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强烈要求美国回答:是不是美军将病毒带到中国的?

2020-03-16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天涯时事    阅读:

3月12日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用中英双语连发5条推文怒怼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推文中,赵立坚写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周三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

  3月12日晚,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推特上,用中英双语连发5条推文怒怼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推文中,赵立坚写道:“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罗伯特·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周三在众议院监督委员会承认,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国人在死后的诊断中被检测出新型#冠状病毒呈阳性。”

  推文中,赵立坚还写道:“美国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个现行。零号病人是什么时候在美国出现的?有多少人被感染?医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军把疫情带到了武汉。美国要透明!要公开数据!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

  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中国,早就该这么做了。

  我们先不管事实是怎么样,就算不是美国人的生化武器、就算源头不在美国、就算不是美国人把病毒带到中国的,我们也必须要通过官方媒体、权威人士,来质问美国,先把屎盆子扣给美国再说。

  我们这么做,并不是我们不讲道理,而是因为美国一直就是这么做的,我们必须要“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否则,我们就永远是那个被欺负的“老实人”,永远处于被动的状态。

  中国以前为什么不那么做?

  美国是资本主义国家,采取的是多党轮流执政和“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所以美国人可以整天的胡说八道,来抹黑我们:美国有影响力的媒体都是私人的,他们胡说八道,即使事后被证明是错的,美国政府也可以说那是“言论自由”,不代表美国政府的意见;美国的一些议员胡说八道,美国政府也可以说那是反对党说的或只代表个人的言论,不代表美国政府的意见;美国的高官胡说八道,美国政府也可以说那个国会或司法部的事情,美国政府管不了……

  我们举几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1979年的时候中美正式建交,美国政府发表声明,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然而仅仅几个月后,美国国会便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中国向美国政府提出抗议的时候,美国政府甩锅说“那是国会制定的立法,美国政府并没有立法权,也没有权力阻止国会的立法”——在美国,采取的是“三权分立”的政治制度,行政(政府)、立法(国会)和司法(法院)相互独立,谁也管不了谁。

  比如,2018年,在美国的策划下,加拿大警方逮捕了孟晚舟,中国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结果特朗普和库德罗说“那是另一个层面的斗争,是司法部搞出来的,和美国政府没有任何关系”。

  美国国会通过《与台湾关系法》,我们向美国政府施压,没有用啊,因为美国国会确实不是美国政府能控制的;美国法院策划了逮捕孟晚舟,我们向美国政府施压,也没有用啊,因为美国法院确实不受美国政府管理……

  中美之间的关系都是通过双方的政府来联系的,我们没有办法制裁美国国会和美国司法部,因为他们管的都是国内的事,和我们并没有太大的接触。如果我们制裁美国政府,理论上来说,还真是找错对象了,因为那些确实和美国政府无关(就算有关,美国政府也可以光明正大的“甩锅”)。

  相反,我们采取的是社会主义制度、一党执政,有影响力的媒体都是政府控制的;有影响力的高官都是属于一个党派的;行政、立法和司法都有统一的领导者……所以,我们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代表了国家和政府的意见。

  正是由于双方的政治制度不同,美国人敢胡说八道,而我们却畏手畏脚的——这导致我们在舆论层面上的斗争,始终处于下风!

  仅仅依靠一些没有太大影响力的无党派人士和自媒体,怎么能斗得过美国啊?

  我们需要重量级的人物仅仅代表自己,公开向美国发出质疑!

  现在,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公开要求美国给我们一个解释,我认为这是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那么,冠状病毒到底是不是实验室制造出来的?源头是不是在美国?是不是美国军人通过军运会带到中国的呢?我们有没有理由要求美国给出解释呢?

  虽然很多事情目前还无法证实,但是我认为:我们绝对有理由要求美国做出解释。

  下面我们就和大家说说这几个问题。

  我们先说说冠状病毒是不是从实验室内诞生的?

  关于这点,网络上有很多的阴谋论。

  很多人把“阴谋”和“阴谋论”混成一谈。

  其实,“阴谋”和“阴谋论”有共同点,但又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它们的共同点是:都具有目的和动机分析,都符合逻辑;

  它们的区别是:阴谋是存在的,阴谋论是根本不存在的。

  如何区分呢?

  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

  比如,一个人和邻居吵架,在吵架的过程中,邻居威胁要杀死他,而且很多人都听到了。结果,第二天,那个人真的被人杀了。于是,大家都说是邻居杀了那个人。

  在这个过程中,就会产生“阴谋”和“阴谋论”。

  邻居和人吵架,并威胁要杀死他,所以他有杀人的动机和目的。

  但是,仅仅有动机和目的,你是无法给人家定罪的,你还要有证据。

  警察通过调查后,发现邻居根本没有杀人的嫌疑,因为通过尸检,发现邻居死于上半夜,而上半夜邻居在家里没有出去——邻居家的视频监控可以证明。

  虽然邻居的嫌疑已经排除了,但是大家还说邻居是杀人犯,这就叫做“阴谋论”。

  产生阴谋论的主要原因就是对事物的认知程度不够:有人不知道有视频的存在;有人不懂尸检,怀疑尸检的准确性;有人怀疑警察被人收买了……

  比如,“阿波罗登月计划”就被很多人认为是假的。

  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是假的?

  因为里面有很多现象是我们普通人理解不了的。

  比如,在登月的视频中,美国的国旗在飘动,说明有微风吹过。但是,月球上是真空,根本没有空气,也就不可能有风。没有风,红旗怎么会飘动?于是,大家就认为美国登月是阴谋。

  但是,他们不知道,虽然月球上没有空气,但是也没有阻力,只要你把国旗插在月球上的时候,带动了红旗,由于没有阻力,国旗就会不停的摆动。

  说难听点,阴谋论之所以大行其道就是因为很多人的知识量不够导致的。

  比如,所谓的“犹太资本控制世界”“共济会”等,都是阴谋论。

  很多人之所以非常相信那些,是因为我们不了解欧美的政治和经济制度,用我们的政治和经济制度来解读,所以才会出现很多无法理解的现象。于是,便诞生了这些阴谋论。

  通过我的观察,提出这些阴谋论的,主要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纯粹的搞经济的“大家”。

  这些人有影响力,但是他们根本不懂政治,不知道政治是如何运作的,所以理解不了很多事情——原本是政治问题,你用经济思维来理解,自然也解释不了,于是便有了“阴谋论”。

  第二,跟风者。

  这些人,学识不够,被那些有名望的阴谋论者带动,觉得他们说的很有道理。再加上普通老百姓更不懂了,于是,进一步扩大阴谋论的传播。

  这个,我们不多说了,在以后的文章中,我们会给大家分析。

  阴谋是存在的,是可以被证实的;阴谋论是根本不存在的,要么很快被证实是错误的,要么就是永远无法被证实——没有发生的事情,你怎么可能找到证据?

  新冠状病毒出来以后,为什么有那么多阴谋论?

  就是因为美国有这个动机和目的:美国和我们在打贸易战,想要搞垮我们,所以他有这个动机和目的。而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对病毒了解又太少,所以也没有办法证明不是美国做的。

  人工合成病毒必须要有已有病毒作为模板,必须完全依据原本的病毒结构、物质种类和排列方式来合成。

  但是,随着对病毒的不断了解,科学家证实了冠状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

  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并没有拍摄电影的能力,你想要制作一部影片,那么你必须从其它影片中进行剪辑组合——人工合成病毒就是将有毒的基因植入到现有的病毒中。

  但是,我们知道,只要你的影片不是自己拍摄的,那么你剪辑的再完美也是能被查出来的——如果我们把视频的画面一帧一帧的提取出来,很容易的就会发现它是剪辑的。

  通过基因测序和与自然界中的病毒对比,新冠状病毒已经被科学家证实不是人工合成的,而是自然界产生的。

  这点我们不多说了,因为涉及到专业的科学,非常的高深,我们一般人理解不了,我们知道结论就可以了。

  既然新冠状病毒不是人工合成的,那么有没有可能源头在美国?是不是美国军人通过军运会带到中国的呢?

  我可以说,美家都无法排除这些可能!

  哪怕源头不在美国,哪怕不是美国军人通过军运会带到中国,美国也很难解释!

  我们先说说,冠状病毒的源头有没有可能在美国?

  有!

  我们来看一个美国历年流感寻医比例图(图片可以放大,建议大家认真看这个图),从这个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到两个规律:

  第一规律:进入冬季后,美国流感寻医的比例不断的增加,直到春夏来临的时候,患病者才会大幅度的减少——从上一年的46周开始,到下一年的14周结束。

  从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来:2019-2020年(红色的线),美国流感寻医的比例是明显异常的,要远高于其它的年份。

  所以,我们有理由要求美国做出回答:

  1、2019-2020年,美国患流感的人数为什么要比往年多?

  2、流感比例比往年高,是不是因为一部分是新冠状病毒导致的?

  简单的说就是:今年美国流感就医比例比往年要高很多,是不是因为既有流感,也有冠状病毒,是这两者叠加起来才导致的?否则,美国今年的流感人数为什么那么多?

  第二个规律:进入冬季以后,美国流感寻医比例一般会出现两个峰值,上一年的52周出现第一个峰值,下一年的8-10周出现第二个峰值,第二个峰值一般要比第一个峰值要高。

  从图中我们可以明显的看出来:2019-2020年,美国流感寻医比例的第二个峰值低于第一个峰值。

  所以,我们有必要质问美国:

  1、新冠状病毒是否从2019年的第50周就已经在美国大规模传播了?否则,2019-2020年流感寻医比例在第一个峰值的时候为什么会比其它年份要高?

  2、现在的美国人是不是在2019年第50周的时候已经大规模的被感染了?只有在美国已经大规模感染了,所以才会出现第二个峰值比第一个峰值低。

  通过上面的图形中的规律,我们有足够的理由怀疑:美国在2019年的第52周的时候,冠状病毒就已经在大规模的传播了。否则无法解释美国今年流感人数那么多和第二个峰值比第一个峰值低的现象。

  我们这个推理,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更何况,美国疾控中心已经承认:可能有部分“流感”患者死于新冠状病毒。

  我相信,我们提出的这两个疑问是美国没有办法给出合理的解释的,所以无法排除“源头不在美国”的嫌疑。

  下面,我们再说说,中国的冠状病毒有没有可能是美军参加武汉军运会传进中国的?

  我认为也是有可能的,至少美国无法排除嫌疑。

  目前网络上认为不可能是美军带入中国的理由是:进入武汉参加军运会的军人没有患病的历史。

  2月23日,金银潭医院院长张定宇在电话里明确回复南方周末记者:“武汉军运会期间,我们接收的五名外籍运动员,患的都是疟疾。”

  疟疾是一种蚊虫叮咬或患者输入带有疟原虫血液引起的传染性疾病,主要症状为发热畏寒,食欲不振,与新冠肺炎无关。

  但是,这个根本就不能说明不是美军把病毒带到中国的!

  参加军运会的军人身体素质肯定是非常好的,所以即使他们身上携带病毒也未必对他们有多大的影响。那些军人完全有可能是带着病毒来到中国,然后传给中国人,在传给中国人后,他们依靠自身强大的免疫力,消灭了病毒,自然没有患病的症状。

  所以,我们必须要求美国回答:那些军人在进入中国之前是否做过全面的体检?是否进行过冠状病毒的检测?

  我相信,这个也是美国无法回答的,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做过新冠检测。所以,美国也是无法证明“病毒不是美国军人带到中国”的。

  简单的总结下:

  我们请美国解释:2019-2020年,美国流感人数明显高于往年,是不是因为有很大一部分患者得的并不是流感,而是新冠状病毒?

  我们请美国解释:2020年第8周的流感寻医比例低于2019年第52周(第二个峰值低于第一个峰值),是不是因为在2019年52周的时候,新冠状病毒就已经在美国大规模的扩散了?

  我们请美国证明:参加武汉军运会的美军在来中国之前是否进行体检?在来中国之前是否进行了新冠检测?否则无法排除新冠不是美军带来的。

  所以,我认为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这次公开在推特上要求美国做“解释”非常的好——我们不能总被动的“挨打”了,抓住问题就要果断的还击。

  我们也需要学学美国:不管事实是什么的,只要有漏洞可以抓,我们不必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再发表声明,我们完全可以主动要求美国解释——就像美国曾经对我们所做的那样。

  有些事情,不仅仅关系到事件的本身,它还是政治问题和外交问题。

  对于一些流氓国家,有些事情,如果我们想要把握主动权,只有先把“屎盆子”先扣到对方的头上。否则,它们就会先把“屎盆子”扣到我们头上,让我们疲于奔命,处处被动。

  我们不能再做“老好人”了,我们要主动出击!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