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二手校服,成了非洲人民的抢手货!

2019-12-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正解局    阅读:

◆进口二手服装,虽然满足了本国消费者的服饰需求,却与发展本土纺织工业背道而驰,甚至扼杀了本土纺织业。 当你把旧衣服扔进小区回收箱的时候,可能不会想到,这些衣服很可能会远渡重洋,穿在黑皮肤的非洲人民身上,尽管他们并不认识衣服上的中文字。 拥有

  ◆进口二手服装,虽然满足了本国消费者的服饰需求,却与发展本土纺织工业背道而驰,甚至扼杀了本土纺织业。

  当你把旧衣服扔进小区回收箱的时候,可能不会想到,这些衣服很可能会远渡重洋,穿在黑皮肤的非洲人民身上,尽管他们并不认识衣服上的中文字。

  拥有全球近1/6人口量的非洲,早已是世界上最大的二手成衣进口地。

  在非洲大部分地区(埃及、南非除外),普通老百姓穿在身上的衣服,大多是二手服装市场淘来的。

  从贫民到中产白领,一同汇聚于二手市场,购买二手衣服是非常普遍的消费方式。

  来自中国的二手校服,是非洲人民的最爱。

  1. 崛起的非洲二手服装市场

  英国一家海外发展研究所统计,早在2010年,肯尼亚、加纳和坦桑尼亚三个国家,从欧美进口的二手衣物就已经达到了30万吨,总价值1.32亿美元。

  欧美等服装严重过剩的国家,催生了一条成熟的二手服装产业链。

  2016年,全球二手服装跨境贸易达到40亿美元,其中70%的二手服装来自欧洲与北美,这些服装大部分流向了非洲。

  (世界主要二手服装出口国)

  近年来,中国某些企业也成为非洲二手服装市场的受益者。

  经过改革开放和经济的飞速发展,我国二手服装出口日渐发端,入局非洲大市场是不可放过的赚钱机会。

  据联合国贸易统计数据库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开始,中国二手衣服出口量在全球二手服装贸易中迅速攀升。

  2017年,我国出口海外的废旧衣物达到248200多吨,比上年同期增长53.94%。广东居于榜首,达到70289.3吨,浙江、上海、江苏紧随其后。其中,超过60%的二手服装最终出口到了非洲。

  (2013-2017年我国二手衣物出口统计)

  阿里、京东等电商平台也没有放过这个大好机会,纷纷开启了线上旧衣回收计划。

  2018年,阿里旗下的闲鱼,无缝加入捣腾二手服装的队伍中。截止2018年年底,闲鱼回收衣物共计8438吨,约4000万件。其中45%的衣服,进入非洲等不发达国家或地区。

  2. 非洲人民为什么爱穿二手衣服?

  在非洲大地上,韵达快递、蓝翔技校的制服成为抢手货。中国学校的二手校服,凭借过硬的质量,尤其受欢迎。

  (成都七中的校服被贩卖到非洲)

  非洲人民为什么爱穿二手衣服?

  一个字,穷。

  非洲54个国家中,有46个国家独立的历史不超过60年,独立后的非洲开始了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现代化历程。

  随着现代化生活方式和劳动方式在非洲落地生根,非洲民众亟需区别于传统冗繁服饰的,更通勤的衣服来适应新的生产方式。

  (非洲传统服饰不便于劳作,也容易产生审美疲劳)

  想要消费款式新、质量好的服饰,当然得花钱。

  非洲大部分国家的人均GDP少于5000美元,也就是说,个人每天创造的产出甚至不足15美元。而新衣价格昂贵,消费不起。

  (2018年,非洲GDP总量前十的国家)

  相对来说,二手服装价格对非洲人民则友好得多。

  《经济学人》资料显示,一件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二手衬衫售价为5000卢旺达法郎(约合5.82美元,37元人民币),价格只有一件本土全新普通衬衫的1/10。

  (在非洲简陋的二手服装交易市场,人气十足)

  即便是当地的中产阶层,也会行迹于二手服装市场,选购心仪的衣服。

  3. 二手服装与本土纺织业之争

  欧美、中国等纺织业发达的国家源源不断地出口旧衣服,而非洲则依赖进口二手服饰满足生活和消费需求。

  看起来是各取所需,你情我愿,皆大欢喜。然而,非洲各国在是否进口二手服装上,纠结不已,左右摇摆。

  原因很简单,政治上获得独立的非洲国家,希望在经济上实现独立。这又要求建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其中,就包括本土纺织工业。

  进口二手服装,虽然满足了本国消费者的服饰需求,却与发展本土纺织工业背道而驰,甚至扼杀了本土纺织业。

  1980年以前,肯尼亚有50万纺织工人,而如今,肯尼亚仅存2万多名纺织工人。

  在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的一家制衣厂,上世纪90年代有1100名纺织工人,如今不但没有扩大规模,工人也减少了一半。

  该厂一名负责人无奈地说:

  当一件旧T恤以一瓶水的价格出售,真的很难去竞争。

  (非洲大部分纺织服装工厂,以生产制服为主要业务来源)

  二手服装冲击本地纺织业,导致本地服饰生产成本高,售卖的价格也偏高,最终又扩大了二手服饰市场,形成恶性循环。

  多伦多大学经济分析与政策副教授高斯·佛雷瑟认为,大量进口二手货才是非洲经济疲软的罪魁祸首。

  非洲各国的领导人也意识到这一点,并积极出台关税政策,试图扭转局面。

  在振兴本土经济、自强自立和挽回国家尊严等动机的驱使下,早在2015年,东非共同体国家(EAC)包括卢旺达、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和布隆迪在内,就决议用三年时间逐步淘汰总价值2.74亿美元的二手服装市场。

  从2016年开始,卢旺达对二手服装加征关税,从每公斤0.2美元上调至2.5美元,最终目的是逐步取消二手服装进口。

  2017年6月,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曾坚定地表示:“我们必须打造和发展我们自己的产业。”

  东非共同体国家集体上调关税,引起了美国的警觉。因为美国每年要向非洲出口价值近10亿美元的二手服装行业。

  2016年,卢旺达与肯尼亚、坦桑尼亚、乌干达等国对进口二手服装提高关税,马上引起了美国的贸易制裁和威胁。

  美方认为这一举动影响到了本国数万个就业岗位,威胁这四国在2018年5月28日前取消关税措施,否则将暂停其出口美国的商品在美国市场的免税准入。

  (有关美非二手服装贸易争端的报道)

  最终,东非共同体中,只有卢旺达一国坚持了下来,其他国家纷纷向美国倒戈。

  (关于卢旺达拒绝取消进口二手衣服关税的报道)

  东非各国纷纷妥协,除了来自美国的关税威胁,还因为本国二手服装市场的庞大产业链。

  二手服装生意早已成为了一些非洲国家重要的经济部门,也是增加就业的重要产业。比如,肯尼亚全国至少有100万劳动人口从事着与二手服装相关的工作。

  一旦大幅提高关税或禁止二手服装进口,将会造成严重的失业潮,增加社会不安定因素。

  禁还是不禁,确实是两难的选择。

  4. 中国的机会来了

  两难之间,非洲各国也在寻求新的调和之法。

  近些年,非洲各国政府积极通过各类优惠和奖励政策,吸引外资服装企业入驻,曲线发展本国纺织工业。凭借廉价劳动力和纺织原料产地优势,卓有成效。

  H&M、Tesco和Primark已经开始入驻埃塞俄比亚,因为该国没有最低月薪限制,不熟练的工人月薪仅仅是35到40美元,劳动力成本极低。

  卢旺达的中国C&H服装厂,以培训该国服装劳动力而大受欢迎,并在非洲迅速站稳了脚跟。

  (繁忙的C&H服装厂车间从最初招聘200名当地人、手把手教缝纫机使用,到如今拥有21条生产线和1500名熟练工人)

  非洲国家非常欢迎中国纺织制造企业投资,以期推动本国服装产业发展。

  2019中国纺织业“一带一路”大会上,马达加斯加经济发展局、雇主组织、行业协会以及当地知名纺织服装企业,向行业同仁们展示了马达加斯加当地良好的投资环境、优惠政策、优质的营商环境和全面的配套服务措施,以及与中国纺织服装产业、企业建立合作的强烈愿望。

  当前,我国服装制造业产能过剩、库存压力大,同时面临着原料价格和劳动力工资逐年攀升的困境。

  对中国服装企业而言,非洲有市场、有人力,不失为一条新出路。

  有没有要去非洲发财的,一起啊。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