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界的袁隆平:技术才是真正的底气--徐光宪

2019-06-0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今日怡见

最近一周「稀土」成了网红词,很多人说稀土牌是一张王炸,美国找我们买原料,制成产品,再反过来限制向我们出售,这很荒谬,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其实稀土的重要性并不在于它作为原料,而是在于从原料精加工成稀土产品,这个加工过程的中国技术,才是全球

  最近一周「稀土」成了网红词,很多人说稀土牌是一张“王炸”,美国找我们买原料,制成产品,再反过来限制向我们出售,这很荒谬,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其实稀土的重要性并不在于它作为原料,而是在于从原料精加工成稀土产品,这个加工过程的中国技术,才是全球依赖的核心内容。

  最早的时候,我国确实是以低价大量出口了稀土原料,而且稀土开发的过程对水土环境造成了一定破坏,属于重污染产业之一。那时候,受限于我们没有技术,只能忍气吞声, 先把稀土超便宜地卖给国外企业,再以几十倍的高价把稀土产品买回来。

  但是,有一个人和他的团队,在短时间内做出了惊人的科研突破,让我国实现了从稀土资源大国到技术大国的飞跃, 从此获得了国际稀土工业的极强竞争力。后来,我国不仅不再受限于人,还一度以价格优势压垮了美国的稀土工业......

  这个人,就是被誉为“中国稀土之父”的徐光宪院士。

  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

  徐光宪出身书香门第,本科毕业一年后,他借钱到美国攻读研究生,但是很快就发现,资金不足以支撑他按部就班完成学业,于是,他决定压缩学习时间来省钱,他夜以继日地猛攻学业,很快就以极好的成绩,直接考入了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不过才两年半的时间,徐光宪就成功在美国获得了博士学位,而且他的量子化学方面研究能力突出,又被推荐到芝加哥大学做博士后。

  已经获得了美国科学界光明大道的入场券,徐光宪可以说是前途无量。但是,他和妻子高小霞心里牵挂的是新中国的建设,他们双双拒绝了美国学府的橄榄枝,学成之后,克服了重重困难,也要回到自己的祖国。

  徐光宪回国后说,“科学没有国界,但是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

  他确实知行合一,回国后,他的研究方向完全服从国家的需要,从量子化学领域,跳到配位化学,再到放射化学,可以说是哪里需要他,他就愿意去哪里。

  直到1972年,徐光宪在北京大学化学系接到了一项特别的机密任务,那就是攻克稀土化学的核心技术——稀土分离工艺。

  稀土,其实是17种金属元素的总称,而这些金属元素,是现代工业无可替代的原材料,冶金、石化、光学、激光、储氢、显示面板、磁性材料等领域都要用到稀土元素,而且,随着科技进步,稀土元素的价值会越来越凸显。

  但是这里有一个问题,稀土既然是17种元素的原始材料,怎么分离这些很相近的元素,就成了一个大麻烦。

  而徐光宪接到的任务,就是分离稀土中最相近的镨和钕,而且纯度要求很高。

  他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参照的先例,且不说当时国外把稀土分离工艺作为高度保密的技术,根本不可能让中国科学家学习;更重要的是,当时分离镨和钕的问题,国外学界也没有什么好法子去解决。

  可是徐光宪还是迎难而上了,“中国作为世界最大的稀土所有国,长期只能出口稀土精矿和混合稀土等初级产品,我们心里不舒服。所以,再难也要上。”

  他直接住在了实验室里,吃饭就靠啃干粮,仅有的外出就是去出产稀土的矿山实地考察,而且,他带领团队尝试的方向,是国际上都未能解决的萃取法分离工艺。

徐光宪带领团队

  “我们做科研的有一个信念,就是立足于基础研究,着眼于国家目标,不跟外国人跑,走自己的创新之路。” 这是徐光宪的科研之道,他身体力行向大家证明了创新的意义。

  整整三年之后,徐光宪的团队取得了重大突破,1975年他在全国第一次稀土会议上,提出了自己的串级萃取理论,这种“开天辟地”般的尝试遭到了很多质疑。

  然而,同样有着奉献精神的稀土第一大工厂却表示了大力支持,决定尝试徐光宪的技术。

  很快,萃取箱就搬上了流水线,令人惊讶的是,仅仅靠着一组组铁皮箱,就像变魔法一般,送进去的是稀土原料,吐出来的却是各种高纯度的稀土元素。

  徐光宪成功了,他做到了前无古人的突破,所有人欢欣雀跃,但是徐光宪没有沉浸在荣耀里。他又马不停蹄地开办了“全国串级萃取讲习班”,他要做的, 竟然是把自己的技术无偿向全国推广,推到无数乡镇企业,推到每一家稀土工厂。

  国外的稀土工厂把分离技术作为最大的商业机密,而在中国只要你想学,每一个小老板都能无偿取到经。

  这种技术普及度的天差地别,很快就使中国稀土产品的国际竞争力一飞冲天, 因为中国的高产,高纯度稀土产品的国际成本拉低了30~40%,原本拥有稀土垄断优势的欧美企业不得不减产,甚至直接关停了工厂。

  技术成为了改变稀土命运的关键因素,而高纯度稀土就是打开现代工业大门的钥匙之一。

  中国拿下了这枚钥匙之后,国际贸易形势却悄然发生了转变,这也为今日之稀土牌,埋下了重要的伏笔。

  居安思危,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徐光宪推广稀土提纯技术之后,一直在忧心一件事,他甚至两次上书总理,提出了一项痛心的警示:中国稀土决不能当猪肉卖,我们要把资源和定价权掌握在自己手里。

徐光宪

  当时国际上非常和平,并没有紧张的氛围,但徐老居安思危,联合14位院士两次上书总理,呼吁保护我国的稀土资源, 得到国务院限制出口的批复后,80多岁的他,又四处奔走,呼吁民间成立稀土行业协会......

  如果当时没有对稀土出口引起足够重视,我们如今也不会有底气打出稀土牌, 可见未雨绸缪的重要性。

  而美国的情况却恰恰相反。

  美国其实是最早拥有稀土加工技术的国家之一,但是在中国稀土产品的冲击之下,美国大部分的相关工厂关闭, 1997年,美国最大的稀土产品加工商以及稀土磁粉生产商被我国收购;1998年,美国国防储备库出售了最后一批战略稀土储备。

  既然国际上有工厂出售便宜的产品,为什么还要自己做呢?

  美国的财务算盘打得很好,但是,却没有想到关闭工厂会直接导致导弹及其他需要稀土磁铁的领域会受制于人。

  我们掌握的稀土牌不仅是资源,更是完整的产业链技术垄断。

  作为全球稀土领域专利数量最多的大国,即使有一天稀土资源枯竭了,其他国家也不得不依赖我们的技术对稀土进行精炼和深加工。

  在中国2007年减产稀土之后,美国终于有了危机感,但是,几百家美国的稀土概念公司挂牌上市了,这只是一场资本炒作,没有几家公司真正投入真金白银去生产了。

  如今,根据美国SNL金属和矿业公司的研究报告显示, 在美国获得一座新的矿山的开采许可至少需要7到10年的时间。

  更糟糕的是,即使稀土能开采,想重新建立必要的加工流程,获得精炼能力,美国可能还需要约15年的时间。

  这简直像一个自己挖的巨坑,一个明智的人,要么未雨绸缪把技术握在自己手里,保证任何时候都不受制于人;要么,既要依赖了全球化的产业分工,那就不要逼得别人“卡脖子”,没有技术又要权力,难受的终归是自己。

  稀土这一课,是徐光宪等科学家给我们上的爱国课,也是稀土产业给其他产业的创新与技术课。 徐老一生为国家的技术创新奉献,直到他89岁领到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时,他依然记挂着稀土的未来,并把自己的500万奖金全部捐给了研究机构。

  徐光宪院士说:

  “现在是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但也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未来需要你们年轻人担负起来。”

  技术才是真正的底气,创新才是前进的动力,民族想要有王牌,需要的是一代代人的努力和奉献。今日之幸福,是前人为我们负重前行,我辈也当发愤图强,为明日之辉煌助力。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