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主义“名媛”为什么永远不会被封杀?

2020-10-15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叶主任    阅读:

移动互联网,让小女孩子不再想当科学家。 拿出一部手机,就能接上WIFI,接上了WIFI,就能看短视频,还有各种直播软件。软件的网红们和主播们,遵循着马太效应。 在车库跳舞的温婉,就是古驰古驰普拉达普拉达那个姑娘,中学都还没有毕业。 但是她带货,一晚上

  移动互联网,让小女孩子不再想当科学家。

  拿出一部手机,就能接上WIFI,接上了WIFI,就能看短视频,还有各种直播软件。软件的网红们和主播们,遵循着马太效应。

  在车库跳舞的温婉,就是古驰古驰普拉达普拉达那个姑娘,中学都还没有毕业。

  但是她带货,一晚上最多带过160万。

  如果对温婉表示一点点敬佩,她就会谦虚的表示,比她强的多的主播还有的是,人家一晚上能带1000万呢。

  这个小姑娘,有两个公司配的助理,比同龄人过的舒服的多。

  风靡的让小女孩子心向往之的女网红,不论是谈待遇,还是谈荣誉,都是其他的职业望尘莫及。

  谈待遇,非一般人能企及。

  如果谈荣誉,各种盛典,各种奖项,甚至还有各种比赛。

  花路上万众瞩目,千人呐喊,何尝不是荣誉?

  于是三十年过去了,小孩子们的梦想从科学家变成了网红。

  叶主任我,换个好听点的词汇,名媛。

  伴着窗外的夜色,喝上一杯清凉的白开水,又到了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

  主任我,坐在键盘前,和读者朋友们聊聊天。

  价值观,对一个社会是尤为重要的,一种价值观,会影响一代在这个价值观下成长起来的人,进而决定了社会前进的方向。

  这叫社会意识可以反回来影响社会存在。

  名媛,这样一群小女孩子的存在,有它的历史根源。

  我国建国之后,经历了三十年左右的社会改造和社会主义价值观塑造,这三十年的影响,导致了某些人所说的“文脉断层”。

  实际上,文脉这个东西,是依附于地主阶级的,地主阶级有,文脉就有,地主阶级没有,文脉就没有。

  说白了,是不事生产的人所衍化出来的社会规范,形成了一套仪轨,这套仪轨,被称之为文脉。

  

  是的,就是封建的,腐朽的,让人作呕的仪轨。

  当然,西方也有这套东西,就比如让田小姐颅内高潮的“WiFi密码”。

  主任我刚刚说了,地主阶级存在,文脉就存在,而地主阶级的本质,是靠着地租获得经济利益。

  在房地产日益重要的今天,靠着地租获得利益的人,又出现了。

  数量还不少。

  于是,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事实上的,靠着地租获得利益的阶层。

  小商店的主人,商铺的所有人,工厂厂房的所有人,以及写字楼的主家,都不用从事任何的生产,便能靠着出租场地获得利润。

  这个阶层的出现,本身没有任何的门槛。如果非要说有,那就是血缘的门槛。

  任何没有门槛,却能获得收益的群体,自然是最拉仇恨的。

  为了避免被社会的矛盾所毁灭,这伙人就要自己给自己制造门槛。

  血缘这个门槛,在两千年前被陈胜的口号所打倒。那么,除此之外的门槛,一定要具备几个条件:

  第一是不费脑子。

  靠着血缘筛选出来的人,一般来说水平都是正常人,让他们去搞法律或者物理,八成搞不来,搞不到一个能够匹配他们经济地位的水平。

  所以要足够简单。

  第二要足够费钱。

  因为靠技术不行,但是这伙人手里有的是资源,智商比不过你,爸爸还比不过你么?足够费钱的东西,就是从日常用具到旅游场合,再到礼仪培训的那一套东西。

  所以要足够费钱。

  但是,归根到底,这个门槛的根基,还是血缘。

  所以才有这样的文章《三代才能培养出一个贵族》。

  这样的人有没有呢,是有的,比如说,某厂的小公主。

  但是,社会生产是一个客观的过程,雇佣劳动的生产关系,带来的东西往往是生产过剩。

  光靠真正的贵族,是不能够消费完所有的产品的,虽然说,“贵族们”的消费额度确实非常大,但是比起来社会创造出来的财富,还是远远不够的。

  找一下五星级酒店,看看里面的空置率,差不多就知道还有多少东西没有被消费完。

  而雇佣劳动,对劳动者来说,一定意味着卷。

  一个劳动者为了得到更多的报酬去过上更好的生活,他就愿意把八小时劳动变成九小时。

  因为按照《劳动法》,多出来的一小时,算的是1.5倍工资,这样他一天劳动了9小时,确得到了9.5小时的报酬。

  于是他过上了比原来好一点的生活。

  其他劳动者见了,纷纷效仿。

  当有16个劳动者决定这么做的时候,他们的劳动量,就是17个劳动者的正常劳动量。

  这个时候,就意味着,原本雇佣17个人的老板,可以开除一个人。

  对老板来说,他倾向于开除这个人,因为社保缴纳的基数,一般是按基本工资算。

  而那额外的加班费,是不算社保基数的,17个人意为着17个基数的社保。

  开除一个,剩下了16个员工,就意味着能节约公司的成本。

  真正的贵族,那位老板,要开除一个人。

  那么,这17个人自然是紧张的,因为他们没有议价权,爱干干,不干滚。

  因为,新毕业的大学生有的是。

  于是第17个人也加入了加班一小时的队伍。

  问题在于,全社会都这么干的时候,真正的贵族老板们就发现了致富的新密码。

  这意味着劳动者的基础工作时长变成了9小时。所以他们会降低基本工资,让这9小时的劳动报酬和以往的8小时一样。

  自愿8小时下班的劳动者发现,这点工资根本养不起自己。

  于是他只好开始9小时工作制。

  这时候,又有一个劳动者想要更好的生活,于是他开始工作10小时……

  长此以往循环下去,越想要美好生活的劳动者就会发现自己离美好生活的距离越远。

  因为享受生活,首先需要的是时间,有命挣钱,也要有命花钱。

  于是,社会财富被生产出来了,但是,“贵族”们消费不完。

  劳动者们没有时间。

  相对生产过剩就来了。

  活到后天的前提,是活到明天。

  价值观的事情,要先放一边,因为当前社会的任务,成了消费完过剩的产品。

  消费主义应运而生。

  再让大家存款,生产过剩的后果会来的更快。

  所以,即使是拼了一晚五星级酒店,那也是一晚上的消费,有一点就比一点也没有强。

  如果一位名媛,顺利找到一个996,并花光了他的钱包的话,那就更好了。

  

  当然,一位有追求的名媛,是不会在年老色衰之前为了一个996的钱包而费尽心机去拼五星级酒店的。

  因此,996与名媛的爱情,我们将其称之为“接盘”。

  打通经济循环的最后一公里,名媛,一直在路上。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