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嗜血的狗,咬住中国不松口!

2019-11-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蒋校长    阅读:

你能想象,像蓬佩奥这样时常公然美化暴力的人,居然还在家乡担任教堂的执事和主日学校的老师吗? 就如同《大西洋帝国》里的纳吉汤普森一样,前一秒还在讲台上给一众妇女们灌鸡汤,后一秒就告诫说了实话的吉米,永远不要破坏演讲者营造出来的氛围。 嘴上一套,

  你能想象,像蓬佩奥这样时常公然美化暴力的人,居然还在家乡担任教堂的执事和主日学校的老师吗?

  就如同《大西洋帝国》里的纳吉·汤普森一样,前一秒还在讲台上给一众妇女们灌鸡汤,后一秒就告诫说了实话的吉米,永远不要破坏演讲者营造出来的氛围。

  嘴上一套,另做一套,这不是美国大小政客的标准行事准则嘛。

  傲慢与偏见

  而蓬佩奥的反华素养,很早的时候就开始养成了。

  这个意大利后裔的第三代美国人,年轻的时候毕业于西点军校。其后,蓬佩奥参军,其所在的部队,驻守于彼时东西方抗衡的最前沿——东西德的边界线上。

  这样的经历,在某种程度上堆砌和塑造出了蓬佩奥的三观地基。作为西方阵营里的一名军人,冷战那种抗衡和博弈的思维,深深镌刻在了他的脑海中。那是一个不讲对错,只求站队的零和博弈的时代。

  东西对抗时代穿过军装,再加上在从政后主管情报部门形成的思维惯性,使得这个意大利后代的壮年男人,总是带着一副厚厚的有色眼镜来看待当今的世界。 在这个人身上,你看不到一点灵活务实的外交气质。更多展现出来的,是一个保守派的人物形象。

  ▲ 蓬佩奥推文截图(图片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网)

  比如在11月22日,他作为国务卿,针对伊朗的内政居然公开在推特上写道:“我已经要求伊朗抗议者向我们发送视频、照片,及记录伊朗当局严厉打压抗议者的信息。美国将揭露并制裁这些‘迫害’行为。”

  一个美国人,不远万里利用网络挑逗、遥控、干涉、指责别国的内部事务,这样的言行,也只有他蓬佩奥能做得出来。

  当然,干涉别国的事务做世界警察,这是美国人多年以来一直奉行的准则。只不过在此之前,至少在口头上还会遮遮掩掩,像蓬佩奥这般直言,还真是蝎子拉屎独一份。

  当斧子变成口炮

  其实这也没什么奇怪的,口炮是美国政治领域里的忽悠精髓,就像中文网络里的鸡汤文,多数美国政客都深谙其门道。面对镁光灯,什么样的场合说什么话,已经成为华盛顿政客的日常通行证。

  梳理一下,自从蓬佩奥去年就任国务卿以来,口炮中国以及俄罗斯甚至其盟友的次数都不少。尤其是针对我们,无论是香港还是新疆,他都不吝啬自己的唾沫。

  发表反华言论,已经成为包括蓬佩奥在内一众美国政客的日常签到了。说真的,我们早已见怪不怪。

  毕竟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老罗斯福总统举着猎枪,在非洲猎杀白犀牛的时代了。

  1909年的世界,还是列强环伺,并且说一不二的时代。卸任了总统的西奥多·罗斯福,在美国国家地理学会的赞助下前往非洲狩猎。你能想象他们一共猎杀了11397种动物吗,光是其后的装运回美国,就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之后罗斯福还口炮了一下:“国家博物馆、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和类似的动物研究机构之存在性可以被谴责的话,我才可受谴责。”

  现时的蓬佩奥,怀着冷战时代的思维,多想把其他弱小的国家当成猎物。可惜时代变了,再流氓,也不敢大张旗鼓的真动手。所以,类似蓬佩奥之流的美国政客,也只能发发口炮,舒服舒服嘴巴。

  但无论是时下还是过去,我们依旧不难看出美国的霸权和扩张思维。插手或者随便在他国进行的各种活动,是对世界秩序的公然践踏。

  霸权思维,说到底是一种利己思维。 蓬佩奥时下虽然不能轻易举起手里的斧子,但口炮别国,以及利用国际新的协作机制压制别人,都是无利不起早。

  你还真以为他是在关注人的权利和自由?

  咱能诚实点吗?

  金主的忠犬

  上世纪九十年代,从军队退役后的蓬佩奥再次入学攻读法律。之后,他进了华盛顿一家知名的律师事务所。可惜啊,老蓬没能成为一名好律师,像所有美国政客的经历一样,他很快就选择了经商。

  他先是在堪萨斯南部城市威奇托与自己的西点校友合伙创办了ThayerAerospace公司,主营航空器零部件制造。在这段从商的经历中,蓬佩奥很快就跟堪萨斯的财阀、全球最大的非上市公司之一的科氏工业集团(KochIndustries)勾搭上了。

  于是,蓬佩奥很快弃商从政,并且顺利的代表堪萨斯州进入了众议院。

  从纸张、玻璃到能源、化工,从牧场养殖到交通运输,从矿产、天然气到金融、大宗商品交易,科氏工业几乎渗透到了美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

  ▲ 科氏工业集团

  为了形容科氏集团无处不在的影响力,人们发明了“科赫章鱼”一词。这个庞大的怪物将触角伸向美国政府的根基,染指联邦法院、美国国会、美国环境保护局、各州法院和商品期货交易协会。

  一位民主党活动家对此评价说:“这真是空前绝后的事情,从来没有第二个人像他们这样做。”这台无可匹敌的政治机器,将共和党牢牢地控制在自由主义的模具中,其政治势头足以令美国任何一个左翼或右翼团体相形见绌。

  “科赫”这一姓氏,甚至变成了美国富有的保守派人士的代称。

  其实不光是蓬佩奥,连现任的副总统彭斯,也是科氏工业一手推上去的。甚至在最初的时候,彭斯才是科氏心仪的总统第一候选人。

  ▲ “科氏兄弟赚取黑钱”

  票选政治虽然是美国最大的噱头,然而所谓人人能够参选的政治宣传,最后都败亡于天价竞选的过程。

  傻子都能看出来,蓬佩奥的背后,站着他当年从商时结识的各个商业巨头。《纸牌屋》里做过直观的表露,你在国会山忽悠大众,我为你源源不断地提供资金,至于条件嘛,做背后金主的提线木偶,为他们的商业利益创造最优良的政策环境。

  蓬佩奥背后的金主具体有谁不得而知,但这些年在政坛上的打拼,都是金主们在背后做靠山。

  所以在美国这样的国家,表面上人人有选择权,但实际上,不过是在资本运作后,选择那些大金主支持的台面木偶罢了。而且,有些资本利益集团还多头下注,既培养自己的木偶,也会在相左的阵营里物色对象。

  当蓬佩奥甘愿做提线木偶的时候,他就应该知道,自己在公开场合说的每一句话,都流淌着资本的黑金。 他没办法说自己想说的话,他活在资本的遥控中。无论是怼盟友,还是怼中俄,或者又是怼中东,他的言行,都是在为背后的利益开道。

  ▲ “科赫章鱼”——科赫兄弟的势力渗透在美国政府的各个角落

  口炮治国

  蓬佩奥的斧子,就隐藏在他的口炮之下,当真正的霸权不能通过热武器的形式传播的时候,蓬佩奥代表的美式利益集团,就要运用其他的手段,借助世界互动频繁的东风,不断制造新问题。

  和老罗斯福时代的武器扩张不同,蓬佩奥不举起枪,就像文章开头提到的那样,他甚至还为人民传播圣经福音。然而在当今世界的格局之下,口炮的危害,把斧子变成用嘴巴表达出来的利器,依旧会让这个世界在每分每秒中都产生不一样的振动频率。

  就比如蓬佩奥的顶头上司特朗普,他口炮的功夫不亚于自己的属下。每次在网络上发表些什么,或者借助其他媒体说些什么的时候,都会引起股市的震荡甚至导致某些公司市值的蒸发。

  蓬佩奥的口炮也具有这样的功效。虽然股市每日的波动中水分很大,然而他们,作为世界上的头面人物,每一句话的分量,都会产生深刻的影响。

  某种程度上而言,蓬佩奥针对中国的口风越凌厉,恰恰说明我们自身近些年的发展,让他以及背后的真正的利益主导者感受到了威胁。

  在11月初的欧洲,他再次祭起意识形态偏见的大旗,用口炮的方式把我们骂了一顿。甚至,用上对下式的口吻,告诫欧洲的小弟不要与我们的华为合作。

  不间断的骂中国,就像定期的癫痫发作。偏见只是嘴上的把戏,真正让他和他们感到炸毛的,是我们的发展正在赶超。

  何况,二战之后的欧洲秩序,是美国自诩自己一手创立的,做惯了老大,自然受不了后来者的挑战。蓬佩奥口炮貌似凌厉,却也暴露了美国利益集团的真正担心。

  第一,蓬佩奥们背后的大金主,担心美国此前主导的世界秩序发生变化。 美国近半个多世纪主导的世界秩序,是一个以极端利己为主的商业秩序,打压别人,是为自己获利。对于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国,恫吓就行。对于不听话的小国,动手就行。对于大国,一边拉拢和收买,另一边又分化和换血。这样的策略,让美国的利益遍布全球。

  随着我们的崛起,他们感到自己的利益面临威胁。虽然我们无意去触动他的蛋糕,可我们的和平、平等互利的理念,给这个世界加入了新的选项。金主似乎感受到了自己的利益即将要被分化,在这种情况之下,牵线木偶蓬佩奥们,就得不断到世界各地进行高声恫吓。

  不完全统计,自蓬佩奥去年上任国务卿以来,他在世界各地发表的各种公开言论,没有一条是有关合作的。尤其是针对我们,除了偏见和冷冰冰的对抗语言,蓬佩奥还一再试图用口炮分化和瓦解我们的凝聚力。

  除他之外,美国的其他政客也都是相类似的做法。

  第二,除了担心世界秩序被改变之外,资本集团的核心关切,也担心这样的变革之火燃烧美国国内。

  当这个世界越来越不公平,贫富分化愈加严重的时候,怀疑资本主义的声浪,甚至在老牌的资本主义国内都蔓延开了。人们在大声讨论着票选政治的弊端以及其背后的操纵势力。

  这样的反思,伴随着全球经济放缓而更加频繁。于是,西方那些真正的既得利益者,他们害怕了。

  在这样的情形之下,蓬佩奥之流的口炮,就像转移民众视线的高音喇叭。通过口炮的这种形式,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产生聚焦效应,以便转移民众的注意力。何况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流的加快,导致注意力越发成为一种稀有资源。而蓬佩奥们不时发布一些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言论,把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吸引和分散了。

  可见,他和他的上司特朗普,都深谙舆论战和大众心理的操控。

  如果说,形式上口炮是为了转移注意力。那每一次口炮的具体的内容,就是在制造一个个“敌对势力”,以便把民众的对内压力疏导至外部。

  不用遮掩,中俄就是蓬佩奥口炮制造的敌人。

  无论是对世界的恫吓,还是在口炮之下转移注意力,这些都是资本集团们设置的一道道防线。他们最终的目的,一是保证自己的利益能够继续下去,二是自己依旧能躲在幕后,不会暴露身份。

  那么如此一来,在资本主义的经济秩序愈发走下坡路,我们的发展按照既定方向稳步推进的时候,蓬佩奥之流的口炮势必会越来越响。

  那不过是败犬的哀嚎罢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