债务压顶,汽车巨亏:恒大到底有多缺钱

2020-04-02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西部城事    阅读:

赶在3月最后一天,中国恒大发布了2019年的业绩报告。 从市场反馈来看,与其他房企业绩报告发布后,一般都突出的是各项增速指标不同的是,恒大的主要卖点却成了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新发展战略。 着重展望未来,确实是因为2019年的恒大,在各项数据上,与

  赶在3月最后一天,中国恒大发布了2019年的业绩报告。

  从市场反馈来看,与其他房企业绩报告发布后,一般都突出的是各项增速指标不同的是,恒大的主要“卖点”却成了“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新发展战略。

  着重“展望未来”,确实是因为2019年的恒大,在各项数据上,与碧桂园、万科、融创等几大同级别的巨头相比,真的只能用乏善可陈来形容。

  图片来源:同花顺

  除了毛利润实现了27.8%的两位数增长,其余的总营收、净利润增速都为个位数。而核心利润408.2亿元,更是同比下降了48%。

  在几大龙头房企中,恒大可算是业务布局最多、动静最大的一个。从做矿泉水到搞足球、造车,不一而足。

  但从最终表现看,恒大也可能是最具“赌性”的那一个。

  一如高调喊出“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的新发展战略,恒大确实到了必须转型的时刻——寻找现金。

  01

  为什么要旗帜鲜明喊出降负债?

  因为恒大的债务压力,已经可以说用压顶来形容。

  总债务超过18000亿!这到底是什么概念呢?

  经财政部核定,2019年四川省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为11731亿元,也就是说,一个恒大的债务总量已经接近两个四川省。

  而到2019年底,恒大总资产22065.8亿,净资产3585.4亿,总负债占总资产的80%以上,更是净资产的5倍。

  在所有房企中,恒大可以说是实至名归的“负债王”。

  而恒大的债务结构同样很让人担忧。一年以内需要还款的金额高达3720亿,对比账面现金只有2287.7亿元,还款缺口接近1500亿。

  即便2020年成功实现8000亿营收,还款金额也接近营收的一半。

  如果说现在可能没有哪个房企不需要回笼现金,那么,最需要回笼的,恐怕就是恒大。

  这样的债务压力下,不降负债还有得选择吗?

  02

  但是,一边要降债务,一边还要保持高增长,这对平衡能力的考验不是一般。

  要知道,2019年初,恒大制定的年度销售目标定为6000亿,最终虽然实现了6010.6亿元的销售额,但是,这份勉强达标的业绩,来得并不容易。

  大家可能对今年2、3月恒大率先推出的打折促销印象深刻,但其实在去年,全员营销、打折促销,就已经是恒大在大部分区域的常规做法。

  为了完成目标,2019年,恒大对应的销售成本增加了28.8%,行政费用更是直接增加50亿,增幅达33.7%。

  不过,尽管付出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只是刚刚压线完成目标。

  那么,新的一年,在整体经济环境继续下行,且受“黑天鹅”影响下,拿什么来支撑恒大的“高增长”?

  从6000亿到8000亿,意味着一年要新增33%的销售额,增量达2000亿。这恐怕是恒大历史上最“伟大”的目标了。

  要真正“降负债”,肯定需要市场业绩的支撑。但8000亿的“小目标”如何实现,现阶段恐怕只有风知道。

  03

  说到底,恒大所谓的“高增长、控规模、降负债”新战略,总结为三个字就是现金流。

  但是,在整个社会现金流紧绷的大背景下,地产行业的资金回流何其容易。

  继去年多次高息发债后,今年1月,中国恒大再次间接和直接发布多笔优先票据,总金额达60亿美元,而利率在11.5%以上。

  来源:青财经

  不惜持续高成本融资,足见恒大背后的资金压力。这毫无疑问也是“打折促销”背后的最真实秘密——恒大的现金流真的告急了。

  报告透露,通过“打折促销”,一季度恒大实现1465亿元的销售额,同比大增23%;销售回款1133亿,大增55%。

  “黑天鹅”之下,这个成绩当然可谓亮眼。

  但这种模式的边际效应不可避免递减,而短期内的“高增速”,很大程度上可能只是对未来的透支。

  04

  城镇化空间压缩,调控收紧,这几年主要房地产企业都在谋求多元化转型。恒大的重心就是放在汽车上。

  3月30日,恒大健康发布的2019业绩报告显示,2019年全年净利润亏损49.5亿元,同比亏损35.2亿元。

  其中汽车业务在2019年销售额6.6亿元,营业收入6.6亿元,毛利润-0.2亿,净利润亏损33.1亿元。而2018年,亏损额度尚只有14.28亿,一年间亏损翻倍。

  此前,许家印曾公开表示,恒大将用3~5年时间,把恒大新能源汽车打造为全球规模最大、实力最强的新能源汽车集团。并计划3年投入450亿人民币。

  恒大对新能源汽车的倚重是显而易见的。但是,一边要降负债,一边新能源汽车却要持续烧钱。这样的转型,寄托的希望有多大,风险可能就有多大。

  而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汽车集团总裁彭建军在业绩发布会上也坦承,突如其来的疫情对新能源汽车业务有一定影响。

  这可能也给向来引发争议的“恒大汽车”的前途,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

  客观说,恒大多年来都是习惯了高杠杆模式,并一步步在不断的探险中走到了今天。

  但这一次,情况可能真的不一样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