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提一波楼市“暴风雨” !

2019-08-27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米筐投资

楼市是夜壶吗?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它更像是一台经济跑车的变速箱,快慢视情况切换,都只不过是操盘手的驾驶策略而已。 看客们需要注意的是,而那个最大的操盘手永远也是最大的多头,因此,任何政策的出发点就都不是基于空头视角。 如果非要给一个说法的话。

  楼市是“夜壶”吗?

  从现实的情况来看,它更像是一台经济跑车的变速箱,快慢视情况切换,都只不过是操盘手的驾驶策略而已。

  看客们需要注意的是,而那个最大的操盘手永远也是最大的多头,因此,任何政策的出发点就都不是基于“空头视角”。

  如果非要给一个说法的话。

  那就是,壁虎断尾,舍小利为大利,为了大国进化的阶段性战略做空。

  1

  楼市有罪

  8月,从房地产信托通道严查到如今“禁寓令”以及“禁墅令”,“N限+昨晚的限利率”等等,楼市的“大空头”真是接连不断。

  暴风雨将至!

  楼市从此成为“弃子”!

  多头成了过街老鼠。

  ……

  各种悲观的论调开始如流水线一样批量生产。情绪,是个很好商品,无关实操,不管对错实效对味就包赚不赔。

  尤其是7·30会议明确提出“不再把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手段”后,房地产这个被戏称为“夜壶”的家伙,越来越成为阶段性的“政策敏感领地”。

  政府、刚需、媒体、吃瓜者们,凡提起“房子”必会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其订到耻辱柱上,啐口唾沫再踹两脚。因为有充足的“正义”惩戒房地产,誓要将其关进大牢。

  港闹;

  贫富分化;

  社会的邻里冷漠;

  房子压弯男人的脊梁;

  结婚生娃率创历史新低了。

  ……

  你说说,以上哪个事情跟房地产这孙子没有关系。没房的白领老王说:“眼看你们起高楼,眼看你们楼塌了,房地产就这几年的事儿了。”

  据统计,中国房奴的月供支出已经接近收入的50%,在未来楼市震荡的岁月里,有房者也不一定就比没房者轻松多少。

  围城内与围城外,有房者与暂时无房者,有人半夜被该交月供的短信吵醒,压力山大,生娃的计划一拖再拖;有人毕了业之后,搬了N次家,跟陌生人合租,寒冷的秋夜,时常还会被隔墙的动静吵醒,贫穷+孤独,悲催至极。

  每个人都是活在自己世界里的英雄,人生如戏,房子搭台。

  从丈母娘筛选如意郎君到老师家访的重点对象,再到银行背后的最大信用抵押物,房地产是一个绕不开的主角。

  当我们吹嘘我们已经有世界上最大的中产消费的群体时候,浩荡的人群背后都站着一个钢铁不倒的主角“房子”。

  世界,人间,喜剧,悲剧,其实都是一场戏。

  隔着小小的屏幕,这么多人携政策以骂楼市。

  看来它是真的该杀。

  2

  救命的水

  8月15日,笔者就在文章“衰退欲来风满楼”(点击查看)里详细提到:基于内外倒逼的形势所迫,宽松已经成为世界各国当下的“单选项”,文中也曾暗示过,咱们也不例外。

  紧接着,8月16日,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降低实际利率,解决“融资难”问题,其实这里面不关国企的事情,主要还是要救中小民企业。

  8月17日早晨10点18分,央行发布公告,决定改革完善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

  央行MLF/PSL/TMLF/SLF/SLO等等一系列眼花缭乱的操盘工具,其实本质上就是两个字:“fangshui”!

  区别是什么?

  只不过有些是三峡大坝放水,有些是手提水管子滋水罢了。

  危机级别不同。

  这一次的具体操作,存款端利率保持不变,适度改变了贷款端的利率定价,参照8月20日第一次市场报价,1年期4.25%,比老版低了0.06%,5年期为4.85%,低了0.05%。

  对于房地产来讲,降息了,是好事,但强行给房地产隔离并加上政策成本的提前布局,又决定了这次的好事跟房地产无关。

  暴涨?想得美!

  从表面上来看,这次改革,从确实压低了银行大佬们的息差,市场上很多人说是对银行的空头也有一定的道理。

  毕竟,银行就是吃的息差。

  但有一个关键的问题是,银行不是慈善家,中小民企都那个熊样了,账上虽然有钱,也不见得一定会贷给它们啊。

  钱不到位,一切好事都白瞎啊。

  所以,救命的水,如何才能流向正在过苦日子的中小民企呢?

  有一个刀尖上的险招:期望专款专用,(定向贷款便利)TMLF通过降低央行向商业银行的资金成本,来调动银行放贷的积极性。

  但我的好友朴大星说:“拿到便宜钱的那些倒爷们,天知道他们都去干什么去了”。

  3

  大国的棋

  最后的最后,我们从世界棋盘的视角来看国内的操盘。

  美联储等二十多国央行的降息操作确实是在救市,世界雪崩袭来,没有那一片雪花承认是自己的罪过。

  两种策略: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补有余。

  降息,究竟是在给谁降息?究竟是经济僵局的帮凶还是解决问题的良药?

  笔者的观点很明确,世界经济从08年走到今天这一步,经济学家已经不可能给出答案,因为已经触及到制度层面的“破”与“立”。

  泡沫横行,损不足而补有余,总有损的极限,而损的超载就是有余的末日,接下来顺天道,损有余而补不足就成了“蜀山一条路”。

  做,还是不做。这都是目前最大的正义。

  新十年,弥补不平衡不充分之间的矛盾,其实就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天道正义”,这是世界的底层逻辑,也是自然最本质的游戏主线。

  从这个角度来讲,大国的命运切换时期,谁在竭尽全力维护“有余”;谁又在背着骂名强力打破资源无限向“有余”配置的规律?

  别惊讶《资本论》改写,也别意外,十八线的贫困山区竟然还要修高铁,更不要不解,上海临港新区和深圳粤港澳竟然另起炉灶。

  大变天的世界,将是一个旧有信仰重塑的世界,它的巨大冲击力也必将是无法想象的,当下的我们大多数都低估了这次世界格局的“地壳运动”。

  亚里士多德在《政治学》中提出:人天然是政治的动物。而在中国的武侠小说里,也可以有对应的表达:人天然是江湖中的动物。

  江湖风云,亦有江湖迭代的规矩,世界经济,老大与老二的比武迭代数百年一以贯之,从荷兰到英国,再从英国到美国,以及正在经历的从北美到东方。

  当竞争的维度回归到了国家操盘手,每一个人都不可避免的成为大潮中的一份子,潮起潮落中,也是一群人代替另一群人的宿命。

  至于楼市,赢了才有未来。

  压力催促巨变,从利率的“定向狙击”到楼市的“有底线震荡”,再到十几年前的大国操盘,历史中埋着今天操盘的暗线。

  楼市、股市、非房地产实体产业,还有利率这个“判官”,究竟它们在改革过渡期内在关系是什么?哪些城市上涨是好事,哪些又是坏事呢?情绪、态度、政策有着无法感知的微妙。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