瞒不住,巴黎警察被杀案,性质变了!警察何辜?

2019-10-0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后沙

10月3日下午,一名持刀袭击者在巴黎警察局总部大院内刺死了4名警察,赶来的警察击毙了这名袭击者。 这起惨案震惊法国,全球媒体也都在报道,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当天晚上就宣称此案与恐怖主义无关,凶手并没有极端化倾向,只是一起单纯的治安恶性事件。 巴

  10月3日下午,一名持刀袭击者在巴黎警察局总部大院内刺死了4名警察,赶来的警察击毙了这名袭击者。

  这起惨案震惊法国,全球媒体也都在报道,法国内政部长卡斯塔内当天晚上就宣称此案“与恐怖主义无关,凶手并没有极端化倾向”,只是一起单纯的治安恶性事件。

  巴黎市长安妮·伊达尔戈悲伤地说:整个巴黎都在为之哭泣!

  巴黎娘娘庙着火后,她也是这么说的,问题是,巴黎这些年治安这么混乱,靠哭能哭出什么?当市长不需要施政能力的吗?

  接下来西方舆论就很奇怪,如此血腥的针对警察的惨案,两天之后就被媒体淡化了。因为随着调查展开,袭击事件性质变了,媒体便自觉地站在了“政治正确”红线之内。

  10月5日,法国反恐检察官办公室首席检察官让.里卡尔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凶手米盖勒?哈彭与极端宗教有关,案发当天早上,他向妻子发送的手机信息中,有33条结尾都是“真主至大”。

  检察官推翻了内政部长的结论,内政部调查工作将由反恐委员会接手,发现的证据也越来越多,。

  哈彭的U盘上有许多ISIS宣传材料,还有巴黎警察局数十名警察的地址和个人资料。

  米盖勒?哈彭今年45岁,来自法国海外省加勒比海的马提尼克岛,1993年成为巴黎警察局一位公务员(非警察编制),负责信息处理,二十多年在工作上没有任何异常举动,是模范公务员。在生活中,基本安份守己,2009年曾对妻子施暴引起过司法介入。

  他皈依伊斯兰教时间大约是在2018年上半年,目前不清楚他与ISIS是什么时候建立联系的,也不知道他在巴黎是否存在同伙。

  这次被他杀死的同事为三男一女,另有五人受伤,凶器是他当天午餐时间在单位附近的圣雅克大街购买的刀具,一把陶瓷厨刀和一把小刀,随后回到警察大院就实施杀人计划。

  他的动机根本不是案发时媒体猜测的个人矛盾,而是典型的受极端思想影响的自杀式袭击。性质变了,调查的方向也必将改变。

  事发当晚,内政部长,巴黎市长等行政高官的看法基本上都是“一起人性悲剧,任何机构、任何工作场所都有可能发生”。

  一来,避免社会对凶手的宗教背景进行猜测,二来,把警察排除在特定的袭击对象之外。

  证据,给了政客们两记响亮的耳光,凶手不但与伊斯兰极端势力有直接联系,而且目标就是警察。

  不知道法国的政客和媒体是不是打算换个嘴脸,又搬出“要爱,不要仇恨”的那套把戏,你有子弹,我有鲜花。

  关于法国的宗教问题,难民问题,社会问题,这里不想多说,白左泛滥是欧洲普遍现象。

  这起悲剧中,最惨的就是警察,这不仅仅是指遇难的四名警察,而是整个法国警察群体。

  他们的长官卡斯塔内(内政部长)在惨案之后,第一反应不是为警察队伍消除潜在威胁,而是想着如何避免社会质疑伊斯兰极端思想与此有关。

  调查还没开展,他当晚就断言与恐怖主义无关,理由是没有发现相关证据。一个晚上就能发现证据?当然不能,但你能说他是错的吗?

  右翼议员要求他辞职,卡斯塔内却说不会辞职,只是工作中出现了一些障碍,我们会改正。法国总理菲利普也表示对他有信心。

  在“白左”路线下,巴黎警察在执法时,有许多惹不起的群体,环保组织,动保组织,同性恋组织,跨性别组织,黑人抗议者,穆斯林,女权组织,更不能得罪记者……

  作为公务员,法国警察待遇属于中产阶级平均线,但他们的压力远远大于其它公务员,就在案发前一天,巴黎两万多名警察走上街头,抗议工作环境恶劣,压力过大。

  2019年前9个月,法国有49名警察自杀,2014年是85起,之后,每年都有40-50名警察自杀,比例远远高于法国其它职业。

  他们在媒体笔下形象一般是负面为多,任何一个过度行为都会被无穷放大,2017年10月,环保组织示威,警察出动维护秩序,饱受攻击。

  而媒体刊登的是警察拳击少年,脚踹女青年照片,被媒体引发怒火又蔓延到尼斯和南特等多个城市,警察又成为众矢之的。

  11月12日法国扫黑(恶棍流氓)总局前局长安托万·布托内在办公室内对自己脑袋轰了一枪,当晚佩皮尼昂一名女警察自杀。三天前,在巴黎十二区文森公园森林里,也有一名警察上吊自杀。

  这次四名警察被杀,其实许多人是漠不关心的,当凶手跟伊斯兰扯关系时,媒体马上变成小心翼翼起来,跟德国媒体一样自觉。

  任何社会,当警察不敢执法或不愿执法时,社会肯定是混乱的。法国幸运的是,它属于西方阵营,否则,在“黄马甲”运动高峰期,巴黎警察会比香港警察更惨。

  去法国的人一般都知道,随身财物被偷那已经都不叫事儿,公交车上明抢也不过如此,巴黎警察为什么不愿管?

  一,巴黎警力严重不足,警察超负荷工作。在希拉克之前,法国警察人手是足够的,治安良好,萨科奇,奥朗德两任总统对治安经费一减再减,仅2012年就削减了一万多名警察和宪兵。

  大巴黎地区人口一千多万,而警力不足四万人,每次大规模示威爆发时,需要从外省调集警力,而外省警力也是严重不足,拆东墙补西墙,结果谁也不顾不上谁。

  二,工作环境

  法国宪兵总局下属的近三千个宪兵营,交不起房租,拖欠水电费,连出警车汽油费也在欠,而且没有购置过新车,里程数超过30万公里的警车还在跑,接规定是要报废的。

  电脑2007年来以来没有更换过,通讯,办公设备全部老化。只有精锐部队情况能得到保障。

  工资没怎么涨,休假从十年前的两周一休,变成了六周一休,人手就这么多,恐怖袭击阴云又挥之不去,任务加重,又会导致家庭关系不和。

  但这些不是政客要考虑的事情,钱,哪里去了?

  就知道哭的市长安妮·伊达尔戈,2014年当选,她父辈来自西班牙,她到现在还是双重国籍。社会党党员,典型的白左主义者。

  政府的钱,从警察那些抠出来,补贴给难民,给同性恋组织,给环保组织,给宗教组织……

  2018年第十届世界同性恋奥运会(Gay Games)就是她招来的,而且是办得最大的一届,有15000多人参加。

  这种“奥运会”根本赚不了钱,巴黎用市政经费为这些政客装点门面,“政治正确”,媒体自然对她赞誉有加。

  古老的巴黎市政府大楼,还刻意挂上了彩虹旗,以示引领世界潮流。

  能不能用这些钱给巴黎警察和宪兵改善一下工作环境?对不起,门都没有。不但不给,而且还要抠出来温暖非法难民。

  三,舆论环境

  虽然法国媒体还没有“死黑警”来形容警察,但记者对警察向来是居高临下的态度。

  2015年《查理周刊》侮辱伊斯兰闹成血案,死了14人,这种“言论自由”对社会来说是否必要?

  为了调查此事,利摩日市警察局副局长弗勒杜到巴黎参加工作小组,提交完报告后,他就开枪自杀了。

  没有一个警察敢公开说该怎么对待穆斯林问题,媒体也不会放过他,上级更不支持,掩盖,掩盖,再掩盖。这次杀警案,内政部长第一反应不还是想掩盖吗?

  巴黎圣母院起火,到底哪位官员该出来负责?没有,只有关于捐款的讨论。

  实际上在4月份巴黎圣母院起火前,2月5日凌晨,市中心一栋居民楼发生火灾,造成至少8人死亡、30多人受伤,这是一起人为纵火案。但消防措施不到位,设施老化也是伤亡惨重的主要原因。 巴黎市中心一栋建筑当天凌晨发生火灾,造成至少8人死亡、30多人受伤。

  伊达尔戈有引起对消防工作的重视吗?回避是最好的办法。因为一重视,就得掏钱。

  一位市长把这些当成工作的头等要务,不是偶然的,法国高层也是如此,几乎所有“民主”国家皆是如此,这是一个政治问题。

  想要选票吗?你就是迎合这些事务。

  黑人,环保,动保,同性恋等等皆是自带光环,而是街头示威常客,警察能怎么样?政治正确,那么,法律就得闪开。

  巴黎警察如果在行动中打死一名穆斯林,法国媒体能把警察生吞活剥了,反过来,就淡化处理。

  西方不但对自己的问题视为不见,反过来,还要对中国指手划脚,挥舞着人权大棒,为极端势力,分裂势力各种美化,那么中国就被丑化,因为你在打击这些势力。

  极端势力,分裂势力还能成为西方政要的座上宾,说白了都是政治需要,跟什么“自由民主人权”毫无关系。

  自欺欺人就是自掘坟墓,最终的承受者就是警察。

  法国警察局工会秘书长赛琳娜·贝尔通2017年说过:“警察不该受到(媒体)如此对待。自从2012年连续恐袭事件以来,我们就没过上一天舒心日子,早已筋疲力尽。”

  但说这没有用,因为法国的教授专家说了,比如法国科学院的社会学专家乔巴说:警察花纳税人的钱,这是他们的工作和职责。

  从资本主义逻辑来说,他说的没错,谁交的税多,谁就该得到更多保护,巴黎北郊第18区的拉科尔林,已经成了毒品,卖淫,暴力,凶杀的天堂,警察也不想到那里执法,一切自生自灭。

  而得到严格保护的富人区精英们,一天到晚忙着“政治正确”,控制着舆论和政客,这样的价值观绝对是扭曲的,社会也是不正常的。

  简单一句话,谁当总统,市长,不重要,如何当上也不重要,这不是根本性问题。西方之乱,根源就在于精英政治严重脱离了群众路线。

  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否懂得“为人民服务”这句话的涵意?这才是真正的普世价值!或许他们永远也不会懂。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