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临高启明》看香港问题!

2019-11-26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凯申日记本    阅读:

小说《临高启明》中,元老院对归化民本质上是当做工具人的,是轻视的,是根本不把他们和元老并列的,有时候甚至根本不把他们当人。 但这不代表归化民就对临高政权不忠心。 这虽然是小说,但在现实中也并非没有合理性。比如现在有个24世纪的穿越集团降临地球

  小说《临高启明》中,元老院对“归化民”本质上是当做工具人的,是轻视的,是根本不把他们和元老并列的,有时候甚至根本不把他们当人。

  但这不代表“归化民”就对临高政权不忠心。

  这虽然是小说,但在现实中也并非没有合理性。比如现在有个24世纪的穿越集团降临地球,愿意归化服从他们的,就能获得“归化民”的地位,当然,归化民和元老的待遇完全不能比。

  元老拥有500岁的寿命,给归化民的医疗水平只能够他们活上150岁左右;

  元老实行完全的共产主义按需分配,归化民只能每人获得相当于这个时空小富豪的生活水平;

  元老有资格乘坐飞船在太阳系中自由活动,归化民只能获得在地球上完全自由活动的交通工具,且不得飞出大气层,否则一律送去劳改队……

  这是赤裸裸的等级制度和歧视吗?当然是。

  但这个世界里,恐怕会有大把人愿意去当“归化民”,为“澳洲老爷”服务的。为什么,因为“归化民”的生活比他的生活好多了啊!

  而且,这些人当了“归化民”之后,不但不会觉得自己是“二等公民”、“低人一等”,反而回头看看那些连“归化”都没资格的21世纪野人,还会产生“我是高等地球人”的优越感。

  这些“归化”之后的“高等地球人”,会更加对穿越集团忠心和敬畏,哪怕穿越集团对他们根本不当成平等对象。

  通过这个例子想说的是:

  1、想获取对方的忠心,甚至“皈依者狂热”,根本上是要拥有让对方获利后超越他的同类的能力,同时获利之后还不要超过你。

  也就是说,营造一个【元老 >>> 归化民 >>> 普通土著】这样一个歧视链条。

  这个时候,归化民既有对元老的崇拜、敬畏、感激,又有在普通土著面前“高等人”的优越感,两边一夹,这种“皈依者狂热”就出来了。

  这个例子是不是很熟悉,有点像香港和台湾人面对大陆人时的“高等华人”感觉,有点像面对西方时的无限崇拜?

  2、如果反过来,元老们给“归化民”各种让利,让归化民过的比元老还好,归化民会比第一种情况的时候更加感激元老吗?显然不会。不但不会,这样搞,元老就太“平易近人”甚至“犯贱”了,产生“皈依者狂热”的土壤就消失了,反而对元老不利。

  3、如果仅仅从技术层面上来看,收复台湾和香港人心的最佳方式,是中国继续发展经济,崛起并超过西方世界,打败白人。同时不给香港和台湾让利,仅仅允许他们以“二等公民”的身份享受中国发展的机遇。这样,就形成了【普通中国人 >>> 港台人 >>>外国人】的歧视链条。港台在这个过程中,就会反过来产生对西方的鄙视,同时产生对创造了新世界的中国大陆的崇拜。

  4、当然,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决不搞这套殖民主义的鬼把戏。但是我们也不能反过来搞逆向歧视。我们某些涉外、涉港涉台、统战部门的一些政策,实际上是在中国大陆内部促进形成【外国人 >>> 港台人 >>>普通中国人】这样一种逆向歧视链。国人在外国受政策歧视,到本国还是处于歧视链底层,这样就不太好了。有一些平时并不怎么关心时政的普通国民,见到外国人还是下意识地有敬畏感和莫名好感,在一定程度上也和这种氛围的潜移默化有关。如果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都做不到平等,动辄把“给外国人自行车”、“给台湾同胞找手机”这种事情当成政绩宣扬,那就更难去收复港台人心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