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不想成为高以翔!

2019-11-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申鹏    阅读:

老板,你看看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会动; 你看看我的脸, 我会笑、会哭、会愤怒; 你看看我的手,有温度的,割开还会流血。 我和你一样,我也是人,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心跳,我也有呼吸,我也会痛,我也会累,我也会倒下,我也会猝死,我也会生气。

  老板,你看看我的眼睛,

  我的眼睛会动;

  你看看我的脸,

  我会笑、会哭、会愤怒;

  你看看我的手,有温度的,割开还会流血。

  我和你一样,我也是人,活生生、有血有肉的人,我也有心跳,我也有呼吸,我也会痛,我也会累,我也会倒下,我也会猝死,我也会生气。

  我们都是爹娘生的,爹娘养的,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我们都是吃五谷长大的肉身,不是喝风辟谷的神仙妖怪,我们不是炉膛里的煤炭和劈柴,我们不是机器和工具人,我们都想活得像个人。

  艺人高以翔死了,半夜猝死在录制综艺节目的现场,那时候是凌晨一点,大部分人都已经进入梦乡的时候,蜷缩在温暖的被窝里,做着舒服的梦。而高以翔在《追我吧》的拍摄现场,全速奔跑,直到忽然倒下。

  午夜时分,是人体生理机能的最低点,人体体温最低,包括神经反应,关节活动性,心肺功能,各项身体机能都在低谷。你让一个艺人在这个时候全力剧烈运动,他的心脏是吃不消的。

  高以翔35岁,身高1米95,当他在凌晨1点45分的时候,已经持续工作了17个小时。而《追我吧》是一项挑战体能极限的节目,甚至需要“飞檐走壁”,在复杂的场地和机械上穿越,而且一跑就是几公里,甚至有从70米的高楼上攀爬速降的危险动作,看起来不是综艺节目,而是特种部队的特训,就算是专业运动员,完成这一套起来都未必轻松。

  而且,在他倒下之后,专业的救援并不及时,现场甚至没有一台心脏除颤仪,浙江卫视深夜录制这样的节目,却什么都没有准备好。这也不是电视台录综艺节目时第一次出现这样的事情了,他们有着深夜录节目、排练的传统,通常是傍晚开始,一直录到第二天凌晨。

  高以翔也不是第一个,当年邓超录跑男的时候手臂骨折,张杰在浙江卫视录节目的时候,曾晕倒,脸都磕青了,释小龙的助理溺死在现场......就这个《追我吧》挑战节目,陈伟霆现场腿抽筋,unine的李振宁跑完去吸氧,邹市明这样的专业运动员,也搞到腿抽筋、吸氧。

  但是,观众很喜欢,电视台很喜欢,因为在这个娱乐至死的时代,只有极端的刺激,才能赢得收视率,赢得流量,赢得全网的关注。人们很享受他们的“鲜肉”偶像们在现场“拼搏”,拼到“精疲力竭”,他们有一种日式漫画和美国热血运动电影的狂热,希望看到他们心中的主角在现场跌倒、匍匐不起、然后全场高呼“站起来"、”加油“、”我爱你“,然后”主角“挣扎着站起来的那种”感动“。资本和节目组想要营造的,就是这样的故事和氛围。

  他们把艺人的心力交瘁、气喘吁吁、精疲力竭,都包装成”热血“、”激情“、”努力“,粉丝们也吃这一套,他们经常说的:”你没有看到他有多努力吗?“讲的就是这种事情。

  如今的娱乐明星们,很多都是这个时代催熟的,太过速成,很多人除了一张脸,唱歌也唱不好,演戏也演不好,所以就只能搞综艺节目,而综艺节目也不能只是傻笑、卖萌、耍酷,所以,就有了这种惊险、刺激、高强度的体能挑战,他们像马戏团的猴子一样,去做那些高难度、高危险度、却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然后恶性循环,把唱歌跳舞的舞台,变成了血腥的古罗马斗兽场。

  很多人含着泪水看他们表演,其实就是看着“高级奴隶”在斗兽场玩命。

  他们“教育”观众,告诉观众,你们就爱看这个,这个热闹;他们教育明星和艺人,观众们爱看这个,资本也喜欢这个,这个有人投资,投资大,品牌多,这个最挣钱,最后,所有人都玩这个了。

  我们平时很嫌弃娱乐明星,觉得他们中间很多人一无是处,却能够拥有非同寻常的财富、名声和影响力,这不公平。但我们也要知道,他们也是身不由己的,他们也是资本造星产业链上的螺丝钉而已,他们也是被剥削、压榨的受害者,他们面对大老板的时候,受的屈辱和糟践,不比我们少。

  其实我并不了解高以翔,但在这件事情中,我不需要了解高以翔,我只是在同情一个为了报酬付出了生命的“劳动者”,真的不值得,和性命比起来,所有的金钱、地位、名声、流量,都不重要,一文不值。

  死在这个“斗兽场”的人,不止他一个,今年,已经有两位职业拳击手,死于拳台,一位是因为他要打完比赛,不肯放弃,结果被对手活活打死;另一位,是因为比赛前夕训练的时候,被陪练重拳击倒,不治身亡。

  无论是高以翔,还是职业拳击手,比我们普通人的收入高多了,比我们普通人的生活水平也高多了,但他们依然无法逃离这个“斗兽场”和“养蛊池”。面对死亡的时候,他们也并不比我们更强大。

  所以,我不想批判这个运作机制,这个把人当作商品,把生命物化的体系,批评烂了,也没人愿意听。

  我只想告诉我们每一个普通人,爱惜自己,爱惜自己的生命,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付出生命去争取。我们应当按时上班,按时下班,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多一些休息、多一些自由的学习、自由的娱乐,多陪伴家人,尽量睡到自然醒,关注自己的身体,了解自己的身体,身体才是一切事业的本钱。

  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值得你把自己当成一部机器,当成一个“工具人”,当成炉膛里的煤炭和劈柴,你不是消耗品,你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2019年了,社会生产力已经极大发展,这世界上并没有太多工作,需要在法定的8小时之外去拼命,去996,去007,更不需要像某电视节目的艺人一样,连续17小时工作、冒着生命危险去玩命。

  但是今天,凌晨三四点的时候,很多人才下班,公司外面排满了出租车,而这些人黑着眼圈回到家,睡不到三个小时,又要起床去上班;每天早上,地铁和公交车里挤满了,大家一个个睡眼惺忪,一副燃料耗尽的样子,却要在晨会的时候,强行打上鸡血,开始一天的“奋斗”。

  今天,有多少人能够睡个囫囵觉?有多少人能够睡觉睡到自然醒?有多少人能够正经吃个晚饭?有多少人能从容地上班下班?有多少人能够抬头看一下日出日落,享受到早餐店里烧卖油条的香味?有多少人能够感受到精力充沛、兴致勃勃?感受到这个世界很美?感受到身边的人都很可爱?感受到美好的一天开始了?

  当然,我敬佩那些无私奉献的人,我敬佩那些特殊岗位上坚持不退的人,我敬佩风里来雨里去的货车司机、交警、环卫工人,我敬佩那些节假日都在加班、维持社会安全运行的医生、基层公务员、工程师和技术工人,我更敬佩那些伟大的边防军人和缉毒警察。

  但是,我们的现代文明已经到了一定的阶段,我们的生产力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宣扬艰苦奋斗是正确的,但我们没有必要在任何岗位、任何职业上故意制造“艰苦”,故意创造“感动的机会”。我们是可以让大部分人轻松、健康、安全地工作的。

  这世上没有那么多职业,需要让人奋斗到晕倒,奋斗到进ICU,奋斗到猝死在工作岗位上。

  我们没有必要强行制造难度。

  2019年的尾巴上,我希望大家都能好好活,活得好好的,感受到生命的美好,感受到世界的善意。

  拒绝996,拒绝无效加班,珍爱生命。

  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在深夜写稿子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