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前,一场史无前例的战争打响!中国取得全面胜利!

2019-06-2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锐解局

十六年前的今天,也就是2003年的6月24日,在我国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在北京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郑重宣布: 从即日起,解除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将北京从近期有当地传播的非典疫区名单中删除。 这就是中国防疫保卫战史上,最著名的双解除捷报。

  十六年前的今天,也就是2003年的6月24日,在我国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在北京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世卫组织郑重宣布:从即日起,解除对北京的旅行警告,并将北京从“近期有当地传播”的非典疫区名单中删除。

  这就是中国防疫保卫战史上,最著名的“双解除”捷报。那一天,是民族的重生,更是“警钟”敲响的时刻!

  2003年,对于所有中国人而言,这是共和国史上首次“全民战争”时代!

  2002年12月15日,作为第一例有报告病例记载的非典患者黄杏初,被送往河源市相关医院治疗。2003年1月2日,非典疫情升级,广东省中山市同时出现多起医护人员收到感染的病例。

  1月12日,广州市发现该类病例中共有2例死亡。

  2月,湖南省出现第一例非典病例。3月6日,北京接报第一例输入性非典病例。同月,四川、台湾、香港、宁夏、上海等多地区相继出现非典疫情。

  4月,台湾省台北和平医院因非典感染而封院。

  23日,中国军队加入抗疫战争序列,在北京紧急建设中国人民解放军小汤山非典医院。

  30日,卫生部发出紧急通知,要求非典型肺炎防治场所严禁使用中央空调。这进一步证明,非典是可以通过空气传染的超级病毒!

  5月9日,国务院下发第376号令,公布施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抗疫战争进入深水区。

  至此,这个学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疫情,向中国全面开战!

  

  知道SARS的传播力有多强吗?

  2003年4月上旬,中央财经大学金融系教授曹某被确诊为非典患者,10小时后因无效抢救而死亡。随后,已故曹教授的妻子、儿子、儿媳、孙子、女儿、女婿、外孙等人,先后因发烧入院。截止4月28日,曹教授和儿子工作的中财,共有19名教职员工被确诊或疑似感染为非典,其中两人死亡。

  如此强悍的传染力以及致命力,在共和国防疫史上,堪称史无前例的存在!

  毫不夸张的说,当年的SARS病毒所产生的杀伤力,将全中国乃至整个中华民族,都推向了生存与死亡的边缘。

  针对这场巨大的灾难,中央作出最高指示:不惜一切代价彻底消灭疫情!

  而在治疗非典病毒的医院,医生和护士们也在举行誓师大会,专项组医生更是喊出向SARS宣战,共产党员冲锋在前的口号。

  那一瞬间,很多人能清晰的感受到,这是一场战争,一场空前绝后的民族保卫战!  

  成功,则国族得以延续。

  失败,或许SARS病毒会在一段时间后自然消散,也或许会在病毒的自我修缮中,将所有中国人置于死地...

  没有人敢想象后果,在这种看不见的病毒袭击面前,任何热战争都不值一提。

  所幸的是,当6月24日卫生部和世界卫生组织宣布中国基本消灭非典疫情后,祖国安好,国人安好,家安好...一切都是曾经最美的模样。

  对于这场爆发在16年前的疫情,也许很多细节已经被世人所遗忘。但从病例里透出来的阴谋感与蹊跷感,让我至今回忆起仍是心有余悸...

  首先是疫情爆发地点

  根据官方资料显示,非典疫情的爆发点是在广东省,诸如四川、陕西、宁夏这类内陆省份发现的非典病例,曾经均有过在广东省打工的经历。

  而世界卫生组织也给出了更详细的答案:

  第一、非典里SARS的来源,是中国岭南地区的菊头蝠。广东居民喜欢吃野味,在烹食菊头蝠的过程中,病毒发生了侵略人体的变异,并最终升级为恐怖的非典疫情。

  第二、广东省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排头兵,经济尤为发达,是全中国各省人员最多、最集中的地区。由于流动率非常高,源起于广东省的疫情,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覆盖了全中国各个省份,包括香港和台湾地区。

  第三、中国整体医疗体系落后,加速了疫情的蔓延!

  一切解释,既合情也合理,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这三点是毫无挑剔性可言。

  然而,所有阴谋都存在百密一疏的可能性!

  2002年2月11日,美联社曾刊登过一条来自费城的新闻,该报道称:2月10日凌晨,45岁的赫姆斯特里在出席森丹特按揭公司的酒会上,突然晕倒。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出现头痛、恶心呕吐、发烧、肺部发炎等SARS病毒典型特征,第二天早上便不治身亡。 香港文汇报、新华社均报道过此事。

  而事发地费城,距离美国军方细菌战实验室德特里克堡,仅不到200km的距离。

  1945年,为最大限度提高本国的细菌战实力,经白宫授权,美军情报局在日本一家艺伎馆内,成功抓捕日本731部队负责人——陆军中将石井四郎。

  这里需要强调一下,美国的德特里克堡实验室一直在用动物实验细菌武器,缺乏人类活体数据。而用中国人作为活体实验对象的731部队,是当时在细菌武器研发领域,技术储备最先进的机构。更为重要的是,石井四郎的731部队在中国各地及新加坡地区均设有分部,能够更全面的掌握各地区华人的生化实验数据。

  石井四郎在得到美军的免死金牌后,便将731所有关于中国人体实验的绝密资料,全部分享给德特里克堡!

  因此我们可以确定,拥有大量中国人体实验数据的德特里克堡,的确有条件研发出针对中国人的病毒。而发生在费城的疫情,很有可能是德特里克堡在技术不成熟时,发生了病毒外泄的情况。

  此外,在德特里克堡初步研究出病毒的前一年,也就是2001年,刚宣布就职的小布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拒绝签署具有法律约束力的《生物武器公约》协定书!

  小布什拒绝签署《生物武器公约》的第二年,距离美国生物战实验中心极近的费城,就出现了疑似非典病情,随后这个疫情漂洋过海来到中国全面爆发,一年接一年,环环相扣,天下难道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其次是疫情爆发群体

  2003年7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发布非典疫情统计数据,在2002年12月~2003年7月疫情期间,全球感染SARS病毒的人数总计为8437人。 其中,中国受感染人数高达7764人(含港澳台地区),占总感染人数的92%!

  从统计数据中不难看出,SARS病毒似乎特别钟爱“中国人”。

  当然,也许有人会指出,不是还有8%的非中国人感染者吗?事实的确如此,但我这里说的“中国人”不是国籍概念,而是民族种群概念。

  我们再看看其他非中国国籍感染者:

  加拿大感染者250人,华裔移民占比为95%;新加坡感染者206人,华裔占比百分之百;美国感染者71人,华裔占比百分之百。

  如果说中国落后的医疗水平是SARS病毒快速蔓延的根本原因,那么,作为发达国家的新加坡,其医疗水平比欧洲国家还要先进,为什么仍有两百多名感染者?更为诡异的是,与新加坡仅一峡之隔的马来西亚柔佛州,竟然无一人感染。

  要知道,新加坡与柔佛州最远处只有7公里,而中国距离新加坡最近的海南岛,也有足足2000km的距离!

  诡异,令人窒息的诡异。

  答案有且只有一个:因为新加坡主体是华人,而马来西亚柔佛州的主体是马来人种。

  从中国大陆到港澳台地区再到新加坡,在十六年前爆发的那场超级病毒,都紧扣着一个特定的族群:拥有最独一无二的“O—M175”基因群的汉民族

  当巧合接二连三的出现,你还认为这是巧合吗?

  现如今,十六年过去了,有些真相你我不得而知,只能从蛛丝马迹中窥探一二。

  真相重要吗?重要!

  但是,比起真相而言,汲取教训和记住伟大,对我们普通人更为重要。

  从4月中国以全面战争姿态对抗疫情,到6月24日疫情基本解除的两个多月时间里,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民族保卫战中,有人在一线病倒、有人在后勤虚脱、也有人永远的留在了阵亡名单上...

  丁秀兰: 北京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主任医师

  李晓红: 武警北京总队医院内二科主治医师

  邓练贤: 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传染病科主任医师

  梁世奎: 山西省人民医院急诊科副主任

  杨涛: 北京市通州区潞河医院医生

  叶欣: 广东省中医院二沙岛分院急诊科护士长

  为了今天这个伟大的胜利纪念日,他们,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请记住他们的名字,记住这场险些灭族的抗疫战争,并告诉给我们的子子孙孙,薪火相传,生生不息..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