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乱象在告诉我们什么?

2019-08-0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斯郎    阅读:

历史是本读不完的教科书,总能教会人们什么,就像我们品读汉唐盛世和晚清乱世一样, 我们今日所见证的,也终将成为日后众人所品悟的过往。 这就好比当下香港所出现的种种乱象一样,不管是暴徒的肆意妄为,还是外敌的势力渗透,这些画面都无时无刻为我们警示

  历史是本读不完的教科书,总能教会人们什么,就像我们品读汉唐盛世和晚清乱世一样,我们今日所见证的,也终将成为日后众人所品悟的过往。 这就好比当下香港所出现的种种乱象一样,不管是暴徒的肆意妄为,还是外敌的势力渗透,这些画面都无时无刻为我们警示着“治世之道”。

  那么今天,就让我们一起静下心来,从教育、政治、舆论等多个角度切入,来分析一下“香港乱局告诉我们什么”。

  1: 言论自由须有度,莫让舆论变愚论。

  在现代文明社会中,作为民主社会的重要表现标志,民众和媒体的“言论自由”被保障是一个好的现象。但无规矩不成方圆,“言论自由”的前提是必须遵守法治和社会道德的底线,否则舆论就会变成“愚论”,甚至变成“恐怖言论”,社会也会随之大乱。

  香港当前暴力事件的爆发,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社会言论被境外势力、当代汉奸等别有用心的群体操控,朝着“失智”的方向不断迈进。就比如明明和普通人无关的《逃犯条例》,本意上是对香港现行的法律漏洞做向好的补充,却被境外媒体、香港本地反对派媒体以及常驻香港的“洋法官”们刻意地解读成了“人人都要被送中(大陆)”、“香港的民主自由要被剥夺”等,罔顾事实,尽是忽悠和煽动之语。

  然而,在西方长期灌输的并不对称的西式民主思想的影响下(并不对称的释意:说一套做一套的普世价值),这一切都是被允许的。

  于是,在香港无人能治,也无人敢治这样带有明显曲解、煽动用意的谣言和失实报道——地方政府相对放任,有心人士造谣、曲解、肆意煽动,然后根本就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的民众被刺激并走上街头,成了别人的“利器”。

  在被曲解的“伪言论自由”环境下,失去理智的舆论所带来的恐怖色彩也越来越浓,于是反对派和外媒把元朗人民黑成了“黑恶势力”,暴徒们羞辱国徽、咬断警察手指、私藏炸药装置、冲击立法会被美化成了“正义之举”,而一度克制、委屈、流血流泪的香港警察却被媒体刻意抓拍并抹黑,甚至一次次被羞辱和攻击。

  香港反对派媒体、境外媒体断章取义,炒作“警察举枪”,却对暴徒无法无天的行为视而不见,而这样的误导性言论、谣言也在毫无控制的情况下,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香港民众:

  更有趣的是,这些暴徒还批不得,骂不得,你一批评他们吧,他们就高举“民主自由”的旗帜,骂你、打你、砸你,喊你闭嘴:我们在讨论言论自由,你们给我闭嘴!然后,他们在借着完全不负责任的言论,美化自身的暴力行为,丑化反暴力群体和受伤的警察。

  2:教育发展须重视,别让民智染污渍

  一个社会的根基,在于教育,正所谓“教育兴国”,与之相对的是,若不重视基础教育的引导,那么社会也必然走向衰弱 :你若不重视,便有人替你重视,当你的教育被别人左右,那么民智便不保,社会稳定也终将为人左右,走向动荡。

  今日之香港,便是如此。翻开香港学生的“通识教育”学科的书本,我们会发现,这门类似于内地“思想品德课”的学科,很多内容都已经跑偏了。由于香港教育部门在西方不对称的民主熏陶 下相对“放任教学”,于是只是给了下面学校一个大致的“课纲”,并没有具体要求、审查教学的内容,大概的意思就是: 你们自己理解和讨论去吧,我们这边也不管。

  于是,在这样“放任”的环境下,这门学科就被人动了手脚,不但公然挑唆香港和内地的矛盾,还挑战“一国两制”的基本制度:

  还不止如此,在该学科的教学书目《公民意识》中,书本的教学内容中公然将此前的非法游行、暴力袭击事件赞美为“唤醒社会关注普选权利”的壮举。

  而更可怕的是,负责“通识教育”教学的教师,居然只需要35-100小时的培训便可上任,甚至连基本的资格考试都不需要。 也就是说,这么重要的“民智课程”,几乎被“放养”了:老师没有严格资质审查,课纲不做引导,教科书胡乱误导,再加之教师上任后打折“言论自由”的旗号给一众学生洗脑,然后根基便坏了,社会“废青”和被误导的“失智青年”也就越来越多。

  于是,当香港年纪稍长的一辈,用心血捍卫香港和祖国的稳定、繁荣的时候,无数被误导的香港大学生、年轻人,却被煽动发起暴力袭击,场面骇人。 而这,也就是为何我们看到,在香港游行示威的队伍中,几乎都是年轻人和在校学生的重要原因。

  我们来看看香港废青们都干了些什么:

  3: 司法自主须独立,洋人控法可不行

  香港对外宣称“司法独立与公平”,在司法问题上对大陆这头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可是香港的司法真的如宣传中那样不存在问题了吗?我想,就单单从香港法官的组成上来看这个问题,就有很大的问题——堂堂一个中国香港,在殖民统治时代结束二十多年后的今天,其法官的组成居然还是“洋人为主”,17任法官中,仅两位是中国香港籍,其余都是外国籍或双国籍。

  上图:左右香港司法的“公平公正的洋法官”。

  把司法交给外国人,这是香港这些年存在的现实“局面”,我们尊重“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但引来洋人“当司法大官”,实在是令人费解。

  而这样的影响必然是巨大的,符合西方价值观和利益的“洋思想”必然会进一步左右香港社会,尤其是香港司法的走向。 于是,就像本次《逃犯条例》的修订一样,明明早就就有和包括部分西方国家在内的全世界20余个国家签订了相关“引渡条例”,此次只是在原有的基础上加上了大陆地区而已,怎么就不行了呢?英国、美国等外国可以引渡恶性罪徒,自己的祖国却不可以,这是什么逻辑?

  果不其然,香港司法界的这些“洋面孔”,是每次带头反得最厉害的那一群人。而在这种氛围下,咬断警察手指的暴徒杜启华,并没有受到法律的严责:7月16日,法官以1万元保释金+不准涉足新城广场的“廉价条件”准许了杜启华的保释请求。 无疑,这又是一次典型的“对暴徒饱含同情,对受害警察漠视”的司法决议。

  不仅仅如此,其实早在2014年的“占中”事件中就出现过类似的画面:港独曾健超向警方泼撒粪便和尿液,警方被袭击之后采取了紧急制止措施,当场制服了曾健超。然而,在这一个过程中,曾健超等人却断章取义地拍摄警方制服自己的画面,宣称“被暴力待遇”,而仅轻微受伤的他在就拒绝拍照记录伤情的情况下,起诉了参与制服自己的7名警察。

  可悲的是,审理案件的正是外籍大法官杜大卫,而判决的结果也令人费解:向警方泼粪的曾健超紧被判5个星期监禁并获准300元保释,而维护治安的警察却被判监禁2年——这是一个洋人法官,在中国香港,给维护中国社会稳定的警察做出的“公平”判决。

  4:正义要有威信力,做好正确的引导 政府作为维护社会安全、消除社会隐患、引导社会进步的行政机关,在服务于民的同时,也要树立应有的社会威信 ,在敌对势力渗透、暴徒肆意破坏、舆论胡乱扭曲事实的情况下,为了社会的和平稳定和普通民众的利益,政府应该采取相应措施,尽最大努力为社会平稳的发展保驾护航,充当正义力量的后勤保卫,而不是选择退缩,任由资本财团势力、敌对反对势力摆布。很多人说,香港今日的没落和矛盾的爆发,源自房地产商的“收割”。这理没错,但还必须看到的是,房地产商无底线的膨胀背后,是社会有关部门威信力、引导力的缺失。

  多年前,香港首任特首董建华曾很有远见地推出“八万五”计划和“数码港”计划,这两个计划若是成功实行,香港绝不会走到今天这样“尴尬”的境地。所谓“八万五”计划,意思就是政府每年引导、确保新建房不少于85000套,以此来缓和高房价的问题,算是一项遏制房价的良政。而该计划的实施也卓有成效,香港房价确实得到了有效控制。可是,这样一来便动了房地产商的奶酪。于是,香港的房地产商便鼓动已买房的香港中产阶级走上街头,要求停止该计划,否则特首下台。这一次,港府选择了让步。

  “数码港”计划也是一样的命运,原本设计好的科技项目,被肆无忌惮的房地产商搞成了“房地产开发项目”,对此港府也是一副无能为力的模样,只能任凭房地产财团收刮着香港社会的财富,这直接断送了香港的未来。而也就是这样的一次次妥协、让步、求全,才让香港止步不前,以至于今天的香港只能啃着老本行,在科技领域、未来领域上,逐渐被大陆的城市、被全新的时代所抛弃。 而今日,我们看香港当下的乱局,依然可以看到这样的“妥协”色彩:面对反对派的极限施压,在暴徒为所欲为的情况下,港府道歉,并被迫修改了被误读和曲解相关法案。可令人叹息的是,“求和”的退让并没有平息事态,造谣生事者、暴力袭击者越发猖狂,除了袭警辱警,反对派还羞辱国徽、国旗,甚至制作武器、炸药。

  对于眼前所发生的这一切,我们很能理解港府和普通香港市民的无奈与不易,也尊重港府所作出的努力,但我们还是要对香港同胞说:代表正义的威信力一定要在,对文明施以文明,对暴徒无需同情。 5: 文化认同要加强,民族稳固靠文化 民族和国家的稳固,必离不开“文化”两个字。文化是家国延绵的根基,人们对文化的认同,实则是对彼此身份的认同。 因此,社会对年轻人的民族文化、国家文化方面的教育,就显得非常重要。我们看今天的香港,在“西化”的背景下频频爆发种种乱象,很大的原因便是“精神殖民”的遗毒未尽,而这样的遗毒,也在无限放大的“言论自由”的环境下,被不断粉饰和传播。于是,我们会看到一群香港废青,拒绝说中文的样子:

  我们还会看到废青们,辱骂同胞“中国人”是“支那人”的样子:

  他们高举英国、美国的旗帜,完全不顾民族情感:

  他们拆下飘扬的五星红旗,把国旗丢到了海里:

  心中若无家国,便是有血脉,也是废材。 因此,文化教育不可忽视。

  7: 摒弃对西方幻想,时刻树立危机感 信别人不如信自己。以前很多人都相信西方的“普世价值”,和平久了的中国人,心中多多少少都开始对英美等西方群体保有“光明的幻想”,很多人仿佛忘记了他们曾经是如何欺辱我们的。而当前的香港乱局,洋指挥、洋媒体、洋组织、洋资本 在乱局中齐头并进的丑陋吃相,算是很好地敲醒了这一部分人,所以近来有很多人说:香港的事,叫醒了不少精神洋人。

  写在最后: 香港之乱局,怪不得时代,更怪不得大陆,要怪便怪一部分港人自己不觉悟、不明目。 而造成这一局面,原因必定是错综复杂的,因此偏执地把责任归罪于任何一方都有失客观。

  但问题毕竟是出现了,既然有问题,就要懂得去发现、去分析,然后再去解决,而不是每次都畏畏缩缩,自欺欺人地搪塞过去,固执地不愿意做出一点悔过与改变。

  未来,香港若想不再“沉沦”,就必须重教育、兴文化、变格局,让年轻一代不荒废,让老一代有归属感,当然最主要的是,别让资本家和外部敌对势力为所欲为。 此外,警察和政府也要适当提高自身的威信力,该强硬的时候还是要强硬的。

  最后,愿港人自知,也愿香港早日恢复平静。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