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人大打脸香港高院,“外国法官”该收拾了!

2019-11-20    作者: 成都新闻网编辑部    来源:占豪    阅读:

这个世界,有些地方、有些人是很疯狂的。就中国而言,香港这个地方就是一片疯狂的土地。香港暴乱,持续半年,虽有深层次原因作用,但就根本而言,是这个地方被西方洗脑的一批人拿了西方人的钱,在别有用心人的蛊惑下不断闹事,后发现警察、法院不惩戒他们,

  这个世界,有些地方、有些人是很疯狂的。就中国而言,香港这个地方就是一片疯狂的土地。香港暴乱,持续半年,虽有深层次原因作用,但就根本而言,是这个地方被西方洗脑的一批人拿了西方人的钱,在别有用心人的蛊惑下不断闹事,后发现警察、法院不惩戒他们,犯罪成本很低,于是越发疯狂,直至发展成为打砸抢烧乃至杀人的疯狂状态。

  香港之内,能和那些打砸抢杀人放火的暴乱分子相媲美的,就是香港的那些外国法官。过去很长时间以来,他们一直拿着高薪却干着反党反国家的犯罪之事。他们对暴乱中的暴徒完全是助纣为虐,他们一直对乱港、祸港分子关爱有加。

  举个简单的例子,那些反党反国家搞“港独”的人如果犯了罪,他们一般就判个社区劳动,严厉起来能判坐几个星期的牢;然而,他们对执法的警察却非常苛刻,正常执法平乱的警察竟然被香港的法官判两年刑期。如果说这个世界上哪个地方的法官最疯狂,占豪毫不犹豫选香港法官,香港法官不是秩序的维护者,而是彻头彻尾的秩序的破坏者。

  就在刚刚,香港高院竟然胆大包天,敢进行司法僭越。那么,香港高院进行了怎样的司法僭越呢?

  我们都知道,为了止暴制乱恢复秩序,香港林郑月娥特区政府决定制定了禁止蒙面法案。坦率说,如果该法案执行到位,对香港暴乱的局势是一个很好的遏制。然而,现在的情况是,不但街上的暴徒不执行,连香港的法官都在“抗法”。据官方媒体报道,11月1 8日裁决林郑月娥制定的禁止蒙面法案“违宪”。

  香港法院这么做性质是很严重的。一方面,香港高院这是明显袒护香港蒙面的爆恐分子,这一点在周一晚上引发大批激进人士嚣张地蒙面示威,形成自禁蒙面法实施以来香港街头最泛滥的蒙面潮。本来蒙面法就没有得到很好执行,经香港高院这么一折腾,给人感觉就是在刻意纵容香港暴徒。另一方面,香港高院这是司法僭越,因为香港高院违反了《基本法》。《基本法》规定,某项法律是否违宪的裁决权在全国人大而非香港高院,很显然香港高院这是在司法僭越。

  针对香港高院别有用心的司法僭越,全国人大可就真的不客气了。周一香港高院司法僭越做出所谓裁决,周二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发言人就表示,香港高等法院星期一对禁蒙面法做出“违宪”的裁决违反了基本法,强调对某项法律是否违宪的裁决只有全国人大常委会才有权力做出。这就尴尬了,香港高院本来不安好心想干坏事,结果直接被全国人大给打脸了!

  在占豪看来,如果说香港高等法院分不清哪些权力是属于自己和哪些权力是属于全国人大,这是不太正常的。正常情况下,香港高等法院非常清楚自己在做什么。那么,明明知道自己没有权力还乱搞,那说明什么?说明香港高等法院的那些法官们,真的是包藏祸心,真的是唯恐天下不乱。而且,如果真的全国人大不指出香港高院的错误,那么他们就会在司法僭越这件事上走得越来越远。所以,全国人大第二天即狠狠打脸,这真的是既正确又及时。

  那么,我们不禁要问,香港的法院、法官为什么就是不负责任呢?

  在占豪看来,这个核心原因有三个:

  一、司法自治权过高

  香港司法,在中英谈判时,其主导权就未能收回,但这并非我们对香港司法完全失控的理由。香港回归20多年,我们虽不必让香港行内地法律体系,却不应让香港的法院几乎由外国人控制,更不应给超越国家利益的司法自治权。司法资质可以,但必须在国家利益的框架治下。香港法官不是自己人,不是国家的人,与国家不一心,是香港乱局愈演愈烈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对国家来说,如何约束香港司法权力对治理香港意义重大。至少,香港的司法既不能反党反国家,也不能随便没有权力边界,甚至都不知天高地进行司法僭越了。

  二、法官产生机制使得法官更容易在政治上倾向于西方或被控制

  在占豪看来,香港的法官产生机制是有重大漏洞的。《基本法》第八十八条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的法官,根据当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组成的独立委员会推荐,由行政长官任命。很显然,独立委员会在推举法官方面拥有绝对权威。然而,查阅很多资料发现,对香港法官起着决定性作用的的机构,相关的委员会委员既没有产生机制,也没有推举的现骨干制度规定,这意味着这个推举就太随意、太草率了,也意味着这些推选、推举很容易就倾向于小集团利益,或者说很容易被控制。甚至毫不夸张地说,美国都可以通过像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这样的NGO组织在香港控制法官的推选,从而掌握香港司法界。若非如此,你很难理解为什么香港的法官绝大部分都是西方人,你也很难理解这些法官的判决为什么都是反党反国家的。在占豪看来,这不能仅仅用意识形态来解释,而是这些法官的推选是被西方控制了,这些法官本身就是西方人安插的利益代言人。

  像如此重要的独立委员会,在占豪看来,就是应该限期根据《基本法》制定出委员会委员的产生机制和相关的规定,并制定委员的权责利、任命、任期等规范。如果香港立法会不能限期制定出相关法律,可由人大颁布暂行条例做安排,直白说就是你不推动立法,为让机制运行,就先给你做一个让你照着执行。如此,方能让香港法律界不会出现小利益集团掌控香港司法的局面,才能避免司法主权被西方国家控制的局面。譬如,占豪曾不止一次建议,可依据《基本法》制定《法官推选委员会法》,要独立委员会依法运行,依法行使相关权力。

  另外,在占豪看来,担任香港法官的前提就是必须是中国国籍,双国籍或外国籍不能担任或只能占法官比例的不超过10%才是合理的,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任何一个城市都不可能将司法权交给外国人,只有中国香港。

  三、判案缺乏真正依据

  香港的法官,对于侮辱国旗案只判200小时社会服务令。内地网友看到这样的结果,都非常气愤。其实,这在香港是常态,之前燃烧国旗判得也基本如此。为什么这么判?很简单,香港的法官不站在我们这边,又没有明确的依据,于是他们就如儿戏般地判了。

  如此葫芦僧判葫芦案当然不可以,如何解决这种问题,占豪给的办法是,在继续坚持“一国两制”的背景下,让这种判例有据可依。如何有据可依?占豪给两个建议,一个是编纂香港的《法典》,另一个是制定《判例引用法》,通过《法典》和《判例引用发》去规范法官判案,避免根据自己的想法随便判。

  在普通法国家中,国与国之间有很多不同的判例,甚至同类型的案子都存在不同判例,这种判例只有天天对此进行研究的那些法官、律师掌握,因此,在香港当前的情势下,其本质上变成了一个极高门槛的权力黑箱。值得指出的是,很多判例,是由不同国家的国情、律师的逻辑创造所决定的,美国不可能完全参考英国的判例去判案,英国也不可能完全参考美国的判例去判案,香港当然也不应该随便就拿着其它国家的判例来裁判香港的案子。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编纂香港《法典》,法官判案据典而判,法典根据需要,不断推进修订。

  当《法典》的判例不够用的时候,又该怎么去应用判例呢?制定《判例引用法》来规范判例引用。说白了,如果一定要引用其它国家的判例,那么也要制定严谨的《判例引用法》,不能说法官想怎么引用就怎么引用,必须按照法定的程序去引用,而且一旦引用就入《法典》。如此,可以尽量将法治的客观作用、公平作用发挥到最大,将法官的主观性权力缩小的最小。

  香港的“外国法官”们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他们拿着特区政府财政支付的高薪,也就是中国人民支付的工资,却干着反党反国家的事情,真的是岂有此理!由此也是告诉我们,这些吃里扒外的家伙们,都该炒鱿鱼!!!

  • 责编:成都新闻网编辑部