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认识安倍晋三: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

2019-08-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戎评

1960年6月,东京,千代田区首相府

  1960年6月,东京,千代田区首相府邸。

  面对战后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游行,首相岸信介和他时任大藏大臣的胞弟佐藤作荣焦头难额,毫无应对措施。

  6月15日,东京大学女大学生烨美智子在游行中不幸死亡,日本国内的局势瞬间进入白热化阶段。从东京到京都、从札幌到名古屋、从九州到北海道,全国各地的游行示威此起彼伏。而在政治核心东京都,每天更是有超过600万老百姓参与反政府游行。

  事态爆发的原因还要从年初说起...

  1960年1月,岸信介率团访问美国,并与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确定签署新的《日美安保条约》。

  在新条约送往国会审核时,在野党议员对条约里“为了维持远东地区的和平安全”中的“远东”范围提出质疑。负责条约全权谈判的外相藤山爱一郎解释道:以日本为中心,菲律宾以北,中国大陆一部分,苏联的太平洋沿海部分...

  藤山的解释让不少日本人与亚洲国家想起15年前的大东亚共荣圈!于是,在“条约是为重新侵略亚洲铺路”的解释下,日本国内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安保斗争”。

  1960年5月19日,岸信介内阁利用自民党在众议院的多数席位,强行表决通过《日美安保条约》。但是,由于参议院的席位不够,岸信介很清楚参议院不会通过该条约。

  为了让条约落地,岸信介采用了拖延战术:根据日本宪法的规定,某项提案在众议院通过30天而参议院又否决的情况下,条约可以在6月19日自动生效。

  因此,岸信介力排众议,直接将《日美安保条约》搁置!

  对于战后只想平静生活的日本人而言,唯一阻止该条约通过的机会,就是在6月19日前推翻岸信介政府。

  6月18日,条约自动生效前一天,33万日本国民包围首相府邸与国会。面对来势汹汹的示威群众,岸信介举着葡萄酒对着弟弟佐藤作荣说道:我绝对没有错,即使被杀也心甘情愿。

  晚20时,首相府的警戒线即将被突破,在安保人员的掩护下,岸信介一家人混进救护车里从府邸逃之夭夭。

  望着车窗外奋力冲击警戒线的同胞,一位只有六岁的男孩不解的向岸信介询问道:外公,什么叫安保。岸信介告诉他:安保条约是请美国保卫日本的条约。男孩又问:为什么我们需要美国的保护呢?听闻孙子的提问,岸信介的思绪穿越了时光,回到了二十年前战火纷飞的岁月。沉默良久后,岸信介问答道:因为今天的日本,不再是曾经的大日本帝国。

  那一刻,男孩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国家,不太正常。

  此时,警戒线已被冲破,高喊着和平口号的示威者前仆后继地冲进首相府。

  而那些企图杀掉首相全家的日本人并不知道,这个从他们眼皮底下溜走的小男孩,将在多年以后成为日本战后最杰出的首相。

  他,就是安倍晋三。

  2019年8月10日,日本外务省发布消息称:

  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乐玉成和日本外务事务次官秋叶刚男在日本长野共同主持新一轮中日战略对话,双方就中日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问题坦诚深入地交换了意见。

  ------这是中日关系自大阪十点共识后的又一突破,也是中日战略对话时隔7年的重启。

  从五月首相会晤到十月访华,再到大阪共识。显然,日本在美国不遗余力的围剿中国之际,高调升华两国关系,不仅仅是想趁机扩大在中国的市场,还有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即将到来的前夕,两头压注的意思。

  毋庸置疑,胆敢当着美国的面,操控日本与中国走近的那只手,也只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

  作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日本掌舵者,安倍晋三再次以灵活的外交手段,颠覆了大部分人对他的认知。

  有人说,他是亲美派,对华示好只是战术调整;

  也有人说,他是亲华派,因为他一直试图继承祖父与父亲的遗志;

  还有人说,他什么派都不是,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重振日本的荣光!

  在国际格局与大国博弈中,要想看清楚安倍晋三的真实角色,就不能单单只看他当前的所作所为,还要回到过去,从他的家庭、背景、履历说起...

  尤其是对于长期把日本视为劲敌的中国人而言,更需要重新认识安倍晋三。

  一个野心勃勃却善于伪装的政治家!

  春帆楼前,中日分流

  1954年,朝鲜战争结束的第一个年头,安倍晋三出生在远离前线1200km的本州岛山口县。

  这是一个见证了日本崛起、中国沉沦的地方。

  山口县最大的城市下关,在十九世纪亦称之为马关。被中华民族视为国耻的马关条约,就是在山口县东部红石山的春帆楼完成谈判的。

  1896年~1898年三年间,日本全国税收为2.6亿日元,而条约规定的中国赔款就高达3亿日元。一纸《马关条约》,彻底颠覆了中日两国的关系。

  一个从此江河日落,由千年不倒的中央帝国沦为列强待宰的羔羊。

  一个完成华丽蜕变,从蕞尔小国晋升为全球史上第九个世界大国。

  春帆楼前是石刻为证,石碑上刻着一行大字:

  ------今之国威之隆,实滥觞于甲午之役!

  当年日本之所以选择山口县为谈判地点,是因为彼时的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就是山口县人。

  作为明治维新九大元老之一,再辅以甲午战争促使日本崛起的不世功绩,不论是山口县抑或是伊藤家族,其在日本政界的地位均水涨船高。在20世纪中叶,山口县已成为日本第一大政治家输出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安倍家族能在门阀横立的日本崛起,离不开《马关条约》这层历史契机。

  广义上的安倍家族不仅包括安倍一脉,还包括岸氏、佐藤氏两脉。

  戎评在序言中提到的岸信介,就属于岸氏家族,因为父亲是佐藤家族的上门女婿,所以他在三岁前叫佐藤信介。三岁后被过继到父亲老家,改回岸姓。

  1941年,岸信介在东条英机内阁任商工大臣,曾在的对美宣战诏书上副署。1944年7月,美军攻陷塞班岛,岸信介力荐东条英机结束战争,不料却被武将出身的后者辱骂,遂愤然辞职!

  这个举动,使岸信介在战后避免了被清算的命运,并从甲级战犯摇身一变成为极力吹捧的政客。

  岸信介被释放后,立即投身于政治活动。五十年代初,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对日本各大战犯审判后,日本政界经历了一次空前的大洗牌,多股势力蠢蠢欲动,岸信介就是其中的一员。

  不过,与其他政客截然不同的是,历经过好几次宦海浮沉的岸信介,更能切身明白社会舆论对政治活动的重要性,他由此在各个场合上断言:

  ------将来一定要把女儿岸洋子嫁给报社记者!

  安倍之父,安倍晋太郎

  彼时的安倍晋太郎,恰好在日本四大报社之一,每日新闻里供职。由于双方均出身于山口县、且安倍晋太郎之父安倍宽在战争期间和岸信介是同僚,岸洋子遂在父亲的授意下与安倍晋太郎成亲。

  这是一场改变日本政坛格局的婚礼。

  至此,凭借着岸信介的影响力与人脉,安倍家族正式登上日本政治的舞台!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

  不论是从履历抑或是家庭背景来看,安倍晋三都算得上教科书式的官二代。

  3岁时,外公岸信介出任日本首相了;10岁~18岁时,叔公佐藤作荣出任日本首相,且是除他之外日本战后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岸信介与蒋介石、宋美龄

  在任职首相期间,两兄弟承前启后的奠定了日本战后保守政治路线。

  可以说,日美今天亲如父子的关系,就是在岸信介与佐藤作荣执政期间奠定的,这也是媒体讽刺安倍是右翼世家出身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岸信介要拼命把日本绑上美国的战车呢?

  事实上,站在当时日本所处的战略环境中来看,岸信介的选择并没有错。

  戎评曾在之前提到过,按照白宫战后对亚洲地缘战略的设计,本应由国民党中国作为在亚洲抗衡苏联的桥头堡。但随着解放战争的胜利,退守台湾的国民党集团显然无法承担这个重任。

  于是,孤悬于远东大陆之外的日本列岛,从支援国民党中国的后勤基地,升级为亚洲抗苏桥头堡。

  环伺日本周围,共产主义阵营因中苏同盟的关系如日中天。只要第三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肯定是最先牺牲的炮灰。在这个战略背景下,日本只有与美国结成攻守同盟的关系,才能确保自身安全。

  再从现实角度来讲,资本具备避险的天性,如果某地区长期处于战争或战争即将爆发的边缘,资本迟早从该地区撤离。

  ------如果当年日本不通过美日同盟来保障国家的安全,其经济规模断然也不会有今日的成就! 所以才有了岸信介那句:即使被杀我也心甘情愿!

  虽然岸信介两兄弟的一生跌宕起伏,但孙子安倍晋三的命运却毫无波澜。

  殷实的家庭背景为安倍晋三提供了非常优越的条件,在别人家的孩子顶着嘈杂的环境集体补课时,安倍两兄弟却在家里享受着东京大学高材生的一对一私人授课。

  但这货太浪了!

  或许是继承了父亲的政治基因,安倍晋三在学校期间的主旋律,基本用在参加各种活动搭建各种人脉关系上面去了,学习成绩一塌糊涂,以至于大学只能从成蹊高中直升成蹊学院。

  成蹊大学时的安倍晋三

  这是安倍晋三履历上最大的污点!

  ------日本是一个极为重视学历的国家,即使你的能力与背景再出众,如果不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照样会被社会打入下册!

  2006年安倍晋三首次担任日本首相时,日本网友专门做了一个统计表:战后27位首相中有24位毕业于日本九大顶级名校,东京大学、京都大学、一桥大学、上智大学、神户大学、早稻田大学、庆应大学、成城大学、明治大学。

  只有三位不是顶级名校毕业,他们分别是铃木善幸、田中角荣、安倍晋三。

  前两位是因为战争期间没条件读大学,只有安倍晋三是毕业于三流学院。与那24位前辈的学历相比,成蹊大学与九大名校的差距,大概就是清华北大与三本私人学院的区别!  

  成蹊大学

  成蹊大学

  所以当年很多日本国民对安倍晋三很不买账,认为他只是一个依靠父辈保佑、靠裙带关系才爬上首相宝座的二世祖!

  事实证明,日本国民的眼光并没有错。

  安倍父子:从出师未捷到平步青云

  从首次当选议员到问鼎首相宝座,安倍晋三只用了13年。在讲究履历的日本,安倍登鼎的速度堪称平步青云,很多人将其称之为日本政坛的奇迹。

  但鲜为人知的是,安倍的平步青云,是用父亲的出师未捷换回来的。

  八十年代,在合理利用岳父岸信介与叔叔佐藤作荣建立的人脉关系后,安倍晋太郎成为自民党乃至整个日本政界炙手可热的新星。对于他能成为日本首相的事,没有人会怀疑,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但明天与意外,总是后者提前一步到来...

  从左到右:岸信介、安倍晋三、安倍晋太郎

  1987年8月,岸信介突然暴毙而亡。尽管岸信介早已隐退多年,但作为自民党开山元老以及日本战后政策的奠基人,只要他仍活着,就是对自民党其他派系的一种威慑。

  对于正在角逐自民党总裁的安倍晋太郎而言,岳父的离世,给他的仕途之路蒙上了一层严重的阴影。

  人走茶凉是东方政治的陋习,日本照样不例外。

  十月,在安倍晋太郎与竹下登为总裁宝座争得不可开交时,试图彻底铲除岸信介在党内影响力的首相中曾根康弘做出最终裁决,由竹下登接任总裁一职,并在中曾根离职后接任首相。

  不过,安倍晋太郎与竹下登虽然是政治上的对手,但在生活中却是挚友。中曾根做出裁决后,竹下登对安倍许下承诺:下一任首相肯定是你!
但命运再次给安倍晋太郎开了两个天大的玩笑...

  中曾根康弘

  1988年6月,日本政坛爆发利库路得丑闻(自民党高层家属或秘书接受利库路得公司赠予的证券),中曾根康弘、安倍晋太郎、竹下登、宫泽喜一等数十名自民党高层被卷入其中,竹下登内阁被迫总辞职,安倍晋太郎也引咎辞去自民党干事长一职。

  三年后,利库路得事件的余波逐渐平息,而通过缓和日苏关系的安倍晋太郎也重新回到自民党的中心。

  这一次,似乎再也没有谁能够阻止安倍晋太郎问鼎首相的宝座。

  除了老天爷...

  1989年春末,安倍晋太郎被确诊为胰腺癌,即便是《美日安保条约》30年庆典时,他也是带着医生一同前往的。1991年,安倍晋太郎病情恶化,5月15日凌晨4点,安倍晋太郎在成为日本首相的前夕,含恨而终!

  安倍晋太郎的去世,致使整个自民党高层震动,尤其是亦敌亦友的竹下登最为难过。他曾在一次酒后吐出心声:

  安倍晋太郎一生没有欺骗过我一次,可是他这一死,却让我变成了不守信义的骗子。实际上当初之所以我能当选,还是因为安倍说了一句“还是你先干吧”。现在想起来真是后悔不已,如果当初我和安倍的顺序倒过来就好了。因为他就可以在当了总理之后去世,我也可以避开利库路得事件,建设一个长期的政权!

  竹下登

  安倍晋太郎虽然出师未捷身先死,但他的提前离世却为儿子安倍晋三,留下了好几笔宝贵的政治财富,其中包括福田家族、竹下登派系、森喜朗、小泉纯一郎。

  2000年7月4日,正式步入政坛7年的安倍晋三(在山口县当选议员前,安倍晋三给父亲当过八年的秘书),被提名为森喜朗内阁官方副长官。

  2003年9月,师从安倍晋太郎的小泉,破格提拔安倍为自民党总干事。

  2004年7月,由于安倍晋三的失误,自民党在参议院丢掉了大部分席位,安倍引咎辞职。

  2005年10月,小泉内阁第三次改造时,不仅没有搁置使自民党丢掉参议院席位的安倍晋三,反而再次破格提拔他为内阁官方长官。

  这时,所有人都能明显的看出,小泉纯一郎在培养安倍作为接班人。

  2006年9月26日,在小泉纯一郎、福田家族、竹下登派系(此时竹下登已经去世)等自民党多位大佬的鼎立支持下,安倍晋三当选日本第90届总理大臣,成为日本战后最年轻的首相。

  这一年,距离安倍晋三当选议员仅13年。

  安倍晋三与父亲安倍晋太郎

  毋庸置疑,若非是父亲出师未捷身先死,仅凭安倍晋三的学历、资历、以及能力,是断然不可能在13年的时间里,从平平无奇的议员登上首相宝座。

  日本人对他二世祖的评价,一点也不冤!

  飞扬跋扈为谁雄

  2006年10月3日13点40分,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上任首相仅11天的安倍晋三就马不停蹄的开启了访华之旅。

  将就任首相后首次出访国家定为中国,这还是战后日本历代首相的第一位。

  安倍晋三创造了历史。

  彼时的安倍,上有父辈的荫佑,下有自民党大佬的力挺,可谓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他想做的不仅是创造历史,还要让日本浴火重生。而中国,是他宏图大业中最关键的一环。

  所以,他不顾党内同僚的劝诫与美国的警告,执意与中国冰释前嫌。

  安倍晋三访华

  由于小泉纯一郎时代中日关系恶化,安倍将此次访华定义为破冰之旅,重视程度十分之高。

  2006年5月,安倍正式访华前夕,他派遣夫人昭惠展开夫人外交。

  那天晚上,甫一抵达北京的安倍昭惠就立马奔向王府井,在一家百年裁缝店定制了一套旗袍、一双绣花鞋和一个中式手袋。

  次日,她穿着这身有着浓烈中国风色彩的装扮,拜会了中国领导人。

  访问结果很完美,中日两国不仅摒弃前嫌建立战略互惠关系,并就加快中日韩三国自贸区建设达成共识。

  安倍晋三之所以要展现出亲华立场,主要有两点原因——

  1.父辈传承的教诲

  国内外媒体经常集中以传统右翼家族的出身讽刺安倍,但他们选择性的忽视了安倍晋三父系的左翼立场。

  安倍的祖父安倍宽,是日本著名的反战派领袖。太平洋战争时期,安倍宽冒着杀头的风险常年奔走于日本的大街小巷,向日本民众宣传反战思想,宣传惟有走和平之路、永远放弃战争才能救日本。

  至于安倍的父亲安倍晋太郎,熟悉中日历史的朋友没人不知道他。

  作为福田赳夫内阁的官方长官,安倍晋太郎全程参与了《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的签署进程。1984年,安倍晋太郎随中曾根访华时期,又促成7年内向中国提供4700亿日元低息贷款,以及年内无偿援助两项大型工程。

  当然,安倍晋太郎对华友好的态度,大部分出自于联中抗苏及扩大日企在中国市场的目的。

  安倍晋三祖父安倍宽

  2.现实因素

  事实上,从岸信介、佐藤作荣到安倍晋太郎再到安倍晋三,他们最终的目标都是实现日本国家正常化,只是很多事情是历史被迫的选择。

  到了安倍晋三的时代,日本正常化最大阻碍不是中国,而是美国!

  而安倍极力推进中日韩自贸区建立的真正动机,是因为当年的日本国力,远胜于中国和韩国。若自贸区成功建立,日本就能以先进的制造业站在亚洲国家链的最顶端,并在逐渐强化自身实力的过程中逐渐实现与美国的脱钩。

  然而,平步青云的安倍晋三终究是犯了官二代的老毛病——太自大了!

  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步伐跨得有点大。与美国脱钩,不仅会触怒美国和依附美国攫取利益的集团,更会让那些眼红他的政敌找到口诛笔伐的机会。

  2007年,美国CIA在东京地检搜查部的配合下,安倍内阁多名大臣的丑闻被曝光。此次集体性丑闻,直接导致自民党在参议院选举失利,14年习惯了顺风顺水的安倍晋三,在天命之年遭遇了仕途生涯最大的滑铁卢。

  在宗主国的尖刀下,这一次,没有谁敢为安倍晋三出头!

  2007年9月29日,在当选首相的一年零三天后,安倍晋三在国内外媒体的嘲笑声中,黯然辞去一切职务。

  安倍晋三辞职

  从朱楼高起,宾客满座,他用了13年。

  从朱楼坍塌,无人问津,他只用了369天。

  安倍晋三,终究是为他的飞扬跋扈,买下了最惨痛的一单。

  而自他之后,美国为了彻底控制日本,通过频繁更换首相的方式,将日本政坛拉带入战国时代!

  流光容易却韶华

  东方国家的政治斗争非常残酷。通常而言,一个被盟友抛弃、被国民嫌弃、被宗主国打压的政客,是断然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的。

  但是,安倍晋三做到了!

  戎评之所以说安倍晋三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对手,不是因为他能在重重逆境中梅开二度,而是作为官二代习惯了背后随时有人拉一把的他,竟然没有一蹶不振,反而在痛定思痛后,一鸣天下!

  2012年,蛰伏五年的安倍晋三卷土重来,再次当选自民党总裁与首相。

  戎评并不知道,这五年间的安倍晋三究竟发生了什么。

  戎评只知道,彼时的安倍与五年前相比,已经不再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的岸信介之孙、晋太郎之子,而是一位左右逢源之术极其高超的安倍晋三!

  当他再次伫立在日本政坛时,不仅完成了从官二代到实干家的华丽蜕变,身边还多了两位巨头:麻生太郎与二阶俊博。

  在安倍的团队里,前首相麻生太郎任财政大臣、二阶俊博任自民党总干事长,相当于安倍晋三的党内总管家。

  先说二阶俊博,此人不论是在自民党内抑或是日本政坛,地位非常超然。

  从九十年代初开始,二阶历任运输政务次官、运输大臣、自民党总务会长、经济产业大臣、自民党干事长。对于中国人而言,他还有一层更重要的身份:日本政坛亲华派领袖。

  2002年,他组织1.3万人的日本友好旅游团访问北京;2008年,汶川大地震,二阶亲率议员前往灾区慰问;2017年,二阶俊博率团出席中国一带一路峰会开创花莲外交,被授予大连荣誉市长;到访清华,成为清华的名誉教授...

  众所周知,2012年就任首相的安倍晋三,已经成为反华先锋,他为什么还要留任二阶俊博这样亲华色彩隆重的政客做总管家呢?

  答案很简单: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安倍晋三从未放弃过实现日本正常化的目标,但正常化的前提是需要他牢牢坐在日本首相的位置上。

  若地基不稳,又何谈高楼群起?

  反华与右翼从来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2008年金融危机后,日本经济凋零,右翼势力逐渐坐大,以右翼的形象面世,既能稳定民间基础,又能一时麻痹美国,等到美国反应过来时,安倍晋三早已通过与各家族的融合,在日本建立起牢不可破的政治地位。

  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留任二阶俊博为总干事长,就成为日后安倍解封中日关系的战略王牌。

  事实上,正是二阶俊博一次又一次的为安倍铺路,中日才能实现正常化。

  安倍晋三与麻生太郎

  再说麻生太郎,这是安倍晋三终结日本政坛战国时代最重要的角色。

  之所以说麻生重要,不是因为他前首相的身份,而是麻生背后的势力。作为日本五大政治家族最强大的存在,麻生,就是一面号令群雄的旗帜。

  麻生太郎的祖父吉田茂,曾五次出任日本首相,门生故吏遍布日本朝野与各县。而麻生的妹妹为三笠宫宽仁亲王(令和天皇的堂叔父)的夫人,麻生家族不仅在政坛拥有强大的影响力,在皇室的地位也非常之高。

  再加上父辈留下的福田家族关系,安倍一人便获得日本三大家族的鼎立驰援,稳坐首相之位自然不在话下。

  正如日本民主党对他的评价:

  ------今天的日本政坛,唯有安倍能平衡各方势力,也只有安倍才能结束日本动荡的政局。

  至此,日本政坛的战国时代宣告终结。

  安倍时代拉开浩荡帷幕!

  2018年10月,安倍晋三再次当选为自民党总裁,如果他身体不出意外的话,其首相任期将延长至2023年9月!

  届时,安倍将超越桂太郎,成为日本有史以来任职时间最长的首相。

  然而,即便在国内的地位不可动摇,他对外始终保持着圆滑的手段。

  特朗普选举胜利后,他能马不停蹄的赶往华盛顿觐见。参加中国国庆招待会,他能一路小跑的去和程永华大使握手寒喧。在西方集体制裁俄罗斯时,他能以滑稽的姿态面见普京。

  他能为日本的国家利益亲华,也敢为他的宏图大业反华。

  在安倍晋三的领导下,日本就像一条滑手的泥鳅,不论是中国抑或是美国,都很难找到机会狠狠的拿捏它。

  这就是安倍晋三,一个对内能平衡各方势力,对外能左右逢源的政治家!

  文章最后,戎评有话说

  分析国际时政的这些年,戎评深知国内很多人都对安倍晋三不屑一顾。而媒体们为了迎合用户的情绪,也经常把镜头聚焦在他的小丑风格上。

  比如他在追特朗普时,刻意的摔了一跤。

  但在这种嘲笑声中,我却想到了安倍晋三在参议院说的一段话:

  ------并非为保身而豹变,而是为了国家和民众,可以舍弃面子,这是我们作为领导人应该有的姿态。

  作为资本主义世界经济实力仅次于美国的领导人,谁不想风光出行?谁想又在镜头前卖弄风骚?一个愿意为国家利益而虚与委蛇的领导人,难道不应该值得我们警惕吗?(如果你只是一个单纯的爱国愤青,请无视我的劝诫。)

  日本是有前科国家,所以安倍只能拼命用滑稽的姿态,打消各国的顾虑。

  很多人只看到了安倍小丑的一面,却没有看到他在美国的虎视眈眈之下,能稳坐7年日本首相,更没有看到他带领下的日本,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极尽风光!

  身段柔软,能屈能伸,安倍比世界上大多数政治家更可怕、更厉害。

  

  不论我们如何嘲讽,但事实胜于雄辩。安倍晋三,他是日本国民心目中的好首相、他是终结战国时代的枭雄、他是日本战后最伟大的领袖。

  有什么样的领导人,就有什么样的国家。

  在安倍晋三的身上,戎评看见了曾经善于隐忍与伪装的日本。它就像一条在暗中全神贯注的毒蛇,往往于你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发出致命一击。

  所以,请收起我们的傲慢与偏见,重新认识安倍晋三。

  一个值得敌人尊敬的对手!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