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之港,不惧风浪!

2019-06-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吴鹏飞

香港,这颗祖国的东方明珠,回归祖国22年来,保持了持续的繁荣和发展,但是,在它欣欣向荣的背后,有时候也会有暗流涌动。 这一次,本来是非常正常的一次小小的刑事修法,却风浪陡起,演变成轩然大波,致使特区法律的修例工作,不得不暂时停下来。 这是因为

  香港,这颗祖国的东方明珠,回归祖国22年来,保持了持续的繁荣和发展,但是,在它欣欣向荣的背后,有时候也会有暗流涌动。

  这一次,本来是非常正常的一次小小的刑事修法,却风浪陡起,演变成轩然大波,致使特区法律的修例工作,不得不暂时停下来。

  这是因为,香港一直有一些人,在美英势力的支持和教唆下,一次次作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令人十分痛心。

  大多数香港同胞,心里都很清楚,香港回归以来,祖国母亲对香港做了什么?

  1、在国际上高度尊重。 给予作为地方政府的香港以特殊安排,积极支持香港以实体身份参与国际事务,比如在各种国际经济联盟、各种国际运动会上,占有重要席位。

  2、在治理上严守承诺。 严格执行“一国两制”方针,将香港作为特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动摇和改变,让其享有标志高度自治的司法终审权、单独立法权、行政管辖权。

  3、在经济上甘当后盾。 在内地成为全球最大市场的今天,世界上的主要经济体都很依赖中国,香港在内地享有投资经营的优惠,大陆实际是香港度过经济危机、持续发展的坚强后盾。

  4、在财政上不用缴税。 香港不向中央政府交一分钱的税,香港人自己赚的钱自己花,祖国其他地方建设虽然需要资金,但不给香港一丝一毫的负担。

  5、在发展上特殊保护。 为了保持香港的传统优势,中央政府在内地其他城市的深水港、自贸区、金融中心、迪士尼等项目的建设上,斟酌再三,宁肯缓一缓,生怕对香港不利。

  6、在贸易上免税通关。 香港的产品进入大陆,273种主要产品实行的都是零关税,内地巨大的市场对香港基本上是敞开的。周边国家和经济体,对这样的优厚待遇是垂涎三尺的。

  7、在旅游上全民支持。 中央政府一直大力鼓励大陆人到香港去旅游,香港游的旅行团火得不得了,大陆人平时舍不得花的钱,大把大把地丢在香港,帮助发展了香港的旅游经济。

  8、在民生上优先照顾。 香港地方小,主要靠内地来保障民生。祖国大陆每天将优质新鲜的肉菜蛋奶,源源不断地送到香港,保证水、电、气的供应,从不吝啬,从不含糊。

  反过来,大多数香港同胞,也目睹了一些香港人,是怎么对待祖国的。

  1、有人喊出了“宁当英国DOG,不做中国人”的口号。 有少数人甚至期盼再回到英国殖民时代,这样的自我轻贱,令人瞠目结舌。

  2、有人搞“港毒”活动与街头闹事。 他们以街头暴力的方式要挟特区政府。甚至公开打出殖民地时期的旗帜。

  3、有人发动了“占中”非法运动。 他们企图实现所谓的普选,竟然提出允许没有中国国籍、只是取得香港居留权的人参与投票。

  4、有人甚至冲闯了驻港部队的驻地。 “港毒”组织成员竟然不顾军营哨兵警告,强行闯入进行滋扰,要求“解放军撤出香港”。

  5、有人公开谩骂大陆游客。 比如大陆小孩在街头尿尿,说大陆人素质低。贝克汉姆的儿子在街头尿尿,则称其可爱,并反思公厕为何如此少。

  6、某些香港媒体表现十分恶劣。 香港的一些报刊杂志,充满了谩骂诋毁祖国的文章,甘愿堕落为西方势力反华反中的舆论急先锋。

  7、反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 全世界任何一个国家,都会教育国民热爱国家。但在香港,有人对在中小学设爱国教育新课程,一跳三尺高。

  8、反对就基本法23条修正案立法。 23条提出应当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

  这是正常国家对自己领土的合理要求,却遭到某些香港人的公开反对,致使该条款迟迟不能像澳门那样,完成细则修订。

  这一次,更有人发起违法、暴力行动,阻止正常修法,性质更为恶劣。如果这样的修例工作,因为有些人的煽动被迫放弃,那么,特区政府的权威将受到极大损害。

  这次修法,起因是,2018年2月,香港一名男子在台湾杀害女友抛尸后潜逃回港。因港台之间没有签订司法互助安排和移交逃犯协议,使该男子无法被移交至案发地台湾受审。

  面对这一重大法律漏洞,为避免严重犯罪分子逍遥法外,香港特区政府于今年2月15日向立法会提出建议草案,推动修订《逃犯条例》和《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协助条例》。

  几个月来,特区政府不遗余力向社会做宣传解释工作,在公众咨询、听取各界意见的基础上数次调整草案内容,确保修例工作符合基本法规定、彰显公平正义、体现社会共识。

  经过审慎研究,特区政府提出修订建议,拟将内地、澳门、台湾等中国其他地方纳入移交逃犯法律范畴,在彼此之间建立长期相互法律协助协议。

  特区政府明确表示,修例主要针对犯了《逃犯条例》订明的严重罪行的逃犯,不符合“双重犯罪”原则的不移交、政治罪行不移交、死刑犯不移交。

  修例对普通市民没有影响;修例不涉及新闻、言论、学术、出版等方面的行为,不会影响香港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营商环境。

  草案提出后,特区政府开展了为期20天的公众咨询,接获的约4500份书面意见中有3000余份表示支持。支持者普遍认为,草案可以填补法律漏洞、不希望香港成为“逃犯天堂”。

  然而这一正常的修法行为,受到了严重破坏。近日来,香港一些反对分子勾结外国反华势力,针对修例发布恐吓言论,制造社会冲突,阻扰立法运行。

  有些暴徒甚至冲击立法会,伤害警员,引发骚乱。他们蒙蔽误导群众,策动不明就里、对修例一知半解的普通市民上街。

  这些人背后政治目的,就是要摧毁特区政府的管治权威,破坏香港与内地关系。在有些人眼里,凡事只要香港与内地沾点边,就反对,即所谓“逢中必反”。

  香港有些人越闹越得劲,并且得不到法律的及时惩处,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祖国在收回主权时,十分信任地把香港的治权(包括行政权和司法权)交给了香港人。

  这本是祖国以恢弘的胸襟,展现出来的巨大的善意,本应得到相应的善意和回报。但美英和香港反华势力,却以为有隙可乘,抓住这两点大做文章。特首的产生机制,曾经有过惊心动魄的斗争。

  现在,斗争的焦点转向了司法权。因为,目前香港的立法与司法权,还不完全掌握在爱港爱国的香港人手里,英美与香港反华势力还有很大的操纵能力和操弄空间。

  如果爱港爱国的力量开始主导立法和司法过程,那么香港,就永远、完全、彻底地回到了祖国的怀抱。这些人担心,修例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所以才会如此丧心病狂地反对。

  也许你会奇怪,口口声声自称法治榜样的美英官方,为什么站出来频频发话,反对如此正常合理,全世界通行的修例呢?

  美国甚至以威胁取消香港作为一个单独关税区的地位相要挟,关键就在这里,他们反对的是香港立法与司法,任何与内地加强联系的举动。因为这不利于他们永久在香港问题上捣乱。

  有一件关于香港司法的惨痛案例,估计大家还记忆犹新。香港法官曾经裁决,七名依法驱散占中闹事分子的警察入狱,不得缓刑,不得保释,必须立即收监。

  这七名警察中间,有两名只是在现场执勤,对其他警察果断驱散占中顽固分子,只是看了几眼,也一样获刑。

  而港毒分子曾健超,非法“占中”期间,曾向11名警员泼洒尿液,袭警和拒捕罪成立,可最后判决的刑期仅仅是监禁5周!并且可以保释,也就是交了钱,就可以放人。

  相信绝大多数国人,都会被这个荒唐、无耻的判决气得发抖,也领教了西方人的法律公正。

  可能直到这时候,多数国人才知道,原来香港的法官,绝大多数还是英联邦国家的公民,敢情都不是中国人啊。简单说,香港的司法权,很大程度上还掌握在外人手里。

  实际上,香港上一届非常任法官共计18人,仅陈兆恺一人是纯中国籍,绝大多数为英联邦国籍。本届17人常任和非常任中,仅有2人为中国香港籍,其余均为双重国籍或他国国籍。

  判决七名警员有罪的法官,叫杜大卫。是英国人,1994年在香港大学取得法学硕士学位,在香港获大律师资格,同年被委任为常任裁判官。

  这样的法官,在港英时期对待警察暴力执法却是另一种态度。省港大罢工,港英警察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惨案。1956年九龙暴动45人被枪杀。1967年香港华资企业工人罢工188人被捕。

  在所有这些镇压活动中,被逮捕者多数被殴打,被判刑,警察则被大大嘉奖。我们来比较一下,占中环期间,警方虽然拘捕了近千人,但截至2015年12月,被定罪的只有74人。

  占中环者冲击立法会大楼并用铁马撞破大楼玻璃及大门,这种罪行若在港英时代最少判监一年以上,以及判罚所毁坏公物应赔款等等,所需费用最少也要一百万元以上。

  然而,主审法官却轻描淡写地对四个占中环破坏者作出裁决:判150小时社会服务,另各付堂费五百元。

  凡此种种,不能不让人陷入深思。司法权如果还是掌握在洋人手里,香港社会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就会经常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对港毒分子的纵容和包庇,就可能愈演愈烈。

  而警察遇到港毒分子寻衅滋事,就不再敢挺身而出与之斗争,长此以往,正义不彰,邪气上升,靠人大常委会一件件释法干预来救济,也不可能。

  因此,最好的办法,就是对基本法进行一次规模化的修订,总结基本法运行20多年的经验,推出基本法的第一个修正案。

  美国1787年有了宪法,到今天232年,平均每8年半通过一次宪法修正案。基本法20年了,系统修订理所当然。

  基本法,是建立在国家宪法,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司法独立,渐近政改,政策50年不变等基本原则之上的。

  这些原则体现了实事求是的精神,表达了祖国的博大胸怀和高度善意,为稳定香港社会,回应国际关切,确保主权收回,实行平稳过渡,发挥了重要历史作用。

  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所有这些原则,都建立在一定的前提下的。随着时间和新情况的出现,随着历史条件的改变,有些法律条款,应该相应进行完善和调整。

  以下这些精神,应该得到更加完备的法律的体现。

  第一, 香港的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当年英国拖延香港回归祖国的谈判时,改革开放总设计师断然表示,如果谈判不成,中国将以自己的方式和时间表收回香港。

  英国人才慌了手脚,接受了总设计师的意见:主权问题是不容谈判的。这就是说,香港是中国的,香港不能看成仅仅是香港的。

  第二, 香港的治权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这一点也是不容质疑的。当年英国人耍花招,搞主权治权分离的把戏,甚至威胁中国,如果由中国来治理香港,那将是一场灾难。

  对此我们的总设计师回答得很干脆,如果这是一场灾难,那我们就要勇敢地面对这场灾难。最后,中英达成一致,主权和治权均归还中国。

  第三, 港人治港,是总设计师提出来的,这里面有对香港人的巨大信任和体恤。过去英国人治理香港,香港人哪有什么政治权利,完全是二等公民的待遇,每任总督任命,香港人哪有插嘴的机会。

  只有排队拜望、巴结交通、万众仰望的权利。祖国现在把香港收回来了,完全交给香港人治理,这是多大的信托啊。

  第四, 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展现了祖国的博大胸怀。“舞照跳、马照跑”体现了祖国对香港的尊重和关爱。为了证明祖国比殖民宗主更爱这块土地和人民,大陆不收一份税钱。

  相反给香港外交特别安排、治理特别授权、贸易超惠政策、经济特别支持、旅游特别照顾……但是一些香港人不思感激,不知道这是父母对失而复得的孩儿的宠爱。

  第五, 一国两制,核心在一国。如果香港出现分裂、动乱、外部势力插手,两制就很难坚持。自治的权力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不是香港固有的。

  它是中央政府授予的,是基本法规定的,但是在基本法被破坏的情况下,这些授权,也相应会受到削弱和影响。

  第六, 一国两制,必须认同自己的祖国。一些不承认自己是中国人,甚至宁做英国DOG的人,妄想掌控香港,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香港,绝对不可能让港毒分子、让反共仇中人士、让对国家没有认同和忠诚的人来治理。

  第七, 一国两制,必须热爱自己的国家。大陆对香港善意有加,多方关爱,国内媒体对香港多是积极宣传,香港也应该多对祖国进行正面报道。

  香港不能成为反共基地,仇中土壤,颠覆国家势力的温床。香港于情于理于法都不能这样做。

  第八, 总设计师当年坚持要驻军香港。这正是他的高瞻远瞩,如果香港出现外敌入侵和重大内乱,驻港部队就是定海神针啊。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