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记,不能忘记,不该忘记!

2019-09-0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吴鹏飞

9月3日,是中国抗战胜利74周年纪念日。这是中华民族永志难忘的一次胜利。中华儿女在存亡续绝的危急关头,万众一心,举国赴难,全民抗敌,终于赶走了最凶恶的侵略者。 战争结束已经大半个世纪了,但是,关于这场战争,还有不少问题,仍然未能解决。中日两国之

  9月3日,是中国抗战胜利74周年纪念日。这是中华民族永志难忘的一次胜利。中华儿女在存亡续绝的危急关头,万众一心,举国赴难,全民抗敌,终于赶走了最凶恶的侵略者。

  战争结束已经大半个世纪了,但是,关于这场战争,还有不少问题,仍然未能解决。中日两国之间,关于历史与战争的认知,还存在严重的分歧,使中国人民不能不保持高度警惕。

  比如,日本右翼为什么至今拒不认罪,为什么直到今天日本反动势力还在与中国叫板?很多中国的公知解释说,因为我们是惨胜,因为日本是被美苏打败的,所以日本不服中国。

  总起来一个意思,就是怪中国自己不行。这种说法,是对历史真相的极大歪曲,是故意要泄中国人的气,给中国人添堵。

  实际上,日本认罪不好,不怪中国,怪只怪当时的老大美国。是美国不支持正义公道,打自己的小算盘,才出现现在这样的奇怪现象:西方法西斯销声匿迹,东方法西斯甚嚣尘上。

  当年战败的日本,原本对贫弱的中国表现出来的坚韧和同仇敌忾,是很服气的。作为战败国,没条件可讲,已经做好了准备,接受被占领和被肢解的命运。

  由美国军方牵头制定的占领方案是:美国、苏联、英国、中国分区占领日本,要将日本永远变成农业国和生产资料供应基地。但意外的是,罗斯福总统死了,杜鲁门接任。

  不知什么原因,斯大林对政治新手杜鲁门,表现得比较轻视,这使心胸狭窄的杜鲁门十分痛恨苏联。当时苏联在欧洲的占领区到处扶植共产党政权,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范围。

  德国也被东西方两强肢解,分成了东德与西德两个国家。由此,东西方对峙在欧洲已见端倪。如果按照与欧洲同样的模式,苏联至少应该占领日本的北海道。但杜鲁门决定撇开苏联。

  美国的理由倒是比较站得住脚。当年美国驻苏联大使曾经愤怒地对莫洛托夫喊道,苏联凭什么要占领这么大块的日本领土?我们和日本打了四年,而你们只打了四天!

  可是历来秉持双重标准的美国人忘记了,中国人和日本人打了14年,并且付出了3000多万军民死伤的代价。可是它却轻易地将中国作为战胜国应该享有的政治待遇,一笔勾销了。

  于是苏联就占领了日本的北方四岛,聊作战争补偿。美国则决定在占领日本问题上自己单干。起初它非常担心日本在本土抵抗,日军在太平洋战争中表现的顽强令美军心有余悸。

  因为担心占领需要的军力太大,因此美国军方才希望拉着几个国家一起干。但杜鲁门因为担心苏联势力在东方坐大,接受了外交部门制定的独占方案,先期派了50万美军占领日本。

  出乎意外的是,占领日本没费一枪一弹,全日本表现得十分恭顺。美国占领军总司令麦克阿瑟,原来估计需要90万军队,但实际只需要20万美军就足够了。于是美国单干就成定局。

  麦克阿瑟发现,日本人从狂吠的疯狗变成温顺的绵羊,是因为天皇的存在。日本人对天皇的崇拜,使得天皇变成了可以配合美国人统治,节约占领成本,阻止苏联进占的重要精神盟友。

  因此,麦克阿瑟出于对美国利益的考虑,决定扮演天皇的保护者、好朋友的角色。因此,他回绝了杜鲁门提出的审判天皇的动议。麦克阿瑟说,我看不出有任何审判天皇的理由。

  请注意,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天皇这个侵华战争的总头目,逃避了战争责任的追究。麦克阿瑟扮演了太上皇角色。裕仁天皇处处表现的卑躬屈膝,十分配合。

  据说,第一次拜访麦克阿瑟时,裕仁天皇毕恭毕敬,口头上主动承担了所有战争责任,并且把其他人的责任也假惺惺揽给自己。麦克阿瑟也乐得顺水推舟做个人情,保留了天皇制。

  美国作为唯一的日本占领军,当然是一手遮天。至于设想让蒋介石派一个师象征性占领日本(后来没去成),主要是回击日本一些人所谓的东亚共荣,解放亚洲的胡说八道。

  用中国军队参加占领,是要表示他们在亚洲作恶很多。就这样,在美国的一手导演下,东方法西斯的祸首天皇,逃过战争罪责,并且继续高高在上,仍然是日本国家的最高象征。

  其他的内阁成员、军方战犯,虽然少数被判刑绞杀,但绝大多数得以东山再起。比如甲级战犯岸信介居然出任了日本首相,他的外孙,就是现在的安倍晋三。

  简单地说,历史的真相是,美国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战后格局有利于自己,为了东西方对峙建立桥头堡,为了节约自己占领日本的政治、军事、精神成本,它出卖了战胜方的利益。

  美国擅自做主,宽恕了战争祸首、容留了战争罪犯,纵容了战争贩子。这些人对美国当然是感恩戴德,美国也需要他们感恩戴德,对他们并不严格追究。

  这导致了在战后,出现了一个亲美国的、军国主义分子统治的日本。同胞们,明白了吗?不是公知所说的因为中国不行,日本才不认罪。而是犯罪的人由美国扶持在日本重新执政。

  再锋利的刀刃,也砍不到自己的刀背上,让这些人承认日本的罪恶,当然比登天还难。苏联很强大,但日本也不服。北方四岛本来是四大国约定作为苏联领土的,但日本死不认账。

  俄罗斯曾经评价说,日本是唯一挑战战后政治秩序的国家,就是这个意思。如果当年苏联、中国也进占了日本,情况就大不相同了。比如天皇就很难逃脱战争罪责。

  所以说,在认罪问题上,指望日本幡然醒悟,或美国良心发现,都无可能。中国要讨回公道只能靠自己。说中国不够强大,所以小日本不服输,这句话没有全错。

  当中国强大到在东亚、在亚洲、在太平洋地区,由中国说了算的时候,当中国具有毁灭日本的绝对力量时,当中国的态度足以造成日本政坛的地震和重组时,日本才可能认真谢罪。

  对于日本天皇访华,我一直耿耿于怀。裕仁天皇对中国人民犯下了滔天罪行,是战争第一罪犯。因此,我认为直到地球爆炸,日本天皇在我们国家永远应该是绝对不受欢迎的人物。

  令人高兴的是,中国近年来,彻底改变了在对日外交上比较缺钙的状态。我们国家拥有了有原则性、有正义感、有战略眼光、敢于担当的大政治家,由此实现了对日政策的伟大转变。

  第一个伟大转变:明确提出天皇罪责

  在对日问题上坚持底线,在原则问题上绝不含糊。新华社曾公开发表文章,首度明确提出,日本裕仁天皇,是日本侵华战争的元凶。而且他,从未对自己的深重罪孽向中国人民谢罪。

  新华社的文章如同一声惊雷,这意味着战后中日关系的最后一个禁区被打破了。几十年来,由于美国老大选择了包庇天皇,整个西方对追究天皇罪责,历来都是三缄其口。

  中国呢?考虑到天皇保留是既成事实,又涉及到全体日本人民的感情,为了中日和解的大局,也尽量避谈天皇责任。可是中国的巨大善意和宽谅,并没有得到回报。

  对一个不承认南京大屠杀,不顾及14亿中国人民感情的日本,有必要给天皇这个战争首犯保留面子吗?所以中国也没必要顾及日本全民的感受,以前所未有的强势来敲打日本。

  我认为,也就是从这一个问题的提起,中国展示了一个正义大国的堂堂正正的道义形象,任何国家任何势力,都不要指望中国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中国人民犯下罪行的罪魁祸首。

  第二个伟大转变:正式举行国家公祭

  南京大屠杀是日军犯下的滔天罪行,日军因此刻意灭失证据。因为这是国民党守土失职造成的恶果,又因为他们中的多数政要是汉奸亲日派,因此,他们集体漠视了南京大屠杀。

  新中国成立后,虽然对南京大屠杀一直保持了官方的纪念仪式,但规格限于地方,仪式比较低调,主要还是从当时中日比较友好的角度考虑,尽量减少对日本的刺激。

  但后来,日本在历史和战争问题上,呈现不思悔罪,否定罪责的总体倾向时,还有很多公知不知与时俱进,一再叫嚷不要因为纪念南京大屠杀,而伤害日本人的感情时,令人愤懑。

  近年来,中国每年正式举行高规格的国家公祭仪式,纪念南京大屠杀,并且首度将南京大屠杀、卡廷惨案、奥斯维辛集中营惨案列为二战期间的三大屠杀,这是深得民心之举。

  由此,中国首次将南京大屠杀上升到人类共同悲剧的高度。通过这一安排,中国表达了一个强烈的信念,那就是日本军国主义在中国犯下的反人类罪行,中国人民岁岁年年永远不会忘记。

  第三个伟大转变:高调举办纪念活动

  基于同样的考虑,中国近年来一改过去的低调含蓄,而是高规格、大规模地纪念九一八事变,七七全面抗战,借以教育人民,警示日本,不再顾忌所谓的刺激日本,影响友好的说法。

  只有铭记历史,才能珍惜和平。中国提出,大家只享受和平而不维护和平,和平就将不复存在。中日之间,中日两国人民之间,必须就最基本的是非问题、历史罪错达成共识,

  如果是由中国单方面忍让妥协换来的所谓和平,中国人民最终不会答应。因此,国家正式确定抗日战争胜利日,并加以纪念,意义十分重大。

  抗战胜利70年纪念日,中国举行了大阅兵。并且首次把中国的抗日战争视为反法西斯东方主战场,从而更加鲜明地在世界范围与人类共识对接,全面赢得关注和认可。

  举行大阅兵展示了中国人民的子弟兵——解放军的强大实力和必胜信念。我们就是要对那些贼心不死、抵赖罪行、妄图死灰复燃的法西斯余孽,保持巨大的震慑力。

  第四个伟大转变:领土争端针锋相对

  钓鱼岛本来是中国固有领土,战后已有定论,因为美国故意将所谓管理权交给日本,导致了所谓的领土争端。中国同样是出于两国关系大局,选择了搁置争议,留待后人解决的方案。

  实际上,姿态很高的中国,等于一方面强调领土主权,一方面默认了暂由日本控制的状态。当年,很多大陆、台湾、香港的民间保钓人士的登岛举动,大陆政府都采取了不鼓励的态度。

  谁知这日本不识大体不顾大局,反而变本加厉。到了野田一任,居然搞起了所谓的钓鱼岛国有化。这一次,中国不顾有些公知的惊慌失措,不怕美日的战争恫吓,采取了针锋相对的策略。

  中国宣布了钓鱼岛领海基线,实现了军舰、军机、海监舰机的正常巡逻,划定了覆盖钓鱼岛的东海航空识别区,等于把钓鱼岛纳入了自己的实际控制之下。

  而且中国首次提出,钓鱼岛问题,是日本对二战战后秩序的公然挑战,把问题提到了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后,日本措手不及,连有心庇护日本的美国,也不好过分拉偏架。

  以上这四个转变,并没有像有些公知担忧的那样,令中日关系彻底闹僵,正相反,因为中国敢于坚持原则,敢于维护自身核心利益,反而使贸易战中的日本,在逐步靠近中国。

  人不自尊,就不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中日关系的变化,中国对日外交的伟大转变,证明只是一条真理。

  我个人期盼,中国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再做一件大事,那就是订立“反军国主义法”。

  对在日本和其他国家,为军国主义张目,祭拜东方纳粹,美化日本帝国主义,恢复军国主义势力的言行,要依法追究其首要分子的责任。当然,也包括对国内汉奸言行的惩罚。

  无论过去多少年、多么难以取证、多么难以起步,我们都要将罪犯记录在案,哪怕进行缺席审判,发出逮捕令,要在世界范围内,像猎狐行动一样,保持永久的道义和刑责压力。

  一代一代决不放弃,直到日本谢罪令中国人民感到满意,或日本列岛因为气候变化完全沉没为止。

  我说过一句话,如果将南京大屠杀的30万同胞叫醒,问一问在日本不承认大屠杀,至今没有在任首相过来参加公祭和谢罪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单方面与日本讲友谊与和平。

  他们的回答一定是,不,不,不!

  我还说过一句话,南京大屠杀的所有遇难者,都是替我们去死的。如果中华民族的这一场劫难注定要到来,如果不是他们去承受这地狱般的悲惨遭遇,那就该我们中的另外30万人去承受那一切。

  所以在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时候,我曾经虔诚地跪在死难同胞的灵前。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这句话用在中日关系上,是最恰当不过的。

  这就是在胜利日,我想给我的读者说的话。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