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回,美国中情局要扎心了,哈哈哈!

2019-08-1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蒋校长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道德经》 就在前几天,一名崇拜特朗普的美国白人手持自动步枪无差别扫射人群,造成了一起不大不小的惨案。说他不大不小,是因为就在2017年的拉斯维加斯,歹徒用自动步枪向人群扫射,造成59死500余人受伤的惨剧。 你一定以为我今天要说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道德经》

  就在前几天,一名崇拜特朗普的美国白人手持自动步枪无差别扫射人群,造成了一起不大不小的惨案。说他不大不小,是因为就在2017年的拉斯维加斯,歹徒用自动步枪向人群扫射,造成59死500余人受伤的惨剧。

  你一定以为我今天要说控枪的话题是吧?

  错了!咱说造反!

  我之所以会举美国枪击案的例子,只是为了说明在“空气甜美”、“民主自由”的美国,也会有人造反。用美国民主基金人士的话说,如果一个人用生命去“革命”,那他一定活得生不如死。

  美国政府其实特别关注这类人群,有一个叫FBI的机构,专门找出这种美国人,丢进监狱。 还有一个叫CIA的机构,专门找出这种外国人,加以培养。

  虽然美国历年用于颠覆外国政权的资金颇为充裕,但要拿到这笔钱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CIA(中情局)并不太喜欢那些公知大V。倒不是因为他们当汉奸的理想不够坚定,而是CIA的资金不怎么够花,内部还要再贪污一笔,给他们不太划算。

  CIA喜欢什么人呢?军阀!

  简单实用军事政变

  你看看,这才叫有经验的颠覆专家。公知大V一来光说不练,二来喜欢谎报功劳,什么中国崩溃论,历史终结论,不一而足,可一旦轮到他自己上去,跑得比谁都快,你说这种人他能成事吗?

  必须不能,要不古人怎么说,书生造反三年不成嘛。

  要说最成功的CIA颠覆,要数上世纪五十年代的伊朗巴列维王朝。

  这位帅气的巴列维陛下正是CIA看中的军阀,而他本人也不负众望,赶走了英国人,迎来了美国人,将国家40%的石油交给了美国。 也因此成为美国最铁的盟友,CIA在他身上仅仅花了100万美元而已。

  有多铁?

  台湾地区领导人不是自诩美国的重要盟友吗? 你弄一架这个试试?

  这个例子充分说明,有钱才是美国的重要盟友,你要是没钱没利用价值,分分钟停了你的狗粮。

  不过这种便宜又好赚的生意已经很少见了。 随着2003年美国将自己一手培养的傻大木推倒,军阀政变的路子越走越窄。发生在土耳其的军事政变最终以失败收场,还把埃尔多安推到了俄罗斯一边。

  毕竟军人政治是国家机构不完善的表现,在二战后殖民地独立期间军阀比较好找,随着各国纷纷建立民选政府,军人干政越来越难。 CIA的颠覆活动也愈发困难。

  不过这难不倒美国人,不能用兵,可以用民嘛。

  混乱、瘫痪、推翻

  “阿拉伯之春”,也有人称为“绿色革命”。反正套路都是一样的,大部分人都只看到了民众上街,政府倒台,却没有看到背后的操盘。

  请问,要让一个国家的民众都跑上街去反政府游行,需要什么条件?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就像那座李家的城,你懂的!

  但怎么才能路有冻死骨呢?除了政府本身无能之外(比如乌克兰),非政府组织制造混乱也是一条不错的门路。因为经济繁荣的前提社会稳定,晚上都不敢上大街撸串,你怎么创造GDP啊?

  ▲ 从吃货的角度来说,中国人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

  如果社会再混乱一点,大白天你都不敢出门,你这个国家怎么可能有前途呢?没错,CIA如果不能搞起军事政变,退而求其次制造点混乱也是不错的。 这些行为包括但不限于:

  贩卖毒品,传播邪教,武器走私,甚至直接培养反对派。

  ▲ 民主之花长势良好

  这些套路在中美洲真的是表现得淋漓尽致,中美洲国家没有一个不是陷于毒品、黑帮带来的深度混乱之中。不过有一点比较好,那些国家没啥子反对派。因为根本就没有执政党可言,哪里有什么反对派啊!

  ▲ 咱们这是警察抓坏人,中美洲那警察就是坏人

  这档子事我们可以重点说说毒品,因为毒品一旦在一个社会流行,必然严重破坏生产,滋生腐败、黑帮等各种问题。 贩毒分子一票货也许能赚几个亿,换来的钱一定会拿去买最好的武器,对抗缉毒警察。所以明星吸毒等于谋杀警察,封杀简直太便宜了,应该直接送监狱。

  警察都没有安全,这个社会还能安全吗?只要社会混乱,CIA的机会就来了, 因为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怪到政府头上。

  在轰轰烈烈的“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凡是军事独裁,寡头政治的中东国家,不是陷于内乱就是国家分裂。最有意思的是利比亚,卡大佐死了,难民往欧洲涌,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将军出来收拾残局,一查才发现他不仅曾经是卡扎菲的手下(后来闹翻),而且行为模式简直一毛一样!

  ▲ 利比亚终于有了一位将军

  合着,闹了这么一大圈,不知战死、饿死、淹死、踩死多少人,回头建立的仍然是军人政府……

  得失几何?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天下谁人没有可恨之处呢?中情局干涉内政,肆意颠覆他国政权,给世界各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灾难, 然而结果却不见得真的有利于美国!

  更不利于欧洲……

  就拿伊朗来说吧,美国支持巴列维陛下发动军事政变,得到了一个铁杆盟友,然而随后爆发的伊斯兰革命把伊朗彻底推到了美国的对立面。100万美元赚到了一个盟友,但也埋下了仇恨的种子,最终变成美国如鲠在喉的存在。

  再说“阿拉伯之春”,美国推翻了一众军阀,但上位的仍然是军阀。那些难民什么的我们就不说了,也门局势失控后,胡塞武装崛起,沙特被迫卷入战争。客观上,这场战争让沙特这帮子无暇顾及叙利亚局势,给了巴沙尔翻盘的机会。

  可见,即便颠覆成功,这些国家的政治走向也没有如美国人所希望的那样。 而一旦颠覆失败,那对外交关系简直就是灾难性的影响。 土耳其从一个敢于击落俄罗斯战机的炮灰,变成逢美必反的亲俄国家,中情局可谓“功不可没”。

  说到这里,大家应该会很奇怪,文章都快结束了,为啥就没提到在网上不断造谣的公知呢?嗯……因为他们虽然毒害了网络环境,也确实熏陶出了一些“精日”、“精美”份子,但正如“空气甜美”的美国也有人拿起自动步枪扫射人群一样,哪个社会没几个思想走极端的反社会份子。

  ▲ 键盘侠绝非中国独有

  然而,依靠这些敢说不敢做的人去制造混乱,颠覆国家,无异于痴人说梦,中情局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把颠覆的希望放在这类人身上。

  事实证明,只要国家机构运行良好,人民生活幸福,军队建设不出现原则性错误,中情局的颠覆手段几乎是无效的。 类似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伊朗被颠覆了无数次,现在还好好的,委内瑞拉这么一个弱国,美国都另立中央了,还是没有颠覆成功。表面上看,是CIA的手段不灵了,背后则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政府机构越来越科学,军阀出现的机会越来越少,对危机的管控也越来越成熟。

  最重要的一点是,随着互联网的普及,是个地球人都知道颠覆一个卡扎菲得到的仍然是卡扎菲。 也知道美国大使到王府井大街是打酱油。 有些事情,人家自然不会去做。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