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会“掀桌子”吗?

2020-09-1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北京时间9月15日深夜,从世贸组织(WTO)总部日内瓦传来一个大消息 WTO专家组裁定:美方对中国加征关税非法。 对此,中国商务部迅速做出了回应(见下图): 特朗普的最新表态是:还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但 美国可能要对WTO做点什么,他们(WTO)可能帮了美国一个大

  北京时间9月15日深夜,从世贸组织(WTO)总部日内瓦传来一个大消息——WTO专家组裁定:美方对中国加征关税非法。

  对此,中国商务部迅速做出了回应(见下图):

  特朗普的最新表态是:还要进一步了解情况;但“美国可能要对WTO做点什么”,“他们(WTO)可能帮了美国一个大忙” (意思是给美国了一个借口)。

  美国贸易代表的表态是:这再次证明了“WTO一贯偏向中国”。

  那么问题来了:历来对WTO“牢骚满腹”的特朗普会服从裁决吗?他会不会一怒之下“掀桌子”,宣布美国退出WTO?

  1、美国为何敌视WTO

  世贸组织(WTO)是独立于联合国之外的国际组织,总部位于瑞士日内瓦。它的前身,是成立于1947年10月的“关税及贸易总协定”。

  1996年1月1日,世界贸易组织正式取代“关税及贸易总协定”,中国是在2001年12月加入的世贸组织。

  人类历史上之所以会爆发两次世界大战,根本原因是大国之间无法就贸易、殖民地等问题达成一致。也就是说,在经济上没有通行的国际规则,各行其是的结果必然是“动拳头”。

  二战后在美国等的主导下,先后成立了联合国、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通过这些国际组织建立了一整套规则,再加上后来大国之间相互的“核威慑”,人类避免了第三次世界大战。

  但是近年来,西方民粹主义思潮崛起,他们认为:西方在全球化进程中吃亏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占便宜了。

  2014年,被美国经济学家米兰诺维奇等人绘制出来的“大象曲线”(见下图)起到了“瓦解世界”的作用:

  这张图描述了1988年到2008年间,全球发达经济体、新兴经济体、落后经济体的收入增长情况。其中大象翘起的鼻子,代表着发达国家的精英阶层通过全球化获得了巨额利益。大象鼻子下垂部分,代表着发达国家普通人利益受损,收入增长缓慢。

  而大象隆起的头部和背部,代表着中国等新兴经济体,无论是其中的精英阶层还是普通民众,在过去20年都是非常受益的。

  大象的尾部代表“落后国家”,他们的精英阶层也获利了,但普通民众是受损的。

  这张图被《华盛顿邮报》称为“理解当今全球政治的最重要图表”,被彭博社称为“过去10年最有威力的图表”。

  “大象曲线”助推了西方民粹主义的快速崛起,直接导致了2016年的英国脱欧和特朗普上台。

  在特朗普眼中,中国主要是通过WTO来占美国便宜的;此外,WTO还人多嘴杂、扯皮低效,无法满足新时代的贸易要求。所以,他历来对WTO“牢骚满腹”。

  其实在奥巴马时代,美国就试图另起炉灶取代WTO。措施包括成立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定) ,并在这些新拉的群里面试行美国推崇的新规则——“负面清单制度”和“准入前国民待遇”。

  2、特朗普的诉求

  特朗普上台后,一方面不断对WTO威逼利诱,要求全面改革;另一方面废弃了奥巴马的TPP和TTIP,准备自己另搞一套。

  特朗普政府要求WTO至少在4个方面要做出重大改革:

  1、解决非市场经济的挑战。美国认为WTO的规则框架没有充分预料到“经济主要由国家主导”的成员对全球贸易造成的“破坏性影响”,要求制定新的多边规则来应对挑战。这主要是针对中国国有企业的。   

  2、WTO争端解决必须充分尊重成员的主权政策选择。美国认为WTO凌驾在了各国政府之上。   

  3、WTO成员必须遵从通知义务。   

  4、改变“发展中国家”的认定标准。这一点也主要是针对中国的。

  特朗普政府曾开列了一个名单,认为中国、文莱、中国香港、科威特、中国澳门、卡塔尔、新加坡、阿联酋、墨西哥、韩国和土耳其等,都不应该拥有“发展中经济体”的地位,而应该被视为“发达经济体”。

  特朗普还直接告诉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将美国列为发展中国家,否则美国就“退群”。

  如果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在WTO里成为“发展中国家”,那才是天下最奇葩的事情!

  正是因为特朗普政府的不断逼宫,WTO总干事罗伯托·阿泽维多左右为难。今年5月14日,阿泽维多宣布将于8月31日离职,提前1年结束自己的任期。半个月前,阿泽维多果然挂冠而去,留下WTO这条船“野渡无人舟自横”。

  阿泽维多是巴西人,曾担任巴西驻美国大使,后曾担任巴西外交部副部长,2013年当选WTO总干事,2017年连任。本来,他的任期是到2021年9月1日,但他日益感到:这个岗位夹在大国之间,再不走未来可能麻烦大了。

  阿泽维多离职后的新岗位,是百事可乐的“执行副总裁兼首席企业事务官”,很明显,如果他再多干一年,甚至多干16天,将可能彻底得罪特朗普,从而失去这个美国大企业的新岗位。

  我们只能说,阿泽维多跑得“非常及时”。

  在美国的抵制下,WTO早已经是半瘫痪状态。在阿泽维多离职之前,WTO最重要的“争端解决机制”就已经因为法官人数不足而无法工作。

  后来,中国联合欧盟等21个国家,成立了一个“自治维持会”——“多方临时上诉仲裁安排”(MPIA) 。认可、愿意加盟的国家,就接受这个“安排”的裁决,来保证贸易纠纷获得解决。

  今年7月31日,MPIA参加方就仲裁员名单达成一致,组建了10人组成的仲裁员库,并向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通报。这10名仲裁员分别来自中国、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欧盟、墨西哥、新西兰、新加坡和瑞士。在处理每一起上诉案件时,将从仲裁员库中随机选取3人负责审理。

  也就是说,在WTO 这个大群里,出现了一个“小群”。大家自愿加入,自愿退出。

  对于这个“自治维持会”,美国肯定是视作眼中钉。

  至于WTO新的总干事人选,正在酝酿之中,目前有8个人进入初选, 其中包括3名女性。8人里有埃及人、墨西哥人、沙特人、英国人、摩尔多瓦人、尼日利亚人、肯尼亚人、韩国人。

  WTO 此次针对中美贸易纠纷的裁决,对美国虽不具有实质性约束力,但反映出“公道自在人心”——美国的国际声誉在下降,特朗普在国际贸易上的单边、鲁莽的行为没有多少国家支持。

  3、中美都做好了准备

  特朗普会退出WTO这个“群”吗?我的看法是:不排除这种可能。

  特朗普上台以来,退出的各种群已经数不胜数。除了“巴黎气候协定”、伊核问题协议、“中导条约”、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开放天空条约”和“世界卫生组织”之外,还退出了酝酿中的TPP等国际条约。

  跟上述群相比,WTO更重要一些,而且正值换人的时候,或许特朗普会等等看。但说实话,美国已经做好了完全抛弃WTO 的准备。

  其实中国也在做准备。比如我们已经在18个省市区成立的“自贸试验区”,还准备在上海和海南试行自由港政策,在“自贸试验区”里推行了“负面清单制度”和“准入前国民待遇”。此外,中国也在拉群,比如FTA(中日韩自贸协定)、RCE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等。

  只不过WTO象征着多边主义,而中国是力挺多边主义的,所以我们仍然会在WTO框架内行动,同时拉好自己的群。

  最近几天,中美都做了针对对方的“关税排除”,也就是延长了部分商品“避免加征关税”的时间,是在相互示好 。而且人民币也在升值,破了6.8。这意味着,中美贸易协定的执行“渐入佳境”。

  对于特朗普来说,大选之前多卖点东西给中国,有利于经济复苏和选票。对于中国来说,多进口点粮食、肉和食用油等,在大灾之年有备无患,还可以平抑CPI,同时避免特朗普抛出过于激进的招数。

  所以,双方未来一段时间即便有冲突,仍然会是斗而不破。至于中国股市,仍然会震荡筑底,等到大选前夕再慢慢走强,在大选之后反攻。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