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阶段香港的繁荣与稳定事关重大!

2019-06-19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猫哥

最近香港发生了一些事情,这里就不描述了,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微博,把最近香港发生的事情讲得很清楚了,我看了一下,胡总的描述还是比较客观的。 香港发生了什么不是本文关注的重点。本文希望给大家讲述一个潜藏在所有事件下面的脉络把

  最近香港发生了一些事情,这里就不描述了,大家可以去搜索一下环球时报总编胡锡进的微博,把最近香港发生的事情讲得很清楚了,我看了一下,胡总的描述还是比较客观的。

  香港发生了什么不是本文关注的重点。本文希望给大家讲述一个潜藏在所有事件下面的脉络——把这个脉络搞清楚了,你就对香港发生的事有更深层次的认识。

  以前我们说过,支撑美国成为超级大国有三个霸权,军事霸权、金融霸权、高科技霸权。 这里就讲讲美国的金融霸权。

  1 美国的金融霸权

  美元是全球主要的结算货币,所以美国不仅能向全球收取铸币税,而且可以用金融霸权去制裁其他国家 ,这是很厉害的手段。

  与美国相比,中国要参与全球贸易就必须得有足够的外汇储备。外汇储备对于全球90%以上的国家都是非常重要的金融资产,有外汇(主要是美元)理论上你就可以从全球贸易中买到任何商品与能源,没有就很难受了。

  所以,全球绝大多数国家都要拼命储备外汇(美元)——有商品卖商品,有能源就卖能源,有矿产就卖矿产,啥都没有,就只能勒紧裤子卖粮食。

  比如著名的印度,1/3的国民还在饿肚子也是粮食净出口国,就这样外汇储备也只有中国的1/10,长期处于安全线以下。

  但是巨额的外汇储备也是一种沉重的负担。

  以中国为例,我们是实行外汇管制政策,企业做一笔外贸获得的美元都要交给央行,央行再按照当前汇率价格换成人民币给企业。我们外汇储备3万多亿美元,就相当于在国内发行了20万亿的人民币。这就带来两个问题。

  其一,汇率变动就会影响外汇储备变化,会影响在中国外商的投资决策 比如我们股市,只要人民币汇率一跌,外资就会抛售股票,导致股市下跌。更麻烦的是,外汇储备变化会影响我们在国内基础货币的投放量,甚至对国内的货币政策也产生一系列的影响。

  其二,巨额外汇储备持有成本很高。 比如我们央行,拿着巨额的美元怎么办?在境外投资不仅有周期而且有风险——国内这些外汇储备是随时要对进口物资结算的,同时也要应付居民处境旅游结汇以及外商结汇的需要。要让外汇储备保持很好的流动性又安全且能有一点收益,最后就只能去买美国国债。

  但是美国国债利率很低啊,这两年美联储加息,国债收益率稍微高一点,在大多数时间美国国债收益长期在0.25%——0.5%左右徘徊,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但是央行发行人民币是有成本的,我们商业银行回收存款或者定期利率在2——3%左右,或者是理财达到4——5%,这么一进一出(美元投资国债大多数时间收益只有0.25%——0.5%左右,但是要回收结汇发行的货币利率却在2——5%),我们强制结汇制度其实就是一个亏本生意。

  在美国国债长期低利率的时代,我们财政部每年都要为这个结汇利率差贴补几千亿元。

  怎么解决上述问题?

  唯一的办法就是人民币国际化。

  怎么实现人民币国际化?

  2 人民币国际化

  中国这么大一个国家,直接金融全开放,人民币实现自由兑换——这些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有巨大的风险。所以,人民币国际化得一步一步来。

  目前主要是在进出口业务、对外投资中尽量用人民币结算。 截止到2018年,人民币国际化取得很大的进展,目前光是进出口贸易,每年用人民币结算就达到7万亿元以上,超过60个国家央行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

  在中国境外还没实现人民币自由兑换之前,人民币国际化就必须要有一个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

  道理很简单,中国通过进出口业务、对外投资每年要撒几万亿人民币出去,别人拿着人民币怎么办?

  必须在境外设置人民币离岸结算(交易)中心,持有人民币的可以通过这个中心自由兑换成其他货币,同时,需要人民币的也可以通过这个中心用其他货币来兑换人民币——这样,人民币在境外才能给不同的人群提供良好的流动性。

  为什么人民币离岸结算(交易)中心必须在境外?

  因为目前主要的国际货币一定有大量的第三方交易,这个第三方交易就是交易双方与中介平台与中国都没有直接关系。

  以美元为例,美元第三方交易要占美元整体交易量的一半以上。所以,人民币要国际化,就必须的有这个第三方交易平台。而第三方交易都倾向于离岸市场(境外),而不是在岸市场(境内)——因为在在岸市场(境内)交易可能涉及很多法律条款、金融监管的限制,而离岸市场(境外)则很自由。

  另外,大量非居民要求在发行国境外持有该国的货币资产。比如70%的非美国居民所持有的美元资产都在美国境外的离岸市场,因为他们担心如果资产在美国境内有被冻结的风险。

  明白了上述原理,现在问题来了,中国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人民币主要境外结算业务)放在那里?

  全球称得上国际金融中心有两个,一个在纽约,一个在伦敦;亚洲这个区域金融中心有三个:东京、香港、新加坡。

  看上去有好几个选择,其实根本就没得选择!

  中国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只能放在香港!

  原因很简单,放在其它地方太不安全了!东京有美国驻军,新加坡有美国军事基地,这两个地方美国都有很大的影响力,更别说伦敦与纽约。

  假如把中国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放在这些城市,我们将全面失去对人民币离岸汇率的掌控。 一旦境外势力处心积虑攻击人民币离岸汇率,将给中国金融造成重大伤害。

  比如,收集足够的人民币突然在境外离岸结算中心抛售,快速打压人民币离岸汇率,假如人民币离岸汇率突然跳水到7.5以下,一方面将导致我们股市暴跌,另一方面将导致我们外汇储备全面动摇,甚至不排除出现境内换汇的挤兑危机——那就是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了。

  但是把中国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放在香港就很安全,这是中国的地盘,因为一国两制,也可以理解为“境外离岸市场”,这里所有的金融数据都能及时掌握,境外势力根本不可能在这里对人民币汇率掀起什么风浪,来也是找死。

  所以,香港在目前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当然,将人民币离岸结算中心放在香港,不是说人民币境外的结算只能在香港,而是香港承担境外人民币主要的离岸结算业务。

  这是把香港作为稳定离岸人民币汇率的压舱石。

  随着人民币国际化的发展,我们也会在全球更多的地区开展人民币离岸结算业务。只要香港的离岸人民币汇率稳定,其它地区人民币结算汇率就翻不起大浪。

  2010年,人民银行与香港金管局签订《清算协议》,这是正式启动人民币离岸结算市场。

  2014年,香港已经占据人民币离岸业务53%以上的份额。

  有香港这个离岸人民币结算中心的压舱石在,人民银行就可以逐步在全球各地开展人民币离岸结算业务。目前,我们在新加坡、伦敦、德国、加拿大等等全球各个地区都逐步开通的人民币离岸结算业务。

  所以, 香港的繁荣与稳定对于现阶段的中国的金融安全与金融开放具有重大的意义。

  2010年管理层有个规划,要在2020年初步将上海建设成为国际金融中心。

  目前,上海距离这个国际金融中心的要求还有很大的距离。

  所以,从今年开始,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建设开始提速。

  我觉得上海迟早能成为既伦敦、纽约之后第三个国际金融中心,我也认为人民币早晚要实现自由兑换,成为国际上的主流货币——人民币如果实现自由兑换,就不存在在岸、离岸两种汇率,届时处理某些地区的事务就不存在投鼠忌器的问题。

  所以,某些跳梁小丑,

  嘿嘿,

  那句话怎么说的?

  别看你今天跳得欢,小心明天给你拉清单!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