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客机事故背后,细思极恐的权力游戏!

2020-01-1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卡夫卡    阅读:

指望中东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以洗洗睡了,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是自己的心乱了。 美国和伊朗是不可能直接开打的,无论如何剑拔弩张,都是虚晃一招的花架子。 美国的国债虽然已经到了债多到不用发愁的地步,但跟伊朗真的打起来,你确定还能借的到钱吗? 全球化

  指望中东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可以洗洗睡了,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是自己的心乱了。

  美国和伊朗是不可能直接开打的,无论如何剑拔弩张,都是虚晃一招的花架子。

  美国的国债虽然已经到了债多到不用发愁的地步,但跟伊朗真的打起来,你确定还能借的到钱吗?

  全球化以后,只有资本是无国界的,华尔街的资本要是看到政府瞎搞要搞出乱子来,第一时间就会抛下美债跑路。

  开印钞机有效的前提是全世界都人认你的信用。

  当年打伊拉克,那是吃苏联解体的红利还在,现在是空心化的美国和充满敌意的世界。

  川总早就看穿了这一切,他毕竟不能带着特朗普大厦跑路,所以扔完弹子找回场子立刻就对着伊朗放出和平鸽。

  伊朗自己内部一团乱麻,连喊得最凶的人其实都不敢真打,对外的嚷嚷是虚张声势,对内的斗争的序幕才刚拉开呢。

  一、

  宗教向来是个很敏感的问题。但毫无疑问,宗教和科学往往很难捏在一起,一边虔诚的信上帝一边大搞基因工程的科学家有吗?如果有,我怀疑他会精神分裂。

  国家也是如此,你整一个教权国家,最后搞得恨不得与世界为敌,那么就不得不自己搞全套现代化,这需要科学发展观来作为指导思想,否则根本发展不起来。

  就问你,神权能代表先进的生产力吗?恰恰相反,神权是在生产力落后的情况下催生的。

  欧洲大搞神权的时候,与之对应的是最黑暗的中世纪。

  一旦文艺复兴开始兴起,神权就被科学敲得千疮百孔。

  狗大户沙巴斯隆也搞政教合一,但人家放下了身段,老老实实的当一条美元的看家狗,所以自然有主人精心呵护。

  但是伊朗对外要抗美,好争夺伊斯兰世界的最高话语权,对内要搞政教合一,逆生产力方向而行。

  这怎么可能成功呢?

  当初巴列维王朝太过于腐败,搞得国内怨声载道,老百姓感觉日子过不下去了,便要起来革命。

  巴列维自以为是美国人最好的狗,被欺负了以后当然要找主人哭诉,但是,这时候美国的国策已经变成金融资本主义了。

  美国人对占地盘兴趣没有印美元的兴趣大,石油美元是放在第一位的考虑,巴列维纯属狗肉上不了席面,50年代都被国内流放过一次,现在搞得天怒人怨,属于朽木不可雕的那种。

  当时伊朗有两个势力可以取代巴列维政权,一个是霍梅尼为主的宗教势力,一个是伊朗共产主义势力。不用说了,后者肯定会得到苏联人大力赞助。

  所以你以为是伊朗人民选择了霍梅尼吗?是美国人推着他们选了霍梅尼。

  霍梅尼是被美国势力送回的伊朗。

  巴列维王朝不甘心失败,想镇压国内民意,结果美国的报纸上登出国王患了绝症的信息。而美国派出来的政委也警告国王,不要与民意为敌。

  军方一看卧槽了,连美国人都抛弃国王了,何必对死鬼效忠?

  于是一枪不发,眼睁睁的看着群众把国王赶走。

  后来有键盘侠评论美国政策大傻逼,呵呵,说美国傻的,他自己才是个傻子呢!

  中东犹太人和穆斯林不共戴天,美国人要不能得罪犹太爸爸,也不能太虐待石油狗大户,那么怎么办?当然是找一个狠角色,同时能揍他们俩的啊。

  就问问,这个角色,伊朗到底合格不?

  要是美国人不满意,在武力充沛的90年代,为啥老布什打的是伊拉克,而不是伊朗?

  美国的决策者都上过大学,学过历史,知道当年中世纪神权下的欧洲是个啥德行,所以放任伊朗出来当恶棍也没啥可怕的,一帮神棍雅得死死的,伊朗说破天都发达不到哪里去,根本不可能造成实际上的威胁。

  霍梅尼掌权以后很没有安全感,于是有了属于教士们的武装革命卫队。

  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如果革命卫队比国家正规军还要能打,而且拥有更多特权,那么政府到底有多大的自主度?用脚指头都能算出来。

  霍梅尼死后,哈梅内伊从伊朗总统接过教权。

  各位宫廷权谋的电视剧看的也多,所以一看霍梅尼全家都被软禁了,便能脑补几万字的宫斗故事了,我也就不多说了。

  哈梅内伊为了让枪杆子更向着自己一点,于是便给了革命卫队许多经商的特权。

  持枪经商当然竞争力更强,很快,革命卫队变成了一个庞大的军事权贵集团,只要是伊朗赚钱的行当,基本都有革命卫队插手,而且他们还不交税。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政府喜欢看到有这样一个武装经商团的存在,不管是谁当上伊朗总统,只要有点想法,都会试图去反抗一下。

  事实上,政权和神权的矛盾非但不可调和,在危机袭来的时候,反倒有可能越演欲烈。

  二、

  治理好国家需要什么呢?钱!

  当然,有钱未必能治好,但是没有钱一定治疗不好。

  你可以让人家为了纯洁的理想一时半会忍饥挨饿,但你能让整个国家一直处于这种状态吗?

  当年霍梅尼之所以得到老百姓的广泛支持,倒不是因为波斯人的信仰有多坚不可破,而是上层太过贪婪,每一次改革都是在变着法的掠夺百姓。

  70年代的石油危机之下,伊朗卖油赚发了,国王没有想着去改善民生,反而拿着美金大搞假大空的现代化。

  好多小清新在那里写70年代的伊朗自由开放色彩斑斓,姑娘的比基尼,优雅时髦的生活。

  很抱歉,那只属于很小一部分人。跟一些人推崇的民国倒是格外相似,上海滩的风花雪月和你有一毛钱的关系?

  反倒是极度的贫富分化让底层老百姓更为不满,国王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于是共产主义和教士来争夺群众,美国人慌了,选了教士。

  伊朗的教士跟咱这里的和尚还不一样,他们可以结婚生子。

  世俗政权是民主的,变来变去的,教士们的权力是不变的,世袭罔替的。

  第一代人如霍梅尼那样,有相对崇高理想的。

  革命成功便把国王和贵族的财产都归国有了,底子厚,补贴老百姓倒也让民心归顺。

  很可惜,教士们慢慢取代了国王和贵族,成了另一种吸血虫,以至于隔壁伊拉克的什叶派宗教领袖公然怒斥伊朗神权:腐败的教士,神权应该远离世俗政治。

  伊朗一开始就是美国人在中东树的靶子,跟当年李成梁在辽东养寇自重是一个道理。

  所以对于伊朗,美国人表面打,暗地里帮,证据就是当年里根政府的伊朗门事件,伊朗杀美国人质,而政府表面谴责,私底下跟没事人一样,偷偷的卖武器。

  不过养寇自重要求寇不能死,也不能太强。

  所以,伊朗每回到危急的时候,就会有天降救星过来帮忙。

  看到没,危难时刻显身手,卡塔尔不是传说中的仇人吗?

  解决危机,那是要钱的,隔壁有仇的老王居然这么爽快的送钱来了,给个爱的理由?

  要是没有大霸主在后面支持,他敢吗?

  伊朗这几年内部一直不消停,民众的怨恨实际上是对准谁的?难道不是教士和他的雇佣兵们吗?

  这个世界从来是,不患贫而患不均。

  在美国制裁之下,伊朗的日子不好过,民生困苦,国内青年失业率已经超过了20%。

  我之前在别的文章里说过,现在整个中东的生育率太高,伊朗、伊拉克这对老仇家,家里到处都是无所事事的年轻人。

  这些人已经成为了社会安全的隐患。

  而根据国际组织的预测,美国加大制裁力度的话,伊朗青年失业率有可能到50%。

  那些没有工作的年轻人,看到宗教贵族们过着好生活,心里能平衡吗?

  有民主的羊皮在那里挂着,你就不能怪人家组织起来反抗你的统治。

  民选的政府当然知道一切,但他们能干什么呢?上一次搞革命是搞掉国王和贵族们的财产,这一回再动,就要动宗教贵族们的财产了。

  从阿拉伯之春以来,搞颜色革命的后果是什么呢?

  中东搞得乱七八糟,欧洲被难民潮搞得苦不堪言。

  幕后策划者除了达成搞乱欧洲的成果,其实也没有捞到什么额外的好处,反而在中东这里拿到了更低的投资回报。

  虽说挑动局部动荡,买卖军火能赚钱,但是分散的小军头能买几个?哪里有狗大户一家买的多?

  脑子很清楚的川总为此很是鄙视奥巴马和希拉里那种不着调的做法,真是舍了孩子没套到狼,自己还掉到坑里了。

  三、

  当我们分析了伊朗内部的这一团乱麻和美国人的小心思以后,运用阴谋论的算计,便很容易得出这回客机事件,到底有什么幺蛾子了。

  机智的川总,在衡量了中东这团乱麻以后,下令用无人机炸死了伊朗大军头、间谍王苏莱曼尼。

  这次刺杀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伊朗和伊拉克政府的协助,否则,你就很难解释,为毛一个长期生活在枪林弹雨的特务头子,那么容易就被定位干死了。

  有人拿奥巴马下令刺杀本拉登跟这类比,要知道,拉登当时并没有什么官方身份,又是全球知名的恐怖分子,身上的赏格又那么高,见财起意的人自然不会少。

  但是苏莱曼尼则是伊朗革命卫队的第一人,手上是一国军权,有正式官方身份,连个悬赏都没有,出卖他起码是跟革命卫队作对吧。

  然而,在几方勾兑之下,美国人还是在伊拉克把他炸死了。

  照道理,伊朗应该报复,结果往美军基地扔了15个导弹,连一个人都没伤到。

  哈梅内伊第一时间发布消息说,炸死了80个美国人。

  很显然,哈梅内伊肯定是被骗了,谁骗他?当然是本国人士啦。

  神权制度下,老大开口就是骗人的话,而且还是在这样的大事上,这是在打脸。非但在国内权威全无,而且是丢脸丢到全世界了。

  再说说那架离奇被击落的飞机。

  当初图片第一时间发布的时候,飞机残骸上弹孔清晰可见,网络福尔摩斯们早就分析过,这客机是被击落的。

  1月11日,革命卫队承认是自己干的。

  我在网上看到有专业人士的文章,民航的飞机在雷达上被误判,除非是有人人为干扰了信号。

  这架飞机是争议相当大的波音737,波音公司已经不能承受再多一次坠落了。

  当事故发生后,黑匣子第一时间被伊朗方面收走,但是紧接着,爱逼逼的加麻大特鲁多总理就公开宣布,飞机是被伊朗自己打下来的。

  但到了13号,特鲁多突然开始同情起伊朗来了。

  一天到晚的搞普世价值的特鲁多突然发表这种言论,用意当然是希望伊朗国内局势不要搞得太糟糕。

  美国当坏人也当惯了,无所谓,但是他们实际上压根都不想伊朗的局势向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

  革命卫队打下了飞机,大概率是有人对他们栽赃,反正客机上没有美国人,都特么的是第三国的,这个大篓子属于可控,但极度败坏声誉的事。

  美国没有干这种事的动机,因为犯不着,15个导弹零伤亡就已经够打脸了,再做多了就属于过了。

  当然伊朗可以接美国人的话茬,把锅往美国人身上推。

  哈梅内伊和鲁哈尼一起出来谴责美国。

  但是,国内反对教士们的呼声是一浪高过一浪。

  现在哈梅内伊是前内腺癌症晚期,也不过是在硬扛,日子不过早晚之间。

  围绕着教权一把手的争夺正激烈着呢。

  坊间传闻,哈梅内伊想传位给自己的小儿子,霍梅尼的儿子跳出来反对,很热闹吧。

  教士们现在起了内讧,打手团又遭遇到了内外交集的打压,其实最得益的还是政府。

  没了打手帮腔,或者说大幅度削弱打手的能力,民选总统倒是可以掌握实权。

  把革命卫队的财产搞一部分过来,民生问题也能稍微缓和一点。

  但是美国人养寇的这一手是不能没有宗教的,一个世俗化的伊朗,对沙特有个毛线的威胁?中东的王爷要是没有被威胁,能那么爽快的交保护费吗?说不定还要讨论下关于以色列问题呢。

  但是从来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要是美国人想如何都能得逞,那句没我们发展啥事了。

  伊朗最终还是民生问题,用神权和武力压制只能压得住一时,老百姓天天过苦日子,自然就会起来反对的。

  在妥协之下,最后政府还是会逐渐的收回政权的。

  跳大神的一套,是长不了的。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