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战,空前的决裂!

2019-08-0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黄生

昨天,特朗普又开始了对美联储发起了猛烈攻击,他怒斥美联储说,美国的真正的麻烦不在中国,而在美联储。这人也是个奇葩,明明对美联储有意见,非得捎带上中国。 特朗普公开表示说,美国在他的领导下,正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美国在不断的强大,而对手在不断

  昨天,特朗普又开始了对美联储发起了猛烈攻击,他怒斥美联储说,美国的真正的麻烦不在中国,而在美联储。这人也是个奇葩,明明对美联储有意见,非得捎带上中国。

  特朗普公开表示说,美国在他的领导下,正取得一个又一个胜利,美国在不断的强大,而对手在不断的削弱,美国任何一位总统都没有他英明神武。

  然后他话锋一转,说如果美联储能够配合特朗普的话,那么美国将赢得更轻松,现在的问题是美联储不配合他,这让他很生气,很愤怒。

  特朗普对美联储极度不满,直接公开干预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这已经打破了美国的历史规律,总统绝不公开评论美联储,特朗普不但是评论,而且是公开的炮轰,还是持续不断的炮轰。

  特朗普现在有两点不满,这两点不满特朗普表现得非常明显,就如一个要吃糖的小孩,只要不答应,就一直闹,要不就是撒泼耍赖。

  一是特朗普认为美联储降息的力度远不够大。美联储在7月底降息25个基点,十年来首次降息,这引爆了全球降息潮。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这次降息并不意味着美联储的货币政策转向,并不意味着未来将持续降息。

  而特朗普希望降息的幅度是50个基点,现在才降25个基点,这让特朗普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他一边看着电视,一边脸色阴沉,非常难看。

  特朗普还要求美联储应该持续不断的降息,降了一次后,接着降第二次,但是美联储表态不会连续降息,这让他很失望。

  二是特朗普希望美联储压低美元的汇率。特朗普多次表示强势美元对美国的出口不利,曾经多次公开打压美元汇率。

  特朗普希望压低美元汇率,来刺激美国的出口,而美联储则与之相反,美联储更担心美国的债务危机,必须要美元走强来吸引全球资本,为美联储退出QE接盘。

  因此,特朗普和美联储之间就美元汇率产生了很深的矛盾,一个要出口,一个要避免债务危机,两者各不相让,但是美联储不能公开表态是为了避免债务危机,否则全世界都会为之哗然。

  在人民币跌破7的时候,特朗普竟然第一时间向美联储喊话,说美联储看看吧,你们知道让美元强势的后果吧,但美联储并没有公开对此进行回应。

  特朗普一要降息,二要美元贬值,一怒二闹三咆哮,可谓兴师动众,这是因为他必须要竞选连任总统成功,否则的话,他将面临万丈深渊。

  现在特朗普在内政、外交、经济方面,一无是处,他善于摧毁过去的旧秩序,但不善于建立新的秩序,在全世界都众叛亲离,成为众矢之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想要竞选连任总统成功的难度非常大,根据亲特朗普的福克斯公开的民意调查,特朗普竟然大幅度落后几乎所有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这让特朗普感受到了危险。

  因此,他必须要在经济上取得成绩,因为这是最容易做出成绩的,毕竟在奥巴马时期,进行了史无前例的量化宽松,刺激了美国经济在低利率的环境下增长到现在。

  特朗普要做的就是,继续享受前总统的低利率货币和量化宽松就可以了,因此他不余遗力的压迫美联储降息,而且是连续不断的降息,以此来刺激美国经济的增长。

  只要继续降息,继续量化宽松,那么美国经济就会继续非理性繁荣,就会继续吹泡泡,美国股市也就会稳定,这将给特朗普带来选票和支持率。

  这已经是特朗普最后的稻草了,曾经的老布什因为成功攻打伊拉克,成为美国的英雄,支持率一度高达80%,但是连任总统竞选仍然失败,被克林顿拉下马。

  原因就是老布什没有让美国经济获得发展,这是他最终失去选票的根本原因,现在的特朗普也同样如此,只要美国经济下滑,特朗普就难以连任成功。

  于是,特朗普对美联储发出了海啸般的炮轰,几乎是骑在老实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头上拉屎拉尿,还恶狠狠的威胁要炒掉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美联储几任主席联手出击了,对特朗普宣战,这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事情,在特朗普任内出现了。

  沃克、格林斯潘、伯南克、耶伦在《华尔街日报》联名发表文章《美国需要一个独立的美联储》,直接应对特朗普的挑战,这是一次美国内部空前的决裂。

  要知道沃克、格林斯潘都是美国历史上的传奇人物,也是美联储的旗帜,连这两位老人家都跳出来批评特朗普,可见现在的情况是多么的紧迫和危急。

  这四个人还批评说,政客为了短期的经济政绩,往往会要求降息,但最终的事实往往适得其反,这会刺激债务的增长,导致通胀和债务危机。

  他们还说,美联储需要独立,而不是为某些政客服务。这一句话已经很不客气了,这是联合起来打特朗普的脸。

  美联储历史上的四任主席,再加上现任主席鲍威尔,五位在美国德高望重的人物联手,对特朗普进行了公开的宣战和反击,这必然是一场记入史册的大战,也是一次美国的空前决裂。

  乱世出枭雄,无论是春秋战国,还是三国时期,包括现在,特朗普又何尝不是乱世之奸雄,宁可我负天下,不可天下负我,不过历史最终的规律不过是,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