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乱国家一个接一个,世界开启新形态!

2019-11-26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占豪    阅读:

当今世界并不太平,从去年开始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如果大家细心观察,会发现一些国家和地区发生了暴乱。 较早爆发暴乱是拉美的委内瑞拉,从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马杜罗政权差点被被美国支持的反对派颠覆,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直接自封临时总统,可见是多么的自

  当今世界并不太平,从去年开始尤其是最近几个月,如果大家细心观察,会发现一些国家和地区发生了暴乱。

  较早爆发暴乱是拉美的委内瑞拉,从去年底到今年上半年,马杜罗政权差点被被美国支持的反对派颠覆,委内瑞拉反对派领袖直接自封“临时总统”,可见是多么的自信。后来,在俄罗斯军事介入与中国的物资支持下,马杜罗政权才暂时度过难关。再接着,中国HK因修例发生暴乱,迄今还没有结束。前不久,拉美最发达国家智利爆发暴乱,至今也未平息。随后,玻利维亚也爆发动乱,政权很快被颠覆,刚刚获得连任的总统被迫流亡。再接着,伊朗也爆发暴乱,虽然处置及时只持续十来天,但暴乱在两天在上百城镇蔓延,可见问题之严重。而就在刚刚,哥伦比亚也出现了暴乱并死了3个人······

  从现在情况看,过去一年来全球暴乱不断,而从暴乱在全球范围内爆发的频率看,暴乱国家是越来越多的。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全球暴乱国家和地区快速增加呢?

  如果大家一直看占豪微信就应该还记得,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从2011年开始北非、中东就爆发了“阿拉伯之春”,2012年美国甚至爆发了“占领华尔街”运动。也就是说,这种危机与经济发展状态是密不可分的。在占豪看来,主要是两个方面的作用引爆这样的革命:

  一、经济出状况,民生受影响

  这种暴乱,往往都是经济出了问题,接着民生出了问题。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2011年和2012年时的暴力活动,就是因为经济出了状况,尔后影响了民生。之所以从2008年到2011/2012年中间隔了三四年,是因为2008年有一个二十国集团联合救市,使得这一周期向后延迟了,尤其是中国的大力救市,某种程度上救了全世界。

  如果大家再注意观察,这个构成和美联储走货币宽松政策也直接相关。当美联储一次次地量化宽松时,危机在全球范围内逐渐爆发,危机被从美国向全球范围内转化。

  从美联储开启走宽松政策到全球内连番出现暴乱危机开始,中间的时间正好是G20联合救市尤其是中国的救市所创造了市场需求。这些真实需求支撑了全球经济走好三四年,所以社会危机爆发点也延迟了三四年。当G20联合救市所带来的需求减弱,尤其是中国经济刺激力度减弱后,危机逐渐深化,民生问题开始在经济发展问题较为凸显的国家爆发。

  二、外部势力别有用心的支持

  经济出状况,民生问题凸显,这已经足以让社会矛盾沾火就着,而此时如果外部势力再有策划地煽风点火,就更加容易在一些国家爆发大规模暴乱。所以,上一轮社会危机爆发是在全球经济危机深化背景下,在美国策划下爆发了“阿拉伯之春”运动,尔后又不断深化蔓延到美国自己形成“占领华尔街运动”,之后又蔓延到了其他发达国家。这些社会危机,像“阿拉伯之春”运动明显有美国策划的因素,而“占领华尔街”则是一种自发的运动,所以“阿拉伯之春”运动导致一些国家政权颠覆,而“占领华尔街”运动就被美国给平息掉了。这就是国家实力强不强与外部干涉力量对比后的结果。

  如果从金融视角来解读上一轮经济危机爆发的社会危机爆发,它和美国最直接的关系就是,当美联储宽松政策不断持续,而全球的市场需求不足的情况下,危机就爆发了。这其中的道理也很简单,当准世界货币美元在全球范围内发得太多,而市场的需求没那么大时,货币对市场来说就会供过于求,这种货币的供过于求,就会在局部物资供给不足的地方,形成非常大的通胀压力。这个传导机制是,生产不足的国家需要大量进行生活必需品的进口,而由于美元的流动性增加会在全球范围内带来物价上涨,这种上涨对生活必需品依靠进口的国家来说,会带来非常大的通胀压力并引发严重的民生问题,接着危机爆发。另一个传导逻辑是,美元流动性的增加会带来大宗商品等物资的上涨,这又会给那些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的国家以重创,并因此导致经济增长失速和通胀压力增加。

  所以,社会危机爆发和经济增长、通胀直接相关。当经济增长停滞、通胀压力不断增加之时,社会危机就爆发了,暴乱也就发生。此时,如果再有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利用NGO组织别有用心地推动颠覆相关国家政权,那么有些政权就会不稳从而被颠覆。美国为何要颠覆相关国家政权?因为颠覆相关国家的政权可以获得对相关国家所拥有的资源的调动权,从而让自己在经济上获益。譬如,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就公开宣称,美国颠覆委内瑞拉就是为了委内瑞拉的石油。说得白一点,就是想抢他国的经济利益。像美国支持废青在HK的暴乱,就是想借制造HK暴乱来给中国制造混乱,从而起到打压中国经济的作用。由于中美在经济上是竞争对手,打压中国经济,就能让美国获利。还有,像打击伊朗,有助于美国控制中东,而美国控制中东就是为了控制全球的石油定价权······一切的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有其背后的利益驱动的。

  那么,结合上一轮经济发展状况、美联储政策,我们再看这一轮的社会危机爆发就有迹可循了。

  首先,从2018年开始全球经济实际上就开始出现了放缓,特别是在美国发起对中国为主的国家的贸易战后,世界经济就已经开始蒙上阴影。此时,生产能力最弱、经济最差的国家之一如委内瑞拉就爆发了社会危机,而此时美国借机插手试图颠覆其政权后,暴乱就持续发生了。委内瑞拉之所以后来稳住了,最重要的原因是俄罗斯军队的支持保证了电力供应,中国几飞机物资缓解了压力。

  进入2019年,当美国减税所带来的的经济短暂“繁荣”结束,中国经济增速也有进一步放缓的大背景下,世界经济的需求端显然变弱了,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经济底子不扎实的国家,出现社会危机只是早晚问题。

  经济增长的压力大到连美国都开始支撑不住的最直接表现是,美国总统特朗普逼着美联储主席降息,美联储在还没有完成加息周期的情况下(美联储的联邦基础利率最高至加到2.25%至2.5%),迫于经济压力与总统特朗普的压力,不得不直接进入了降息周期。2019年8月,美联储10年来首次降息,并在3个月内连续降息3次。

  美联储连番降息,一则说明美国经济告急,二则说明全球经济压力更大了。在这种情况下,那些生产能力弱、经济底子薄的国家本身就容易出现社会危机,此时美国再插上一杠子,政治危机就可能爆发了。

  譬如,像玻利维亚,就是美国在背后策划政权被颠覆了。像伊朗,一年多前就被美国开启了全面经济封锁,当前的经济压力必然极大,社会危机也是一触即发,刚刚发生的暴乱只是因为涨了点油价,可见社会不满情绪之重。

  接下来,美国为了刺激经济增长还会加快降息,加快向全球释放流动性,这就必然会点燃新的危机。在占豪看来,这个危机就是因美国降息带来的通胀压力传导到民众的生活层面从而引发社会危机。一方面是货币流动性的快速增加,另一方面是物质生产跟不上,通胀压力会带来巨大的社会压力,于是危机一触即发。

  这一点,我们可以注意观察最近一些国家暴乱的导火索。智利,作为拉美地区经济最发达的国家,因为首都的地铁提高了合人民币3毛钱的票价而引发大暴乱,至今依然未能平息。由于暴乱,准备了一年的APEC都直接被取消了。日前,伊朗爆发骚乱,原因是伊朗因财政压力减少了汽油补贴导致汽油涨价,之前伊朗也出现过暴乱,原因是鸡蛋涨价。刚刚,哥伦比亚也暴乱了,原因是政府准备对养老金及工资改革等问题,其中导火索是政府因财政压力准备削减养老金······

  暴乱,归根结底还是民生问题,当经济增长出现停滞,通胀压力上升,社会张力就会快速增加,那么一根稻草就可能压垮一个国家,上述暴乱就是最好例证。

  再拿中国举个例子,前段时间中国猪肉价格上涨,国家立刻出台一系列政策平抑猪肉价格。由于中国经济发展整体平稳,中国政府手里的资源也多,结果很快政策效果显现,猪肉价格即获得控制并快速下降。根据最新的统计数据,本月中旬生猪(外三元)每公斤价格为34.6元,较本月上旬下降5.4元,降幅为13.5%,随着生猪生产的恢复,猪肉价格还会进一步下降。中国经济是世界上发展状态最好的国家之一对涉及民生产品的价格还如此重视,可见通胀对社会稳定的影响之大。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美联储还要继续降息,还要继续释放流动性,这些流动性会在全世界范围内涌动,在全球经济缺乏增长点的情况下,那些生产力薄弱的国家很容易出现恶性通胀,从而把经济增长的压力快速传导到社会层面并引发社会动荡。作为释放流动性的美国,此时如果结合自己的策划,利用NGO组织去颠覆他国政权,就更加容易引爆他国的暴乱。

  基于上述,大家应该明白,暴乱国家为何最近又是一个接着一个。事实上,世界又开启了新形态,这意味着经济支撑能力不强的国家的不断暴雷又开始了。

  当危机发生时,实体经济坚实、市场需求大的国家的经济影响力会进一步提升,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第一大制造业大国、第一大消费大国,拥有很强的竞争优势,再加上中国在政治上的负责任,当今世界对中国来说,既是挑战,也是机遇。此时,中国努力加强与世界的政治经济联系,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美国不断制造世界危机,恰恰是中国发挥能量的契机。

  全世界的压力都很大,我们的压力当然也大,但相比压力,我们国家的机会更大!这种机会,不仅仅体现在国内市场的深耕细作上,还体现在国际市场的运筹帷幄和开拓上。此时保持战略定力,耐住性子,稳健出击,必然每击必中。

  基于上述,在内部经济上我们需要开动脑袋不断创新,谋求在困难时期的突破与进步;在外部,作为老百姓要大力支持国家在海外的战略和政策,上下一心,在国际上联合更多的国家,创造更多的机遇,谋求更多的利益!

  现在,历史机遇来了,美国的错误战略推着我们走向世界中央,那么也就到了我们这一代人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多出力的时候了!时代给了我们国家机会,国家要靠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才能站得住,走得稳!

  这个时代,最需要的是——担当的勇气和魄力!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