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5个城市,拿到了“尚方宝剑”!

2020-07-08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股市正进入烈火烹油的阶段,似乎没有人关注到这样一条新闻: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2亿元,支持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等5个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城市开展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建设。 即便注意到了,大多数也不会细想其中的深意

  股市正进入“烈火烹油”的阶段,似乎没有人关注到这样一条新闻:

  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下达中央预算内投资2亿元,支持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等5个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城市开展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建设。

  即便注意到了,大多数也不会细想其中的深意。

  今天的话题,就围绕着“中欧班列”展开。

  所谓“中欧班列”,其实就是联系中国和中亚、中东、欧洲的路上运输通道。它提出的政策背景是“一带一路”;产业背景,则是中国铁路技术的迅猛发展。

  至于中欧班列的线路,则有多个版本。比如有东、中、西路一说:

  还有北、中、南线说:

  线路说法不一,是因为两个原因:第一,国家有能力建设更多新线路;第二,各地激烈竞争。

  在中国,任何事情只要“上面”重视,下必甚焉。各地为了干出政绩,在中欧班列上四处开花,结果出现了两大问题:一是多点开花,恶性竞争,相互压价;二是地方补贴,运能浪费,用专业术语说是“重箱率”偏低。说白了,就是有不少空箱子被拉来拉去。

  为此,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设在发改委)决定治理整顿。于是,就有了“中欧班列枢纽节点城市”和“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这两个概念。

  同时拿下这两个头衔的城市,是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

  看起来,国家发改委只给2个亿,每个城市才能分到4000万,还不够塞牙缝的。但千万不要轻视这些钱,它背后代表的是国家定位、国家使命。

  这不仅意味着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在国家运输体系里地位获得了较大提升,同时意味着它们“面对新时代”的战略地位获得了提升。

  今年6月18日,一年一度的陆家嘴论坛在上海举行。副总理刘鹤的书面发言,分析了疫情、中美博弈带来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后,透露了高层的一个重要判断:“一个以国内循环为主、国际国内互促的双循环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随后,国家颁布了“鼓励出口产品转内销”的相关文件。

  中国经济即将进入“国内循环为主”的阶段。这跟5个城市建设“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有关系吗?

  有,而且关系密切。

  中美关系以及目前的国际局势,不是一夜之间就出现的。2009年前后,当中国经济总量达到美国的三分之一时,奥巴马政府就提出了“重返亚太”。到了中国经济总量达到美国三分之二的时候,特朗普发动了中美贸易战,提出了“印太战略”。

  美国重返亚太,意味着中国向东、向南的海洋之路将受制于人。

  美国把亚太战略升级为印太战略,意味着美国对中国的海洋封堵是全方位的,东面、南面和西面都将受制于人。

  即便我们在巴基斯坦有瓜达尔港,效果也会大打折扣。

  这时候,陆路运输就显得非常重要。所以,中国不仅仅布局了“中欧班列”,还提出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概念(见下图):

  西部陆海新通道,让成都、重庆等城市的“战略地位”获得了全面提升。因为它们远离中国东部漫长的海岸线,在中美围绕太平洋、印度洋的博弈中,相对安全、稳定,是战略大后方。

  现在,郑州和乌鲁木齐也加入了进来。

  可以这样说,这5个城市就是中国的战略大后方。

  回顾中国历史,你会发现:张骞出西域后,中国才首次控制了联系东西方的陆路通道,建立了丝绸之路。晚唐之后,这条商道逐步沦落于异族之手,东西方贸易开始转往海上,海上丝绸之路全面复兴,诞生了泉州、广州等一系列世界大港。

  现在中国则是反过来:假设海上贸易受阻,就需要欧洲班列等来保障物资的运输。

  即便将来班列无法到达欧洲,也能确保跟中东、中亚地区的联络。中国的能源、矿石、粮食等,很多来自中东中亚地区。

  确立这5个城市为中欧班列的枢纽城市,可以破解现在班列竞争的乱局,实现“点对点”到“枢纽到枢纽”的跨越。

  “21世纪经济报道”对这一变化做了比较透彻的解释:之前由于各地恶性竞争,货物点对点发送,新疆不仅要贡献铁路资源,还要忍受自己的货物无法上车、被迫转为公路运输的结果。

  乌鲁木齐集结中心建立后,可以使得内贸与外贸货物搭上一辆列车,到新疆后再各自进行分拨转运。这样,不仅铁路利用率会大大提升,还可以保证国内经济循环的需要、区域发展的需要,并可以降低运输成本。

  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是这次新政最受益的5个城市,发改委文件也是这样的排序。

  首先,我们可以看出,5个城市都是中西部城市、内陆城市(只有重庆有像样的内河港口),可以做中国的战略备份。

  在“经济内循环”中,他们是重要的物流枢纽,还是重要的生产基地和消费市场。

  其中前4个城市还是“国家中心城市”,地位非常高。乌鲁木齐跻身其间,意味着这个城市的地位在上升。我之前曾多次撰文建议,要把乌鲁木齐定位为国家中心城市,代表西部发挥全国性枢纽的作用。这对于中国东西部的战略平衡,将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令人遗憾的是,目前没有东北城市入选,这可能意味着中欧班列“东线”有被弱化的趋势。

  其次,郑州排名第一,有点出人意料。 5个城市里,只有郑州和乌鲁木齐是地级市,其他都是副省级或者直辖市。这意味着郑州的地位在提升,也因为郑州是中国铁路网络里,通达东西南北的重要枢纽(铁路坐标原点),其地位甚至超过广州和上海。

  第三,上述5个城市拿下“中欧班列集结中心示范工程”,意味着他们物流中心的地位得到了进一步提高。产业链是跟着物流走的,这有利于5个城市吸引更多相关企业加盟,最终做大做强。

  所以,这是郑州、重庆、成都、西安、乌鲁木齐等5个城市获得的实质利好,虽然看起来一点都不高调。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