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台的股价,正绑定着贵州的债务?

2020-09-3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势场    阅读:

A 近期,有关中国A股股王贵州茅台的新闻频频出现,让资本市场的讨论经久不息。 9月15日晚,贵州茅台发布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东茅台集团,将开展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业务,投资总规模不超过其资本总额的70%。 所谓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业务,说白了就是

  A

  近期,有关中国A股股王—贵州茅台的新闻频频出现,让资本市场的讨论经久不息。

  9月15日晚,贵州茅台发布公告披露,公司控股股东茅台集团,将开展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业务,投资总规模不超过其资本总额的70%。

  所谓固定收益类有价证券投资业务,说白了就是投资买债券。

  接着9月16日,又是茅台集团,将发债募资150亿,这是茅台集团的首次发债,而且主要资金用途将是对贵州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收购。

  很多人都知道,茅台集团的负债率只有不到20%,非常安全。旗下的贵州茅台更是一个现金奶牛,根本不差钱,为啥会破天荒的发债借钱?

  

  答案是收购贵州高速。这笔150亿的资金将用于收购贵州高速的部分股权约14%。

  问题又来了,贵州高速的财务数据并不理想,负债率高达70%,盈利能力很一般,很难说是一笔好的投资,很可能是当了接盘侠。

  而且一个白酒行业,一个高速行业,为啥两个貌似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组成了CP?

  这一切得从他们共同的“爸爸”,贵州省政府说起。

  

  B

  这些年,贵州省的经济增长率冠绝全国,常年位居全国第一。得益于此,贵州省GDP一路弯道超车,15年超越老对手新疆,19年一举超越东北俩老工业基地黑龙江与吉林和沿海的天津市。

  2020年各省上半年GDP排名发布后,贵州更是超越山西省和内蒙古,历史性进入全国GDP前20。

  贵州的增长率傲视全国

  现在的贵州,经济体量已属于全国中游,而非尾部了,当年“穷乡僻壤”的帽子一去不复返。

  当前排贵州前边的是西南老邻居广西。要知道仅仅在7年前,两省排名相差有8位,简直不可思议。

  那么问题来了,贵州省究竟是怎么突然开了法拉利,弯道超车的?

  对于一个经济底子薄、基础设施差的西南省份,期待培育出一个战略性的新兴产业,造就几个像马云、马化腾这样的企业家拉动就业与税收,难度不小。

  而且,这样的经济增长模式已被东部沿海省份占尽优势。贵州教育资源什么的都并不出众,咋办?

  因此,贵州选择了另一种模式来超车——通过地方政府大举负债,投资各种基建项目来拉动经济。

  但副作用也很明显,近几年贵州的GDP增速看似光鲜,却带来了沉重的负担。欲戴王冠,必承其重,这个不得不承受之“重”,就是同样高速增长的贵州省地方政府债务。

  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贵州省政府债务率为146.3%,在全国各省市中排名第一,债务风险居高不下。

  为啥贵州能借这么多钱?通过什么“魔法”?

  C

  凝聚资源的魔法是说不得的,但施放魔法的魔杖还是能讲一下的。这个魔杖就是隐性债务。

  先说显性债务。在地方政府借钱这件事上,有个里程碑事件,就是2015年新《预算法》的诞生,真正规范了地方政府债券的发行,这也是我们熟悉的地方政府债券的元年。

  地方政府债是我们可以统计的显性地方政府债务,每年国务院都会给各省级政府批额度,受到明确的监管。

  但在显性债务明确之前,隐性债务已经存在——就是城投债务。嗯,2015年之前地方政府借的钱就叫这个名。

  地方政府债券诞生之前,地方政府想搞基建,但纯靠税收和卖地收入又不够,咋办?只能依靠城投公司(又称地方融资平台)。这些地方性城投国企背靠地方政府隐性信用背书,因此相对于民企拥有更畅通的借钱渠道,通过银行贷款及发行企业债,就能大举融资上规模。

  因此,这类隐性债务不仅不好统计,还“绕过了”监管,暴露问题的时候往往已经过度负债。

  可是,既然是企业,本该自负盈亏啊。偏偏这些城投公司的项目都是偏公益性的基础设施建设,短期赚不到几个钱,只能靠借钱和政府补贴续命。

  当前经济整体趋L,债台高筑难以为继,又碰上疫情,这些城投公司的债务问题终于濒临爆发。

  而贵州高速就是其中之一。

  D

  贵州高速以前归省交通运输厅管,现在属贵州国资委全资控股。

  贵州高速的存在感很强,因为它一直在修路。

  2015年,贵州省88个县市全部通高速,成为中国西部第一个完成县县通高速的省份。而去年,贵州省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突破7000公里,高速公路总里程中国第四,综合密度居中国第一。

  

  经济贵州排第20,没事,咱修路修成中国第一。

  贵州高速在其中修了多少?3848.61公里,占贵州高速公路通车里程约55%。一半多都是贵州高速修的,妥妥的贵州公路行业龙头。

  可是修路是要钱的,贵州高速终于是修到没钱了,同时有息负债已高达2894亿元。

  世界第一高桥——北盘江第一桥

  于是,贵州省政府放眼望去,作为省里的尖子生贵州茅台,不得不出手来接盘救助差生。

  事实上,贵州省政府想通过茅台化解地方债务风险的伏笔早已埋下。

  去年年底,茅台集团就宣布将5024万股(当时市值超600亿元,现今市值超800亿元)的贵州茅台股份(占总股本的4%)无偿划转给贵州国资运营公司。而贵州国资的实际控制人正是贵州省政府。

  与此同时,茅台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反腐风暴,自2019年5月茅台集团原党委副书记、董事长袁仁国被通报“双开”至今,茅台集团及其子公司已有至少13名高管被查。

  今年3月,贵州省交通厅厅长高卫东接任李保芳,任贵州茅台董事长一职,如今看就更不是偶然了,伏笔也早已埋下。

  贵州的高强度基建模式,终于通过化解债务风险这条线,搭上了茅台这个贵州最富裕的上市公司。

  从贵州茅台的股东或者投资者的角度看,这样的“接盘行为”确实容易引起大家对上市公司和股价的担忧。

  这种担忧,好比班主任要求班里的一个尖子生,“帮扶带”一个后进生的学习,尖子生的爹妈心里总会感到一丝不快,生怕耽误了自家娃的好成绩。

  所以在发债收购贵州高速股权的消息出来后,贵州茅台当天大跌3%。

  可另一方面,从贵州省的整体角度出发,这不得不说又是一着好棋。

  因为现在贵州的城投债,业内认可度真的不高,很难再卖出去了。换言之,金融机构越来越不敢再借给它了。

  根据Wind数据,2019年全年,贵州省城投债平均新发行票面利息为7.19%,高居全国各省第一,比全国城投债平均利率水平(4.82%)溢价近240BP(基点)。

  嗯,别忘了高利率是和什么风险相关的。

  但因为有了茅台的介入,有了所谓“优质国企承担社会责任”的预期,这将对金融机构投资贵州城投的信心改观很大。有了茅台作为股东以及债券投资者的增信,贵州城投债的认可度和发债成本也能得到较大改善。

  现在的焦点是,一边是作为价值投资信仰的上市公司之王,散户和机构眼中的“A股最透明、最符合价值投资逻辑的股票”;另一边是化解地方债务的“优质国企应承担的社会责任”。贵州茅台股价该何去何从?未来还会不会有更多的绑定?

  E

  可以预见,未来茅台股价走势将是由多方博弈来决定。但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保茅台股价就是保贵州债务。茅台股价和贵州的能量已是息息相关。

  好在从基本面看,除开这次发债行为,茅台的业绩前景依然光明。具体的基本面分析大家都能搜到,我们在这里提示另一点。

  茅台作为A股价值投资的信仰之股,可不仅仅代表了他自己,而是作为中国A股价值龙头核心资产的表率,会连带影响着一系列白马股的涨跌预期。

  茅台是机构和国家队抱团重仓的第一大股就是最好的证明。

  上图就能看出,市面上高达1343个基金投资组合里,都有茅台,总持股市值高达800多亿。

  基本上可以说作为一个基金经理,“人手一只茅台”。不买茅台的基金经理,出门都不好意思说你是做价值投资的。

  如果茅台股价不行了,带动影响相关消费股和白马价值股的下跌,连带影响基金净值下跌,导致基金投资者赎回基金,引起市场踩踏,最终演变成一次股灾,不是没有可能。

  这对A股市场的投资信心,乃至产业界的信心将是一次巨大打击。

  因此我们有理由相信,虽然茅台承担着为兄弟企业乃至全省债务纾困的任务,但贵州政府对茅台的伸手不会毫无节制,毕竟自己就是茅台的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每年茅台贡献的税收也高达整个省的五分之一——

  这可不能玩脱啊!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