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东北悍匪是怎么被踩死的

2020-09-2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九边    阅读:

1 东北的土匪渊源 东北是个好地方,去过的人,尤其是坐火车过去,看一眼车窗外平坦到天际的原野,基本都会有种吟诗的冲动。博主十几年前第一次去东北,吓了一跳,震惊之余,无法抑制吟诗的冲动,一顿文思飞舞,最后憋出句,操,真特么牛逼。 但是历史上东北

  1东北的土匪渊源

  东北是个好地方,去过的人,尤其是坐火车过去,看一眼车窗外平坦到天际的原野,基本都会有种吟诗的冲动。博主十几年前第一次去东北,吓了一跳,震惊之余,无法抑制吟诗的冲动,一顿文思飞舞,最后憋出句,“操,真特么牛逼”。

  但是历史上东北开发得很晚,这跟它的地理位置有关。这地方一直都是中原农业文明和游牧民族冲突前线,乌桓、柔然、鲜卑、室韦、契丹和女真,包括韩国人自认祖先高句丽(高句丽是吉林人,当然不是棒子爹),都在东北,打得天昏地暗。再加上那旮沓冷得要死,耐寒作物直到明清才传入中国,在那之前,东北几乎没法种地,既然没法种地,农业文明也就扩张不过去。

  到了清朝,作物倒是有了,但大清搞了个叫“柳条边”的东西,禁止汉人老百姓去东北种地,原因嘛,担心哪天自己在中原混不下去了,随时准备回东北老家继续渔猎(女真不是游牧部落,不是放羊的;他们是渔猎部落,打猎钓鱼的)。

  只在东北留了一些军屯,防止沙俄南下,大家知道的“江东六十四屯”,就是这玩意。此外还有大家熟知的“宁古塔”,也是古代军屯,那里的“披甲人”经常能收到北京来的快递。

  这些军屯后来经常发不了工资,大量士兵逃亡,变成了土匪。再加上东北到处是好东西,什么人参、海东青、鹿茸和黄金什么的,这些玩意都是官方禁止私人涉足的,但利润太厚,所谓“赔本的买卖没人干,掉脑袋的买卖有人干”,所以东北一直活跃着大批武装走私集团,——这热土上与生俱来有种黑社会基因。

  到后来大清控制力越来越弱,管不住刁民们,山东河南的农民才成群结队地向东北移民。

  那么多人到了东北这片化外之地,当时政府在东北的控制力极弱,可以忽略不计。按照这些年一些经济学家们的理论,没有政府,也就没有控制,不收税,轻徭薄赋,是发展自由资本主义的好地方啊!但真实的历史是,权力讨厌真空,政府不去填充,黑社会就会去填充

  农民们成群结队到了东北后,有的开始种地,有的开始放羊,但有一部分人很快就意识到,卧槽,我搞啥生产啊,直接抢不就行了嘛。再加上东北长期以来的黑社会基因,林立的黑社会组织就跟南美的毒枭一样蓬勃发展起来,还有我前面提到的武装走私集团,最后土匪们划定势力范围,竟然取代政府开始收税了。

  还出现了黑社会瓢把子一直干到国家头目的奇事,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张作霖同志(他出身土匪,被炸死时职务是民国陆海军大元帅,相当于现在的军委主席兼国防部长和总参谋长,正经国级干部),可以说是土匪界的翘楚了。

  整个20世纪上半页的东北,土匪们经过复杂的博弈,各自都有了一些生存的必杀技。

  比如有的团伙的技能是有钱势力大,被朝廷招安;比如张作霖,就可以占着大城市。

  有的团伙依赖的是地势险要,又是交通要道,险要的地势可以化解其他土匪武力的优势,你有坦克但是你开不上山你照样干瞪眼。

  还有土匪就是单纯的彪悍,能打能闹能跑,而且很有信用,说杀谁全家就杀谁全家。大家也都不愿意随便惹这种亡命之徒。

  这样,局面就慢慢地稳定了下来。当时东北有150个县城,土匪控制着100多个偏远的,政府控制着50个铁路沿线的,格局非常稳定,大家其乐融融。

  中间经历了大清、北洋和日本人,形成了一个复杂的稳态。在东北,政府、土匪和老百姓和谐地存在着,大城市归政府(这时候大土匪已经和政府合流了),离城市远一些的地方归土匪。

  这一点就连日本人来了也没改变。关东军当时有一百多万人,依旧拿土匪没办法,只是收买了一些土匪,来防着其他的土匪,“以匪制匪”。

  然而土匪机智地进化出来了更复杂的策略,拿了日本人的钱象征性地去攻击下别的山头。当然他们不会使全力,那不掉日本人圈套了嘛,万一自己被灭了咋整;就算自己没灭万一对方被灭了,自己去哪领钱。大家都懂,所以在那里各种演。日本人也没有更好的办法,算了下,日本人自己全力去剿匪成本太高,也就凑合着过了,又不是不能过。

  2变革前夜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1945年8月15日,日本人投降了,游戏套路全变了,因为整个中国历史上最不信邪、革命最彻底的组织,穿着破破烂烂的军服就跟叫花子似的出关了。他们的到来即将颠覆以前所有的规则。

  当时国府也在用美国提供的军舰和飞机向东北运兵,国府和我党对待土匪的看法完全不一致。

  国党的部队里本身军阀的部队就很多。这些部队很多素质还不如土匪,所以国府到了东北对土匪的政策是直接发委任状收编土匪,这个剧情大家去看看前几年的热片《智取威虎山》就懂了。

  国军派个联络官过去疏通,很多土匪头子一夜之间变成了“前进总指挥”、“国军军长”、“少将师长”,比如那个“座山雕”,他就是个上校旅长。这些土匪手底下的队伍继续保留,不过有了官方认证,今后奉旨打劫。事实上国府就是这么“兼并”来的。

  我党没这习惯,加入八路的队伍就必须按照八路的套路来,接受改编,接受改造,罪大恶极的枪毙,土匪得改掉土匪的所有毛病,然后加入八路重新开始。

  不可能直接委任哪个土匪做师长,他手下的队伍还保持原来的编制,这简直不可想象。事实上确实有少部分土匪接受改编,重新做人,在解放军中也混得风生水起,一部分还跟随四野百战余生,活到上世纪八十年代。

  但大部分土匪接受不了解放军这边严苛的纪律,也受不了那种长途跋涉的作战风格(我上篇文章讲过,共军这边一天跑一个马拉松跟玩似的),大部分都跟了国军,而且日本人走的时候大量的装备和小型军火库被土匪洗劫。后来的东野战史里讲缴获的土匪武器时,经常出现几百人的土匪窝,竟然有几十挺轻机枪的奇观,国军美械中央军都达不到这种境界。

  不仅如此,当时一些土匪急需立功表现,这样就可以带着军功加入国军,努力一下,团长升师长。

  等到八路到了东北,大量的土匪假装洗心革面,第一时间赶去投奔。当时大战在即,正好缺人,也没来得及甄别就把他们编入了队伍,到随后国共东北大战开打,问题出了一大堆。比如有土匪防守的阵地发生临阵脱逃,或者干脆调转枪口向我军射击,引发混乱。

  1946年,当时东北局内部通报学习的一个材料里就详细描写了两个县城被血洗,我方任命的官员和公务员被拖到郊外集体被屠杀,而且经常出现八路的军官或者哨兵在路上被打劫,然后残忍杀掉。

  就在1945年12月,党内大佬张闻天当时坐着苏军卡车从牡丹江到佳木斯,路上遭到了土匪袭击。幸亏当时苏军士兵火力猛,土匪也不知道车上是中共大佬,看着不太好得手,很快就跑了。

  国共东北对决的前期共军损失惨重,并且一路逃向松花江以北,跟土匪捣乱就有一部分关系。

  还有,一开始很多土匪还在观望状态,随着东北战事不利,现在眼瞅局势明了,就掀起了一波针对我军的反叛和偷摸打黑枪的风潮,破鼓万人捶嘛,大批干部和巡逻队遭到捕杀。

  比如在牡丹江,一开始我军最早到了那一带,当地的土匪都加入了我军。后来听说国军在四平那一带取得了胜利,突然意识到自己站错队了,不止站错队,而且他们也受不了我军那种严格的军纪,8000多投降过来的土匪,还没等整编完,叛乱了5000多。佳木斯政府的副市长也被土匪给枪杀了,大批干部遭到屠杀。

  或者到处出击,专门袭击我方落单干部和巡逻队,破坏交通线,烧粮仓,甚至学会了集中优势兵力进攻我方防守薄弱地方,比如在一个叫“刁翎”的地方,四野的队伍跟土匪们反复争夺,在第一次打下来后,让部分士兵驻守,大部队去干别的,没想到很快就被土匪杀了个回马枪,驻守部队全部阵亡,甚至被土匪们开膛破肚弃尸街头,等到四野的队伍会师才把这伙人解决。

  各地情况都差不多,土匪都是一群墙头草,他们没有主义也没有信仰,只认利益,一旦觉得形势不对就翻脸。

  3林总拿土匪练了兵

  当时东北战局大概分成三个阶段:

  一开始我军到东北早一些,因为黄河以北根本没有国军中央军,必须得依赖美国的飞机和军舰运输,所以我军抢了先机,提前到达东北,在东北抢了一部分日军军火,收编了一部分伪军和土匪。

  随后国军大部队赶到,双方开打。八路这边装备差(好装备大部分给了伪军和土匪,随后到达东北的自己队伍反倒没拿到,比如黄克诚带着新四军的队伍到达东北后,他们这些经验丰富的老兵们竟然都用破枪烂炮,当时叫“新兵新枪,老兵老枪”),打不过国军,一路狂奔,跑到松花江以北去了。

  然后在松花江以北训练士兵,搞土改,修复日军工厂,准备反攻。这段时间,开始收拾东北境内的土匪,盘踞东北一百多年的土匪末日也就到了,因为林总准备用他们练兵。

  从1946年开始,东北局把当时兵力的三分之一派出去剿匪,先对大型土匪据点发动进攻。这个好解决,先用大炮轰,然后队伍排成散兵线冲上去,既练兵,又稳定后方。

  但是麻烦的是剩下的土匪跑山里去了,或者化整为零到处出击,跟游击战起家的我军玩上了游击战。专门从事破坏交通线,袭击党政机关,策划地方叛乱等等。

  日本人在的时候,到这一步也就束手无策了,他们并没有那么大的决心深入东北丛林深处彻底解决东北匪患,毕竟重武器也没法调山里去,山里互相乱射伤亡又大。而且也担心把屎罐子砸了溅的到处都是。

  但是这次不一样,碰上了一堆较真的人。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东北局把党内最优秀的游击战专家贺晋年派到东北解决这个大麻烦。

  这人也是个传奇人物,延安时期就负责保卫根据地的工作,把延安那一带的土匪剿了个干净;后来到了东北一直承担剿匪的工作;土匪剿灭后又参加了历次重大战役,包括四平战役、秋季攻势、冬季攻势和辽沈战役等等,是传说中的东野十虎将之一。

  贺晋年的套路有巧劲也有猛劲,巧劲就是带着精锐小分队,潜入深山,通过人粪马粪辨别对方数量和远近,通过各种迹象判断对方跑哪去了,比如脚印,被挂断的树枝等等,就像游侠似的,一直追杀土匪。

  比如我看回忆录里说,老猎人们教给突击队,如果山上出现乌鸦盘旋,大概率是下边有人在宰杀动物,人吃完之后乌鸦等着吃骨头和内脏,所以在天上盘旋待机。

  而且贺晋年知道单纯土匪不可能闹那么大动静,肯定是东北局内部有人传递消息,所以大规模清查东北局内部奸细,一查查出来一大堆,这些人以前在伪满洲国担任职务,共军来了后他们又跟着共军混,但是担心将来国府赢了,所以提前向国府和土匪传递消息,准备到时候再次转变立场。

  而且由于前线吃了败仗,后方很多我军自己的人也开始担心局势,为将来的事考虑,并且由于进城后开始接触各种好玩东西、漂亮妞等等迅速就崩溃了,不少军官也发生叛逃,并且和土匪里应外合攻打共军的地盘,我方伤亡自然极大。

  除了巧劲,还有猛劲,也就是他就像是拳击手一样,自己坚持不住的时候知道对方也坚持不住了,自己疲惫不堪的时候,知道对方也好不到哪里去,只需要再使把劲,对方就崩溃了。

  有几次他高烧不退,路都没法走了,骑着个驴继续追。手下小弟说老大咱们这样也不是个事,你病成这样,咱们这边还有好几个病得不行的,能追得上吗?他说你懂个屁,咱们成这鸟样了,他们能好哪去?继续追,说不定他们那边的人都跟你似的,心劲泄了呢。没过多久果然追上并全歼了。

  有了追杀土匪经验的小队成员可以带着其他没经验的再去实战学习,有什么技巧或者心得全军推广,全军再在这个基础上再改进,再推广,这就是典型的现代软件项目中使用的“迭代开发”套路。一大批包括杨子荣在内的“游侠”被识别并锻炼了出来,随后分散到整个东北带队追杀土匪。

  杨子荣的事迹尽管远远没有电视上说得那么激动人心,但是也远不是正常人所能想象的。茫茫雪原杨子荣是顶级的定位和追杀专家,经常三天三夜不休息在雪地里追杀土匪,他们团队经常以少破多,直到后来阵亡。

  整个过程既惨烈又乏味,整个东北到处枪声,猎杀小队千里追杀,土匪们亡命天涯,还是被抓到后就地处决。

  这样,一边锻炼,一边猎杀,差不多用了近一年,松花江以北匪患彻底消除。此后四野走到哪,剿匪剿到哪,毕竟他们熟悉套路,精通这方面业务。

  而且吧,土八路有个特点就是策略跟着所处环境迅速改变 。比如他们当初土不拉几的跟日本人打游击,最怕的其实不是日本人——日本人在山路上跑不过他们,但是怕狼狗,八路内部当时最关键的一个绝学是怎么打狗。

  等到1949年,要解放台湾了,他们又去香港找英国人买军舰准备进攻台湾,因为英国人在列强里最没原则,啥钱都敢赚,卖鸦片卖军火卖盟友啥都干,——不过话又说回来,它当了四百年列强,如果只是以德服人可搞不定。

  没有重炮的时候他们就搞土攻,把战壕一直挖到对方眼皮底下;玩榴弹炮打不准特定目标,干脆把榴弹炮推到最前线去直射,这叫“大炮上刺刀”。

  抗美援朝战争面对美军排山倒海的凶猛火力,又创造性地搞出来了更复杂的防空洞,防榴弹的、防坦克的、防燃烧弹的,美军往往一顿炸,看着山上连细菌都给炸没了,等他们步兵冲锋时志愿军又端着冲锋枪从洞里出来了。反正用土办法啥事他们都敢搞而且能搞定。

  1946年也一样,当时逮到匪首就枪毙,然后砍下人头拎着去示众。而且一开始的策略是“首恶必究,胁从不问”,也就是只处理土匪头子,基层的不过问。后来总结经验发现卧槽,把小土匪放回去这帮人别的事干不了,又去当土匪了,就干脆定了个时间点,XXX之后还不悔改,继续当土匪,一律枪毙。

  你先别管残忍不残忍,管用,对待土匪你要是用现在西方那种圣母手段这辈子都剿不完。这种务实又不失机智的套路,让他们这伙人解决了无数三四百年都解决不了的问题。

  这也是为啥这些年很多互联网大厂,让中层管理层学习党史,其实秘密都在里边了。而且这些年扩散到整个一线城市大公司的一些策略,比如“小改进,大否定”,比如“小步快跑的迭代策略”,基本是七八十年前提出的一些观点,在这篇文章里都能看到影子。

  截止1947年,经过一年多的折腾,又是大兵团围剿,又是猎杀小队到处出击,持续了一百年的东北匪患彻底解决了,土匪头目基本被人民公审后感受到了人民民主专政的暴击,小匪除了死了的,其他的都接受改造加入东野,东野的队伍训练的也差不多了,该和国军打正规战了。

  4尾声

  前段时间有件事让我非常惊讶,印度到现在还一直有游击队,政府也解决不了。

  印度陆军有个说法,说是要“打赢2.5场战争”,说的就是同时和中国、巴基、国内的游击队开战。有件事还是挺明显,如果单是比拼摩托车驾驶技术,那印度基本可以横扫所有列强和他们国内的游击队,其他的就不好说了,如果他们那么强,按理说七十年前就应该先解决了那0.5。

  我国反正是解决了,我这边没查到官方到现在也没公布具体伤亡,不过江湖上有个说法,截止1953年,中国境内的匪患彻底肃清,“剿匪战争”伤亡远超三大战役。

  不过好歹把问题解决了。这类问题就是越早解决越好,越是留在后期,越容易被别国利用,越难解决,参考弯弯就知道了,同理新疆西藏,都是一样的。那时候解决是快刀斩乱麻,越往后越难。

  这也是初代中央领导集体最让人感动的地方,有种解决问题的决心和行动力,并且不怕困难,百折不挠地把能解决的问题都解决了。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