说是蒋担心万一失手撞死了,实在是受不了宋子文和媳妇宋美龄,尤其宋子文,经常跟蒋杠,蒋气不过就抽宋子文,偶尔脱下鞋来抽,但是又离不开小宋,所以这事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反正宋庆龄对蒋的伤害特别大,后来宋上了新中国的城门楼子,据蒋的侍卫说,那天蒋一再大骂,寡廉鲜耻啊,寡廉鲜耻,愧对国父啊,愧对国父,然后气的又想打宋子文。

  关于戴笠的军统,最让人感慨的是,他一直致力于把军统建立成一个幸福温暖的大家庭,组织内谁要是做错事,就要被执行“家规”,情节较轻的要被口头责骂,中等责任要关禁闭,情节严重的要面对行刑队,组织内部不需要走司法程序就可以随便枪毙他们自己人。

  军统内部家规出了名的严,几乎所有的高级骨干都被关过禁闭,部分被他们自己枪毙了。据不完全统计,军统前后因为执行家法被枪毙掉了2000多人。

  军统家规五花八门,比较奇怪的一条是不准直接向委员长打报告,有些特务级别较高,能直接联系上蒋,戴笠毙了几个后其他的都老实了,其实原因也不复杂,对于戴笠来说,只能他一个人表忠心,其他人敢碰这个领域不是找死吗。

  家规里最奇怪的一条是,戴笠引用了汉书里一句话,“匈奴未灭,何以安家”,抗战期间军统特务们都不准结婚,如果偷摸结婚就得面对行刑队。据说是因为戴笠经常用女特务对付别人,担心自己的部下被人用美人计还回来,干脆彻底禁掉,除了他自己谁也别搞了。

  而且军统内部只能进,不能出,不接受辞职,如果非要出就躺棺材里出来,这个规矩直到戴笠死后才废除。大家不知道看过《一代宗师》没有,里边张震扮演的那个“一线天”,他明显就是军统杀手,他后来被一堆人围攻,那些人说的话,就是军统家规。

  整体而言,军统是一个汇集了中国传统特色,又结合了德国新式思路,传承了国党一贯风格,并且打上了戴笠特色烙印这么个组织。也就自然而然地充满了神秘和诡异色彩。

  文末再说几句沈醉。

  上期有好几个小伙伴在问沈醉到底是干嘛的,想想也正常,大家都知道戴笠,不知道沈醉,其实戴笠是当领导的,平时的工作就是去委员长那里汇报领任务,具体怎么操作,什么方案,都得下边的人去干,沈醉就是戴笠最得力的助手,军统最能干的几个人之一,我们上文说的军统四大杀手,就有沈醉,不过据说他的回忆录巨长无比,披露了无数乱七八糟的事,上边看了闹心,删的剩下那么点了。这小子后来见风使舵,云南战役之后他被胁迫起义投共了。

  更牛逼的是后来他去香港看望亲戚们以及以前的同事们,大家都劝他别回大陆了,这位前军统特务义正言辞地训斥了那些人,表示不愿意放弃阶级立场,要站在革命和人民的一边,不和资产阶级同流合污,毅然又回大陆了,1996年才死,差点度过千禧年,这操作看的我一愣一愣。

  不过后来一想也正常,作为一个军统作家,都安排在政协做文史专员了,他怎么舍得放弃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过写功德林那些故事真心精彩,比如陈长捷看到傅作义当了部长,自己听他的话却是战犯不想见傅作义;前军统西南区局长徐远举反思罪行想当入党积极分子;王耀武负责打饭,坑过他的人他不给荤菜!写的活灵活现,去当军统杀手可惜了,作家才是真天赋啊。这样一个人,着急回大陆上班也是很正常的嘛。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