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的女人不算人!

2019-11-2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申鹏    阅读:

看到这个标题,你们大概会骂人。 但事实就是如此,在整个东亚大陆,韩国女性大概是地位最低的。 很多微博女权喜欢骂中国男性直男癌,那是因为她们没有生在韩国,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厌女症,没有见过真正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更没有见过真正意义上的父权压迫、

  看到这个标题,你们大概会骂人。

  但事实就是如此,在整个东亚大陆,韩国女性大概是地位最低的。

  很多微博女权喜欢骂中国男性“直男癌”,那是因为她们没有生在韩国,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厌女症”,没有见过真正的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更没有见过真正意义上的“父权压迫”、“物化女性”。

  很多人韩剧看多了,觉得韩国妹子一个个长得漂亮,打扮时髦,青春活力,可是你不知道,她们每天都必须化妆的,很多人不明白——化妆不是应该的吗?但是在韩国,女性没有不化妆的自由。

  “四年级的时候,我就跟着美妆视频学习化妆了。”

  “老师,你的口红是什么色号?”

  你以为使她们天生爱美吗?不,她们从一开始就知道:女人天生就是个观赏品,是个毛绒玩具。

  所以从小学生开始,就一个个学会化精致的妆容,做出好看的眉毛、头发。从一开始,韩国女性就是被当金丝雀养的。从小就潜移默化教育女孩子——容貌是你唯一的资本。什么叫做“物化女性”,这就叫“物化女性”。

  你走在中国的大街上,会发现,有的女生化妆,有的女生不化妆,大家都长着不同的样子,有着不同的美;但是你在韩国大街上,会发现所有人都大同小异,她们有着差不多的眉毛,差不多的口红,差不多的肤色,一个个精致得仿佛瓷娃娃。你把她们的明星照片放在一起,甚至可以玩连连看。

  韩国男尊女卑的文化,远超东亚各国,他们对职场女性有着严重的歧视,就算你去上班、工作,也只是个平日里泡咖啡、扫地、站在公司门口的花瓶而已,甚至上司会公开要求你陪酒。这样的文化下,许多女性就不得不选择做家庭妇女,丧失了经济地位,不得不靠依赖男人、取悦男人而生存,这就刺激了韩国化妆品市场、整容市场的畸形繁荣。

  在韩国,女人不但不能不化妆,还不能戴眼镜,韩国文化广播公司的主持人林贤珠在直播新闻节目的时候戴了眼镜,甚至遭到了全国人民的口诛笔伐,连电视台节目编导都批评她。

  在韩国人的思维中,女性就是男性的附庸、职场中的花瓶、长辈和丈夫的奴仆,并没有自我的人格尊严。

  胡润女富豪排行榜,找了全球102个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其中中国就占了64个,占了全球的63%。你找一找韩国白手起家的女企业家,有吗?

  在韩国的公司、政界甚至是学生会选举,历来都是男性主导、女性辅从,女性的参政率、商界人士或者经济资本的占有比例、甚至是同一职业种类较低工资都能看出来,女性不是那种显性的受歧视和压迫,而是结构上的弱势者。

  我们看韩剧都能发现,男人是从来不做家务的,无论女性在职场上多么出色,回到家都是管家主妇,要系上围裙下厨做饭,打扫卫生,带孩子。男人都是袖手旁观的老爷。现实中,韩国男人会煮个方便面的都不多。老爷当惯了,家暴虐待自然也是家常便饭。在中国,夫妻之间可以直呼姓名,而在韩国,妻子称呼丈夫是要用敬称的。

  “在首尔的大街上,一男一女,一前一后地走着。男的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给女的一记耳光,然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往前走你不要感到惊奇。这在韩国的夫妻之间并不是稀罕的景象。据韩国社会保健部抽样调查,61%的已婚妇女被丈夫打过,15%的妇女甚至有生命危险。”——《韩国民俗生活的记忆与叙述.钟俊昆》。

  前天自杀的韩国女艺人具荷拉,其实已经算韩国的顶级“爱豆”,不缺钱,更不缺社会影响力,但她却偏偏长期在一个渣男男友面前忍气吞声,被打到鼻青脸肿子宫出血,被拍性爱视频威胁,甚至最后还要下跪求原谅。

  韩国主流社会中,表面上把伦理道德、女性的贞操看得比什么都重,安正熙一案中,法官曾在判决书中如此陈述:“大韩传统的良风善俗之中,女性的贞操权不仅比起财产权更为宝贵,甚至有时比生命权还要重要...”

  实际上,职场上各种性侵,政商圈子里各种性交易横行,“性招待与偷拍”甚至已经成了韩国政治互信的基础。2009年3月,韩国女星张紫妍在家中自杀身亡,年仅27岁。在遗书中,她控诉经纪公司强迫自己提供性服务,并曝光了曾经参与性交易的31人名单,涉及企业圈、媒体圈等高层。那份遗书几乎字字血泪,其中有一段写道:

  张紫妍问闺蜜:“小姐一般一天能接多少人?”

  朋友:“2、3个吧?”

  张紫妍:“我还不如个小姐,我一天得陪四个。”

  “哪怕是父母的忌日,也要出来接客”。

  2019年,韩国娱乐圈爆出了“胜利门”事件,起因是因为BIGBANG李胜利在自己开设的夜店里提供“性招待”,还为来此的高官权贵们提供额外服务——看上夜场之中的哪位美女,夜店经理们就用签单、请酒等方式下药迷晕,然后再提到VIP室供客人享用。某些政商界的权贵,在电视上发现某位艺人或者某位练习生长相合口,便会通过“李胜利”等皮条客威逼或利诱,设法招徕“享用”。

  2011年8月,韩国演艺界爆出偷拍事件,多张艺人床欲照在互联网上流传。

  据网友称,这次艺人偷拍流出107G视频直播,共39个系列。某家网站曝出大量的韩国某酒店一男子与数位女性的激情视频,视频裸露程度与行为方式与日本AV片基本类似,不同的是,男事主的脸均打马赛克,而女事主均露脸。后来,三十岁的宋芝善跳楼自杀了,她曾是一名著名的主持人。

  2019年,李胜利案几乎证据确凿,甚至有文总统亲自关注,结果还是不了了之。张紫妍的遗书,被法院证实“造假”,证人消失。上个月“自杀”的崔雪莉,死因到底是什么,韩国警方至今没有说清楚,反而弄了个“抑郁症”,怪网友们的“网络暴力”。一个月不到,崔雪莉的好友具荷拉也死在自己家中,警方说找到了“遗书”,而遗书的内容却不能公布

  。

  其实韩国最可怕的不是对女性的侮辱和侵害,而是,在处理各种性侵案件的时候,韩国人的逻辑和印度人一样,不怪强奸犯施暴者,反而怪女性不检点。

  前几年,驻韩美军性侵一名韩国女性,根据《韩美驻军协定》,因为该美军所属部队正在休假,而且是超过半个月才起诉的,所以需要推迟传唤,美国大兵强奸了韩国女性传唤一下还要等美国大兵休完假?而且不能直接拘留,只能传唤。

  而韩国网友的评论更是令人震惊。

  所以你会知道,为什么韩国女艺人混到了如此高的地位,拥有如此高的人气,却依然是经纪公司手中的洋娃娃,依然是财阀政客们的玩物,依然无法赢得社会地位和人格尊严。所以,一个月之内就有两位女艺人“自杀”,也不是什么大新闻了。

  从张紫妍,到崔雪莉,到具荷拉,韩国女艺人用生命告诉我们,她们不像屏幕上活得那么光鲜生动,她们只是“玩物”罢了。

  韩国有一种女人专属的心理疾病,叫“火病”,是一种文化遗存综合症,主要是已婚中年妇女长期在男尊女卑丧失话语权的压迫下,愤怒无法发泄,胸闷气短,体乏厌食,失眠精神衰弱,一查身体各项指标正常。韩国成为了一个把本国女性逼出精神病的神奇国家。

  韩国之所以会搞成这样,其实原因很简单。

  首先,他们缺一场全民族的独立和解放,你想想,这个国家,连政权都是帝国主义的走狗和附庸,美国的军事基地摆在国土上,几乎所有的富豪都是殖民时代的韩奸后裔,连总统朴正熙都曾经是个日本人,名叫“高木正雄”,掌握国家大部分财富的企业,大股东都是华尔街,这样的国家,得国不正,从根子上就是脏的,污秽的。

  这样的国家,他的统治阶级从来就没有认为自己是韩国人,更没有把自己的民众当人,他们只是帝国主义的看门狗而已,自然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死后哪怕洪水滔天。韩国排名前30位的财阀集团,销售总额在全国企业销售额中的占比为40%。财阀资产在国家总资产中的占比约为37%,而他们的资产规模为GDP的95%。在这样的情况下,什么政府,什么总统,什么公检法,都是摆设,毕竟连军队的装甲车,都是三星生产的。

  他们确实学习了中国封建时代的儒家文化,但却学过去了最极端最保守最不人性的东西,他们把等级制度发挥到了极致,下级对上级,长辈对晚辈,女人对男人,完全是从属关系。曾经某电视节目采访过一个嫁到韩国的中国女性,因为受不了而跑回国内,说:“韩国女人不是人过的日子。”

  封建、保守、等级森严,社会层层压迫,民族的精气神不能积极进取,就只能内卷内耗了。

  其次,他们的道路太“极端资本主义了”,甚至把活生生的人,都做成了可以买卖牟利的生意。

  在这样的文化环境中,人民也不会有太多的精神追求,除了意淫自己是宇宙的起源之外,只能把资本主义的娱乐产业发展到极致了。娱乐产业是韩国的支柱产业,占到了全国GDP的15%,贫穷家庭的孩子想要出人头地,进入娱乐圈是个诱人的梦想。

  韩国号称有百万练习生,实际数字只多不少,而韩国总人口不过5000万人,那么就可以想象,他们的娱乐产业从事者,得经历多么残酷的筛选和淘汰?整个韩国娱乐圈,其实就是资本主义的“炼蛊场”,想做头部,就得踩着千千万人的脑袋上位。就算你容貌出众,色艺双绝,历经千辛万苦爬到顶峰,还得被经纪公司压榨,在你最巅峰的时候,给你签卖身契,榨干你的血汗。

  即便你在粉丝和观众中万千宠爱在一身,但在财阀和政客那里,你也只不过是个玩物和工具而已。

  等到你不明不白死去时,韩国民众就上街游行,通过个什么“XX法”,某导演再拍个揭露黑暗的电影,以示良心。

  然后周而复始,无止无休。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