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要“驱逐”英国大使了!

2019-07-1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顾子明    阅读:

今天特朗普愤怒了,他在推特上宣布,将不再与现任英国驻美国大使达罗克打交道。随后,白宫官员也证实,这位驻美大使原计划出席特朗普与卡塔尔酋长的晚宴邀请已被取消。 这位要被驱逐的大使,是英国最有经验的外交官之一,在英国外交界广有声誉,此前还担任英

  今天特朗普愤怒了,他在推特上宣布,将不再与现任英国驻美国大使达罗克打交道。随后,白宫官员也证实,这位驻美大使原计划出席特朗普与卡塔尔酋长的晚宴邀请已被取消。

  这位要被”驱逐“的大使,是英国最有经验的外交官之一,在英国外交界广有声誉,此前还担任英国常驻欧盟代表和首相国家安全顾问。

  不过作为一个驻外大使,如果连对方元首也见不到,这也意味着他在该国的政治前途走到了尽头,而且,这种不给颜面的收拾对方的大使,在英美外交史上也尚属首次,可以预见的是,这位大使很快就会被调离。

  当然,特朗普的愤怒也不是没有理由的,前天英媒曝光了大使的秘密邮件,他在向内阁发出的邮件中大批特朗普“无能、不可靠、功能异常”,甚至提醒英国当局,特朗普的“职业生涯可能以耻辱告终”。

  一向自诩“无所不能”且准备连任的特朗普自然不能咽下这口气,在推特上狂轰这位大使,甚至连英国首相梅姨也未能幸免。

  于是全球媒体纷纷认为,此次事件的爆发,将严重影响美英两国的特殊关系,甚至认为美英关系将处于1956年苏伊士运河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不过在政事堂看来,恰恰相反,此次事件意味着英美关系未来将迅速转暖,甚至可能还会对我们造成一定的威胁。

  很多人将美英特殊关系归结为同文同种的文化,因此觉得面子问题就会导致关系变差,但是,如果只看表象的话,则很容易被误导,因为英美两国的特殊关系本质在于共同的利益。

  早期美国从英国独立之后,英美两国一直在死掐,不仅南北战争时期英国初期全力支持南方,甚至当年英国的加拿大民兵还火烧了白宫。

  但是进入到19世纪末之后,恶劣到极点的英美关系迅速转好,而这背后都是利益和现实的考虑,因为同属海洋国家,英国的霸权利益在欧洲和印度洋,而美国的霸权发展方向是美洲和太平洋,因此两者之间没有直接的竞争。

  而且,不仅没有了直接的竞争,两者还有不少共同的敌人,当时太平洋西侧的菲律宾是西班牙的,中南半岛是法国的,印度尼西亚是荷兰的,东北亚则是被沙俄控制,美国的太平洋战略有利于削弱英国在欧洲的竞争对手。

  同样,以美国趁着西班牙手里夺取委内瑞拉和菲律宾为代表,英国在欧洲的离岸平衡能帮助美国遏制欧洲列强的发展,利于后发展的美国与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争夺殖民地,因此两家从利益上一拍即合,从死敌迅速结成了亲密的特殊关系。

  后来随着德国的崛起,英美在两次世界大战中拥有了共同的敌人,因此英美特殊关系在战争之中迅速升华,直到二战结束后的苏伊士事件爆发,美国打破默契插手英国的中东利益,两者关系一度跌至冰点,不过在苏联的铁幕威力之下,有着共同利益的美英特殊关系又迅速回暖。

  所以呢,简单梳理一下英美特殊关系的背后,就会发现不仅有利益分配的默契,更是有着共同的敌人。

  于是,当不按套路出牌的特朗普上台后,将手从太平洋圈子伸向印度洋圈子搞印太战略,英国就在香港闹事儿,而当特朗普频频干涉欧洲事务的时候,英国则在伊朗扣船,都是希望把美国的注意力转移到美国传统的地盘上,不要越界。

  而当特朗普试图跟俄罗斯恢复关系的时候,英国则是跳的最欢的,又是叙利亚政府军在俄罗斯的支持下放毒气,又是俄罗斯毒杀英国双面间谍,誓要把当年搅屎棍之王丘吉尔当年搞出来的冷战继续搞下去。

  而英国如此不顾一切的维持这个局面,则是因为维持局面对于英国这个老佛爷级的国家最有利。

  二战结束之后,英国国力一落千丈,当时丘吉尔提出的以英国为中心的“三环外交”政策,就成为了曾经的日不落帝国无奈的选择。

  丘吉尔“三环外交”的精髓,是利用与美国的特殊关系,和英联邦国家之间的特殊关系,以及英国在欧洲的特殊地位,将三个并存的环连在一起,谋求中间商的利益,

  说白了,英国就是狐假虎威的站在实力强劲但脑子比较楞的美国前面,以此为杠杆,来操盘英国在欧洲以及全球事务,使得英国国力虽远不如中日德等新兴大国,但作为美国的代理人,仍拥有着超一流的国际影响力。

  所以呢我们会明白,英美特殊关系是英国外交百年以来的压舱石,英国没有任何的理由搞不好英美之间的关系。而这种百年来的利益捆绑,也绝不会因为某个大使私下说错的几句话就出现问题。

  那么,问题出在哪里呢?

  英美特殊关系在英国人的眼里和美国人的眼里是不一样的。

  英国人眼里的英美特殊关系是英国人当中间商来赚不懂事儿的美国人的差价,而美国政客眼中的美英特殊关系,则是意味着美国在全球事务,尤其是欧洲事务中有一个忠实的伙伴(狗)。

  通俗点说,美英之间有点像《Yes,Prime Minister》里面首相和内阁秘书之间的关系。英国这个“内阁秘书”表面上自称是首相的仆人,但实际上却是利用首相来谋求个人利益。

  于是,当特朗普这个传统政治领域的“大忽悠”上来之后,当惯了中间商的英国人不习惯了,就像范伟说的,你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呢......

  而特朗普也其实也一头雾水,认为有着特殊关系的英国应该无条件的与美国同进退,所以当美国要向欧洲挥舞贸易大棒的时候,则要求英国加速退欧,当要向中国挥舞贸易大棒的时候,则要求英国与美国同步采取制裁。

  这些表面上看起来理所应当的事情,但英国的传统利益集团表示,臣妾做不到啊.......

  毕竟,自从二战之后,英国已经转型成为了全球最大的中间商,大量的既得利益集团都在过程中赚的盆满钵满,甚至美国对中国封锁最厉害的时候,英国商人也一样带着毛主席像章、手握红宝书来中国做生意。

  但是,此次驻美大使的出事儿却似乎意味着英国做中间商的时代似乎将离去,因为这种内阁级的泄密,有机会涉案的人都是权力核心的人,背后都是黑暗的权力斗争。

  就像之前围绕着华为的5G建设问题的泄密,使得国防大臣黯然离职。而这位驻美大使原本今年年底就要卸任,结果却搞了这么一出,也就意味着有人根本不想让他等到那么晚再挪位置。

  可想而知,随着梅姨政府本月结束,下一届的英国政府将很快借此为由头重新任命驻美大使,并迅速重新调整英美特殊关系以符合新时代的变化,而且可以确定的是,是向着特朗普期望的方向调整(当狗)。

  而一个亲特朗普政府的驻美大使,在向国内做简报的时候,必然也会选择符合特朗普利益的方向来叙述,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基于利益考虑,英美特殊关系肯定不会变,但随着美国的特朗普化,未来英国这根搅屎棍将在未来搅屎的过程中,将积极推动英美共同利益的新发展并树立新的敌人。

  因此,从今年下半年开始,随着由于浓眉大眼的英国,这个维系着雅尔塔体系最有力的舵手开始转变风向,对于很多相关国家来说,混乱将带来机遇,也带来大量未知的挑战。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