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点!北京之后,上海也变了

2020-09-23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刘晓博    阅读:

2020年,注定是历史的转折点! 在这一年里,中美战略博弈加剧,中国提出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并按照这个思路,酝酿制定十四五规划。 于是,在2020年9月,我们看到了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中国最重要城市的大转折!

  2020年,注定是历史的转折点!

  在这一年里,中美战略博弈加剧,中国提出了“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并按照这个思路,酝酿制定“十四五规划”。

  于是,在2020年9月,我们看到了北京和上海这两个中国最重要城市的“大转折”!

  北京的转折,前两天我刚刚写过,主要是一件事、两个看点:

  中央宣布,在北京设立以服务贸易为主的“自贸试验区”。   

  这意味着,北京作为首都,历史上首次站在了对外开放的最前沿;   

  还意味着,北京将发挥金融中心和经济中心的作用。

  在此之前,无论是中国的哪一轮对外开放,北京作为首都都是“坐镇中军”,而不会“冲锋在前”。此外,过去几年北京一直在淡化经济中心、金融中心的定位,纾解非首都功能。这次自贸区的方案,事实上强化了北京作为经济中心、金融中心的作用。

  比如在北京自贸区方案里,32次提到了金融,还提出北京将建设“全球财富管理中心”。

  再看上海。

  据“中国青年报”等多家媒体报道,今天(9月23日)从上海传来一个大消息:《2020年非上海生源应届普通高校毕业生进沪就业申请本市户籍评分办法》正式发布,一流高校毕业生落户上海门槛大幅降低了!

  众所周知,上海和北京是中国落户最难的两个大城市。

  自北京决定“纾解非首都功能”后,落户门槛全面提高,普通人很难获得北京户口。而上海也追随北京,限制人口流入。

  也就是说,在中国城镇化进入2.0时代,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在抢人的时候,只有北京和上海试图做减法 ,严格限制常住人口的增加,甚至提出建成区面积要缩小。

  我曾在三年前撰文指出:北京或许有资格这样玩,但上海很难长期陪跑北京。 原因很简单,上海的资源并没有北京好,再加上本地居民生育率极低,长期限制人才落户会让上海失去竞争力。

  果然,随后几年的“居民用水”、“居民用电”、“小学生人数”、“幼儿园人数”等比较客观的数据都显示,北京虽然宣布人口下降,但四大指标大多强劲上升;而上海的四大指标,真的增长乏力了。

  而上海经济结构也比较旧,至少没有北京和深圳新,这从民企上市公司市值、新兴企业上市公司市值、发明专利授予量等指标上,都可以看出来。

  所以在2年前,上海意识到了危险,开始微调政策。主要有两个政策出台:

  第一,借设立临港自贸新片区的机会,降低了片区内落户和购房的条件。比如在购房上,把5年社保降低到了3年社保;   

  第二,从2018年开始,“以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为试点,探索建立对本科阶段为国内高水平大学的应届毕业生,符合基本申报条件即可落户”的政策。

  也就是说,无论是落户还是购房上,上海都打开了一道窄窄的门缝。

  今天上海的新政宣布:把本科毕业生直接落户的学校,从北大、清华扩展到上海本地的上海交大、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 (在沪“世界一流大学建设高校”)。这四大上海本地院校毕业的本科、硕士、博士应届毕业生,如果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直接落户。

  应该说,上海在“抢人”上的力度有了显著加强,虽然目前只开放了6所“一流高校”,但趋势非常明显。估计未来,大门会越开越大。

  上图是2017年和2018年中国主要省市区的新生儿出生率。可以看出,上海的出生率是明显偏低的。

  上图是2010年到2019年“自称 人口增长比较多的30个城市”的小学生人数增长情况。其中部分城市的人口增长数据,显然是假的,因为小学生人数是下降的。

  上海在9年里小学生只增长了17.7%,在主要城市里比较靠后。上海号称陪跑北京,限制人口增长。但人家北京在过去9年里,小学生增长了44.3%。

  上海陪着北京限制人口增长,结果吃了大亏。

  跟厦门、深圳、合肥、长沙、郑州等城市相比,上海实际人口增长就更差。

  上海是1843年11月开埠的,之所以能在半个世纪内成为远东第一大都市,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海纳百川”,接纳了大量人口、资金和新观念。这其实是所有中心城市成功的原因。

  香港近年来之所以衰落,就是因为限制内地资金、人才的流入,有限的“单程证”大部分给了中低收入港人在内地的配偶和子女,吸纳的多是低档人口。

  如果上海一直限制人口流入,保持落户的高门槛,也会香港化。

  事实上,近年来北大、清华的毕业生大多数被深圳、杭州、广州、成都等城市吸纳,上海一流高校的外地生源,也被这些城市吸纳。

  上图:名校毕业生去向最集中的企业一览,华为、腾讯、中兴、招行、平安、恒大等总部都在深圳。

  这种局面不改观,上海被深圳超过,甚至被杭州平视,都将是不可避免的。

  上海虽然只有6400平方公里的土地,面积不算太大,但上海境内还有大量荒地。在临港广袤的土地上,人气仍然非常淡。在这种情况下提高落户门槛,甚至限制上海一流高校毕业生的落户,是非常不明智的,做出改变也在意料之中。

  虽然上海在“抢人才”、“抢人口”上仍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但毕竟迈出了新步伐,这种趋势是正确的,是值得赞许的。

  2020年9月,北京自贸区的设立,以及上海以更大力度抢人才,意味着“内部大循环时代”的中国之变——为了稳增长、保就业,我们需要扫除更多的障碍,需要开通更多的跑道。

  现在不挑肥拣瘦的时代了,让更多人有工作、有饭吃,才是国之根本。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