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特兰的风景线!

2019-08-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盛唐如松

波特兰的街头风景线 美国,俄勒冈州最大的城市波特兰,早晨的阳光沿着哥伦比亚河的河道冉冉升起,透过如薄纱一般的河雾,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鲜红色。 今天是周六,约翰不上学,早早起来的他,在自己的卧室里转了一圈,想要找一件趁手的家伙。寻摸了半天,最后

  波特兰的街头风景线  

  美国,俄勒冈州最大的城市波特兰,早晨的阳光沿着哥伦比亚河的河道冉冉升起,透过如薄纱一般的河雾,呈现出一种奇异的鲜红色。

  今天是周六,约翰不上学,早早起来的他,在自己的卧室里转了一圈,想要找一件趁手的家伙。寻摸了半天,最后决定带那根棒球棍。这东西自打上中学时自己就常常拿着挥舞,十分顺手。想一想,又怕看上去碍眼,于是找了一个网球拍的袋子,把球拍拿下来,塞进了棒球棍。背到身上,觉得很是威风。

  刚弄好装备,就听屋外一声口哨。他知道切利特到了。赶紧趴到楼梯口,看看自己的父母都还没有起床,就悄悄的踮着脚走下楼梯。门外,切利特双手插着牛仔裤的口袋,正悠闲的看着他。

  “嘿,切利特,你不是说要带家伙吗?”约翰有些奇怪。昨天明明说好了,大家都带上家伙,可是为什么切利特食言呢?摸了一下自己背着的棒球棍,约翰有些心虚,想着要不要把这玩意儿送回去。

  “在这呢。”切利特做出一个很是拉风的动作,手从口袋里唰的抽出来,手上赫然有一把二三十公分长的匕首。“这可是我哥哥从海军陆战队带回的宝贝,在伊拉克吃过不少伊斯兰人的血,饿很久了,今天我得喂一下我的宝贝。”

  “啊。。。你。。。。”约翰看着切利特不可一世的样子,心中不由得有些打颤。这家伙莫非要玩真的?自己带着棒球棍,就是想威风一下而已。真要用来打人,那可不敢。

  “放心吧,咱们这次的行动可是总统支持的,不怕事情闹太大,就怕事情闹不大。再说,你不是痛恨那些人很久了吗?”切利特依然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波特兰,在美国也算是一座比较富有的城市。由于气候原因,这里是美国最大的玫瑰种植基地,每年出售玫瑰的收入颇为可观,人均年收入很高,多年被评为美国最宜居城市之一。在美国经济普遍不是太景气的情况下,波特兰算是一个非常吸引人前往的城市。也正是因为如此,这几年,波特兰的外来人口激增,而百分之七十的外来人口都不是白人、这导致本来占人口比例百分之七十八的白人在比例上越来越小。同时,越来越多的外来人口也开始侵占本地白人的就业甚至福利。这激化了当地白人和有色人种之间的对立情绪。特别是在特朗普上台后,白人至上的情绪被严重鼓吹起来。眼下,波特兰居住在郊区的白人和居住在市区的有色人种几乎都不太有密切的交流。这两年,间或也有一些白人举行的反对给移民太多福利的游行示威,但大多还算平和。可是,约翰和吉列特这样的年轻人却有些按捺不住了。想要采取更为激进的手段来表达自己的诉求。

  “吉利特,你说总统真的会支持咱们吗?要知道,种族歧视可是违背宪法的。要是真能闹大了,只怕倒霉的还是我们自己。”约翰的家庭教育还算不错,父母也较为平和,一向不参加这些活动。但吉列特却不一样,他的父母也是激进的种族主义者。经常在街上叱骂有色人群。尽管他们自己靠着福利生活,算得上是好吃懒做,可却很害怕那些新移民会抢了他们的这个福利。

  “放心,放心,这一次,不但总统会支持,就连民主党的大佬们也都支持,你想,咱们美国不就是民主和共和两党把持着吗?他们都支持的事情,怎么会出现差错?”

  “你疯了吧,。民主党一向是对移民持包容态度的。一直和特朗普总统唱反调呢。他们怎么可能支持这种事?”约翰不信。

  “切,你呀,就知道读书学习,一点也不去了解新闻。前不久,那个民主党的众议长佩洛西不就说发生在香港的暴力游行是一道美丽的民主风景线吗?既然在她眼里这样的事情是美丽的,那也是一定乐于看到和接受的。放心吧。绝不会出事,咱们这一次要弄得大一点,也算是对特朗普总统的支持。”吉利特豪情满满。

  “不是说香港那个是和平诉求吗?香港人都是因为被中国大陆欺负惨了才举行那样的游行吗?这个和我们这里似乎不一样呢?”约翰果然不是太关注这些东西,他所知道的大部分都是从电视新闻里听那么一耳朵。当然,他也并不在意地球的另一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新闻里怎么说,他就怎么听。何必为这些不相干的东西来费心劳神呢。

  “哈,这你就太小白了。你是没上推特看,那些香港的年轻人哪里是什么和平示威,简直就是一帮无恶不作,却又胆小如鼠的暴徒。一个个带着面具,遮遮掩掩的。可手里拿着的家伙比我们却先进多了。什么弹弓,刺刀,甚至还有钢珠枪啥的。。。只要看准警察就会抽冷子暗算一下。那叫一个过瘾,把警察打得满头满脸都是血。”

  “啊,这样也没事吗?”约翰似有不信,。

  “当然没事,警察根本不敢抓他们,一抓就会被人拍照,说是暴力执法。马上就会有警察倒霉的。说实话,我真他妈羡慕这些家伙,可惜他们就是胆子太小了,不敢玩大的,这要是我生活在那里,不弄死几个就不算我有本事。”吉列特满心向往。

  “不怕被警察还击?”约翰知道,在美国如果这样做的话,分分钟就会被警察用枪顶着脑袋,不当场打死算是运气。当年自己的妈妈的就是去过纽约参加什么“占领华尔街”游行,差一点就没有回来。从那以后,自己的妈妈就再也不参加什么游行了。整日对约翰说,别相信美国他妈的什么民主自由,那都是假的,真要动了资本家的奶酪,弄死你也就像捏死一个蚂蚁。

  “警察,?香港警察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首先他们那里的大法官都是英国人,只要经过法院判决,警察肯定得倒霉,反而是闹事的会没事。其次这些警察都有家人,只要被曝光,他们的家人包括孩子以后都别想安稳的生活。我说过,这些香港渣滓,正大光明的本事没有,玩阴的,那可个个都是好手。算了,咱们就别提这帮恶心人的玩意儿了。还是盘算一下咱们今天怎么办吧。据说,今天一定会有有色人来和我们搞对抗游行。约翰,你记住,只要有机会,就狠命的往他们身上招呼。只要不打死,都没事儿。记住,你是用棒球棍,目标太大,千万不要打死人。我是用小刀的,倒可以给香港那帮渣滓们做个示范,怎样才能创造更美丽的风景线。”说罢,他们已经开着车来到了游行的地点。

  游行开始很平和,尽管吉利特和一帮人卖命的嘶吼,但大家情绪并不激动。一帮警察也是懒洋洋的看着这些极右翼分子在那里煽动情绪。似乎也看的是稀松平常。直到另一股人群从街道那头举着反歧视标语走过来时,吉利特他们的情绪才进一步高昂起来。右翼队列也开始骚动和激动起来。正是对面的那帮家伙们抢了自己的工作,抢了自己的福利,甚至有的人还想在白人区买房子,要抢了他们的居所,。。。。。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对骂慢慢开始,然后就是指手画脚的吐沫横飞,再然后。。。。约翰已经记不起来他什么时候终于也按捺不住,挥着棒球棍冲了上去。但是很不辛,他并没有击中那个他很想击中的墨西哥人,而是一棒子打到了冲上来维护秩序的一名警察身上。接着,自己就被一帮警察按起来一顿胖揍。再接下来,等他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躺在警察局冷冰冰的水泥地上。

  当父母来保释他出去的时候,他还惦记着吉利特的情况,他知道,吉利特的父母是不大关心孩子的。更何况吉利特已经二十岁了。约翰不知道吉利特有没有也被关起来。于是他问父母

  “吉利特怎么样了。”

  “你还关心他?你不知道自己已经背上了袭警的罪名?现在保释你出来,马上还要面对诉讼。儿子,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那个吉利特,根本就没事儿,现在正悠闲的在野玫瑰喝酒呢。这样的流氓,你怎么能轻信?”他的父亲有些责难的看着约翰。

  “不会吧,他不是说要大干一场吗?”约翰不相信。

  “哼,他不那样说,怎么能骗你大干一场呢?这个亏你妈妈吃过,我也吃过,现在轮到你了。也好,咱们一家总算都打过疫苗了。以后这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爸爸自嘲的笑着说。

  “可,,,,不是说这次总统特朗普和议长佩洛西女士都支持我们的吗?说我们的行动会给美国带来更多美丽的风景线吗?为什么会这样。”约翰摸了摸自己头上的几个大包,有些不解。

  “孩子。”一旁的母亲爱怜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他们这些政客啊,支持的只有资本家,我们不过是他们手里的工具罢了,他们想要看到混乱的风景线,那都是要发生在其他国家的,可不是发生在美国这样的资本家乐园。只有他们敌视的国家发生这样的事,才是他们支持的,而你们,却想搞乱他们的花园。不挨打才怪呢。你们这次游行,人家警察早就又准备要抓人的,这个吉利特就是忽悠你这样的孩子去冒险卖命罢了。算了,说多了你也不明白,还是回家学习吧。等有一天,你可以进入国会山或白宫的时候,你就会发现,这样的风景线,也不过是一个虚假的工具罢了。一旦得到他们想要的利益。再美的风景线,也会成为他们辣手摧花的目标。”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