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暴力“再出发”的香港!

2019-12-0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Chairman Rabbit    阅读:

我觉得香港的黑小将/勇武现在属于recess阶段,就是短暂的休息,调整,修整,等待时机再出发。他们不会就此偃旗息鼓,并且还有意识的寻找诉诸街头暴力的契机。理由如下。 一、选举政治对他们来说没有参与感、快感。区议会选举获胜确实很有趣,明年立法会地方

  我觉得香港的黑小将/勇武现在属于“recess”阶段,就是短暂的休息,调整,修整,等待时机“再出发”。他们不会就此偃旗息鼓,并且还有意识的寻找诉诸街头暴力的契机。理由如下。

  一、选举政治对他们来说没有参与感、快感。区议会选举获胜确实“很有趣”,明年立法会地方直选、未来的特首选举委员会功能组别选举,都是要攻克的。但区议会/立法会选举最后都是由选举政客进行(当然其中不乏有可能参与过勇武的年轻人,但毕竟是非常少数),功能组别选举由专业人士进行,和黑小将关系不大。他们说来说去就是看客。尽管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勇武行动促成了黄营在选举中的成功,但这种成功感比较间接。最后获胜的人正式发展成为政客,给自己找到了职业发展路径,而黑小将什么都没有。这种感觉并不好;

  二、但凡参与选举政治的人,都很难避免成为体制的现状及既得利益维护者。当然新当选的年轻政客中间可以有比传统泛民更激进者,但毕竟一只脚已经踏入议会政治夺权的通路,和街头暴力政治肯定是不同的。革命者和改良者即便名义上互不割席,毕竟也是两条道路,在方法论上会有差别。伴随时间推演,在革命激进者视角中,当选的年轻政客也会变成“泛建制派”(“体制内”)的一部分,对后者的不信任很难完全避免。最后变成“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三、黑小将认为五个月的战果辉煌都是暴力换得的,不用很长时间,他们就会对循序渐进、循规蹈矩,慢慢才能发生作用的选举政治感到腻味、丧失耐心。他们可能希望通过暴力来加速政治进程。另外,只要使用暴力,他们就可以重回政治舞台的中枢——所有其他人(从蓝营、上了台的泛民及本土政客到港府、北京——都要对暴力做出回应。暴力才是香港政治的真正驱动力量,是话语权和影响力所在。相比充当看客而言,这才对他们有吸引力;

  四、“潘多拉的盒子”可不是随便打开的。离开自己狭小、拥挤的家,与伙伴一起走上街头,带上“很酷”的黑衣和蒙面行头,施展暴力,显示自己的权力,发泄自己的压抑、表达对社会的不满、对体制的不满、对中国/北京/内地的不满,用暴力主导街头,绑架社会,瘫痪政府,劫持香港政治,控制城市,获得全球的新闻聚焦,获得全球(反华)政治势力的支持。对于一个十来岁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来说,这是他们这辈子的最高潮。过去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这种感觉和吸食毒品一样,尝到了这种超级英雄的感觉,怎么还可能安于回到家里和老爸老妈挤在蜗居里过常人生活?憋个十来天半个月他们就会压抑到崩溃,唯一的出路是重回“战场”,找到自己的存在;

  五、他们认为,区议会投票选举明白无误的表明,大多数市民是认可、支持他们的行为的——当然实际情况比这个要复杂得多,市民可能并不喜欢暴力,也希望止暴制乱,但主要将暴力归因为政府和警察,而非问责年轻人——但这种复杂性是年轻人无法理解的。他们只会认为香港市民是支持他们的,包括那些令人发指的暴力。他们得到了法律和道义上的免责、授权、鼓励。还有什么比这个更加鼓舞人心呢?黑小将们会认为,暴力是正常的、可行的、正确的、应当的、必要的。甚至,一旦他们眼中出现“不公”,他们会觉得自己有“责任”像蝙蝠侠一样出来为市民伸张正义。这时,暴力不光是一项“权利”了,还是一项“义务”。这就是打开潘多拉的盒子的结果;

  六、他们并没有受到惩罚,并且认为自己不会受到惩罚。反对派和西方媒体津津乐道于有数千人在运动以来被捕,但不提只有凤毛麟角的人被起诉,同时法律程序需要很长的时间,并且黑小将们认为,市民和国际社会都反对执法机构及司法机构对他们采取法律惩戒,支持放人/特赦的诉求。警方对理工大学激进示威者的克制(特别在区议会之后)更会让他们坚信此点。“只有暴政,没有暴徒”,“解散警队,刻不容缓”,黑小将们会认为,只要持续努力,代价就不会发生。除了那几个几个不太走运被警察开枪打伤的“手足”之外,其他人最终大概率不会承担法律责任,他们是拿到豁免金牌的,可以为所欲为。这也是潘多拉盒子打开的结果;

  七、他们会不断寻找实施暴力的理由。他们认为,区议会选举相当于“公投”,就是一个民意表达,但问题还没有解决。目前,他们最核心的诉求——包括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察,为被控者销控罪等,仍然没有得到满足,特区政府在口径上仍未让步。这个情况只要多维持一天,他们就会多一分愤怒,认为民意清晰表达之后,政府居然仍然不让步,不去满足诉求,这时,只能实施武力,逼迫政府就范。他们认为市民站在他们的背后;

  八、他们对警察的容忍度会比原来更低。他们会认为,区议会选举之后,警察仍然不调整方式方法,不改变姿态,不示弱,甚至仍然敢对示威者使用武力,是完完全全不能接受的。只要警察维持过往的执法方式,就会激怒他们。港警在街头执法已经半年,与反对派及媒体关系已经非常紧张,警察从个人到机构都承担很大的压力,又必须尽责完成执法任务,这种情况下执法方法很难发生系统性转变。如果这样,则警察与示威者后续发生升级摩擦和冲突的可能性很大;

  九、资金支持:当今,democracy assistance(支持颜色革命)是一个巨大的“产业”,由各种国际民间组织、政府组织及政府机构提供不同形式的支持(包括技术、物资、资金等)。国际上因为香港乱掉而受益的势力也非常多(许多是反中的,但支持颜色革命的“充分条件”并不是反中),要相信,资金来源并不会是瓶颈。

  综上,暴力停歇可能只是个暂时现象,黑小将在经历一个短暂的修整和思考,积累能量,等待“再出发”。潘多拉的盒子已经打开,街头暴力将是香港政治生活的标准组成部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