割头顶辫子易,割心中辫子难。——洋名,该不该改?

2019-06-2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周小平

导读: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后可以骄傲地对外国朋友说自己小时候在中国一个叫水调歌城或紫竹别院的地方长大,而不是尴尬地对外国朋友说自己从小生活在中国曼哈顿别墅或圣罗马庄园。因为那样,真的很可悲。 最近关于治理地名以及小区名大洋怪重的一则通知引发

  导读:我希望我们的孩子长大后可以骄傲地对外国朋友说自己小时候在中国一个叫水调歌城或紫竹别院的地方长大,而不是尴尬地对外国朋友说自己从小生活在中国曼哈顿别墅或圣罗马庄园。因为那样,真的很可悲。

  最近关于治理地名以及小区名“大洋怪重”的一则通知引发了诸多争论,某地方政府居然要求某酒店的合法注册商标也改掉,这一下更是引起了舆论的反弹。——但实际上,需要改掉的从来都不是什么注册商标,而是属于公共范畴的街道地名或小区楼盘存在的问题名称。

  比如某小区备案时打算叫“曼哈顿小区”,结果备案时一查全国已经有几十个叫“曼哈顿”的小区了,且本市就已经有一个了,所以因为名称重复其备案申请被管理部门驳回了。被驳回后,开发商灵机一动改备案名称为“曼哈屯”并顺利通过备案申请。结果在小区修好以后,开发商却故意将屯字写成顿字,并在销售宣传手册上以为曼哈顿小区为名进行销售,结果因小区名称重复导致诸多问题。群众使用快递和打车经常搞错方向。而且开发商此举还涉嫌虚假违规宣传。

  然而,顿就比屯高贵吗?这是个问题。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洋名和洋面孔似乎成了天然高人一等的存在。不要跟我说为什么西方国家不整治“大中怪重”名称问题,因为人家根本就不存在这种问题。洋名和洋面孔似乎成了天然高人一等这个问题,实属我国现阶段独有的不正常现象。外国,没这毛病。

  如果你不先环顾全球看看,你就不会理解我们今天被不知不觉的媚外现象有多严重。如果你不看看西方国家的文化自信有多可取,你就不知道我们今天的文化自卑有多可笑。

  走在中国街头,遍地是洋名,但走在西方街头,何曾见过遍地中名?在中国市场上的楼盘名称,动辄是曼哈顿别墅、华盛顿公寓、纽约花园、圣罗马山庄、挪威庄园、希腊府郡,但是你看看人家美国和欧洲人的小区,你何曾见过武侯祠花园、巴山府邸、夜雨庄园、辛弃疾LOFT、故宫别墅或北京山庄?如果有一天,美国和西方街头突然布满了这样的小区名称,人家当地人肯定第一个不答应,不但不会打赢而且还会愤怒地聚集抗议,要求政府立刻修改这些中名,保护本地本民族文化。

  看出区别没有?凭什么人家西方人有保护和传承自己文化的自觉和自尊,而我们中国人却要如此麻木和随便呢?有人口口声声地说要学习西方的先进之处,但在这些问题上它们却又选择性失明,半句不提学习西方做法。

  外国人来中国旅行不用学中文,大大咧咧地说着本地话就来了,因为他们自信你中国人就得说外语来迎合他们。

  而中国人去外国就得先拼命苦学外语,然后小心翼翼、谨小慎微地出去旅行、工作或生活,似乎中国人天生就需要去迎合洋人,而洋人绝不可能迎合我们。

  外国人来中国,享受着超国民待遇,无处不在的网络大V、故事段子、小说杂志以及公益广告都在“教育”着我们,来者是客,我们要充分尊重和了解人家的风俗习惯,千万不要因此冒犯了对方。于是乎,满大街都是各种外国风俗礼仪培训机构、西方风俗习惯培训常识教育、甚至还出现了年学费数十万的幼儿西方礼仪培训班。但你何时听说英国人美国人让自己的孩子学习中国儒家传统礼仪?

  然后中国人去外国,却只能承受低人一等的遭遇。尽管中央三令五申,但直到今天,你去很多旅行社,甚至包括一些国有旅行社报名出境旅游,导游都会要求你缴纳通关小费,说是不给小费就容易被刁难。明明出境旅游是合法合理的事,但却偏要自降国格、低三下四地去行贿!悲哀不悲哀?你要是敢拒绝,导游就会百般恐吓。并且你还没走出国门呢,一条条规矩就来了,不断“教育”你,出门在外要尊重和了解别人的习俗和礼仪,千万不要因此冒犯了当地人。

  好吧,外国人来中国,我们要学习他们的礼仪文化,千万不要冒犯了他们,因为来者是客。那同理,我们出国去也“来者是客”啊,但为什么也要学习他们的礼仪文化,千万不要冒犯了他们?怎么里外里都是中国人去屈从别人啊?这还让不让中国人活了?

  所以有时候我说,中国人的文化自卑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也不是体现在某一件事情上,而是一种方方面面的、无处不在的、综合而立体的表现,这种表现叫做自卑。一种深入骨髓、自惭形秽的自卑。大清已经亡了很多年了,中国人脑后的辫子也早已割掉了很多很多年,但是割头顶辫子易,割心中辫子难。文化心理上跪着站不起来,头顶梳着什么发型都没有用。

  去年,DG和巴黎世家辱华事件爆发。但其实其它欧美大牌也经常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单从模特选择上就不难看出,西方人似乎在刻意操纵着什么。不然为什么西方媒体和企业总是大言不惭地公开嘲笑中国人都是雀斑脸、眯眯眼、塌鼻子?因为欧美大牌最喜欢使用这种脸型的中国模特。越怪,越爱用。随着媒体的疯狂曝光和大肆故意力捧,所以就在西方形成了“中国人都长这样”的观念。笔者无意评价模特的长相,毕竟不管长成什么样都可以活出属于自己的美。但是,西方人在选择中国模特的时候,是不是也太过于刻意了一点呢?

  然而反过来,在中国呢?有一家专业外模公司表示,有些外国洋模特在中国只要三个月,就能赚走他们在国内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无论是网店还是商场、无论是广告还是包装、各种光鲜亮丽的广告当中,最常见的就是洋模特,而且中国广告公司专门选择最漂亮的白人,各个都是长腿宽肩深邃眼。久而久之,就在中国人心目中形成了白人就是高贵漂亮的印象。

  就算是注册了整部《山海经》的华为,之前某型号手机线下投放的一整版广告里也全是洋模特,一个中国模特都没有,当时那组广告在坊间引发了不少争论。

  所以现在的真实情况就是,西方人可以肆无忌惮地嘲笑中国人都是眯眯眼,但中国人却没有一个人会去嘲笑西方人都有体臭。尽管中国人并不都是眯眯眼,而西方人是真的有体臭。——随着信息社会的发达,人们对万事万物的印象往往不来自于真相,而是来自于媒介。来自于那些无处不在的网络、广告、模特、选秀、课文、媒介、和街道楼宇的名称。

  有人统计过,在中国电视和网络购物平台上出现的广告当中,一部分是洋人男性搭配中国女性,一部分是中国男性搭配中国女性,而采用中国男性搭配洋人女性的广告,则几乎为0。我们很难说这是一种巧合,也很难说这是阴谋论,但我们完全可以说这是一种文化自卑的病症在发作。为什么反过来就不行?很少有人去深思这个问题。这是一种可怕的、不自觉的文化盲从和奴顺。所谓奴性和媚外病根,就是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被埋下的。

  之前还有网文曝光过中国学校的课堂读本里出现了大量的洋人角色,这本来也没什么,但怪就怪在,在这些课堂读本里同时出现中外小孩的故事当中,充当正面角色的永远都是洋人小孩,而做出坏事和干错事的负面角色永远都是中国小孩。

  迟到、撒谎、浪费的角色,都是中国孩子。说真话、守时、节俭的都是洋人小孩。后来编文者解释说编辑这些文章的目的是为了推进全球化、打造全球化视野,并非崇洋媚外。但这仍解释不了,为什么负面角色都是中国孩子。既然是为了推进全球化、为了打造孩子们的全球视野,那么我们把这些故事里的人物角色换一下行不行?同样还是出现这么多的洋人小孩角色,但把迟到、撒谎、浪费的角色换成他们,行吗?恐怕不行吧。——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你都不愿意泼给洋人小孩身上的脏水,为什么泼在咱中国小孩身上就那么心安理得呢?割头顶辫子易,割心中辫子难。

  走在中国大街小巷,一些传统美食比比皆是,有些老手艺人甚至已经制作了几十年。然而这些美食虽然价廉物美,但却被认为是“不登大雅之堂”的东西。可如果这些东西沾了上了洋人的光,那就不一样的。日本一个煮饭的老头,就被无数媒体捧为“煮饭仙人”,还被重金请到中国展示才艺。不过现场看过的人都说,煮得很一般,明显水掺多了。如果这样都叫煮饭仙人,那中国起码有上万个鸡蛋灌饼仙人、卤煮仙人、老麻抄手仙人、手工面仙人、泡菜仙人。——逢中必贱、逢洋必贵已经成了一种群体性的心理癔症。有连锁超市的经营者曾经感叹,如今在中国市场就连卖个樱桃也要写上美国大樱桃才能标价破百,要是写个本地樱桃也就只值十五。可悲吗?很可悲。

  打开网站我们不难发现更多的怪相,洋酒价格破万有的是人抢购,国酒价格破千就被万人唾骂;进口化妆品价格几千上万就算被查出重金属超标也照样好评无数,而国产化妆品稍微卖贵一点就被被骂成“心比天高”;国产矿泉水2块钱被嫌贵,进口矿泉水20元还被点赞。难道水也有个洋土贵贱之分?你别说,还真是这样。别说是水了,就是狗也如此。外形俊美、智商超高的中华犬被叫做土狗只值几十元,奇形怪状留着哈喇子的各种洋狗动辄几千上万,被当做宝贝来宠着。

  西班牙火腿一根价格数万,薄薄一片就要好几十元,但品尝者趋之若鹜。但中国工艺更精湛的宣威火腿呢?价格还比不上人家的十分之一。就算用世界上最好的本地黑山猪制作的宣威火腿,也卖不上价。在日本和欧洲,一些仅仅是喝过几杯葡萄酒吃谷物长大的牛就被炒成天价,一斤要卖到上千元。而在中国,就算是生长在完全无污染的西藏大草原,喝着冰川水、嚼着雪莲和虫草长大的牦牛肉,价格也只能卖到几十元一斤。看来不仅是人造物和商业制成品存在中贱洋贵现象,就连牛和狗也受了文化自卑的牵连。

  一个国家和民族,连自己家最好的东西都看不起,却偏要去追捧别人家很一般的东西,这难道不是一种病吗?割头顶辫子易,割心中辫子难。

  前段时间,传销性质的权健被曝光之后,人人喊打。然而有些人这股劲似乎只打内贼不打洋匪。在市场上,价格几百上千的所谓澳洲保健品和美国保健品仍在大肆违法宣传,各种高档超市和网店铺满了它们的产品。所谓抗衰老、消除自由基、美容养颜排毒、壮阳补肾等一系列违法违规宣传用语铺天盖地。但因为是洋货,所以大家就自然信以为真,闭上眼睛就买买买,很少见人疑、举、查。这又是何其可悲?

  走在中国的地铁里,经常会看到各种呼吁禁止捕捞鲨鱼的“广告”铺天盖地,很多人看到之后就跟风吐槽说:“中国人最坏了,和蝗虫一样,连鲨鱼都要捕捞,迟早把地球祸害干净。”——然而一转眼他们就登上淘宝购买各种来自美国和澳大利亚的鲨鱼骨胶、鲨鱼肝油、角鲨烯等产品来服用,追求养身。他们却不知道,投放鼓吹不要捕捞鲨鱼的广告来自一个美国动保组织,而这个美国动保组织背后的金主恰恰就有这些欧美钓鲨捕捞公司。这又是何其可叹?世界上大多数品种的鲨鱼都不是保护动物,捕捞普鲨和捕捞三文鱼一样没有任何区别。所以,凭什么外国人捞得,中国人就捞不得?

  前不久有朋友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块盐,说是从日本买回的高级贵族专食盐,是凝结成矿块状的,卖给中国人要两万多人民币一斤。我看过之后,严肃地告诉他,这就是随处可见的矿盐,是盐里品质最差的东西,含有大量的伴生杂质,甚至还有重金属超标的成分。这种东西在中国盐矿里,遍地都是,一分钱不值。

  还有朋友神秘兮兮地掏出一个“水素水”机,说是插上电之后,就能让普通水产生“水素”的进口高科技设备,一台便携式的要七百多,一台家用的大型机要六千多,还有松下等大牌都在生产。喝了这种富含“水素”的水,可以延年益寿、美容养颜、排毒养身、延缓衰老、降低三高、预防癌症、软化血管等等…… 但是我也很直接了当地告诉他,所谓“水素”,就是日语里“氢”的意思。水的化学式是H2O,本身就是一氧化二氢,因此“含氢水”本身就是智障的概念。这个所谓的“水素”机,就是极其弱智地采用电解水产生氢气,然后再让你喝而已。但产生的氢气你一开盖就跑光了,还喝个屁啊。更何况,你要是真想喝氢气,那你就去加氢站买个煤气罐装回家吸两口得了,何必这么麻烦?如果你不怕死的话。——同时还有一点很重要:宣传说吸氢还能延年益寿、美容养颜、排毒养身、延缓衰老、降低三高、预防癌症、软化血管???在中国怕是连邪教都不敢这么编吧?

  要是国内哪个厂家这么编,早就被人打死了。但洋人这么一编,中国人马上就信了。这个洋字,咋就这么好使?这不是盲目崇洋媚外是什么?这不是文化自卑是什么?这不是奴性又是什么?割头顶辫子易,割心中辫子难啊。

  走遍西方,你看不到遍地的道观和佛堂,人家不拜观音不认孔子不尊三皇五帝。但走遍中国,你看得见遍地教堂基督,过圣诞信天主认耶稣尊华盛顿。

  走遍西方的城市,你看得见俄罗斯的尖顶建筑风格,英法的经典花窗,美国的几何建筑特色依然在现代建筑中得到了极好的传承和保留。但走遍中国各个城市,有时候你甚至会一恍惚不知道自己身在哪里。我们曾经的徽派、川西、斗拱、飞檐等建筑特色只在极小极小的古镇一角默默凋零,现代建筑中早已看不见任何踪影。

  当我们自己的文化被锁进博物馆而得不到传承和发扬的时候,距离消亡也就只是个时间问题了。然而全世界,除了中国设计师能弘扬和继承自己的建筑文化之外,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设计师会愿意替我们弘扬和继承这些。但现在,西式外形建筑几乎已经成了全中国设计师的通行设计标准。这何其令人痛心。

  我们很难想象一个没有尖顶建筑风格的俄罗斯,一个没有经典欧式花窗风格的欧洲,一个没有玻璃墙面几何建筑特色的美国。但我们却习惯于一个失去飞檐斗拱建筑特色的中国,甚至还以四处修建洋化建筑特色为荣。这又是何其悲哀?——割头顶辫子易,割心中辫子难啊。

  所以一个小小的地名整治背后,隐藏着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文化悲哀。我们的确需要全球化的格局和眼光,但与此同时我们更不可能丢掉的是我们自身的文化传承。我们可以学英语、起洋地名,但我们不可以认为洋语和洋名就比中文和中名高贵。我们可以用洋模特,但我们不可以只让洋汉子搭配中国女人。我们可以取百家之长,但我们不可以因此丢掉了自家的文明根基。

  所以,我仍希望千百年后,中国的地名还和古代一样充满诗情画意,而不是一个杂乱无章的万国名称杂物堆。我们要有宣武门和崇文门,要有东直门和西直门,要有文庙街和武侯祠,要有人民路和解放碑,要有岳麓书院和崇明大道,要有南浔和锦里,要有都江堰和三星堆,要有安定门和复兴门,要有锣鼓巷和礼士路,要有和平门和广安门、要有百花深处和较场口,我们还要有王府井和海运仓……

  地名,承载着一个民族不可磨灭的历史和记忆;地名,也承载着中国人的传统和文化。我希望当我们的孩子长大后,忆起乡愁时能自豪地对外国朋友说自己小时候生活中国在一个叫做水调歌城或紫竹别院的地方,而不是尴尬地说自己小时候住在中国曼哈顿别墅或圣罗马庄园。那样,真的很可悲。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