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婚姻合法化?民意还差的远呢!

2019-12-2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汉唐军机    阅读:

近日,有消息传闻立法机构正在探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事宜,尽管只是探讨阶段,距离进入法典还有相当漫长的距离,但有必要对此抱以足够的警惕。 在这个重大议题上,有关机构绝不能想当然的简单的归入人权议题。目前,中国社会尽管对同性恋行为有一定的宽容,但

  近日,有消息传闻立法机构正在探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事宜,尽管只是探讨阶段,距离进入法典还有相当漫长的距离,但有必要对此抱以足够的警惕。

  在这个重大议题上,有关机构绝不能想当然的简单的归入人权议题。目前,中国社会尽管对同性恋行为有一定的宽容,但不可能在立法层面对此予以支持,因为这一重大议题,将直接影响中国社会几千年以来的家庭结构和社会形态,动摇社会稳定。

  对此,我的态度是,在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民意占据明显优势之前,坚决反对同性婚姻合法化!

  2017年5月24日,我国台湾地区通过法案,在2年内完成修正和制定,如果未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同性婚姻将自动生效!到2019年5月17日,台湾地区的同性婚姻专门法修正动议获得通过。台湾地区的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伴侣享受继承财产权、继亲收养权等!

  对于同性恋这一社会现象,以及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一社会焦点议题,我在中美全球博弈的战略高度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关注,结论是:以中国目前面临的世界局势以及国内的人口老龄化问题而言,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绝非治国良策!

  推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一议题的人,无非是试图在价值观角度向欧美白人国家靠拢,试图通过这一举措,获得欧美强国对中国社会现代文明程度的认同。

  其实这种心理完全错误,因为欧美列强与中国的矛盾,根本问题是国际财富分配的矛盾,绝不是价值观冲突的问题。沙特的制度与欧美迥然相异,但不妨碍沙特与美国的亲密关系;伊朗的选举政治,从未获得美国的认可;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依然没有融入西方社会。

  事实证明,欧美列强,从来都不在意什么价值观问题,最关注的是国家实力和利益分配问题!

  合法进程

  古代的中国,“男风”一直相当盛行,但主流文化尤其是儒家思想对同性恋并不认同。春秋战国时期,社会崇尚男风,墨子、荀子对此也有相关记述。汉朝的皇帝很多好男风者。明清两代男风仍盛。八国联军进京后,男风开始衰微。新中国成立后一度将同性恋定为犯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同性恋的定性经历了非刑事化、非病理化的逐渐宽容的过程。

  西欧国家在20世纪60年代末基本都实现了同性恋非罪化。在荷兰等十几个国家以及美国,同性伴侣已经合法化。在阿拉伯地区和一些基督教传统较重的非洲国家仍然将同性恋行为定为犯罪。

  其实,同性恋除罪化,势必会带来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问题。统计全球22个同性婚姻合法国家从同性恋除罪化到同性婚姻合法所花时间,会发现时间越早,社会越保守,同性婚姻合法化越艰难。比如,巴西从1831年实现同性恋非罪化,2013年才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历时182年;法国从1946年到2013年,历时67年;美国从2003年到2015年,历时12年。

  2008年时,美国反对同性婚姻的比支持同性婚姻的多3-4个百分点,2015年,美国支持同性婚姻的开始占到58%左右。美国作为传统的基督教国家,目前已经通过立法,使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但世界上大多数国家对同性恋婚姻问题并未立法。有数据统计,同性恋人群占总人口的5%。

  美国社会由于其深厚的基督教传统,长期以来对同性恋持否定态度。随着犹太人在美国各个领域影响力的增强,犹太人支持的民主党一直对同性恋持宽容乃至支持态度。基督教传统色彩更重的共和党,面对同性恋的态度显然避免不了宗教因素的影响。因此,美国同性恋者作为有影响力的票源,一直都是民主党的有力拥趸。

  2015年6月26日,在奥巴马的推动下,美国最高法院以5:4裁决同性伴侣在美国具有婚姻权,使得同性婚姻在美国全境合法化。奥巴马总统称赞说:“这是美国的胜利。 这一裁决证明了美国人民的信念,那就是让更多的人被平等地对待的时候,我们会更加的自由。”

  世俗问题

  近年来,随着我国社会整体宽容程度不断提高,“同性恋”现象在媒体的讨论日渐增多,一些青少年因为赶时髦而认同甚至成为同性恋者。这一现象在中国社会中不断扩展,与美国世俗文化入侵密不可分。美国世俗文化近年来在全球飞速扩张,是犹太人全力扶持的结果。

  犹太人与世俗文化的亲密关系,可以上溯到启蒙运动。 启蒙运动的本质是反对封建专制统治和教会思想束缚的思想解放运动。启蒙运动后,犹太人在思想领域开始崛起,一直与强大的基督教神权统治进行对抗。

  世俗文化的扩张,必然带来世俗力量的增长,对瓦解基督教神权统治有决定性作用。包括美国和以色列在内的现代犹太主流社会,实际上是西方最推崇世俗主义的群体,一直与基督教宗教力量呈对立状态。同时,世俗文化扩张带来的伴生品也受到了基督教原教旨主义的强烈反对。

  17世纪上半叶因英国宗教斗争,大批清教徒移居北美。清教徒信奉《新约》,将犹太人视为杀害耶稣的刽子手,并要求犹太人血债血偿。近年来,美国社会中基督教福音派和新保守主义的影响急剧上升。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受到大量美国保守基督教徒的支持,其本质仍是反犹,回归到圣地的犹太人最后要么改信基督教,要么被上帝屠灭。

  特朗普上台后,极力推动将美国大使馆搬到耶路撒冷,表面看是帮助以色列实现对耶路撒冷的占领,但实际上,以色列是有苦自己知。特朗普这一举动,显而易见是符合美国基督教福音派的要求,最终依然是逼迫犹太人改信基督教或者血债血偿。

  二战结束后,犹太资本在华尔街和美国传媒娱乐业拥有强大甚至主导性地位,犹太民族社区对美国政治经济某些方面甚至拥有支配性的影响力。这些都是犹太人扶持世俗文化的有力保障。世俗文化与宗教神权的博弈开始向有利于犹太人的方向发展。

  目前,在西欧和美国,基督教神权统治日渐式微,世俗文化已经占据上风。在东方,宗教神权一直没有占据过统治地位,是世俗文化流行的天然土壤。这些世俗文化的扩张,一方面被冠以“自由”、“时尚”的美丽包装;另一方面,无论是“滥交”、“吸毒”、还是“同性恋”,都迎合了一部分人的精神需求。与“吸毒”这类的现象相比,“同性恋”显然更容易成为讨论的议题。纵观20世纪60年代后“同性恋”社会认同程度提升的过程,可以认为“同性恋合法化”是世俗文化迅速扩张发展的产物。

  宗教问题

  13世纪的天主教学者圣托马斯·阿奎纳斯综合《圣经》与古希腊哲学思想写就《神学总论》。阿奎纳斯从神学立场出发反对同性恋,标志着基督教开始神学化反同。基督教对于同性恋的批判,是西方社会反对同性恋的主要文化根源。

  美国独立时,清教徒曾希望美国将基督教定为国教,不料美国的开国缔造者主要是共济会会员。在共济会的操纵下,美国成为政教分离的国家。长期以来,同性恋在美国一直处于被打击被歧视的非法状态。

  1980年,里根总统发起保守主义革命,保守派势力也随之成为共和党的主导力量。里根总统对艾滋病发表看法时曾经说:“也许是上帝降下了这场瘟疫⋯⋯不正当的性交违背了十诫。”里根的保守主义,要求政府大力推行基督教保守主义意识形态,全面介入公民个人道德、生活领域,禁止堕胎、同性恋,反对政教分离。里根政府的重要成员帕特·布坎南说:“同性恋者企图让恶魔撒旦在主流社会大行其道。”

  2000年,小布什担任美国总统,他受宗教影响甚深,十分看重基督教福音派势力。2004年竞选连任的大选中,小布什在宗教、堕胎、同性恋等议题上全面兜售自己的极端保守主义理念,全力争取南部基督教保守派选民的支持,成功获得连任。

  美国政府对同性恋的态度,基本体现了执政党派的特点。共和党总统,基本都是在基督教神学的名义下对同性恋持否定态度。民主党总统,多在世俗文化的“个人自由”名义下对同性恋持肯定态度。

  历经十字军东征、宗教裁判所时代对犹太人的大肆杀戮、19世纪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浪潮对犹太人的毁灭性打击,直到二战纳粹大屠杀的“噩梦”,面对与基督教的终极信仰冲突,犹太人不可能束手待毙。犹太教与耶稣教对抗的精英组织是共济会,共济会是全球最强大的金融组织,也是有着神秘信仰的宗教组织,同时是一个准备统治世界的政治组织。共济会的宗教信仰与基督教严重对立。共济会崇拜撒旦,尊奉“撒旦是现今世界的王”,因为撒旦反对基督教上帝。

  犹太教和基督教的终极信仰冲突。基督福音教派和美籍犹太人在美国社会各个重大问题立场上都是针锋相对的。基督教福音派一直指控犹太人共济会控制了美国,是美国社会右倾化和保守化的主要支柱。

  在美国居于统治地位的犹太人深知,如果不对西方的基督教传统予以制约和削弱,像二战时纳粹针对犹太人的大屠杀危机,就仍然具有存在的思想基础。因此犹太人扶持世俗主义瓦解西方社会的神学基础是非常高明的战略。

  两个美国

  美国,作为一个霸权国家,已经沦为英语民族资本和犹太资本联合控制的赚钱机器。

  犹太人由于人口过少,面对英语民族,处于弱势状态。总体而言,英语民族主要掌控美国的强力机关,犹太人主要操控美国的意识形态。

  为了解构英语民族在美国的控制权,犹太人在1970年代完成篡权逆袭后,一直致力于瓦解美国社会的基督教色彩,而极力通过所控制的好莱坞和各种媒体,推动美国社会急剧世俗化转型。表面看来,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式文化,对欧洲传统基督教国家展开了侵略占领,成功使欧洲、亚洲、拉美等多个国家沦为美国的文化殖民地。但同时,美国人本身也成为好莱坞堕落文化的牺牲品。对于这一暗藏的杀机,英语民族由于逐渐被世俗化自由主义腐蚀,精神堕落逐渐投入了享乐主义撒旦的怀抱。目前,欧美各国在内的传统的基督教国家,要找到纯正的言行一致的基督徒已经难上加难。英国这样保守的国家,目前很多基督教堂已经被转卖给伊斯兰教做清真寺。

  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全球霸权遭遇严重危机,导致美国内部矛盾逐渐激化。 联手控制美国的两大势力各怀鬼胎,拥护共和党的基督教福音派显然代表英语民族,拥护民主党的世俗主义者显然代表犹太人。

  为何犹太人需要世俗主义者作为支持力量,关键就是因为犹太教过于封闭,宗教和民族认同合一,导致犹太教人口过低,在美国的选举政治游戏中无法占据优势。犹太人必须通过推动世俗主义,拉拢世俗力量才能对抗传统基督教派系。

  美国最大犹太教团的智者(拉比)在一次布道时,针对基督教的反同性恋狂热,指出希特勒上台后的第一批措施,便包括封禁同性恋团体。犹太人故意将反对同性恋与希特勒相提并论,显然是利用控制美国媒体话语权的优势,将同性恋问题上升到政治正确的高度。

  目前,以同性恋问题为代表的世俗与宗教的矛盾,造成了美国的内部社会分裂。根本原因在于,推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是民主党为主的犹太资本,反对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是共和党为主的英语民族资本。

  犹太人反对基督教神权的立场,与同性恋群体有一致的需求。为了获得更大的空间,同性恋团体到处寻求支持。两者堪称各取所需。利用掌握在手中的全球绝对话语权的传媒机器,犹太人全力以赴地向全球推广对其有深远价值的世俗文化。必须看到,犹太人对包括同性恋在内的世俗文化的传播内容有直接决定权。 堕胎合法化、同性恋合法化,吸毒、滥交等反基督教传统的行为,通过好莱坞为代表的美式娱乐业在全球蔓延。

  坚决反对

  对于全人类而言,在文明高度发展的今天,对不同文明习俗行为方式的容忍度在不断提高,但要认识到,非常态不能替代常态。如同牝鸡司晨一样,虽然天然的存在,但不应也不可能成为普遍的现象。 对非常态的行为可以包容,但如果给予同等甚至超越常态的地位,恐将产生无法预知的后果。

  同性恋问题的合理性判定,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有不同的标准,从而产生不同的结论。这一现象与人类如影相随,或许在上帝眼里,恐怕也只能像撒旦的存在一样,是无法改变的存在,不可能完全杜绝。而是否应该去禁止同性恋行为,在不同的宗教、文化背景下有不同的判断标准,也无法整齐划一。

  人性本善还是人性本恶,哲学层面的论述早已汗牛充栋,但有一点几乎是有目共睹:

  失去社会规则和标准制约的社会群体,自发表现出来的人性,很多时候都是散漫、消极、萎靡、堕落的恶的一面。一个健康的社会,应该是在合理的规则下有序运行。健康的社会规则容易产生有利于社会个体健康发展的正能量。 完全的个人自由,就会因为自由的无序产生影响社会健康的负能量。因此以个人自由为由,鼓吹同性恋等思潮,长期看或许会对社会造成潜在的不良影响,值得关注。

  自由主义的各种思潮已经随着美国文化的强势传播在全球泛滥,在政治、经济、社会生活各领域都表现出了强大的影响力,经济领域表现为彻底的完全的市场原教旨主义;政治领域表现为鼓吹削弱政府和反对人民民主。

  目前,某些自由主义学者拼命鼓吹美式价值观,鼓吹的个人自由至上,推动“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这一议题的后续,必然是吸毒滥交等美式堕落腐朽文化的进一步传播,未来的后果不堪设想!

  自由主义泛滥给美国社会带来的社会危机深刻表明,美国文化绝不是中国这样的文明古国效仿的模板。 由于传统文化、宗教因素、民族理想等多重因素的影响,世界不同宗教不同国家之间根本不可能形成整齐划一的标准。

  在美国对中国实行全民遏制的新时期,为了防止美国价值观对中国国内决策构成强烈干扰,必须有意识的在意识形态领域与美国进行切割隔离。

  新自由主义的泛滥,最终必然是全面接受美式价值观的入侵。 如果中国人大面积的接受美式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那么随之而来必然是政治运行机制的认同感。韩国由于国家安全层面对美国的依赖,对美国文化的渗透几乎全面接受,目前已经成为典型的基督教国家。

  中国目前有基督徒近一亿人,如果继续与美式价值观实行对接,那么未来中国社会形态继续西化将难以避免,重寻中华传统文化的优越感将遥不可期。

  政府对社会大众价值观的引领和塑造作用不可替代, 为了中国社会的长治久安,为了中华文明的伟大复兴,必须对一系列看似孤立的问题,进行全局性的综合判断,更需要决策群体高屋建瓴,具有长远的战略眼光!

  因此,我在此旗帜鲜明的表明态度,坚决反对跟着美国的节奏,推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