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一问题研究:武力统一的“美国风险”!

2019-08-04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罗富强    阅读:

美国,是中国无论采取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的最大障碍。 在美国的暗中支持下,在台独势力主导台湾岛内政治的环境下,和平统一基本无望,那么只有武力统一是唯一现实的办法,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 因此,本文的核心是两个: 第一,美国会为了台湾而战吗? 第二

  美国,是中国无论采取和平统一还是武力统一的最大障碍。

  在美国的暗中支持下,在台独势力主导台湾岛内政治的环境下,和平统一基本无望,那么只有武力统一是唯一现实的办法,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

  因此,本文的核心是两个:

  第一,美国会为了台湾而战吗?

  第二,美国如果军事干预,胜算有多少?

  一、美国百分之百的想干预

  因为,美国绝不愿意看到两岸统一的结局。

  因为,这对于美国来说是“恐怖的、可怕的”。

  首先,说说历史大背景、现实环境和未来局面: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至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世界大格局就是“两极称霸”——美国领导下的北约对峙苏联领导下的东欧。

  那时候的中国,不过是苏美两国争霸世界的一枚重要棋子,美苏两国都在竭力拉拢和利用。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美国里应外合先是搞垮了东欧社会主义阵营,紧接着搞垮了苏联。世界变为“单极格局”——美国确立了世界霸权的“领袖地位”。

  在搞垮苏联之后,美国又开始集中精力对付中国,试图利用“和平演变”的手法颠覆,鼓励支持中国改革开放。

  中国从苏联身上看到了现实、吸取了教训,有意无意地“将计就计”,虽然全力进行改革开放,但始终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在确保了社会主义国家基本政治底线的基础上,经济建设突飞猛进。

  没想到的是:在萨达姆和本拉登无意间大大地帮助了中国,伊拉克侵略科威特,誓言抛开“美元结算石油贸易”形成了对美元的威胁,本拉登为了打击美国肆无忌惮地侵略扩张发动“9.11”恐怖袭击,美国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和精力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打仗,没有足够精力对付中国,中国再次迎来新的迅猛发展时期。

  这就是很多学者大书特书的“发展机遇期”。

  国内外诸多学者们都在运用西方政治体制前提下的“经济学理论”分析研判中国经济体制和经济状况,错误地认为中国“必将崩溃”。但是他们不明白一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经济发展,与西方的经济学理论存在于不同的土壤,结果当然是不一样的。

  “中国崩溃论”,好比用有人用做西餐的“冷炒”技术和要求,来衡量中国人“爆炒肚条”做中餐一样,显然是荒唐的。

  中国经济不仅没有向他们预言的那样“崩溃”,反而迎来一个又一个的发展高潮。

  面对中国经济总量规模正式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不远的将来可能会超越美国,取代美国单一霸权的现状,美国彻底醒悟了!发现他们过去判断和做法都错了。

  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总统,这个商人出身的总统精通经济,他显然看清了问题所在。不仅一直批评美国近期几届政府的错误,而且一上台就大刀阔斧地推翻和改造美国的“既定国策”,全力对付和遏制中国。

  这就是最近美国发动贸易战的根本原因之一。

  美国或许从中国近期对台态度逐渐强硬、海军建设“下饺子”一般建造军舰等情况,判明中国将在不远将来解决台湾问题,进而“毫不讲理”地发动美中贸易战的原因——哪怕是两败俱伤,也要分散中国精力、恶化中国经济、阻止中国统一。

  美国突然发动贸易战,实际上是“一石二鸟”:既打击中国经济,又分散中国精力,化解中国统一。

  其次,我们再来看看台湾回归对于中美两国意味着什么?

  1、台湾的经济将会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组成部分,中国的经济实力将会“瞬间增强”。

  2、中国经济产业结构将自然跟着实现重大优化,发展潜力更加巨大,超越美国更加现实。

  3、台湾军队的装备将自动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装备,台湾的国防产业将会自动成为中国军工产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中国的军事实力也将会“瞬间增强”,抗衡美军的能力同样“瞬间增强”。

  4、美国的“第一岛链”将会彻底被打断,并且就像打断了一条大蛇的“七寸”一样。

  5、美国将会失去几十年来一直用于牵着中国鼻子的绳索、失去一直套着中国脖子的绳索。中国从此将“轻松上阵”,国家凝聚力将会极大增强,按照自己的意志更加快速地发展。

  6、中国将彻底打开被美台合力强行关闭了六十多年的正大门,中国将与美国实现隔洋对峙,分享太平洋。

  上述六个方面,足以看到统一的中国对中国来说意义多么巨大,足以看到这是中国最大的核心利益,也是当今中国最紧迫的核心利益。

  因此,统一中国,是我们当前最大的核心利益。

  如果中国统一,美国的世界霸权将会快速失去,形成中美两国主导的新的世界格局,世界格局再次回归“两极世界”。这对美国来说是多么的“可怕而恐怖”结局?

  面对这样的结局和未来,您想,美国会不想干预? 美国百分百的想干预。

  二、美国的干预方式以及可能性有多大?

  虽然美国百分百地想干预,但恐怕要树立干预的信心和决心非常困难。

  美国干预国际事务和他国内政,基本上都是五种方式:

  1、政治干预

  主要分为直接干预,利用联合国、北约等国际机构干预,以及收买“敌国”内部各层级人员里应外合集中手段。

  如果我决心采取武力解放台湾,这是美国必不可少的手段。而且也是绝对要采取的第一手段。大不了就是以下五种:

  一是舆论战。

  美国自己并联合盟友、策动国际组织发表声明和炮制决议进行强烈谴责。这是肯定的,但基本没有实际意义。

  二是抹黑战。

  发动本国和国际舆论进行各种攻击、抹黑和造谣。这也是肯定的,这也是肯定的,同样没有实际意义。

  三是孤立战。

  发动其他国家孤立中国,最顶级的手段就是策动中国参加的国际组织“开除”中国。这还是肯定的,但难以做到,甚至是根本做不到。因为武统台湾毕竟属于中国内政,不可能有太多的国家响应。

  四是内乱战。

  组织策划分裂势力和反华势力借机起事。这是肯定的,但对于具有丰富的内政治理能力、具有强大的国家机器的中国来说,这不是问题,同样起不了多大作用,实际上还有利于中国利用这一机会彻底清除内患势力。

  五是外交战。

  宣布断绝外交关系,这是有可能的。起码会撤回美国驻外机构、外交人员,也极有可能驱逐中国驻美国外交人员。但对于我们解决台湾问题毫无实际作用。

  2、经济制裁

  这是美国百分百要采取的手段。主要分为三种强度的经济制裁:

  一是冻结经贸关系。

  这种可能性极大。但美国“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美国自身利益同样严重受损。

  二是经济贸易封锁。

  在前者基础上实行对华经济封锁,并冻结中国在美的国家、企业和个人的资产。这是极有可能的。但同样面临美国的在华资产被冻结的命运,同样是两败俱伤的做法。

  三是联动经贸封锁。

  在前两者基础上,发动和胁迫国际社会对中国进行贸易禁运、禁止贸易往来。这是百分百的,但是响应的国家最多局限于美国的铁杆盟友,比如英国、澳大利亚等。

  好了,我们就来简单地说说经济制裁及其作用吧!

  基本的结论是:经济制裁对于中国没有作用,我们应不应该害怕西方的经济制裁。

  这个观点,我想用新中国的两次经历来说明。

  第一次经历——“二十年封锁”

  抗美援朝之后的国际经贸形势,是中国刚成立就面临的最大程度制裁。抗美援朝战争,是新中国与“西方主流国家”的16国组成“联合国军”直接面对面的作战。很显然,这是与最强大的西方势力集团在作战。战争开始以及后来的二十年时间里,刚刚建立的新中国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军事封锁、经济封锁与经济制裁。在这二十年时间里,我们不仅遭受经济最发达的西方敌对国家的封锁制裁,也遭遇到了中苏关系破裂的“本阵营”的孤立和威胁。可是,我们因为被制裁和封锁而垮了吗?不仅没有,我们不仅完成了国家体系的重组构建和完善,更是完成了一个纯粹农业国的工业化基础建设。要说GDP,恐怕改那时候的“GDP增速”更高。这是新中国发展的第一阶段,是新中国最辉煌的发展阶段,但这恰恰就是在西方发达国家全力封锁和制裁的阶段里取得的重大进步。

  原因是什么?有一个一直被大家忽视了的因素——中国太大了,人口太多了,劳动力太多了,内需太大了,创造力太强了,中华民族的斗志和生存能力太强了,外界的制裁起不到多大作用!

  第二次经历: “十年制裁”

  上世纪八十年代,美国策划、组织了针对中国的颠覆运动,“险些成功”但最终“胎死腹中”。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敌对势力不甘失败,怂恿盟国联手对中国展开“封锁与制裁”。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末的十年时间里,不仅美国和欧洲对中国展开了经济绞杀行动,也在外交上对中国全力进行丑化和孤立。但最终,中国以强大的定力和决心,顽强的意志和作风,修正偏差,坚定不移改革开放,狠抓经济建设,取得了重大进步。最终,美欧面对中国巨大的中国市场,不得不抛弃制裁和封锁,转而与中国密切合作。进而,中国的改革开放取得了令世界“震惊与恐慌”的重大成就,进入世界“第二强”的实力位置。

  这两次经历告诉我们一个最简单的道理:

  经济制裁和封锁,对于中国不仅毫无意义,反而可能变成促进。因此,我们根本无需害怕和担心欧美国家的经济制裁。

  3、军事干预

  这是大家最为关注和担忧的问题,所以是我今天要谈的重点。

  首先,我们来谈谈美国军事干预的三种规模:

  军事干预,包括军事支援、联动干预和直接干预三种规模。

  军事支援,就是有限干预,在没有宣战的情况下的军事支持。

  就像美国对待克里米亚独立和叙利亚内战一样,除了外交和经济支持以外,不公开地提供军事顾问、情报信息、武器装备支援,参与少量的军事打击行动。

  联动干预,这是美国军事干预的首选。

  因为这样不仅感觉受到广泛支持,可以“人多壮胆”,更能让其他国家出钱出力出命帮助美国获得自己的利益。就像当年的朝鲜战争是由美国策动联合国、联合盟友、胁迫其他15个国家参与,就像伊拉克战争、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是由美国联合盟友一道参战一样。

  独立干预,就是在不需要或者没法获得其他国家实际支持的情况下,美国独立采取的军事行动。

  但也不排除盟友的政治支持、暗中共享情报、提供必要行动保障等方面的支持。就像美国入侵越南、入侵巴拿马的独立军事行动一样。

  那么,如果中国采取武力收复台湾的军事行动,美国会不会军事干预呢?会出现那种规模的干预呢?

  第一种——军事支援

  是极有可能的甚至是肯定的。军事支援,也分为“明确支援”和“暗地支援”两种。但实践证明,这是没有多大作用的,是不会影响大局的,是不会成功的。

  美国过去的军事支援也就是这么两种模式。

  美国的“明确支援”做法,大家最为熟悉的就是叙利亚内战,这是一场美国策划和支持的国家内战。美国舞剑叙利亚,实际剑指俄罗斯,因此俄罗斯果断出兵帮助叙利亚政府军。面对俄罗斯这样的决心和行动,美国只能采取“名不正言不顺”的军事行动,只能派遣小股部队和军事顾问,只能提供经费和武器援助,只能派出航母舰队象征性地轰炸几次叙利亚政府军目标。但在俄罗斯明确而强大的支持何志杰参与下,美国的军事支援对叙利亚的反政府武装没有太大帮助,最终“伊斯兰国”和反政府武装节节败退,“伊斯兰国”已经灭亡,反政府武装已经穷途末路。

  美国的“暗地支援”做法,大家最为熟悉的是克里米亚从乌克兰独立出来加入俄罗斯的行动。由于那是俄罗斯作为主要一方,美国根本不敢公开派出部队,更不敢对俄进行明确宣布的实施军事打击,只能暗中提供情报信息和少量武器装备,结果还是无可奈何花落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俄罗斯的重要“命门”——乌克兰的克里米亚落入俄罗斯囊中。美国剩下的唯一办法就是联合欧盟一道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但是。经济总量仅与中国广东一个省相当的俄罗斯,面对这两三年的国际性制裁,并没有伤及筋骨,从国家政权的稳固到老百姓的生活,还不是照样好好的?还不是照样成功地举办了世界杯足球比赛?

  说到这里,我不禁强调一句“题外感想”:

  仅有中国广东经济规模的俄罗斯,为了国家的一个出海口安全,敢于把乌克兰的克里米亚共和国拿过来。 这对于我们解决台湾问题具有重大的启示。

  第二种——联动干预

  当年美国之所以成功策动联合国组成“16国联合国军”参加朝鲜战争,根本原因在于两个方面:一是错误地判断作战对手弱小,以为作战对手仅仅是弱小的朝鲜,所以麦克阿瑟会说出“两周打完,回家过圣诞节”的轻狂之言。二是苏联故意缺席安理会召开的专题会议,让美国主导了联合国相关决议的通过。

  同样如此,美国之所以能够策动盟友参加伊拉克战争、阿富汗战争,都是因为盟友们非常明确地知道,伊拉克、阿富汗都是小国和弱国,绝对不会出现朝鲜战争的情况,没有其他盟友会参战的可能。美国盟友们说白了就是一个心理——“只胜不败、分得一杯羹”。

  但如果面对属于中国内政的统一战争,面对具有强大作战能力的解放军,再加上俄罗斯可能的策应或者在其他方向上对美欧的“乘火打劫”,美国的盟友们恐怕不会像参加伊拉克战争那样积极了。尤其是中国本身就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联合国不可能再次通过什么决议成立联合国军干预中国统一台湾。

  因此,与中国有着巨大利益关系的美国盟友们愿意出兵参加美国的军事干预行动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即便个别国家的领导人有跟随美国出兵,干预中国统一战争的想法和决心,真的命令本国军队参与的话,也许很快就被弹劾下台。

  即使是我们认为最大敌人之一的日本,面对如今如此强大的中国,除非安倍晋三铁了心用整个大和民族的生存与灭绝进行一场豪赌,并且有能力突破日本宪法和日本政客与民众的阻力,否则日本也不可能参与美国的干预战争。

  因此,“联动干预”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我们要做的工作,不过是加强外交斡旋,确保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争取更多的理解和支持,弱化与分化反华势力,缩小被政治孤立和经济制裁的范围。

  第三种——独立干预

  如果美国考虑独立干预,他必须首先要分析可行性、必要性。

  一是有没有把握打赢?

  二是有没有必要付出?

  三是有没有其他风险?

  纵观三、四十年来,美国发动和参与战争的基本前提是“风险最低、代价最小、利益最大、绝对把握”。

  美国发动和参与每一场战争,它首先要考量的是“付出与收入的比例关系”。尤其是对于商人出身的特朗普总统而言,这一前提更是美国的行动准则。

  从二战开始,美国参与“世界性战争”,要么是迫不得已,要么认为绝对获胜,这是美国参与和发动战争的基本原则之一。没有“绝对把握”的战争,美国是不会参与或者发动的。

  比如,如果日本没有偷袭珍珠港,美国不会放弃“中立国”的立场,放弃向日本和日本的敌对方供应战争物资和装备的生意,放弃大发战争横财的机会参与战争。

  又比如,美国如果不是认为能够轻松打败朝鲜,也不会参与朝鲜战争;

  再比如,如果美国不是认为伊拉克的背后没有强大后盾,美国也不敢发动伊拉克战争。

  所以,美国参与或者发动的最基本前提就是一句话: 不冒无胜的风险。

  从这个角度上说,面对“综合国力世界第二”的中国,美国敢于冒此巨大风险,采用军事手段干预中的“统一之战”的可能性很小。

  从美国总统特朗普商人出身的价值观和行为观来看,美国政府冒着无声风险参与台海作战的可能更是微乎其微。  

  美国总统们在发动历次国外战争中最核心的一句话就是“为了美国的核心利益”。

  实际上,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其最大的核心利益在于国家主权不受侵犯。而这个世界上,哪个国家可以侵犯美国的主权?没有!

  从美国的地缘特征、综合实力与长远目标看,美国的核心利益,就是军事霸权基础之上美元霸权。

  而军事霸权的前提,是有绝对优势和绝对把握之上的军事行动。这就是美国在二战之后发动历次战争的基本前提。

  那么,美国会为了台湾,进而进行一场绝对没有获胜把握、本土没有任何威胁的大规模作战吗?

  显然不太可能!

  那么,美国会因为美元霸权地位受到潜在挑战,就与曾经两次战败、现在更加强大的中国这个对手大打出手?

  显然不会。

  尤其是面对中国符合国际准则的 “统一战争”内政,美国师出无名,直接进行军事干预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

  中国的统一战争,不是针对美国,对美国本土没有任何威胁。 面对具有强大作战潜力的中国,美国基本不会为了台湾而冒此巨大风险与中国决一死战。

  因为:

  对中作战,美国绝对没有获胜的“绝对把握”。没有事先“绝对优势”的战略预判,美国军干预与台湾问题的可能性很小。还存在俄罗斯在其它方向“乘虚而入”、而美国因为实力受损,俄罗斯再次强大起来的风险。

  因为:

  美国没有参与战争所需要的足够作战空间。以中国现有的军事实力,特别是面对中国的先进而强大火箭军,面对基本实现现代化的中国空军,在中国沿海1000公里范围内,美国的陆军根本没有“进攻阵地”无法参战,美国空军基本没有安全的起降基地,美国海军更没有足够的作战与自卫海域。

  因为:

  美国没有参与战争的保障空间。假设,美国决心和决定武力干预中国的“统一之战”,只能依托驻扎在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的、地域狭小的那些军事基地。这些军事基地在现代中国军队的面前,都是小小的军事目标,根本无法提供战略作战的保障。

  因为:

  美国必定缺乏最基本的作战支持。美军如果在短期内参与中国的“统一之战”,必须依托驻扎在日本、韩国和菲律宾的军事基地。而这些基地,统统都在解放军的火箭军、空军和海军的火力打击范围内。而这些国家必定清楚地知道:如果美国依托这些军事基地干预中国的统一之战,不仅没有胜算,还必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些国家不敢也不会同意美军依托这些军事基地对中国发起军事打击行动。

  因为:

  武力干预的结果就是美国军事力量的衰落。即便美军干预取得胜利,美国的军事实力也会遭到非常重大的损失,海军、空军力量必定遭受大半以上的损失。结果就是取得了惨胜,但俄罗斯就能“乘虚而入”,再次成为“世界第一军事强国”。美国显然可以分析到这一结果。

  因此,我的结论是:

  美国军事干预中国“统一之战”的可能性极小。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