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突然成立重要机构,传递重磅信号!

2019-06-21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 锐解局

新华社1月3日消息: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3日在京成立! 从史观的角度来看,历史不只是简单的记录过去,它更是文明延续的载体。 中国历史研究院的成立,有一个很大的背景 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而这个大变局就是指挥部昨天讲到的东西方文

  新华社1月3日消息: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历史研究院3日在京成立!   

  从史观的角度来看,历史不只是简单的记录过去,它更是文明延续的载体。

  

  中国历史研究院的成立,有一个很大的背景——

  世界正在发生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而这个“大变局”就是指挥部昨天讲到的“东西方文明的正位回归”:

  过去500年,世界都是西方在国际格局当中占据主导地位,但是现在由于西方的核心力量美国和欧洲出现问题,再加上中国力量的壮大,所以它的主导力下降,从西方主导变成中西方平衡。

  在这种大背景下,通过研究历史来传承中华文明的辉煌,是未来东方文明战胜西方文明、实现世界文明拨乱反正的关键举措。

  我们此前一直强调,中华文明具有西方文明不可比拟的先进性,但讲得都比较零散,很多朋友可能不太理解,今天我们来做个系统性论述。

  根据层次的不同,文明有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生存,生存是一切生命存在的根本;第二阶段是认同,通过共同的价值观与思想认知,来壮大文明的实力;第三阶段是发展,某个文明只有在强大实力的基础上,才能延绵不断的发展。

  中华文明已经完整跨过这三个阶段,而西方文明仍在第二个阶段挣扎,最强有力的证据就是战争。

  纵观人类文明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我们今天的和平只是相对,战争却是长期绝对。

  前些年我在查阅西方史籍时发现,在关于“战争”的探讨中,所有史学家的观点非常一致:战争是国家存在与延续的根本!

  比如哈佛历史学家尼古拉斯·亨歇尔在《绝对主义的神话》中指出:早期欧洲国家的形式,是“军事—财政型国家 ”。西方最著名的国家构建学者查尔斯·蒂利也提出一个等式:军事化(Militarization)= 文明(Civilization)

  我们都知道,财富的根本是生产力的体现。生产力越强大,财富积累越多。

  早期西方文明在解决生存问题后,走上了一条歧路(或者说直接越过了第二个阶段):帝国的统治者认为,国家的存在是靠长期对外掠夺来维持的。

  所以战争成为了西方文明存在的基石。

  但是,平民的本性是抗拒战争的,因为战争会带来死亡。长期对外战争的结果只有一个:人民无法休养生息,国家生产力无法进步,各民族难以享受同等的物质条件 (同等的物质条件是民族与民族间、人民对国家间产生认同感的必备条件) ,征伐与被征伐的种群矛盾不断扩大,进而又成为新的战争导火索。

  长期固化的矛盾,使欧洲即便有千年的罗马帝国与基督教为文明内核,也难以让各大民族间产生强烈的认同感,这也是欧洲至今无法完成统一的根本原因。

  再谈谈中华文明。

  不可否认,中华文明也贯穿着战争,且规模比欧洲更大,它可分为两个层面:

  第一个层面是内战,而内战的动因是统治阶级腐朽,无法为人民的生产提供更优质的环境。第二个层面是对外战争,形式上与西方一样,但动因的主流不是通过对外掠夺来壮大国家实力,而是为国家生产力的发展提供更好的外部环境,即为国家与人民的安全利益、财产利益而战。

  秦始皇为何要发动统一战争?

  因为六国间的连连征伐极大的消耗着各国的实力,也许嬴政并没有为其他国家考虑,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至少想给秦国的子民提供一个更好的发展环境。

  秦始皇又为何要修建长城?

  因为北方游牧民族有居高临下的优势,常以强大的骑兵抢掠帝国人民的财产。

  汉武帝为何要北击匈奴?

  因为他要彻底的解除来自北方的威胁,为大国帝国的发展提供一个安全的外部环境。

  此后的隋唐两代帝国,历经隋文帝、隋炀帝、唐太宗、唐高宗,二朝四代帝王前赴后继,不遗余力的对存在700年的高句丽王朝进行打击,期间还付出隋帝国毁灭的惨痛代价,最终在李治在位时获得成功,但结果怎么样?

  大唐帝国支出巨额的国家财政,但并没有要求战败方赔款,甚至都没有斩杀敌方的领袖,只是将敌国的的国王及贵族二十余万人迁至河北、山东等地进行安置,在原高句丽王国设置郡县治理而已。

  西方史学家嘲笑我们的帝王太傻,但他们不知道,四代帝王的对外战争不是为了掠夺财产,而是要永远消灭一个对中央王朝具备军事、政治隐患的国家。

  辽西走廊的位置太重要了,仅次于河西走廊。若高句丽实力壮大,辽西走廊就是一块肉,随时可以被吃掉。一旦辽西走廊易手,高句丽长驱直下,中央王朝就会面临灭顶之灾!

  最后是清朝。

  清帝国征服两西地区,是为了占有他们的财产?清帝国对他们的赏赐就远远超过了他们的进贡,还不算驻军带来的庞大财政开销,但控制这两个地方,对清帝国的地缘安全至关重要(安史之乱时,吐蕃就利用青藏高原居高临下的优势,一度攻入长安城)。

  通过整个对外战争史,我们可以发现,我国历朝对外征伐的动机,都是出于保护国家与人民安全为目的。

  安定的大环境下,历朝都有过杰出的帝王,在他们励精图治的年代,国家生产力得到飞速发展(农业文明时代,中国生产力一直位于世界之巅,从未超越)。当各民族长期享受到同等物质条件时,彼此以朝廷为纽带的认同感就愈发强烈,并在潜移默化间形成一股以共同价值观为主体的文明体系。

  所以,中国的基础底盘既不是国家,也不是民族,而是强大的文明认同感。

  注:一个很有趣的现象,辽宋对峙时期,契丹也是北方游牧民族。但有区别于匈奴与突厥,契丹已经在北方建立了行之有效的政治制度。后来的金也是,第四位皇帝完颜亮有首诗:万里车书尽混同,江南岂有别疆封。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由此可见中华文明具有非常强大的吸引力。

  战争是族群之间最激烈的、最真切的对抗,思考战争背后的原因,最能反映文明的先进程度。

  中国的主流为国家安全、人民安全而战;西方的主流则是赤裸裸的经济掠夺之战。

  西方生产力之所以在近代超越我们,是因为他们频繁对外的征战,需要更强大的武器,去支撑他们更疯狂的掠夺。

  所谓文明的先进性,应该是对文明的主体“人”的思考。

  西方人大规模对外掠夺、对外殖民的时候,就是野蛮人掌握了先进的杀人武器,根本谈不上是先进的文明,因为他们社会活动的核心理论仍然是野蛮的、低级的!

  马哈蒂尔(马来西亚总理)有段很精辟的话:

  中国在马来西亚旁边几千年了,没有侵略马来,但西方人一经发现马来,就不远万里地跑来殖民、掠夺马来西亚!   

  为何会有两种不同的结果?因为东西方人的文明理念不同。

  中华文明是一个内生文明,我们不信神,只相信自己。我们总认为自己能创造一切,别人有的,我们也可以有。而西方那种对外掠夺的“抢”,在我们传统的文化观里是不道德的。

  因为他们的文明是建立在战争的基础之上,所以他们一切对外战略都是以“战争”为核心,哪怕是在核平即和平的今天,他们掠夺的本质仍然没有改变。看看吧,从1500年到21世纪的500年间,10场战争有8场是因为西方对外掠夺而引起的,两次世界大战更是因为他们贪婪的本性所至!

  美国为啥对中国高端制造业如此焦虑?

  因为在文明具有天然缺陷型的情况下,若再丢掉生产力的制高点,以对外掠夺为主体的西方文明必定被世人所唾弃,世界秩序将重新回归东方文明的正位 !

  最后,我们再来对比一下东西方文明的发源地。

  早期中国和欧洲同样是若干小国组成的,时至今日,为何中国那么大,欧洲却如此破碎呢?

  注:美国领土大多数是买的殖民地。

  归根结底,是东西方文明的差异性,导致统治阶级对国家发展有着不同的见解。

  在东方文明的指导下,中央王朝的执政者总是想如何让国祚延继,你做不到这点,你就不是优秀的帝王。所以中国在漫长的5000年历史中,一次次从分裂走向更伟大的统一。

  而西方文明长期深受对外掠夺的影响,帝王们只会想到今天又抢了哪些领土、又剥削了哪些民族的财富?

  这是两个不同层次的考量,正常人都能看出来谁更适人类的发展。

  有个类比非常好:

  国家就好比一盘菜,美国是大杂烩,青菜白菜放在一锅炖;欧洲是小笼包,你把欧盟这个笼盖揭开,一个个包子就像欧盟一个个独立的国家;中国就是煎饼果子,一边摊面,一边撒上花生、瓜仁、芝麻、鸡蛋、肉松、葱花什么的,就像我们有许多民族,越摊越大,最后把长城都摊进去了。

  毫无疑问,中华文明比西方文明更高级!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